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平安夜

2019-08-03 15:03:15作者:我是影猫

爱情

系列小说《呦呦鹿鸣》的楔子故事

1

那是一个初春。

清晨,公交车上,有一个男孩,和我总隔着四五个人的距离。一眼望去,两条洒脱不羁的大长腿,让人不由得浮想起奔跑在草原上的野马,冷峻异常的眼,仿佛在告诉世人——他来自另一个星球。我总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近一个月,“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他”总和我同乘一辆车,由最初的相隔四五个人渐渐到两三个人,直到他站在了我身边。

“对不起。”有一次,他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脚。

“这是在打招呼吗?”

他低头一笑,我们就此相识。

我对英姿说起此事,她提醒我:“小心切开黑。”说完瞟了一眼对面的窗口。

清晨,我站在窗口刷牙,正咕隆咕隆地漱口,蓦然抬头间,漱口水愕然冲涌进喉管。

对面窗口里,“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他”正朝我挥手。

一上车,他挤过汹涌的人群,奔到我身边。

“嗨,早上好。”

“早上好。”

“可以叫我肖楠。”

“我叫严容若。”

他低头一笑。

得知肖楠在某外企工作,从事软件开发。

2

在车上,肖楠喜欢向我讲一些陈年旧事,简单的往事,经他的讲述就像被赋予了魔力般生动有趣,有时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用清澈的眼神提醒我:“车上呢。”

我便住了笑,低了头,听着汽车在这座春风得意的城市里向前飞驰。肖楠仿佛瞬间断了电,恢复到冷峻,又成了那个“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他”。我和他一起观察外面的世界。

我开始做春梦,接连不断,都是看不清脸的入侵者,被他们从头到脚饥饿抚摸。某夜,一堵宽阔的背影赶走了所有入侵者,抬腿就要走,我一把拽住他柔软纤长的手,我哭了,眼泪洒了他一背。

突然猛醒,一缕月光透过窗口泻进来。

踏着月光,我望向对面的窗。

“不知他的梦里有没有我?”

在这座城市里,我一无所有,我是流浪在都市里的一条狗。每天除了工作,就是伏案写故事,永不停歇,我的理想是成为像毛姆那样的人,靠写作环游世界。

但现实是,我的名字叫失败,我的理想叫卑微,我是一个只能傍住公司才能活命的小编辑,日子过得就像一杯美式咖啡。自相识肖楠后,一座灰色的森林,仿佛在一个雨夜后萌发出一抹绿。

但英姿告诫我,对面那个男孩的眼神深藏狡黠,不知害过多少女子,而我眼前浮动的却是那双清澈的眼。

后来,英姿也不再提醒我,在和她闲聊中,有时说到关于肖楠的事,她不在意似地笑笑,末了,眼睛深处似乎藏着一点什么。我知道,英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3

英姿总是一头短发,巴掌大的脸上嵌着特立独行的五官,那双大大的眼冷冷地深邃着。她没有男朋友,活在一个人的世界如同鱼在水中游,她的工作是设计椅子。

英姿的话非常少,不过偶尔一句总能让你思索良久,比如说到肖楠,她道:“眼能以假乱真。”我总觉得英姿对肖楠偏见太深。

相处久了,才知英姿是一个心地宽厚的女子,外冷内热,气度如男。可何以她对肖楠如此?

我和肖楠越来越熟,他在窗里,我在窗外,那层窗户纸静谧得如山间清泉。

有时,肖楠和我一起吃饭时,会随口问到和我同屋的那个女孩。

“她叫窦英姿,个性、才华兼具,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合租者。”我对英姿的欣赏之情被肖楠看在心里。

但他只是笑笑,似乎欲言,却又止,最后问了一句。

“一个人生活在这里,不想父母吗?”

我霎时陷入阴雨。我爸妈早就离婚了,离婚前,吵架几乎是他们核心的沟通方式,我一直很困惑,如此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为什么要结婚?

而吃着“吵”饭长大的我,从小对异性充满饥渴,如同生命对水的依赖,我的每一个脚印,自然串成了一部接一部的暗恋电视剧,从未空档。但关于爱情,我却是一个彻骨的保守派,甚至有点怂。

一碗冒着热气的南瓜粥,将我从记忆里拽回饭桌上。

“尝尝。”肖楠柔声道。

“谢谢。”当第一勺软糯绵甜的南瓜粥入口时,那一瞬,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从那天起,我爱上了南瓜粥。

肖楠的身体、气息包括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干净的气质,正如他的眼,给人以初春的感觉,他的头发有点乱,却乱得自有一种专属于他的风格。

偶然一次,我到窗口浇花,抬头间,一眼撞见肖楠裸露的上身,蓦然呆掉,手中的洒水壶滴嗒滴嗒……等缓过神来,对面,已然成了静物画,那扇窗,在风中轻轻摇晃。我摸自己的脸,滚烫的厉害!

忙转身逃离,差点与前来水槽洗苹果的英姿撞了个满怀。

再遇见肖楠时,心里就多了些心思,但当着他与这个世界的面,我总能把自己成功伪装成一只与爱情绝缘的龟。

然而有一天英姿突然对我说:“喜欢就让他知道。”

我愕然。

4

夏天来了,当太阳花在窗前灿烂绽放,肖楠邀请我去他家玩。

我内心兴奋得如小鹿乱撞,想要冲破那层窗户纸,蓦地一双手伸向我,从一个黑洞里,它将我抓回原点,倏然间,我变又回了那只缩着脖子的乌龟。

我求英姿和我一起去,她推托了。英姿习惯固守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在我没来之前,她就独自生活在这座屋子里。

最终,我一个人惴惴不安地走进了肖楠的家。

大厅很开阔,东西一目了然,倒是很干净,正如他的气质。

走进卧室,我呆了。

床,特别大。

“你不觉的大床让人踏实吗?”英姿的话蓦地在我耳畔响起。

恍惚间,一座颇为壮观的书架抢走了我的目光。

“你喜欢读书?”我的情绪瞬间被点燃。

“是不是不像一个喜欢读书的人?”

“不太像。”

“哈哈哈……”肖楠第一次笑的这般肆意,转而低吟,“孤独的人不读书,该怎么活?”这句话如幽灵钻进了我的心。蓦然回首,我看肖楠的眼神变得明亮、坚定而温暖。

肖楠做了一桌子菜。我夹起“炖三鲜”里一块茄子,焦嫩的皮,肥颤颤的肉,还有那饱满到欲滴的汁液,想象口感一定酥软到爆,赶紧送入口,一瞬,我仿佛尝到了生活的原汁原味。

肖楠的南瓜粥,熬得真叫一绝,一瓷勺入口,满足味蕾的是无法用言语说清的细腻和刹那间的感动。

“你经常做饭?”我问。

“每天都要做一顿。来,多吃鱼。”肖楠夹了一块又肥又嫩的鱼肉送进我碗里。

吃着肖楠夹给我的鱼肉,我的泪腺霎时涌动在喉间,久久压抑着,真想给那个情感敏感又脆弱的自己一巴掌。

窗外,暴雨如注,雨打梧桐响。

我赶紧低下头,使劲儿往嘴里扒饭。

“我出差几天,不能一起挤公交了。”肖楠望向窗外的暴雨轻声道。

“哦!”我心下震惊,却不敢抬头,怕他看到我眼中的泪。

从肖楠那儿回到家,英姿不在屋。在客厅里,我发现了英姿留给我的纸条,说她要出去几天,让我记得晚上把门锁死了。

站在窗口,望向雨后晴空,红彤彤的火烧云宛若这个时空里的我。

5

英姿回来时,已是秋。

她告诉我,她去了一个神奇的地方。在那里,吃饭、睡觉、闻鸟鸣、听雨声,对树洞说自己的心事,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你自己,却并不是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很好奇。

“一位哲人说过,他人的存在就是我的地狱。但在那个地方,他人的存在却是我的治愈。”英姿的眼里闪着重生的光芒。

“那地方叫什么名字?”

一张名片落在我手心里——“呦呦鹿鸣。”

“有一天你可能会用到。”英姿淡淡地道。

渐渐地,我开始把一些心事说给英姿听,有时英姿也和我分享她的心事。英姿买了两盆绿萝,我买了一大盆万年青,放在了我们的客厅里,霎时客厅不再像当初那么冷清,多少有了点生气。

我们开始在一口锅里做饭。

这时我才知,原来英姿也钟爱南瓜粥。每晚,她必要喝一碗糯糯的南瓜粥,才能安然入睡。

“有点儿像个家了。”英姿露出难得的笑。

“嗯,嗯……”我连连点着头。

秋风吹起时,我邀请肖楠过来玩,他爽快地答应了。我问英姿,她也没反对。

肖楠提着水果来了。我把肖楠介绍给英姿,又把英姿介绍给肖楠,他们彼此笑笑,很是客气。

那天,对于肖楠的到来,英姿虽然没有表露出多少热情,但我能够感觉到,她对肖楠的成见减少了几分。肖楠走时,对我和英姿笑笑:“有时间到我家来玩。”

后来,肖楠成了我们的常客:最初是在客厅里;后来,去我房间;最后在英姿的房间里。

日子久了,肖楠成了我们仨的大厨,在我和英姿的合租房里,他掌勺,我打下手,他能迅速地说出每道调料的准确位置,我默契递上。后来,我买了一本美国人斯瑞.欧文著的《我爱大米》送给肖楠,自此肖楠的厨艺越来越炉火纯青。

“《幸福就是好好吃米饭》,嗯,今晚就写这个小故事。”我嘴里嚼着肖楠做的黑糖姜汁桂圆饭,认真道。

肖楠笑了,脸有些泛红,不经意地扫向英姿。英姿闷头嚼着肖楠蒸的黑糖姜汁桂圆米饭,如同一只沉默的羔羊。

饭菜吃饱了,汤喝足了,心里不免生出几分感动来。游荡了许多地方,还是第一次有居家吃饭的感觉。

肖楠走后,我把这样的感觉说给英姿听,她不置可否,突然抬眼逼视:“改天我也为你精心做几道菜,最后一道菜用眼泪做调料,看你吃不吃!”

我愣在原地。

英姿的态度有点儿反常。但不得不承认,自来到这座城市,第一次,我有了一个能聊心又可同锅吃饭的朋友。第一次,内心欢喜的男生就在身边,春去秋来,等待瓜熟蒂落。

一个夕阳很美的傍晚,我提议三个人一起去野外照几张相,肖楠和英姿都点了头。满眼黄灿灿的一棵银杏树下,我们仨合了影,然后我和肖楠照,英姿和我照。

我是影猫
我是影猫  VIP会员 背对世界,触摸柔软。

那年平安夜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