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

2019-08-11 19:04:56作者:今夏大寒

古风

1

在传说之中,乌疆漠旁曾有个富庶的帝国,名为卫国。

而在这传说中的卫国中也有个传说,便是关于这乌疆漠。

乌疆漠原本是一片浩瀚沙海,在百年前的某个夜晚,忽然长出了一棵参天古木,这古木生得郁郁葱葱,在这光秃秃的沙群中,显得寂寞又奇诡。

慢慢地,古木旁有了一片绿洲。

慢慢地,绿洲变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

卫国人都叫它神赐乌疆林。

据说,只要诚心对着乌疆林中的那棵古木祈愿,愿望便能成真。

但是,不久前,古木突然不灵验了。

于是,淳朴的卫国人不开心了。

你可是神木!!多少人指望着你发家致富,怎么能不灵验呢?!!

于是,传说变了味,神木变成了树妖,若是想要愿望成真,光有诚心还不行,树妖可是要报酬的,一只手?一条腿?一双眼?三魂七魄任你选。

所以,关于这个传说,还是需要慢慢道来……

2

知间很累。做树神好难。

百年前,她拖家带口,从故乡娑婆林出发,奉天命来到这广袤无垠的乌疆漠,辛勤耕耘出一片林海,壮志凌云誓要造福这一方土地!!

终于,荒漠变绿林,人民翻身把歌唱,为了感谢她,也拖家带口来到她面前,拉着儿孙对她又跪又拜,

知间也很是受用,枝桠一挥,就用造林后仅剩的一点修为满足了卫国的淳朴百姓的祈愿。

于是,房子盖了,儿子生了,生意好了,庄稼割了,知间的修为却也枯竭了。

渐渐地,民间的奸邪贪婪之徒从她身上嗅到了商机,拿着刀斧对她又砍又割,果子也是摘了个精光,拿着她的残肢便去市集古董行辗转叫卖:

“千年神木!驱魔辟邪!”

“万年圣果!包治百病!”

身残体破,修为枯竭,人们的祈愿落了个空,开始埋怨神木也有不灵验的时候,奸邪之徒害怕商机泄露,也致力让谣言走出国门,声称此乃妖木,帮你忙还要你命。

知间被一通造谣抹黑,心疲力竭,人们又拖家带口地离她而去,又剩她孤孤单单一棵树。

这乌疆林的树木并非精怪,无法陪她说话解闷,只有零星几个修炼修破了头的小花精能说得几句人话,隔三差五觍着脸过来要她给点养分。

据天命所说,她得在此地守上七百七十年。

大风刮过,又刮飞她几片叶。

如今也才不过一百三十二年。

这便是做树神的苦了,掏心掏肺七百来年,寂寞望穿秋水,也得说是历练。

3

这一日,一队从外域而来的江湖术士声称得知了乌疆林的传言,特地跋山涉水前来斩妖除魔,为卫国人民除害。

一群人手持魂幡,鹤发须眉,浩浩荡荡而来,乍一看倒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但知间只需一眼便知这厮们周身皆是油腻俗世的浊气,不过是假冒赝品。

声称前来斩妖除魔的假术士们找到她,魂幡也不摇了,符咒也收了个精光,一群人鬼鬼祟祟四下张望一会儿,却是丢盔弃甲,诚惶诚恐地对她跪拜起来。

知间:“……”

“神木大人,我家中告急,烦请赐我黄金万两救个急!”

“神木大人,我要宅院万顷!”

“神木大人,我要官至一品,飞黄腾达!”

“就你这脑袋还做官?小心先被人做了!”

“你管得着吗?!就知道要钱要房,当心坐吃山空,短见的蠢货!”

“你!……”

知间面无表情,几只花精也听得热闹,纷纷出来躲在她的叶边窥探。

几人吵了半天差点打起来,半晌才反应回来:“那群卫国人不是说只要祈愿达成神木就会落下金叶子吗?叶子呢?”

众人七手八脚地在地上扒拉一阵枯枝败叶:“没看见。”

又找了一会,一干人中突然有人恍然大悟地骂道:“蠢货!我们让那群卫国人骗了!还找什么找!什么神木!我呸!根本屁用没有!”

几人被他一骂也像大梦初醒,于是一干人又七嘴八舌的骂起来,知间被他们吵得皱起了树皮,心道这都是群什么东西。

骂得上头,不知道哪掏出来的刀斧开始落在她身上。

“算了,既然祈愿不灵,我们也不能白来一趟!”

那一下下劈砍落在知间身上,不可谓不痛,树身的裂缝间都沁出了红色的汁液,本就叶片稀疏将要秃光的她被这一通砍伐又抖落不少枯叶。

花精们都吓得花容失色,逃命似地四下飞光了,藏在泥土里瑟瑟发抖。

众人正砍得双目充血,忽闻马蹄阵阵,还未反应过来,一群铁甲护卫已将他们团团围住。

一位少年身着黑甲,端坐于汗血马之上,容颜俊秀绝伦,神色冷厉,被一众铁卫簇拥而来。

“拿下。”

少年一声令下,形成包围圈的铁卫随即迅速缩小范围,一举将术士们擒拿,反扣了双手,押至那少年马前等待发落。

“这位…这位大人?何故捉拿我等?我们只是来此地降妖的啊!”

为首的那位也是方才砍得最是凶猛的术士壮着胆子与那冷面少年搭话,声音都有些颤抖。

按理说他们本不应惧怕一个弱冠少年,但一来,那少年衣着华贵,想来是卫国贵族,二来铠甲加身,说不定还是位战场上厮杀过的少年将帅,杀性一起,保不定就将他们一剑杀个精光。

少年倒是还算平静,并未如想象中一般睥睨他们这些平民。

“降妖?什么妖?此树么?”

一干人忙不迭点头。

他笑了笑,转头,看向树身斑驳的知间,徐徐道:“此树,乃庇佑我卫国百年的神木,尔等外域来客,在我卫国国土之上对我卫国的神木大肆砍伐,竟然还不知所犯何罪?”

语罢,一干铁卫便将求饶不止的众人押解下去,少年摆摆手,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处理干净,莫要脏了林木。”

褚愈前不久随父镇国公出征,大获全胜,甫一入城门,便听闻一众行迹可疑的外域来客混入王城,当下不及卸甲便追踪而至,眼下卫国正值多事之秋,敌国虎视眈眈,任何风吹草动都容不得掉以轻心。

“公子,已处理妥当。”

褚愈微点了头,目光扫过知间的树身,突然眉头微皱。

他翻身下马,解下佩剑,缓缓行至知间的树身前,指尖触上树身上那些裂开的不断流出红色汁液的缝隙。

自他孩提时,母亲便与他说过乌疆林神木的故事。奈何他从小便忙于功课习武,再大些,便随父奔波于军营与镇国公府,从不曾有机会亲睹这神木。

刚从战场归来,他指尖还残留着敌军干涸的血迹,触上神木伤口留下的汁液,竟是又隐隐鲜活起来。

“命几人好生看守乌疆林,别放些歪瓜裂枣进来。”

“是。”

黑甲少年与一众铁卫绝尘而去。

许久,知间却还有些木讷,半晌才动了动树身,自行为自己疗伤。

几只花精又叽叽喳喳地上前来了。

“知间知间,那少年郎好生俊俏呀!~~”

“是呀是呀,知间,他方才碰的是你的腰吧?真好呀,我也想让他碰碰我的花杆呀~~”

知间做树神千百年,镇守过千方贫瘠之地,没想到一朝因个弱冠少年老脸飞红。

她气冲冲地用光秃秃的树枝打飞几只小花精,自以为威风凛凛:“都是什么鬼!几只小屁精才多大,见过几个人?知道什么美丑。”

小花精一边尖叫抱着花苞钻回土壤,还有几只不服输地冲她“略略略”。

4

又是三年光景。

知间的伤痊愈了,没有歹人前来打扰,叶片也渐渐长了出来,找回了几分百年前的风华正茂。

这一年来依旧有人不死心地前来诉说祈愿,零零散散,来了又去,知间虽没有能力达成,却还是隐隐期待下一批祈愿里能有那位褚家的少年。

要报恩。

她想。

即使是身为树神,也不能欠凡人的人情,上次他替她解决了歹人,这个人情怎么也得还,所以,快来祈愿呀!

她想。

算算这三年来攒的修为,应该够帮他达成一个小小的愿望了。

终于,盼星星盼月亮,直到某天,知间幽幽睁眼,恰巧看见那位静静立在树前的素衣少年。

他一身素衣,负手而立,持一柄宝剑,珍而重之地将它放进知间的树洞里。

“神木,鹤钦有一愿相求。”

鹤钦,是他的字。

原来,镇国公夫人病倒了。

这病倒不是一般的病倒,是重病缠身,只靠千年参吊着。

御医会诊后,摇摇头,说,熬不过今晚。

求医问药不行,那便求神问佛。

卫国人说,祈愿定要心诚。

他褪下华服,只着素衣。

他献上随他征战多年的,被他视如生命的那一把剑。

心诚。

母亲是他最爱护的亲人,是刀剑血雨里仅剩的一点温暖。

知间轻轻一声叹息,风起,拂乱他额边的一缕发,他目光沉静,巍然不动。

今夏大寒
今夏大寒  VIP会员 开心。开开心心。

神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