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豆谈恋爱

2019-08-03 13:03:52作者:莫无音

爱情

1

任苒苒是意外粉上秦嘉勋的,奔着闺蜜的安利去看了当红男明星顾沉南的电视剧,却粉上了男N号秦嘉勋。

一整部电视剧,任苒苒翻出秦嘉勋的CUT,仅仅两集的时间,让任苒苒哭笑不得。好在最近舞蹈队没有演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另一个城市接机秦嘉勋。

任苒苒没有追过星,还是在闺蜜的指导下查到了秦嘉勋的航班号。早上九点的航班,任苒苒愣是在酒店起了个大早,六点就在机场侯着了。

然而……

机场几乎是空无一人,更别说有看到接机的粉丝了,任苒苒有些楞,拿着彩色的应援牌找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也对,微博粉丝67万的爱豆,无人接机再正常不过了。

任苒苒到是没有后悔来接机,只是想到自己起得这么早,真是替自己的智商着急。

也不知道是坐着睡了多久,耳边突然一道车轱辘声响起,猛然一睁开眼,只见眼前一高一矮的身影,拖着行李箱路过。

目测身高185,白色短袖,黑色短裤,头戴一顶渔夫帽,扫过他的左耳,没错了,耳廓一颗黑色的痣显然易见。

“秦嘉勋!”

任苒苒站起来,举着应援牌向他跑了过去。

闻声,秦嘉勋也回了头。

靠近他,没了荧幕上的包装,素颜的秦嘉勋显得特别没有气色,但冷峻的眉目还是让他有了与旁人无法比较的辨识度。

任苒苒跑过去,看着他的俊脸,心竟然砰砰直跳,她好像找回了初恋心动的感觉。

“嘿嘿嘿……”任苒苒捋了捋脸颊上风刮乱的耳发,害羞的发笑,“那个……不好意思哈,我第一次接机没什么经验。”

“噗呲……”

一旁高出任苒苒一个头的秦嘉勋竟然笑出了声,任苒苒更是不好意思了,微微低头,无处安放的手揉了揉后颈。

“咳咳……”旁边身着黑衣的女人是秦嘉勋的助理孙姐,提示性的咳嗽了两声。

秦嘉勋撇了一眼孙姐,忍了又忍的收住了笑,“嗯……今天不知道有粉丝接机,穿得有些随意,不介意吧?”

“哈哈哈不介意不介意,怎么会。”任苒苒没想到他这么亲民,平常大大咧咧天天嚷着撩汉的任苒苒此时居然还没有适应他的交流方式。

“没想到这里的夏天竟有点冷飕飕的,你冷不冷,看你就穿了条裙子。”秦嘉勋竟只是上下扫了一眼任苒苒今天的精心打扮。

任苒苒瘪嘴,“不冷!”

秦嘉勋又被她的小表情逗笑了,临近保姆车他都依然嘴角上扬。

“重庆夏天不冷,你要是来我的城市,我请你吃火锅!”送他上保姆车,任苒苒向他挑了挑眉,玩味道。

秦嘉勋没有搭话,向她摇了摇手,“拜拜,回去注意安全。”

合上车门,秦嘉勋走了。

任苒苒望着车尾,立在原地久久傻笑,回忆刚才偷偷放进他手提外包的联系方式,明明秦嘉勋已经发现了,却没有说什么。看来凭她是舞蹈队的颜值代表,竟是把秦嘉勋拿下了。

2

接下来一个月的等待,任苒苒从一睁眼就盯着手机,愣是一个陌生电话,一条微信好友申请都没有,难道她是会错意了?

大火的电视剧依然还在更新当中,尽管秦嘉勋早早就下线了,任苒苒依然守着时间等更新,就为了能偶尔从其他演员中听到他的名字。

时间就这样耗过去,久了,任苒苒也没了之前的执着,跟着舞蹈队忙里忙外的到处演出到是让她少了想念秦嘉勋的时间。

距离他们见面已经一个半月了,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悄然而至。

下班回家,打开微信,竟然有一条好友申请,有一瞬间任苒苒猜到是他。果然,一同意申请,秦嘉勋的消息就发过来了。

“不是要请我吃火锅吗?今天怎么没来接机?”

这几天太忙,任苒苒竟然忘记了查看他的行程,他这样一提醒,任苒苒才想起来明天上午他们在重庆有路演。

“当然当然,肯定请……”

“今天有事,我忘记了……”

“我我我……”

就这样任苒苒激动到一条完整的消息都打不出来,打完又删,打完又删,总觉得这不妥那不妥,最后还是确定了一个答案。

“你在哪?”

虽然自己的爱豆约了自己吃饭是件无比激动的事情,但是作为恋爱老手,阅男无数的任苒苒来说,应付起来还算可以。

“你好歹也是大明星诶,你就这样来啦?”看着坐在对面的秦嘉勋,没化妆,没戴帽子,没戴口罩,毫无掩饰,任苒苒不禁吐槽起来。

“我只是演员,再说了,谁认识我?”秦嘉勋倒是对自己面前的毛肚很感兴趣,兴致勃勃的夹了一块烫了起来。

而任苒苒却是因为他这句话有些心疼他,十八线不知名的小演员确实是跟常人无恙,就像当初自己坚持自己的舞蹈梦一样。

娱乐圈是条难走的路,他到是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

“你怎么会认识我?”两人聊开了,秦嘉勋问出了这个问题。

任苒苒把浮起来的那颗肉丸子麻溜的夹进了自己的碗中,这才放下筷子,顺手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油。

“你瞧瞧你……”任苒苒又开始吐槽,“哪个爱豆会问自己的粉丝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秦嘉勋觉得好笑,“是啊,但你是我第一个死忠粉。”

任苒苒瘪了瘪嘴,“我就接过一次机,就成死忠粉了?那你可对不起你的那67万粉丝了。”

他又笑了笑,嘴角轻轻上扬,“头上飘着秦嘉勋是你吧?”

“咳咳……”听到秦嘉勋念出了自己的微博昵称,任苒苒差点没把刚送进嘴里的肉丸子吐出来。

“我都知道,我的每一条宣传,你都有转发,我的每一次打榜都有你,而你的微博里是条有九天都是我的宣传……”

“诶诶诶……”任苒苒向秦嘉勋摆了摆手,“这不是粉丝应该做的嘛。”

秦嘉勋听到任苒苒的话突然严肃了起来,嘴角的笑也收了起来,“你知道的,这对于我来说不一样。”

盯着他真挚的眼神,任苒苒心跳加速,红晕一下子窜上了脸。

“咳咳……”任苒苒佯装咳了两声,无处安放的手随意抽了张纸巾在手里把玩着。

“好了我该回酒店了,明天上午还有路演。”秦嘉勋拿着纸巾擦了擦嘴。

“哦哦哦……”任苒苒也反应过来,站了起来“我……我去结账。”

“呐……”秦嘉勋先一步走过餐桌,一手拦在任苒苒面前。

任苒苒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原来是明天路演的门票。当她反应过来时,秦嘉勋已经结账走了。

3

路演场地离家里不远,掐着时间,任苒苒愣是顶着七月艳阳天拖着大大的应援牌赶到了现场。

检票进去,一坐下,她就在舞台旁发现了准备上台的秦嘉勋。

化着妆,发型精致,一套好有质感的黑西装穿在身上,她真不愿意把昨天晚上坐在自己对面毫不顾忌形象的秦嘉勋和此时的他联系在一起。

此刻他就像璀璨的星星,听着主持人的介绍,他信步走上舞台。

演员们都纷纷上台完毕,娱乐圈大家都知道规矩。秦嘉勋就站在十几个人的最旁边,灯光给不到他,镜头给不到他,做完自我介绍就像个路人一样傻愣愣的站在旁边。

台下的任苒苒真是替他打抱不平,又看了看旁边整整齐齐的举着顾沉南的应援牌,只有角落里零散有几个秦嘉勋的牌子,然而台上的秦嘉勋都一一的用自己的方式给他的粉丝们打招呼。

到了任苒苒,便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右边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迷了心智。

“啊……秦嘉勋!”

倏地,任苒苒举着偌大的应援牌,从椅子上站起来高喊秦嘉勋的名字。

此时,台上台下都纷纷向任苒苒投来了目光,一时间,竟没有人去阻止她。

倒是旁边两个顾沉南的粉丝看不下去,也跟着站起来和她对喊。

“顾沉南,顾沉南!”

“秦嘉勋,秦嘉勋!”

虽然他们人多,任苒苒气势上自然不能输。

“秦嘉勋最帅!”

“顾沉南最帅!”

整个观众台都沸腾了,一片绿色海洋的观众纷纷和一个粉色应援牌叫嚣起来。

“那个……保安,保安控制一下!”主持人发话。

任苒苒依然在不停的高喊秦嘉勋的名字,竟不知何时被两个保安架了起来,向外面拖去。

“啊啊啊,你放我下来,秦嘉勋最帅!”

拖到外面,保安还算文明的将她放到地上,警告她不能再进去之后,便离开了。

任苒苒愤恨的望着内场,更是生气,拖着应援牌找个角落蹲下来,这一刻竟觉得委屈,终是包不住眼泪,嗒嗒的掉了下来。

散场的时候任苒苒目光依然在内场,她想找找看秦嘉勋,然而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这一刻她更是觉得委屈,觉得自己刚才那么做太不值得了,她一手拖着应援牌,一手粗鲁的擦泪水,走在了回去的路上。

4

回到家,任苒苒还想给秦嘉勋发信息,谴责他不道德的行为,却发现自己的微博炸开了锅。

上千条上万条的私信,任苒苒大致看了一下,全是顾沉南的粉丝来替他们家爱豆打抱不平了,话也不是那么好听。

再辗转到秦嘉勋的微博,果然每条微博下都是一片骂声,大概就是说秦嘉勋不要脸,买通路上演粉丝,蹭顾沉南的热度。

任苒苒心里一沉,刚还想谴责秦嘉勋,现在看来倒是自己给他惹麻烦了。

心里愧疚不已,翻开秦嘉勋的对话框,任苒苒组织了好久的语言都没有确定到底给他发什么,倒是秦嘉勋,先一步发来了信息。

只有四个字:委屈你了。

任苒苒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刚还止住的泪水,现在又止不住了,她真的从来没想过一个爱豆会如此的温柔体贴。

——

这件事情霸占了微博好几天的热搜,而任苒苒也因此工作演出得到了一些限制,一连好几个月任苒苒都不敢白天出门。

秦嘉勋也一直没有行程,大概也是被这件事给限制了,好在这几个月他们都有联系,知道秦嘉勋安全,不然任苒苒真是要愧疚死。

再次见到他,已经是半年后了。

那天任苒苒到北京演出,好巧不巧,她竟然在观众席看到了秦嘉勋的影子,一路同行的还有孙姐。

演出结束,任苒苒真是激动到毫无顾忌的奔向站在门口等她的秦嘉勋,一个狠狠的拥抱落在了他的身上。

“啊啊啊,秦嘉勋,我终于见到你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