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恩仇?黄粱一梦

2019-08-04 17:51:15作者:涵斯

传奇

满天神佛皇院里,

身如轻烟来自如。

夜,夏夜。

初夏。

星光,扑朔迷离。月光,略显凄凉。

月夜之下,紫禁之上。

一个黑影几乎要融入到这黑夜中。

但它并没有融入黑夜。

不是因为它在飞速地移动。

而是它那凄凉的感觉比这夜更浓。

这黑影自然是人,凄凉的自然也是人。

为什么凄凉?

你若也去皇宫中偷酒,你估计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更何况他偷的是皇宫中所剩无几的名酒清风醉。

但是,

他并没有丝毫恐惧。

凄凉感只是他在夜色中自然显现出的气质。

他为什么要偷酒?

世界上还没有人傻到为了喝酒而以生命为赌注。

他的父亲视酒如命。

今天又是他父亲六十大寿。

他自然想给父亲一个绝佳的礼物。

一阵微风吹过,夜色更浓了。

他眼前却更亮了。

因为一个人提着装满萤火虫的灯笼站在他面前。

“是谁?快报上名来。”

他的声音不响,但让人听的很清楚。

“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和护龙组做对无疑就是和皇上做对。”

“你见过偷东西的人自报姓名吗?”

“没有。”

“我叫慕容残阳。”

“你为什么又说了。”

“对一个将死之人又有什么话是不好说的。”

慕容残阳冷冷地道。

“好,我叫柳落山。”

“我没问你的名字。”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说?”

“让你死了也好去阎王那告我一状。”

话音刚落,柳落山便拔剑向前。出剑虽快,但出剑时只刺出了一剑,这一剑似乎和那拂面的微风一样,看似柔软无力,其实根本无法避开。

毕竟他也是保护皇上的人,总是有些本事的。

那剑在电光火石之间离慕容残阳的咽喉只有三寸的距离。

慕容残阳却还是面不改色。

柳落山对此十分喜悦。

他认为他的剑术已经十分快了,

快到让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那剑又离慕容残阳的咽喉更近了。

只有一寸三分的距离。

这距离便是一只苍蝇也能被他刺落,

更何况是人!

柳落山忍不住笑了。

三分得意,七分轻蔑的笑。

少顷,

只听得一个清脆的剑被折断的声音。

柳落山已被一半的断剑穿心而过。

死的时候还是带着那令人不悦的笑容。

他到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慕容残阳平生不怎么杀人。

但他也不把杀人当成什么大事。

在他眼里,杀人不过是让自己更好地活着。

慕容残阳在一座座皇院上掠过。

落脚时如轻烟一般不易让人察觉,跃出时又如快箭一般飞出很长的一段距离。

那些皇宫中的满天神佛全然不知宫中失窃。

不多时,慕容残阳离开了皇宫。

他又飞速地奔过大街小巷,没有片刻停留。

若是平时,他定要东看西看,不喝几杯酒,不赌几个钱,是决不会回家的。

但他素来和父亲关系很好,现在又是他父亲的六十大寿。

他一定要在今天把这好酒送给他父亲。

在这绵绵不断的快乐期望下,

慕容残阳不知不觉地就已走回了慕容山庄。

他刚回到家,发现那些客人都醉倒了。

那些最能喝酒的人也不例外。

他感到十分诧异。

突然,一个最差的念头闪过他的大脑。

他不想接受。

但他不得不接受。

他详细地检查了一遍。

果然,那些人并不是醉倒了。

而是都死了!

一个人的亲人全都被杀害,岂能不大哭一场?

慕容残阳却没有,

因为世界上没有比眼泪更没用的东西了。

他有的只有仇恨。

慕容残阳想再度检查一下人是否都死了的时候。

一个人推门而入。

他穿着青衣,背上背着两把短剑,他的眼睛就像铁做的一样,一动不动,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

他径直走向了慕容残阳。

慕容残阳狠狠道“人是你杀的。”

青衣人似乎没有听见他说的话,说道“我主人有一封信给你。”

慕容残阳道“你主人是谁?”

青衣人还是没理他,自己向门口出去。

但仅走了两步,青衣人已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已被慕容残阳的剑挡住了去路。

慕容残阳冷冷地道“你不想死的话就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那青衣人直接向慕容残阳的剑锋上走去,霎那间一个人分成了两块。

慕容残阳怔了怔。

他当下也没有其他可做的事,他打开了那封信。

信上印着十六个朱红色的大字:

明日子时,天云山下,金银湖旁,但求一见。

那天晚上,慕容残阳没有睡,他一直在天云山下等着。

虽然还有一天,但他除了等已无事可做。

涵斯
涵斯  VIP会员 人总是要享受的

江湖恩仇?黄粱一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