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上沙溪

2019-08-04 19:04:09作者:如今疯了

爱情

杨柳在格子间里很机械的敲打着键盘,终,头有点发涨,人也有些浑浑噩噩的,脑子里闪过很多零星的念头,今天下班就去把物业费给交了吧,被催了好几次了,还要记得在小区门口取快递,免得还要折返,在顺便去超市买菜,虽然一个人做饭总是剩,实在是浪费,但是最近身体给了很多信号,如果再不注意,只怕会往更差了走,所以还是少吃点外卖吧。

终于要熬到下班的时候,杨柳收到一条短信,她停了手里的工作,先喝了一口泡了一天的菊花茶,然后清了清嗓子,最近这几年,她总是上火,各种去火的法子用了一大推,却没有什么改善,难免有些焦躁,她最近慢慢接受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在下降,也不敢再由着性子吃吃喝喝,休息日往床上一摊就是一天了。

她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眼瞅着就要奔四十了,但是因为她没有结婚,也就不太有时间概念,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刚毕业的姑娘呢。杨柳叹口气,拿过手机看了看,然后就皱起了眉头,是一个旅行软件发来的提醒,她居然把要旅行的事忘的一干二净,这个旅行是之前加班加到很晚,心里怨念,觉得自己太可怜,一气之下就定了一个月后北京丽江的往返机票,打算犒劳一下自己。

当时订机票是心血来潮,订完以后才请的假,好在领导批了,因为她之前去过大理丽江,只对一个地觉得怀念,想着直奔那玩几天就回来了,也不需要研究什么攻略,于是就把这事给放下了,杨柳曾经去过很多地方,到处旅行,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玩就不太感兴趣了,更喜欢宅在她那个六十多平米的家里,于是现在看到这个短信,隐隐有些后悔,七天时间,她宁愿宅在家里,也不愿意去赶飞机。

可惜,事已至此,也只能准备出行了。

三天后,她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打了出租去了首都国际机场,飞到丽江,然后是汽车,几经辗转就到了沙溪古镇,因为是淡季,她直奔几年前住过的那个客栈,

庆幸的是上次住的客栈还在经营,只不过原先的老板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如今变成了一个年轻人,而且是个长相青俊的男人。

杨柳和他攀谈了几句,才知道他是那个老太太的孙子,而老太太已经在前两年去世了,杨柳有些感慨,也是在前两年,她送走了自己患病的母亲,

杨柳出自单亲家庭,亲生父亲她见过,但是没有印象,因为她母亲离婚的时候她还太小,还不记事,

还是后来杨柳成年以后,她的母亲才告诉她,她的父亲品性不好,结婚以后就动手打人,杨柳的的母亲性子烈,又要强,第一次被打以后就要离婚,但是被杨柳的外公外婆劝住了,那时候离婚的人少,传出去名声不好,

何况,外婆家有些重男轻女,大概是怕母亲离婚以后会赖在娘家,所以劝她忍一忍,杨柳的母亲忍了一次,又忍了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就直接带着她跑了,从南方一个小城跑到了北方一个小镇,连自己的父母也不联系了。

杨柳是被母亲一个人开小卖店拉扯大的,她们一直租房子过活,后来外婆找来过一次,还在劝母亲回去,都被母亲拒绝了,三年以后,杨柳母亲回了趟老家,把婚给离了,是杨柳父亲提出来的,因为已经有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需要和那个女人结婚,所以必须把婚离了,那是杨柳母亲唯一一次回老家。

在后来杨柳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母亲就带着所有家当来了北京,在杨柳学校附近租房子,打零工。

母亲曾经有过几个情人,但是都没有结婚,也几乎不带回家,杨柳曾经劝过母亲,如果你喜欢就结婚吧,我没关系,

母亲却说

“我不会再被谁绑住了,我一个人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你,够了。”

说实话,杨柳很佩服母亲,佩服她的倔强,也佩服她的担当,她觉得自己不如母亲,她很懒散,得过且过,甚至在智商方面也略逊一筹,杨柳很努力,但是勉强考上的本科。

杨柳的母亲后来开玩笑的说,你肯定是被那个人的基因给拖累了,否则不会是现在这个成绩,也是那时候杨柳才知道,母亲从小学习成绩就特别好,甚至是学校前三名的苗子,只不过上完初中,也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但是被外公外婆劝退了,给的理由是家里穷,供不起,但是最后他们供了成绩不如母亲的舅舅,母亲说这些的时候已经释然了,谈不上恨,当然也没什么爱了。

在杨柳的记忆里,母亲和老家偶尔会电话联系,但是再也没有回去过,后来杨柳工作了几年,挣了些钱,加上母亲的积蓄,又贷了款,才在北京买了个小户型的房子,那年杨柳二十八岁,那时候北京的房价已经开始涨起来了,不过好在,她们还是买了,

现在杨柳也有能力卖了这个小户型,置换一个稍微大的,可是,她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心思,因为这是她和母亲的第一个家,第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家,家里的装修是母亲监督完成的,家具摆设都是杨柳亲自挑的,入住的那天,杨柳还煞有介事的给母亲做了牛排,倒了红酒,虽然过后母亲就闹了肠胃炎,还挂了急诊,但是杨柳永远记得,当时母亲举起酒杯和她碰杯的情景,昏黄的灯光,晃动的酒杯,母亲眼角的皱纹,还有含笑的嘴角,杨柳知道,母亲是真切的高兴,那种高兴,好像抵消了她过往受过的所有苦难。

然后她们母女俩在这个房子里过了几年温馨又舒服的日子,那时候母亲四十八岁,好像从那时候起,杨柳就没有看到母亲在找过什么人,杨柳不认为是母亲找不到,母亲是个有魅力的女人,尽管已经年近半百,她身上的气质还是很独特,曾经有和母亲交往的叔叔和杨柳说过这点,那个叔叔很想和母亲结婚,但是都被母亲拒绝了,后来两个人和平分了手,那个叔叔还曾对杨柳说过,

“我不懂,你母亲是怕孤独的,为什么就是不肯结婚。”

杨柳就这个问题问过母亲,当时母亲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杨柳继续追问,那时候杨柳正青春期,有几个小男生追她,她不胜其烦,就随便答应了其中一个,但是很快的就厌烦了,她觉得自己对感情不感兴趣,所以想问问母亲如何对待感情。

母亲被她缠烦了,就说道

“我或许会无聊,用他们来打发下时间,但是并不孤独,我更享受一个人,不被任何东西绑架,臭丫头,也就是你,让我还甘愿被捆绑一下,但也只是一下下,你可别来粘我”

那时候的杨柳听了这话还很气愤,觉得母亲说这话太没有人情味,于是恼怒的说

“我不粘你粘谁,你可是我妈”

杨柳母亲听了这话,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拍拍她的脑袋。

后来杨柳工作了,开始懂人情世故,开始不听其言而观其行,她对母亲越发的敬重,母亲虽然说不想被谁捆绑,她对男人潇洒,但是对她这个女儿却做到了她所能做的百分百,一个人护着她,没有让杨柳感觉有任何缺失,甚至活得很自在。

母亲甚至在她年纪渐大以后,也没有过问她为什么不结婚,其实杨柳自己早就备好了答案,她觉得自己的母亲是可以沟通的,她会真诚的告诉她,她真心觉得婚姻不是什么必需品,她一个人过的挺舒服的,不想找另一个人来改变眼下的日子,希望她能理解,但是她没有等到过母亲来问,母亲好像觉得这不是个事,于是杨柳也就放下了,专心过日子。

那些年,只要杨柳有空,就会带母亲出去旅行,母亲看起来也很开心,就是那时候,她们母女两个走过了很多的地方,除了国内,还有国外,只是后来母亲的身体就不大好了,哪哪都开始出现问题,也就不怎么出去了,换成了杨柳经常带着母亲辗转于各个医院看病,也经常住院,杨柳一开始都请假自己陪着,后来次数多了,就被母亲坚决拒绝了,于是换成了请护工,难得休息的时候,母女俩窝在家里的,母亲戴着老花镜看电视,杨柳就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带着耳机刷剧,分坐在沙发两侧。

一开始杨柳的母亲会劝她

“你不用在家陪我,出去玩吧”

杨柳就摘下耳机笑着说

“我不是为了陪你,我是喜欢在家待着。”

然后杨柳的母亲就无奈的摇头。

杨柳就又带上了耳机,她也学会了像母亲一样,出于爱而说违心的话了。

母亲生病后期,杨柳问她,

“要不要通知老家人,”

杨柳的母亲摇了摇头,杨柳也就点了点头。

最后的那些日子,杨柳请了假陪在医院,母亲精神不济,却还是陪着杨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没有人去提死亡这回事,好像这不是个问题。

然后有一天,杨柳打了热水回病房,然后敛了毛巾贴身衣服打算洗一洗的时候,杨柳的母亲突然招呼她

“丫头,别忙了,过来坐”

杨柳就走到了病床边坐下了,然后母亲拉住了她的手,杨柳看着母亲瘦骨嶙峋的手,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杨柳的母亲就松开手去掏了自己枕头下的手帕递给她,杨柳接了,自己默默的擦眼泪。

“是不是害怕?”

杨柳点点头,隔着模糊的泪眼去看母亲。

母亲却温和地劝道

“傻丫头,每个人都的走这一遭,早晚的事,你别害怕,我相信你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毕竟你是我闺女,妈前半生虽然活得不太好,但是后半生,自认为活得还可以,应该没有给你带来什么阴影吧”

杨柳点点头,然后笑了,把母亲的双手拿在自己手里摆弄着,调侃道

“不害怕孤独,对婚姻没兴趣,算不算阴影”

母亲挑挑眉。

“当然不算,这是好事,不受谁的捆绑,一个人也能过的好好的,这样我才能放心,你能像我,我挺开心的,”

杨柳皱皱鼻子。

“难怪我不结婚,您也不问,是不是自己吃过亏,就怕我也吃亏啊”

杨柳母亲认真的说

“有点,不过你要结婚,我肯定会祝福的”

杨柳笑了下

“我连喜欢一个人都做不到,和谁结婚啊”

母亲皱起了眉头。

话也就没继续下去,晚些时候,杨柳母亲突然来了一句

“你没办法喜欢别人,是因为我没给你做好榜样吗”

杨柳愣了下,看着母亲有些自责的样子,笑了

“怎么,开始怀疑人生了。”

杨柳的母亲给了她一下,虽然没什么力气,这里面的恼怒传达的清清楚楚。

杨柳赶紧安抚道

“榜样您肯定是好榜样,这您放心,至于我没办法喜欢人这事,这锅您也的背,毕竟,我也没看见您实打实喜欢过谁,有样学样的,我也就这样了”

杨柳看着母亲又要皱眉,连忙诚恳的说道

“不过您放心,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真的。”

杨柳看母亲还是不说话。

就又坐到了她身边,拍着母亲的手说道

“妈,真的,小时候还不觉得,长大了,就觉得我真是幸运,什么风风雨雨的您都帮我挡了,我同学里有一个也是父亲家暴的,一个女孩子,也被他父亲打过,她母亲都不敢吱声”

杨柳絮絮叨叨给的母亲举了很多例子,话题也就岔开了。

后来母亲就去世了,走的时候很平静,杨柳一个人处理了后事,恍惚了很长时间,动不动就要哭一鼻子,后来时间一长,生活就恢复了正常,只剩下了怀念。

现在听说客栈的老太太也去世了,又想到母亲,上次还是她和母亲一起来了,难免感慨一番物是人非,人面不知何处去。

虽然不会大悲,却也戚戚然。

年轻人看她很感伤的样子,劝慰了她几句,还邀她晚上喝酒,若是以往,她多半拒绝,她比较偏爱一个人走走逛逛,就算与人闲聊,也是喜欢一群人混在一起插科打诨,酒过散场,干脆利落,单独与一个男人喝酒,多少觉得有些粘腻暧昧,不过她看着眼前这人干净真挚的眼睛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

放下行李,杨柳先洗了个澡,然后溜达到古镇中间的戏台子旁的咖啡馆,要了杯咖啡,坐着放空。

临近傍晚,她发呆发到饿,然后想着找个地吃饭,她记得有家当地人也常去的牛肉锅店特别好吃,打算去吃一下,她刚出了咖啡馆,就被客栈的年轻人拦下了。

“不是要喝酒吗?等了半天也不见你回来。”

杨柳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道

“差点忘了,在这个地方呆着,真的容易让人精神涣散”

年轻人笑了下

“这就是沙溪啊,能让人放松。”

杨柳也笑了

“与其说放松,不如说恍惚,好像时间慢了下来,让人不自觉地沉迷”

说着两个人往客栈走。

年轻人走在前面,温和的调侃

“是地方让人沉醉,还是人”

杨柳愣了下,打量起他宽厚的肩膀,高挑的个子,他穿着棉麻衬衫和棉麻裤子,十分清爽干净,不用问,就知道这个人比她年轻很多,但是气质,又偏稳妥,没有一般年轻人的冒失和莽撞,就算是调侃,语调也是云淡风轻的,很顺耳。

“地方也是,人也是。”

杨柳这样说,年轻人扭过头来笑了下,又回过头去带路。

杨柳看他走的方向以为是客栈,可是走到了客栈他没有进去,而是拐进了客栈旁边的胡同往深处去了,杨柳跟着他,进了客栈隔壁的一个小院。

这个小院规模虽比不上客栈,但是更幽静

年轻人说

“这是我自己住的地方”

杨柳下意识的说道

“奢侈”

沙溪的房价虽然和北京没得比,但是在戏台子附近的房子还颇有些商业价值,当地人不是自己做客栈,就是租给别人做生意,自己则搬到外围去住了,这个小院虽然不大,但是租出去也不少钱呢。

“从小住到大的,习惯了,也就不说什么奢侈不奢侈了”

如今疯了
如今疯了  VIP会员 想写一些冷淡又温情的故事,但是总被批不够新奇,抓不住读者的心,可是我只会慢悠悠的写一些我能写的,算是对快节奏的一种对抗吧。

北京遇上沙溪

从傍晚到傍晚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