在暗红色的天空下(上)

2019-08-13 17:15:01作者:酡颜

奇幻

1

“纪宛。”

轻声的呼唤,让她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却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色块。她紧张地皱起了眉。

“纪宛,我是医生。”那个声音很轻,很慢,就像水珠一颗颗落下。“经过观察。我发现你的眼睛有严重的问题。”

她转过头,看着附近那个巨大的眼球模型,反射着冷冷的光线。

“原因不明,但,我想,很难恢复了。”

她茫然的瞅着模型无神的眼睛。在她深深的瞳孔中,印下淡淡的影子。

“纪宛。”

又是一声呼唤。

从那时起纪宛便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那个世界没有尖锐的棱角,没有了丑恶,也没有了肮脏。那个世界是模糊的,柔和的。她从六岁开始便与这样的世界相伴。嗯,她喜欢这样的世界。

2

“我叫赵小期。”这是极为好听的声音,不似银铃,却似仙境。所以,纪宛一直都记得这个声音,以及那三个字,赵小期。

现在,那个声音在电话的那一头传来,赵小期问:“去我家吃饭吗?有好多好多肉吃呢!”纪宛思索许久,“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赵小期,纪宛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孔,但是,她应该是一个幼小的小孩,弱小得处处需要人保护,因为在纪宛第一次遇见她时,她正被一群孩子欺负,在丢来的石子中,呜咽着抱着头蹲在角落,像一条狼狈的小狗。比那群孩子高出半个头的纪宛,赶走了他们,结识了赵小期。她用好听的声音介绍了自己,让纪宛永远无法忘记,那样的声音成了纪宛找到小期的依据,就算小期被夹杂在聒聒的人群中,只要纪宛听到那样的声音,便能分辨出小期,永远不会错。

纪宛与小期,明显是一对朋友,但纪宛却不想承认,她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是一个弱小的,不懂反抗的人。

想了很多,纪宛已经走到了小期家的楼下,那是一座在那个城市中十分古旧的房屋,不高,看起来也就五层,周身包裹着很浓的灰色,还夹杂着密密麻麻的白点,这种一块块霉面包似的色团使纪宛感到一阵眩晕。

因为正在饭点,四周总是传来碗筷敲打的声音和哗哗的水声。有人用方言大声叫嚷着。突然一只狗嚎了一声,其他的狗叫声也从四面八方发疯似的传来。纪宛皱了一下眉,走入楼梯口。

楼道里贴着大大小小的下水道疏通的广告,挤满了整片墙。纪宛绕过楼梯上一堆堆的杂物,在五层楼的一个倒贴着福字的门前停下。这便是小期的家。纪宛弯起食指,轻轻地敲了敲门,静听门内的声音。

紧接着传来了一连串咚咚的脚步声,门拔吧嗒一声打开了。

“你怎么才来呀?我都要饿死了!”是小期的声音,然后纪宛便被拽进了门内,紧接着嗅到了一股遥远的饭菜香。

“你就是纪宛嘞?”一个带有浓重方言口音的人说道。“唉嘞,这娃真俊,我家小总对我说起你嘞,欢迎!”

纪宛抬眼看向那个人,只见,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她应该是小期的母亲了,虽然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一定是在和蔼地笑着。

纪宛礼貌地对小期的母亲微笑,问候了几句后,她们坐到了被称为饭桌的小圆桌边。

小期母亲给小期和纪宛各倒一杯已经没有气的可乐,小七举着杯子对纪宛笑道:“干杯!”纪宛握着杯子,感受着凉丝丝的触感从玻璃杯传来,她也冲小七笑,嘴角划出美好的弧度:“干杯!”

啪当——

接下来纪宛夹起一块小期给她夹的腊肠,和着饭吃下。怎么形容呢?纪宛是说不出什么油而不腻,很入味之类的话,她所表达的就是这腊肠很好吃,非常好吃。

菜不多,装在瓷盘子中。在筷子敲击盘子清脆的声响中,小期与纪宛说些什么,小期母亲给纪宛夹着菜,纪宛震惊于腊肠与其他食物的美味中。

看得出来,纪宛很开心。

3

饭后,纪宛才得以打量小期的家,不大,有着很乱很旧的气息,与旧房子里常有的时间沉淀的味道。

在小期母亲洗碗的叮咚声中,纪宛听见小七在她的房间中呼唤她,纪宛快步走了过去。小期坐在一张铺着竹席的小床上,抱着一个大枕头,小小的身躯显得枕头越发的巨大,纪宛便坐在她身边。

“纪,”好听的声音响起“听说鱼的记忆有七秒,如果你是一条鱼,你会怎样度过这七秒?”小期直直地盯着纪宛,双眸在阳光下颜色变得很淡。不等纪宛回答,她就自顾自微笑着说道:“我会愉快的度过,发现那些记忆中没有的新奇东西,哪怕我之后会遗忘,但我可以一次又一次体验发现的乐趣。”

“如果我是一条鱼,”纪宛没有想,为什么会突然问这种文艺的问题,她快速地答道:“我会在一次次的遗忘中抱紧自己,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想,这样,我便不会再忘记了,那些后有着我什么都没有记住的失落。”话音落下,纪宛才惊愕于自己为何如此悲观。

但小期似乎并没有在意纪宛的答案,她对着窗外小片的天空发着呆,空气中游动着美好的气息,她都突然丢下枕头,用纤细的胳膊给了纪宛一个炙热的拥抱,就像抱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纪宛转过头,看见在狭小的天空中,西落的太阳点燃了大片大片的云。

泛出火焰的颜色。

4

“眼睛还好吗?”

“不,这几天突然有点疼,断断续续。”

“哦?我想这是正常反应。”

“医生,你还没有什么想说的我就走了。”

“你真的不戴个眼镜试试吗?”

“不了,再见。”

“唔啊——”离开诊所,眼睛便又开始刺痛起来,纪宛捂着双眼咬牙忍受着,刚一入秋,眼睛就开始痛了,但除了发痛,也没有其他的病症。

等疼痛消除后,纪宛放开手,看见了小期家那栋霉面包似的旧楼。自从在那儿吃过一次饭后纪宛就时不时地去蹭饭。

此时同样是饭点,却有着超乎从前的安静,没有碗筷声,没有犬吠声,难道这刺痛已经影响到了听力?这时纪宛听见了一声幽怨的猫叫,一只土黄色的猫正警觉地瞅着她做出准备逃跑的姿态。纪宛环顾四周,在不被太阳照射的阴处蜷着许许多多的猫,既然虽然看不清,但她能感觉到那许许多多的猫。都紧紧盯着他,仿佛她只要做出一个大幅度的动作,猫们便会纷纷逃离。

哪儿来这么多猫呢?纪宛不解地上楼。

破绽。

突然从脑海中蹦出这样两个字,刺痛,包括那些猫,会不会是在早已安排好的天衣无缝的生活中露出的显眼的破绽?她猜,在这个秋天之中将会有事发生,但这会不会其实是正好体现了生活的严密呢?

她抬起头,仿佛还能看到那片天,那片狭小的泛着火焰似颜色的天空,秋天独有的天空。

“哎,后天我生日。”小期兴奋的望向纪宛。

“嗯。”纪宛答道。

“我想出去玩,去游乐园怎么样?”

“行啊,反正我的父母说要到年底才回来。”纪宛感觉到很久都没有见过父母了,都要忘掉他们的模样了。

“太好了,明天就去吧。”小期欢呼着。

纪宛却看出了一丝丝的不协调,她没有问为什么生日在后天,却在明天去,沉默了许久,她低低地嗯了一声。

在离开时,小期母亲笑着送客,客气又亲切,却让纪宛又一次感到了那种不协调。对,焦躁,在清爽的秋天,不该有的焦躁,与外界格格不入的焦躁,一模一样的躁动。这点纪宛看得很清楚。

她一言不发地关上小期家的门,发现门上的福字松了一个角,摇摇欲坠,她察觉身后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猛的转身,看见一只猫被他惊动,落荒而逃,发出一声像是婴儿啼哭的声音。

喵呜——

5

早晨纪宛吃着母亲从不间段做的早餐,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她咽下最后一口荷包蛋,提起包,走出了房子。

防盗门在身后缓缓关闭,像在对依恋的生活做一个决绝的告别。

“啊啊啊,我看见了棉花糖!”小期拉扯着纪宛的手,弱小的身体,豪迈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

“啊,喂,这里东西好贵的说。”纪宛伸长手,护住小期,不让人群撞上。

半个小时后,小期抓着两团比她脑袋还大许多的棉花糖,挤出人群纪宛接过一团,棉花糖是浅蓝色的,就像……她抬起头,仰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浅蓝色的,像是同样蓝的海,承载着大片大片的希望与秘密。

“纪,你看!”吃得嘴边绽开大块蓝色的小期兴奋地指着一个游乐项目。那是一个系挂着许多小秋千的机器,启动时小秋千越升越高,在天空中转呀转,长发飞扬,裙衫鼓动,双手像是可以触摸到白云,这是在女孩心中最最美好的幻想。

“哇,去玩儿啊!”小期兴冲冲的拉着纪宛,挤向黑压压一片的排队人群后。

待纪宛坐上秋千,她感觉到来自内心的兴奋,很久都没有过的兴奋,她对着天空,笑着。

许久,秋千缓慢移动,开始旋转,风拢起耳边的发,和阳光一起亲吻着带有笑容的脸颊,纪宛张开双手,沉迷于自己的世界,耳边是谁大笑的声音,真好听,在并不高的地方,她有着在低处没有的感觉,四方无边无际。没有了在城市高楼中的挤压感,此时此刻,美好无瑕。

在她将要闭上双眼时,一片墨绿色的湖,轰然闯入眼前,湖在阳光下闪烁着无数光芒。那片湖幽暗深邃,犹如……

犹如一只眼睛

秋千停下,起身离开。纪宛抱着地图,边走边对小期说:“你看,这里还有漂流。”之后兴奋地望向小期。小期拼命摇头,以“我怕水”回绝。

“玩这个吧。”小期停下,晃晃纪宛的手臂。纪宛顺着小期的视线一看,顿时僵硬了身体,那片墨绿色的湖近在眼前。上面有一个很大很刺激的项目。

就这样僵硬着被拉上了项目。

坐上很紧很紧的安全椅,纪宛看见旁边的小期一言不发地盯着脚尖,一定是害怕了,这样想着,纪宛抹了抹满是汗的手心。

响铃过后,机器开始运转,纪宛便感到整个天都在乱转,自己在空中翻着跟斗,她尖叫了几声,就被其他人的尖叫淹没了。

天旋地转了一会儿,她整个人又倒挂在天上,面对着深邃的湖,移不开视线。

墨绿色的湖水深不见底,满眼的墨绿包裹住了所有的视线,强大的引力正把纪宛向着湖中心吸入。

几乎是一瞬间,她听见腰部发出一声可怖的咔嚓声,整个人就向下坠去,她再次感到天旋地转,她看见天空正在燃烧,墨绿反射着一片赤色,她还看见小七也与他一同坠下,弱小的身子蜷成一团。

“纪……”

耳边传来咕噜咕噜声,赤色由墨氯取代,许多个小泡泡从下方升起,绽开,她闭上眼,不做挣扎,任由抹绿将她淹没。

啊,小期说过,她怕水。

一阵担忧缠绕着自以为平静的心。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