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上)

2019-08-11 09:03:31作者:空空啊

爱情

1

“Miss Underwater,I’ve come to say goodbye.”

“Miss Underwater,please don’t sigh.”

“Miss Underwater,stop singing lullabies.”

“Miss Underwater,refrain.”

浴缸里的水冷了。

秦久久依然不大想出来,她揭掉脸上的面膜,胡乱地洗了把脸,然后仰头,看着天花板发呆。

第一次听这首歌,在十年前,陆无常抱着吉他,在大学校园文化祭的舞台上,低声吟唱着,舞台灯光照在他头顶,发出耀耀的光芒。

手机铃声把音乐搅和得不太和谐,她瞄了一眼,按了接听键。

馒头活力满满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整个浴室,“久久,准备好了吗?向新生活迈进!”

“嗯。”她淡淡回。

又闲扯了几句,秦久久挂了电话,翻了翻天气预报。

2019年,4月5日,清明,雨夹雪,现在是上午10点33分33秒,直至今日她已经有3年零33天33分33秒没见到陆无常了。

最后一次见面,那天人很多,她混在人群中,来不及和他说一句话,只是远远地站在角落,安静地注视着他,没有任何对白。

天气预报很准,果然是雨夹雪。

秦久久看着落在挡风玻璃上转瞬化雨的雪花有些出神。

她其实是有些胆怯的,接下来的会面,意味着什么,她希望自己可以在见面之前想清楚。

和R的相识很迷幻,差不多十年前的夏天,那时候的微博还和现在长得不一样,她在上面发了一条:每天叫醒我的不是梦想,而是凌晨五点久违的尿意。

一个人留言给她:要不要每天互相监督早起?

她回:除了尿意,没人能叫醒我。

对方发了个无奈摊手的表情,我QQ xxxxx。

秦久久从来没有加陌生人的习惯,如今想来,之所以加他或许完全是因为那五位数的QQ。

他们从没有刻意的联系,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她对着空气碎碎念,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从电脑到手机app,秦久久异常喜欢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

她需要一个树洞,他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她猜他和自己一样寂寞,寂寞到愿意认真阅读她的牢骚之后点醒她。

她本以为他们相识于网络,止步于网络。

至少,直到春节那晚还是如此的。

十二点倒数刚过,她给他发了条祝福信息,四个字:新年快乐。

他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复制粘贴回复她,而是隔了大概5分钟之后,打了几个字:你想见我吗?

秦久久:不想。

她深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不长久,何况网络之上。

今天聊着,明天就会不知所踪,那晚,她庆幸,好在目前为止,她们都没失踪。

2

倒数第二次见陆无常,在2015年7月,一次无比尴尬的同学聚会上。

看着一帮叫不出名字的同学推杯换盏,大侃特侃,她尴尬地坐在一旁,给R发着消息:需要救命,十万火急。

R:我在国外,救不了你。

秦久久:他在离我隔了三个人的位置上,我在纠结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R:或许你可以去敬杯酒。

秦久久:我怕我借酒装疯醉卧在他怀里。

R:你会吗?

秦久久没答,她看着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陆无常,他的笑容灿烂,应对自如。

五分钟之后,在她锲而不舍地注视下,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四目相对,她觉得彼此都很尴尬,然后,她躲开了,向R求助:他看了我一眼。

R:继续。

秦久久:我躲开了。

R:瞪回去。

秦久久:怂。

R:……

秦久久看着陆无常,他似乎想和她说什么,然而,话未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无常,云迪生了吗?”

看着陆无常和别人聊得热络,秦久久在一旁安静注视了几分钟,给R打字:我在想我的第一句开场白,你觉得我要怎么说,你的衬衫很漂亮,哪里买的?”

R:……

秦久久:那……你的发型很好看,哪里剪的?如何?

R:还有别的选择吗?

秦久久:我想不出来,所以才问你。如果有人和你搭讪,你希望她怎么说?

R:或许你该说,今天天气不错。

“今天天气不错。”秦久久说这句话的时候,陆无常一脸憋笑地看着她,似乎她是来捣乱的,她看着黑压压的天,连个星星都没有,月亮被云遮住了。

他对她举了举杯,说:“是不错。”

她们重遇之后的第一句,时隔半年,她和他讨论天气,在夏日炎炎的漆黑夜里。

她向R抱怨:你的点子不好。

R:……我没让你在晚上说。

秦久久:……

R:他什么反应?

秦久久:他说“是不错。”

R:你该举一反三,比如今天的月色真美。

秦久久:我说不出口。

R:你还要不要叉猹?

秦久久:我没带工具。

R:不是有酒吗?

秦久久:我喝了三瓶,有些晕。

R:……

那晚她和R不欢而散。

聚会散场的时候,秦久久端起酒杯,酿造的香气顺着她的嘴唇进入喉咙,那一瞬间,她恍惚觉得,陆无常对她笑了。

和陆无常的倒数第三次见面,在2015年1月,地点是他的婚礼现场。

那天,她包了8888的大红包给他,馒头坐在她身旁,“久久,我们走吧。”

秦久久远远地看着陆无常,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上是墨绿色的领结,脸上是春风得意的笑容,看见她的时候,那眼神似乎愣滞了几秒,然后对她笑了笑,那是礼貌客气的微笑,从她认识他那天起,他的笑容,她都能看懂一二。

对外人的客套,对熟人的温润,对爱人的柔情。

她听着他们一人说着一句“我愿意”,给R发了条信息:他今天很帅。

R:你如何?

秦久久:齐逼紧身短裙外加恨天高,在场的男士见我口水直流,我冻得瑟瑟发抖。

R:化妆了吗?

秦久久:足足2个小时,我觉得比新娘好看。

R:你赢了。

秦久久一直认为,女人的爱情里,输赢很重要。

她那天的表现可圈可点,馒头夸她,堪称前女友典范。

她笑,只有她自己知道,他们从没恋爱过,至少,他没有。

新人敬酒的环节,秦久久豪迈地一饮而尽。

她没在意陆无常的目光,连喝了三杯,别人夸她酒量好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悼念她那虚无缥缈的爱情。

3

回到现实的秦久久,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入,餐厅里播放的是她熟悉的音乐。

“Miss Underwater,pretend that Iamdead.”

“Miss Underwater,don’t besad.”

“Miss Underwater,it’s only in your head.”

“Miss Underwater,desist.”

紧张的情绪瞬间放松了下来,她用眼睛寻找着那个认识了好久、却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店里很安静,人不多,她找了一圈,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于是,她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漫无目的地翻着菜单。

渴,渴得厉害。

她将杯子里的柠檬水一饮而尽,却还是渴,仿佛置身沙漠,烈日当空,口干舌燥。

她扯了扯领口,一遍遍翻着菜单。

他没出现。

空空啊
空空啊  VIP会员 这世间唯美人与美食不可辜负……

天长地久(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