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2019-08-04 15:04:56作者:花雨浓

纯爱

看到切原赤也被网球击中时,白石藏之介慌了,他应该是料想对手会着重攻击两人中脆弱的切原。但此刻他依旧感到无措,握紧球拍唤出他的名字,甚至是不自觉地开口吵嚷让对方停下来。

少年尚且单薄的身体被飞速冲撞而来的网球击中,柔软腹部被撞击自衣服可见凹陷。这种情况下,他却不能够插手,白石藏之介愤愤地活动抓着球拍的手指,担忧地看着切原赤也,被这样对待后——切原君应该会恶魔化的!对手在激怒他——柳君已经将他托付给自己了。

“来到这里是为了打网球吧!”

白石藏之介本能地朝他吼道,甚至无法控制声音的波动,浑身皮肤通红的少年跪伏在地上说着挑衅的话——恶魔化!白石站在他身后一字一句地厉声道,他想要把堕落都恶魔拉回来——不希望他再受伤了啊。

他是“圣经”,而面对的是“恶魔”,如果奇迹出现,是的,奇迹——那双本应赤红的眼睛依旧是森林般的翠色。白石看着露出与平时无异的笑脸的切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现在……应该是圣经与天使的双打了吧。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神说正义即是胜利必然将会是胜利。

比赛结束切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朝着坐在看台上休息藏兔座竖起拇指,看上去像是个求表扬的孩子一样,白石看着他不自觉笑了出来,就像藏兔座说的——他就是angle。

白石知道,自己对切原生了情愫,感情就像缠绵的曲线一样裹住心脏,碰碰地每一下跳动,都像是要和他倾自己隐秘的心思。他记得之前见面切原要比他矮了小半个头,现在看起来已经成长了很多,似乎还有几公分的差距,白石有种暗暗看着他成长的感觉——起源于他那些旖旎隐晦的情思。

幸村部长拜托过他帮切原补习,他的英文成绩糟糕得让人头疼,被团成团的卷子上一片空白——还有些像是鬼画符的文字,大概是他做题时睡着了又也许是不会做便随意画几笔。看他的卷子白石觉得他大概只知道26个英文字母了吧,在补习的时候白石曾用一句话试探切原的情感。

“Youaretheappleofmyeye.”

白石偏头看着半趴在桌上兴致缺缺的少年,靠近低声在他耳畔说道。切原立刻惊得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睁得滚圆看着他,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白石以为他是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正考虑措辞,对方一句不会再走神了将他噎得不禁无奈苦笑。

切原吞了吞口水撇过头看着桌上写着0分的卷子,鲜红的数字让他苦吟一声再次趴到桌上,小声嘟囔着说,“太难了……”

果然是不明白吧,白石撑着下颚侧目看着切原头顶的发旋,看上去应该很柔软的卷发翘起,白石忽然想摸摸他的头——像是对待一个珍宝那样轻抚一下,然后告诉他,他是apple,是珍宝。

当然他不会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不过白石是记得自己摸了他的头,而少年红了脸颊用那双翠色的眼眸看着自己,仿佛要把他带进那片森林之中。

人总会不断美化自己记忆里美好的一幕,白石再回想,脑海里是拨开云层照射下来的暖阳,日光缓缓降落给那片小书桌的桌面梦上了梦幻的色彩。光点洒落在切原的发间,掉进他眼中的丛林,最后弹落到他心底,点亮被隐藏在角落的喜欢。

最初的心动是粒种子,是他喜欢的若草色,来自切原翠绿的眼睛里,他望进那双眼睛心底便埋了种子。

为什么喜欢他?白石也会这样问自己。合宿时切原在他身边抱怨,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和他说很多话,没有得到回答就会用那双眼睛瞪着白石,藏不住的少年心性一眼就能看穿,他像是太阳,是罗密欧心中的朱丽叶。

爱情使人盲目使人愚钝,少年的情感他一直看不透,喜欢或是不喜欢这种平日一眼就能看出的事,当他喜欢上他是大概就注定看不透了。

切原不是个乖孩子,他总爱碰白石养的那些花草,有时被仙人掌扎了要白石挤出刺来。切原哭丧着脸耷拉下脑袋在他身边可怜的模样让白石觉得可爱,面上又严肃起来警告他不要乱碰。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再下一次还是要重蹈覆辙,但白石很满意切原乖乖点头应下来的时候,也很喜欢切原依赖自己的样子。

合宿切原会去白石房间找他,不止是补习时来——事实上,切原并不想补习,但他想见到白石。切原知道白石的电话号码是他特意去四天宝寺找人要来的,当时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是不自在的,向来小太阳一样的人忽然怂地像团子,要到了电话兔子似得就跑了。

虽然要到了电话他却一次都没有打过,每次点开通讯录看着那个号码愣神,想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又咕咚咽了下去,手指从键盘上移开,脑袋埋进双臂之间叹气。其实最后他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地,“白石前辈……”他小声说着终于是起身收起手机。

校内的林荫道上洒落一片暖色上阳光,切原走到树荫里坐下,靠着树将书包随意往旁边一扔,几个随意团起的纸团从崩开的口袋滚出来。脑袋里乱糟糟的,切原阖上眼睛猛得摇头想把白石从脑袋里赶出去,后脑磕在坚硬的树干上使得他吃痛一声,摊开手臂泄力似得躺着。

发现这份感情大概是,某天阳光下的白日梦。梦境里的景象太过虚幻看不真切,白石的身影却格外清晰,然后——他记得一个吻,温柔的柔软的。醒后他已经无法思考太多,因为梦境勾起了他竭力隐藏起来的秘密。

相视之间的心在悸动,故意接近想要触碰和依赖,喜欢上同为男性的白石,切原感到苦恼无措——脱口而出的话会被讨厌吧,喜欢已经到了嘴边再次咽下去干巴巴地打招呼。

白石身边有很多要好的人,他在四天宝寺,而切原在立海大,相隔上距离可以阻断言语还有对他的了解。切原觉得自己大概只是个关系还算不错的朋友——他们并不特别熟悉,最多的接触便是双打和补习的时候。

和白石双打切原总觉得很安心——把另一边交给他一定没问题这样的感觉,因为是白石前辈,所以很讨厌的枯燥的英语都是可以坚持下去的。

切原记得白石说他的发型好看,在一众人都调侃他是海带头的时候,这无疑让他很开心,于是打探到白石生日准备送给他礼物而不知挑选什么都时候,切原抓耳挠腮最后选择了送给他自己喜欢的那款发蜡。

他战战兢兢逃了训练跑去堵白石,将手中包裹地并不好看的礼物送到他手中。果不其然被嘲笑了,看着白石的笑脸,切原涨红了脸咬牙气恼地要走。

“我很喜欢哦,切原君。”白石拉住切原的手臂将他拉近,然后揉了揉他一头柔软的卷发。

距离太近了,他们又在小道的角落里,白石这样一拉仿佛要把切原抵在墙上,他们都想起一个词——壁咚,于是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却都觉得对方是因为感到尴尬。

切原挠了挠发烫的面颊,“白石前辈喜欢就好……”,声音不复以往的元气,切原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就要忍不住说出喜欢他了——太丢脸了,不过是这样就脸红了。

切原的礼物让白石很意外,他惊喜地看着切原笨拙地系上的蝴蝶结,还写了一行小字,“Happybirthday”,对于切原来说生日这种单词已经很长了,歪歪扭扭写在瓶身上的字母彰显着存在感。

也许他对我也是有感觉的,白石将这份礼物放好,想起切原绯色的面颊愈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你也喜欢我吗?切原君。”

白石捧着一盆被自己叫做“切原赤也”的仙人球说着,发蜡被他放在桌子上没有拆开上面并不好看的包装,这盆仙人球也被放在旁边。

白石想起把白石叫做angle的藏兔座,虽然知道那不是和自己一般都喜欢,但作为恋爱人士还是会有危机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合宿是交流感情最好的时机——无论是什么感情,不过场面似乎不太对。白石看着在藏兔座旁边叽叽喳喳很活跃的切原,给花朵浇水的手一滞,水流打湿了鞋子也没在意。感情大危机——白石盯着切原和藏兔座,藏兔座的个子很高将切原整个人罩住了,白石只能换个地方才能看到性质高昂的切原。

因为距离太远他听不到切原和对方在说什么,只看到切原兴奋地原地跳起来,搂住藏兔座的脖子抱了他一下。如果这是漫画,白石觉得自己背后大概已经开始冒黑气了。

切原走后,白石看到藏兔座向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作为沉默的美男子,藏兔座没有说什么也没什么表情,白石知道他没什么意思,可是还是觉得扎眼——因为切原方才拥抱了他。

心情有点糟糕,白石重新捡起水壶,水珠淅淅洒洒落在绽放的花瓣上,他走到另一边准备继续的时候,脚上的湿滑感让他险些跌倒,低头看了看被打湿的鞋子,白石无奈地叹了口气再次放下水壶回去更换鞋子。

之后一连几天切原都没有再去找白石,倒是训练的时候格外积极,白石有点消沉,几欲把切原拉到自己身边厉声质问他——可是他以什么身份这么做呢?以队友还是朋友,或是无果的单恋者。

看到白石状态不好其他人也劝他去休息一下,再次失了一个球的白石拍了拍额头,将球拍放进球袋,坐到场地外低头有一下每一下地摸着土地上新长出来的嫩绿草叶。

“白石前辈。”一张票横在了眼前,白石抬眸看到切原的笑脸,晶亮的绿眸里是难以掩饰的欣喜,“一起去看吧。”似乎是觉得白石不会翘掉训练跟自己去看电影,切原收回手双手合十央求他,“我拜托藏兔座好久他才愿意帮我买来的,一起去吧拜托了!”

所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吗?白石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好笑,他挠了挠头,站起来将切原一把抱在怀里,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我翘掉训练跟你去,有什么好处吗?切原君。”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切原耳边,他的耳垂当即红了起来蔓延整个耳廓。

他张口结舌说不出话,白石也不过分逗他,抬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抽走他手中的电影票,终结者。

白石记得切原说过很喜欢看终结者系列的电影,那么他邀请自己……这算不算是约会呢?他暗自想着,回到房间拿起桌上那瓶发蜡,抬手摸着自己外翘的短发若有所思。

下午约好一起翘班时,切原就看到了用发蜡将头发压下去固定住的白石,他的头发长了些压下去有点像妹妹头。切原脸颊微鼓捂着嘴忍笑看着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像是森林中的萤火点亮了沉寂的爱情。

怀着这是约会的念头,白石感觉自己心跳得太快了,切原拉着他的手臂往电影院跑,手中拿着刚才在街边买的棉花糖,蓬松雪白的棉花糖吃起来甜滋滋地,在切原递到他嘴边时,白石故意在他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不过正兴奋着的切原并没有注意他的小动作,嘴边沾了糖,嬉笑着拉白石一起挤到买爆米花的队伍中。

周围都是小情侣,白石和切原看起来又很亲密的样子,不时有女孩往这边瞟,拿着手机似乎还在议论什么。貌似被当做一对了,这正中白石的心思,他搂过切原的肩膀,切原被挤得不自在自觉往他身边靠——像热恋的情侣一样。

两个怀着一样心思的人却都以为对方不知道似得装作什么都没做,只是彭彭跳动的心脏出卖了一切的情感,切原感觉到白石的心跳声,惊讶之间不禁偷瞄他几眼。

白石顺了头发的样子也很好看,他比切原高一些,切原看着他垂眸的模样,觉得他看上去温柔又好看。

买过爆米花之后两人一人抱着一桶,切原又跑去买了两瓶汽水往白石怀里塞了一瓶,电影刚好开始,入了放映厅灯光暗下来,坐在后排中间的座位角度很好。

放映厅里几乎坐满了,大部分都是携手同来的男女,白石和切原两个人很显眼。英雄主义的热血电影让切原看得激动万分,他抓着爆米花也不吃,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唇角上扬眼中闪了欢喜。

白石很喜欢他这种模样,阳光的活泼的,像是小太阳一样,温暖又可爱,就算是别扭的小性子也是独一无二的可爱。

白石将汽水盖拧开递给切原,切原也不接直接凑过去喝,这让白石一愣随即无奈地抬臂顺应他的动作,正在兴头上的切原偏头朝白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很好看对吧!”

白石不置质疑得点点头,伸手揉了一把切原的脑袋。

终于是反应过来了的切原不自在地咳了几声,眼神躲闪手腕被抓住拉过去,鼻翼边是白石的短发,有点熟悉的味道——似乎是自己喜欢的那个牌子的发蜡,切原心下一喜贴近细嗅,唇就碰到了白石的耳畔。

电影正播放到高潮部分,激昂澎湃的音乐配合着快速切换的特写镜头,两个人的心思却不在上面,白石就着这个姿势转头让切原的唇碰到他的嘴角,但没有更进一步。

这么一来不自觉想要舔唇的切原,舌尖就碰到了白石的唇,梦境苏醒,神识沉浸于情感的漩涡,“白,白石前辈。”切原慌张地拉开距离,碍于在影院内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小声嘟囔将视线转回银幕上。

他无法再集中精力看影片,明明是期待了很久的喜欢的影片,脑海却被身边的人完全占据,将那些剧情人物都挤到角落里。白石摸摸嘴角心情颇好地看着故作镇定的切原,伸手握住他放在大腿上的拳头,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十指相扣——没有收到拒绝。

切原不知道自己怎么浑浑噩噩看完整部电影的,他一直被白石拉着出了电影院,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喝下一整瓶汽水,不断打嗝的切原梳理着混乱的思绪。

所以……白石也是喜欢我的吗?

暗恋最美好大概就是暗恋的人同时也在喜欢着自己,太阳下降挂在地平线之上,黄昏将临,切原深色的短发被映照出青绿的颜色。切原抓着汽水瓶子,低头肩膀一耸一耸打着嗝,白石拍着他的背帮他顺着气,告诉他,“切原君,愿意接受我吗?”

“我喜欢你,你愿意接受我吗?”白石又重复了一遍,切原张嘴要说什么一下打了一个响嗝,耻得他赶忙捂住嘴猛得弯下腰缓和气息。光线一点点下移,切原拍拍胸脯,握拳突然站起来站在白石面前,他抿着唇别过头说道,“应该是我来说的!”

“我喜欢白石前辈,请和我交往。”

街道边的长椅,黄昏夕阳,电影院前,像是电视剧里会出现的画面,白石也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抱了抱切原,再次说出那句英文,“Youaretheappleofmyeye.”

然而切原以为他是在说自己恶魔化时红皮肤像苹果,但看着白石认真的样子又知道对方不是在调侃自己。切原想了很久,知道晚上回宿入睡也没有想出是什么意思,他打开手机敲打着键盘将这句话发给自己的部长。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幸村看着他发来的短信,敛眸轻笑编辑了一句话发给他,“白石君在说你是他的珍宝。”

“哎……哎——!”

收到回答的切原睁大眼睛看着这句话,险些要从床上跌下去,为什么部长会知道——白石和自己这件事!切原将手机往床头一丢,捂着发烫的脸钻进被子里将头埋在枕头里面,不仅是因为被幸村知道了,也因为白石那句应该是情话的话语。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切原终于还是从床上爬起来,鞋子都没穿好就出门跑去白石房前敲门。穿着单薄的睡衣在夜里穿行实在有点冷,切原抱着手臂哆嗦一阵见门开了飞快钻进白石房间里,跳着脚呼出几口气。

“怎么了?”白石拿过自己挂在一边外套给切原披上,坐到椅子上看着他。

切原低头嗅嗅他外套上的气味,四下看了几眼也不见外径直坐到白石床上,“咳……我睡不着了。”

白石有点好笑地看着他,挑眉调侃他,“想和我睡吗?”他原本想着看切原炸毛,结果切原竟然点头了,一个直球打得白石有点招架不住。

看着放下外套钻进他被子里埋头就睡的切原,白石叹了口气起身过去掀开被子躺进去。因为床是单人床的配置,所以两个人睡在一起还是有点挤的,白石往里挪了挪伸手圈住切原,“这样好了”。

“嗯……”切原背对着白石禁闭着眼睛,不住颤动的睫毛却暴露了他的紧张,耳畔是白石平稳的呼吸声,后背靠在他前胸却能够感受到他稍快的心跳。

后来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们都记不清了,第二天来叫人起床的幸村笑意温和看着他们,切原分明看出他的调笑,因为是自己的部长也不敢呲声相对,他往白石后面挪了挪,等白石出门之后才紧跟着他跑出去。

球场上众人发现白石和切原的双打愈发紧密,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知情的幸村只是笑笑看着他们。

“很厉害啊,切原君。”

打完一场后白石给切原擦了擦额上的汗,见他转了转眼珠似乎又在想什么主意,也没问任由切原把他拉走,远离众人的视线。

“不给我点奖励吗……”

切原扬扬下巴扯了一下白石的领子,身后是球场角落的围网,白石伸手抓住切原头顶旁的网,茂密树叶遮住阳光留下一片阴凉。

白石亲吻上切原的唇,亲昵地揉揉他的脑袋,“这样的奖励吗?”他收到切原一个别扭的白眼。

还有一个有点粗暴的吻。

花雨浓
花雨浓  VIP会员 佛系写手,写自己想写的故事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