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的网友

2019-08-06 09:02:32作者:伊米菲蝶

悬疑

1

深夜的街头,一个女人的身影匆匆走过,留下一串细碎的脚步声。

经过内环路的一个胡同口时,女人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拐进了一条不宽的小路。

走过一小段路,她才发现除了路口有一盏亮着的路口,里面的却是一盏也不亮。女人有些进退两难,纠结两秒,还是硬着头皮往里走。胡同里黑得不见五指,女人定了定神,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脚下不远的几步路。

城市的喧嚣像是被黑暗隔绝在了外面,四周寂静得可怕。

只有自己“踏踏”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胡同中,女人心中一阵紧张,正要加快脚步,似乎又听到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惊得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女人不敢回头,自我安慰可能只是幻觉而已,不过到底还是加快了脚步,想要尽快走出这条小路。

只是,没等她跑起来,一支粗壮的胳膊勒上她的脖子。

女人来不及尖叫,一把尖利的刀子戳向了她的脸,一连戳了好几下,刀刀似乎都要置她于死地。

她瞬间吓傻了,等到感觉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这才惊醒般奋力挣扎起来,与此同时她开始扯着嗓子大声喊救命。凄厉的呼救声回荡在巷子里,又慢慢被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女人拼命地挣扎,想要摆脱身后人的控制,可是怎么也挣不脱。她开始绝望地想,如果今天真的死在这里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帮她料理后事。想到这里,她又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于是更加用力地挣扎起来,同时呼喊的声音也随之高了两度。

身后的人见她挣扎得厉害,又似乎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大概也生了几分怯意,一个抱摔,把她狠狠地摔倒在地,夺下她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扯下她肩上的单肩包,又胡乱往她身上补了几刀,这才拔腿就跑,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人捂着受伤的脸,跌跌撞撞地追到路口,拦下了一个刚好经过的年轻人。

借着手机的光亮,还有路口昏黄的灯光,年轻人见她一脸的血,登时吓得一个寒颤,颤抖着拨出一个号码,又哆嗦着把手机递给了她。

女人接过手机,听筒里传来一个亲切的女声:“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她捧着手机,瞬间浑身颤抖,痛哭号啕起来。

2

郑杰带人赶到的时候,受伤的女人已经被120的急救车拉走,只留下一地斑驳的血迹。

等在现场的是个神色紧张的年轻人,就是他把手机借给受害人报的警。

年轻人知道的也不多,他说自己当时正边走路边玩手机,丝毫没有留意周围的事情。要不是走过路口的时候,被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拦住,他压根不会注意巷子里发生了什么。

“我借给她手机打了110报警,又打了120的急救电话。后来救护车过来把她拉走了,再后来你们就都知道了。”年轻人努力描述着自己知道的情况,许是夜里太冷,他的身体一直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郑杰又问了年轻人几个问题,没有太大的收获,见时间不早了,这孩子吓得也不轻,郑杰叮嘱他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就放他离开了。

案发现场是一片待拆迁的区域,路灯都没有几盏亮的,更不用说摄像头了。老耿带着人辛苦半宿,除了现场斑驳滴落的血迹,和一些疑似搏斗留下的痕迹,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郑杰揉搓了两下胀痛的额头,留下老耿的人继续仔细勘查现场,他自己带人去了医院,看能不能从受害人口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受伤的女人被送到了附近的中心医院,经过一番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入了普通病房。不过,医生告诉郑杰,病人刚做完手术,还在术后的观察期,可能暂时醒不过来。

郑杰问过医生,确认受害者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又考虑到大家都辛苦了大半夜,于是决定先带人回局里。走之前,他留下联系方式,又叮嘱医院多注意观察伤者,一旦伤者醒了,请他们及时联系警方。

3

郑杰回到队里,现场勘查的那队人已经回来。他刚坐进自己的椅子,罗莉就敲了他办公室的门:“郑队,大家都在会议室等着呢。”

郑杰回了声“嗯”,把桌上的小本揣进兜里,就起身往会议室走。

刚进门,就差点被满屋的烟味呛了嗓子。罗莉跟在后面,一边捂着嘴低声咳嗽一边推开了玻璃窗。一阵凉风随即灌了进来,吹得桌上的纸“哗哗”作响,不过好在烟味驱散了不少。

郑杰坐下,就着一旁老耿的火,也咬了一根烟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句:“都说说吧。”

老耿先开了口:“现场除了大量的血迹,和一些疑似搏斗的痕迹,其他有价值的线索很少。不过,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少量的鸭绒,很有可能和案件相关。”

郑杰抬头:“鸭绒?”

老耿点头:“是的,有的鸭绒上像是沾染了血迹,目前正在检测中。”

郑杰看向罗莉:“受害人穿的什么衣服?”

罗莉回忆了一下答道:“受害人上身穿的也是一款羽绒服。”

郑杰“嗯”了一声:“还是要跟进一下,其他的呢?”

老耿摁灭烟头:“案发地周边属于待拆迁的区域,路灯亮的都很少,监控摄像头就更少了,要想找到嫌疑人的轨迹,恐怕要扩大排查范围了。”

“鉴于受害人没有任何随身的物品,这可能是一起由抢劫引发的血案。”

郑杰翻了翻手里的本子:“不过,也不能忽略其他的可能,从嫌疑人对受害人施暴的程度来看,也有可能是出于其他两个原因。”

老耿点头:“案发区域附近的监控视频,要等到天亮之后才能去调取。”

“目前我们还不掌握受害人的身份信息,这给我们的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郑杰汇总了一下各方面的信息:“时间宝贵,我们不能坐等受害人醒,先做好我们目前能做的工作。”

“小王,你先带人连夜排查天网监控,看能不能发现嫌疑人的行踪,不光要查他逃跑时的路线,也要追查他来时的踪迹。另外受害人也不可能凭空出现在那里,也查一下她来时的路线。”

“趁着天还没亮,其他人都抓紧时间休息,等天亮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去做。”

屋里响起一阵推拉椅子的声音,一个接一个的呵欠声中,有任务的继续熬夜加班,没任务的抓紧时间休息。

4

郑杰是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的,他下意识地划开手机,那边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是郑队长吧?”

郑杰用力地揉搓了两下脸颊,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您说。”

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郑队长,昨天夜里送过来的那个病人已经醒了。”

郑杰顿时清醒了不少,挂了电话,他看了看窗外,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郑杰麻利儿地收拾了自己,又叫了罗莉,赶在早高峰之前到了医院。

病床的女人看着床前的一男一女,脸上明显带着刚醒的迷茫。

罗莉想着别是受了刺激想不起来吧,连忙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过去轻声问女人好些了没有。

女人倒是比他们预想的冷静一些,声音虽然带着显而易见的虚弱,但是说话条理依旧很清晰。

她说她叫唐海秋,晚上下班经过那里遭遇的袭击。她说巷子里很黑,她没有看清伤害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谁要伤害她。起初她的声音很冷静,但是说到出事的经过时,还是控制不住地带了些哽咽。

罗莉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大姐,您对那个人还有什么印象吗?”

唐海秋紧锁眉头回忆了半天,只说那个男人很高,很有力气,一下就制住了她,她费了好大劲才挣脱。

再问,唐海秋就说别的实在想不起来了。

罗莉低头在本上记录着什么,突然想到什么,又问唐海秋:“大姐,您平时得罪过什么人吗?”

唐海秋仔细回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她不过就是个做小生意的,平时都是以和为贵和气生财的,哪里敢得罪什么人啊。

一直沉默的郑杰这时候问了句:“大姐,您平时在哪儿上班?”

唐海秋说:“我在解放桥那儿开了一家小店,晚上也出来在夜市摆一会儿摊。”

郑杰接着问:“那您家住哪儿?”

唐海秋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我家住在健康路。”

郑杰饶有兴趣地看着唐海秋:“所以,大姐,您那么晚去内环路干嘛?那地方和您家,可不在一个方向上。”

唐海秋对他这个问题很是生气:“我去那里和你们破案没有关系,你们不去抓那个坏人,跑来问我这个问题做什么?我去哪里是我个人的自由!”

说完她生气地扭过头去,大概是不想再理会他们了。

两个人见再问不出什么了,也只好先起身离开。

5

在街上匆匆解决了早饭,两个人匆匆赶回队里和大家碰头。

会议室里,每个人都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呵欠不断。郑杰敲敲桌子,示意大家提提精神。

依旧是老耿先起了头,汇总各方面的信息。

唐海秋,在解放桥附近开了一家干果店,晚上也会去夜市上摆摊。

“据说生意非常好。”老耿特意补充。

郑杰抬头:“有多好?”

老耿看了一下手里的小本:“好到她名下有好几套房子,此外还有三间门面房,都是前些年还没限购的时候买的。当然,她的名下还有数额不小的存款。”

郑杰回忆了一下唐海秋朴实的模样,一时有些难以置信:“就靠她的‘小生意’?”

老耿一脸的忠厚:“郑队,不要小看‘小生意人’。她的‘小生意’每天的营业额,顶得上你两三个月的工资还是不成问题的。”

众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随后又都拧紧了眉头。

唐海秋身价丰厚,这无疑增加了他们调查的难度。

老耿接着往下说:“另外,唐海秋还有一位合伙人,她和这位合伙人的关系,”他思索了片刻,想要找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有点复杂。”

众人都熬得够呛,懒得配合老耿,只是静静地等着他的解释。

老耿尴尬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这才继续说了下去:“两个人都是单身,周围的人也都说,这位老冯对待唐海秋十分殷勤。不知情的人看了,都以为他们是两口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唐海秋始终没有接受老冯的追求。”

郑杰不自觉地揉了揉额头,这位老冯会不会因为爱而不得,而对唐海秋下手呢?是要好好查查。

老耿轻咳两声接着说道:“唐海秋另一位关系人,就是她的儿子王小亮。不过这位儿子好像和她并不亲近,前两年母子俩还因为家庭矛盾动过手,我们查到了当时的出警记录。”

出警记录显示,王小亮和母亲因为女朋友起了冲突,当时王小亮一怒之下,持剪刀将母亲唐海秋扎伤。后来因为伤情轻微,唐海秋又原谅了儿子,所以派出所对双方进行了调解。

“唐海秋干果店的邻居反映,之前很少听她提起过儿子。不过最近有个年轻人,到她店里找过她。邻居说两个人当时在店里大吵一架,当时老冯不在店里,唐海秋气得连生意也不做了,当时就把人赶了出去,大白天关了店门。”

“我们找邻居确认过,那个年轻人,正是唐海秋的儿子——王小亮。”

老耿扬了扬手中的本子:“我这边的情况就是这些。”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这份凝重在空调轻微的“嗡嗡”声中,更显得沉闷了几分。

郑杰揉揉酸涩的眼皮,抬抬下巴示意小王:“视频组那边,有什么进展没有?”

小王顶着程序员标配的黑眼圈汇报:“案发现场没有查找到理想的监控视频,我们现在正在扩大排查的范围,工作量很大,而且短时间内很难有理想的结果。”

郑杰直了直身子总结:“唐海秋在刘家胡同遇袭,虽然我们不能排除偶发的因素,可是我们也不能忽略了她身边的人。那个人能精准地在那个地方下手,而且从受害人受伤的程度来看,嫌疑人显然是想要她的命。”

“所以,受害人身边任何可疑的人或者线索,我们都不能放过。尤其是那个老冯,还有受害人的儿子王小亮,都要重点排查他们的不在场证明。”

“另外,受害人的各种银行和移动支付账户,也要密切关注。”

见老耿明白,郑杰重点转向小王:“小王,你那边的视频排查也要抓紧,案发前后的视频都要仔细排查。”

接着又吩咐小李:“小李,你们那边也要跟上,鸭绒的线索也不要放过。”

安排完一遍,郑杰又着重强调:“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很累,可是一旦错过了黄金二十四小时,破案的难度也会成倍增加。所以,我们不光是在和凶手赛跑,更是在和时间赛跑,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底下跟着就是一阵呼呼啦啦挪椅子的声音。

“明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