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

2019-08-12 15:50:59作者:段小刀

悬疑

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三点,我一直躺在床上看手机。

手机的屏幕看久了,对眼睛的伤害很大。以前只是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却没有连续长时间看手机屏幕的体验,今天算是领教了。我的两只眼睛开始发红发涩,眼屎粘粘的老揩不干净,真难受。

下午四点钟,手机微信里突然弹出一条信息,是龙三发的。

“晚上七点半,二号任务,老地方见。”

我发了个OK手势,随后开始翻看与龙三以往的聊天记录。

其实,我已经看了多遍了,只不过是想再进一步确认“二号任务”的含义和“老地方”的具体位置,琢磨和推测将要发生的事情,并做好相关的准备。我从不冒险,必须确保不出差错。

晚上七点半,我准时来到“老地方”。

那是一家茶叶专卖店,名字叫做“怡心茶庄”,在市中心商业街的中后断,门面装潢得大气上档。透过玻璃橱窗,可以看到各种包装精美的茶叶陈列,店中央摆着一张宽大的紫檀木茶桌,上面摆满了精致的套装茶具。这是茶叶店的常规配置,没什么特别。

我推开玻璃门,向茶桌走过去。

龙三坐在茶桌后方正中间,正在沏功夫茶。他穿着一身丝麻的休闲衣服,看上去有些文气,加上

这样的氛围环境,让人立即会把他当作文人墨客。那可是大错特错。永远要记住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在货架的前面,一位名叫小慧、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整理茶叶样品。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穿着时尚,很有韵致。茶叶店一般都会聘用年轻貌美的女人做销售,这并不奇怪。我们对视了一下,彼此笑笑,算是打过招呼。

“龙哥好!”我说着朝龙三哈腰点头。

“坐坐坐,强子好兄弟,先喝了这杯茶。”

十几分钟后,我跟着龙三步出了茶庄,上了他的车。

车行了很远,渐渐离开市区,向郊外湖滨别墅方向驶去。

“什么地方?”我有些紧张地问。

“快到了,耐心点。”

我闭上了嘴。

不该问的别问,这是行内的规矩。

不一会儿,车子驶入一个路边岔口,然后拐入进去,停在了路边的停车位。这些车位是公共的,晚上了,停的车不多。我知道,这儿离我们要去执行任务的地方肯定还会有一段步行的路。

龙三下了车,从车上拿出行头,一人一套,一身黑色带头套的外衣,一把一尺多长的刀。

“走!”他声音低沉,但很威严。

我不说话,随在他身后,默默地来到一处昏暗的伸向别墅区的小路边,蹲伏在路边的草丛里。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

我禁不住问道:“龙哥,今天为什么来这里抢劫?”

“抢劫”是我们暗语里的“二号任务”。

“老板提前调查清楚了,那对夫妇每天晚上八九点钟在这里散步,这次不是为了财,是他夫妻俩的手机,那里面有老板要的重要信息。”龙三小声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刀。

“我可不想杀人,龙哥。”

“嘿嘿!不像你的风格啊?去年对那个人你可一点没手软,捅的刀数大概不比我少吧?”龙三略带嘲讽地说,“不过,也是那次过后,我才把你认作好兄弟的”。

“那可是你的主意,当时我也是……我不想再……”

“哼!走上这条道,你还有得选择吗?”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们必须杀了他?事先我们不是说只抢钱的吗?”

“呵呵!原来你一直在意这个啊!都过去一年多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龙三压低声音说,“老板要他死,抢劫不过是一种假象,警察就不会往别处怀疑了。懂吗?”他伸展了一下伏在草丛里的身体,看了我一眼,露出疑惑和责怪的表情,“你今天怎么娘娘叽叽的?快看,来了。”

我们冲上去。

见两个蒙脸大汉突然杀出,又拿着明晃晃的刀,那对夫妇立马腿软了。我们速战速决,抢过两部手机,顷刻之间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之中。

回到家,我的手抖了好久,失眠了一夜。

三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又收到了龙三的微信。

“晚上九点,一号任务,老地方。”

九点钟,我如约而至,龙三依旧在茶庄等我。这次沏茶的是小慧,她为我们各倒了一杯“铁观音”。

龙三还是那句话:“坐坐坐,强子好兄弟,先喝了这杯茶。”

茶毕,龙三吩咐我将茶叶店中已经摆放好的十盒包装精美的礼品茶叶放到外面的面包车里,然后我们一起开车去送货。

龙三让我开车。

按照龙三指挥的路线,半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开源超市。

我在门口泊好车,本想帮龙三去送货,他阻止了我:“你在车上等吧,这十盒我一个人送去就行了。”

龙三从容地走进了超市。

我透过玻璃橱窗看到他与店主愉快地交谈,然后握手告别。再然后他钻进汽车,我们各自回家。

在此后的二十多天里,我们陆续完成了四次送货的任务。一次是KTV歌舞厅,一次是企业食堂,一次是个人家中,一次是一家五星级宾馆。

在好多人的想象里,毒品交易这样的活动大都会在无人光顾的破旧厂房,精心伪装的阴暗角落,偏僻的郊外树林,等等,那只不过是影视作品给人的误导。把毒品放在包装精美的礼品茶叶盒里,在大庭广众之下大摇大摆地送给收货方,真是个聪明的主意。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完整地经历并验证了这一智慧法则。

在这几次的送货活动中,我只是充当司机,偶尔也帮助龙三提几盒那些货,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再难知晓更多。我曾经几次向龙三打探相关的信息,他都很谨慎,有时是巧妙、有时是直接地回避开这些话题。看来,我远没有进入到他们的核心。对此,我并不在意,也不想再深入过多。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上午十点,我又如约来到“怡心茶庄”接受“一号任务”。

龙三还是那句话:“坐坐坐,强子好兄弟,先喝了这杯茶。”小慧也一如既往地坐在店里,与我相视一笑。

我端起了茶杯,琥珀色的铁观音茶汤泛着迷人的光芒,飘来淡淡清香。我慢慢地品尝着,“好茶!好美!”眼睛却不时瞟向橱窗外面。

突然,十几名警察如天兵降临,瞬间挤满了茶庄,并迅速控制了龙三,给他戴上了手铐。

令我惊愕不已的是,小慧也被戴上了手铐。

原来,小慧绝不只是销售人员那么简单,她其实就是龙三经常说的后台老板,龙三只不过是她的一个二级马仔,而这家茶庄是一个伪装的贩卖转运毒品的据点。

人不可貌相啊!

不一会儿,有警察报告说,其他十几名同案犯也都在不同地方同时抓获!警察们都松了一口气,享受着战斗胜利的喜悦。

“谢谢,谢谢!”刑警吴队长满面笑容地向我伸出了手,“衷心感谢,是你提供了突破口,我们才顺藤摸瓜找到了他们的全部犯罪证据,不然,这个抢劫杀人贩毒的团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全窝端掉呢!”

他立正站好,郑重地向我敬了个礼!

“不用客气。”我谦虚且有些羞涩地说。

其实不用客气的是我,他们应该感谢我。

我在第一次见到龙三之前就已经与警方取得了联系,我们合作上演了这出大戏。

龙三一脸愤怒和茫然,“强子,没想到,你他妈是卧底!”他朝我瞪着猩红的眼睛,恨不得一口吞了我似乎的。然后他又转向吴队长,“前年我们一起杀过人,那人还是他捅死的呢,卧底警察难道就可以随便杀人吗?”

“哼!我不是强子,也不是警察。”我平静地对龙三说,“强子一个多月前去世了,我是他的孪生哥哥。我这么做是为弟弟赎罪,也是为民除害!”

龙三一脸惊愕。

我转过身,掏出手机把它递给吴队长,“这是我弟弟强子的手机,他有每天记事的习惯,有关的微信记录都没有删除,这对你们肯定有价值。

段小刀
段小刀  普通会员 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好兄弟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