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

2019-08-03 13:03:33作者:公子安澜

世情

1

我叫安然,今年刚二十五岁,父母双亡。独居在三线城市,是一家服装店的销售员,每月靠着全勤奖才能拿到两千五左右工资勉强解决温饱问题的一名普通女性。

和同事相处的还算是愉快,应该说只是表面上的愉快,每当旺季时,才是明争暗斗开始的时候。总因为谁抢了谁谁的顾客,谁谁是今日的销售冠军而争论不休。

“安然,又来买虾饺了?”

“是啊……王婶给我来一份。”虾饺,对,每晚必备的宵夜。不是我有多爱吃,只是因为它便宜,量足正好适合我罢了。

此刻看向温柔和善的王婶,我突然想到如果爸妈还在那该多好啊!现在下班回家应该还能吃到他们做的宵夜吧!此刻压抑的情绪一拥而上,打压着发闷的心脏发出剧烈的疼痛感。

“公司又加班了?你今儿来的有点晚。”

“嗯,今天加班。”接过王婶递来的热饺子,心里一阵暖意袭来,匆忙和她说了声“王婶,您忙着,我走了。”

“唉,好的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好久没人在乎过了,刚刚突然听到王婶话里之间,有意无意的微薄担忧,尽有些慌乱到不知所措起来,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除了杜文辉那个渣男曾经还会假装老实巴交的对我好外,现在已经没人会真正在乎我了吧!

想到此刻糟糕的自己,内心绝望而痛苦。现在已没了吃饺子的念头,内心只想喝酒解解压。

于是我走近一家烧烤店,点了一箱啤酒和烤串,把他们全数灌入胃里,希望以此缓解内心的痛苦,可好像并不是很管用。

“老板娘,再来一瓶白的。”

“姑娘别喝了,快结账回去吧!”酒没上来,老板娘倒是先来敢人走了。

“呵呵,怎……怎么,怕……怕我没钱结账啊!”我一声冷笑看向健壮的大姐,连忙掏出钱包塞给她说:“放心我有钱的,快去拿,我今晚非喝不可,在给我拿些烤串来。”

“姑娘,大姐不是怕你没钱,大姐是怕你喝大了不好,你看看我身后穿墨绿外套的男人,从你来一直跟着你到现在,也不知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还是别喝了赶紧回家吧!”

经大姐的好心提醒,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内心一阵狂喜,难道他回来找我了?眼神慌乱朝她说的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更是失望至极,嘴角扬起一丝苦笑。

“哎,你……嗯,就是你,过来。”我指了指那个一直所谓的,跟着我的男人,示意他坐过来。

我此刻随意打量一番面前这个男子,五官端正、硬朗得很,就是不善于交流罢了,怎么就被老板娘看成是品性不端的坏人了?

“你的鞋去哪了?为什么光着脚不穿鞋?”

男子一脸茫然的看着自个儿的脚,尽思索片刻才回答道:“我没有鞋。”

“你还真是稀奇的很,连骗人的借口都懒得想了,随口一说是吧!”我一脸早已识破他伎俩的表情,把一百塞到他手上,说道:“是不是和家人吵架了,一时冲动离家出走,半路发现身上什么没带,连鞋都忘记穿了。想找人借钱吧又怕别人认为自己是骗子,所以察看一下四周发现我是最和善、最笨最有说服力的,便一直跟着我,想办法搭讪借钱啊?”

“我……”

“行了,是男人就别磨叽,我愿帮你你就拿着,道谢之类的话也省省吧!为人父母平时唠叨几句也是为你好,别一冲动就离家出走,赶快拿钱走人。”我看着如此磨叽、不善言辞的男人,直接替他把话说完,替他速战速决,免了他开尊口。

男子确并未有离开的打算,只是埋头拽着手里的钞票,细细摩挲,端详着。

“怎么不想那么早回去……那吃些东西再走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我看他尽抬头看向自己,四目相对时,我尽被他专注又好看的眉眼吸引得愣神,等反应过来时,连忙尴尬的把烤串推向他面前道:“咳咳咳……吃吃吃,放心吃,不用你付账。”

男子微俯身闻了闻,皱了皱眉,沉声说道:“我不会喝,也不能吃的。”

“呦,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教养不错,从来不吃路边摊啊,随你,你高兴就好!”

“其实我……”

“大哥,我现在心情真的很是糟糕,麻烦你要走走,不走别废话。要想找个人安慰倾诉啥的,麻烦找别人,我只想安静待会儿,成吗?”

那晚说完这句话后,我便在未搭理过这人,以至后来又澄清在自己雾霾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到后来我是什么时候喝醉的,怎么回去的都不记得了。

只知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日晒三竿了,所幸的是不用上班。

“我告诉你们,有些衣服不是谁想穿就能穿的,请记住你们是干什么的,是什么身份,别误以为店是自己家开的,就为所欲为了,知道吗?如果在让我知道,你们就等着扣工资吧!”

我看店长这发火的架势,一阵哆嗦,怎么才隔一天不见脾气就这么暴躁了。连忙像小李询问着,“怎么了这是?”以免触碰到雷区还不知。

“唉,昨天他们上夜班,不知道是谁下班时顺手牵羊顺走了一件外套,穿出去花天酒地之后,第二天又悄悄给模型套上去,以为没人发现,这不……唉,胆子也太大了些。”

“我说怎么今儿火药味这么重呢!”我又看了眼,还在慷慨激昂训话的店长。不经感叹,现在的人真是胆大包天,连这种小便宜都贪上了。

2

晚上下夜班后,我仍然没有想回家的打算,因为那里到处都有杜文辉的影子,在那里待着只有身心疲惫,痛苦又煎熬。

正在我冥思苦想要到哪里打发时间时,“砰”迎面撞上一个人。额头被撞得闷痛,心想,这人胸肌是铁块做的不成?

想是这么想,但我还是立马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咦,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我猛然抬头间,视线撞进那双深沉的眸光里。我猛然一惊,是他天呐,那晚喝酒依稀记得就是在他面前出洋相了,现在怎么还遇到了?我朝他微微一笑道:“好巧,又遇到了。”

男子微微一笑看向我道:“不巧,我在等你。”

“啊,你是来找我还钱是吧?”

我话刚说完,果真对方已经把百元钞票递了过来。我愣了几秒,嘟囔道:“你……你好……”守信,二字还未出口,身边一道人影疾驰略过仿若一阵风,我在看对方手里已是空空如也。

我瞬间神色一慌指着叫唤道:“抓……抓小偷,有人抢劫了。”这时又是一道身影从我身旁一闪而过。

等了片刻,那人再次折返回来时,手里已是拽着百元大钞。

“你尽然从小偷手里把钱拿回来了,有没有受伤?”我看着他担忧问道。

“没事。”他依然淡淡一笑,把钱递了来。

“你鞋怎么又没了?”

“我……我……”

见他支支吾吾的窘样,我们都在彼此面前出过洋相,也算是扯平了,于是我善解人意替他自己答道:“刚刚抓小偷,又把鞋扔了?”

“是……是啊!”男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

我一脸狐疑,视线突然瞟到他手臂上的破口子,关心则乱,想也没想就把手伸了过去道:“你衣服都破了,能没事?”

对方在我快触及到之时,尽然微微侧身,连忙用手捂住破口道:“没事,只是刮了个口子而已。”

我伸过去的手一僵,这才想到俩人好像不是太熟悉,这样做表现的自己有些轻浮。神色甚是尴尬的咧嘴一笑道:“哈哈哈,咳咳咳咳,没事,那我先回……回去了。”

“好。”男子微颔首侧身道。

想想刚刚自己情不自禁的举动,窘得真想此刻就挖个洞钻进去,于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等我发现事情不对劲时,那人已经跟了我两条街道。心想,难道应了那个大姐所说,他真不是个好人?还是说我们家都住在这附近,所以顺路?唉,有空胡思乱想一堆,还不如直接问的好。

于是我专门挑了一个还算人多的街道问问,就算真有事情,兴许还能叫人不是。

此刻看着离我只有不到五米远的男子,小心谨慎问道:“那……那个,你是……是叫楠……楠莫省,是吗?”

“嗯。”对方依然保持微笑答道。

“楠莫省,你家……也住这附近?”

“不是。”

尽然不住附近,那岂不是跟踪?心里是这么想的,没成想自己尽然脱口而出,“你跟着我干嘛?”吓得我立马捂住嘴巴,步伐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我……你……你……”楠末省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我语无伦次道。

“你……你要干嘛?你……你别过来,我……”我看着突然走近的人,恐慌得连忙向后退去“我……你……啊啊啊啊……”

“还好,没踩到碎玻璃。”这人尽轻轻抱住我,清润的声音在我耳侧响起仿若清风,我心脏突然一阵狂跳一时也尽忘了挣扎,就在此刻旋转间我和他已调换了位置。

“我怕你又遇到抢劫的,便一直跟着你。”他放开我拉开些距离解释道。

他尽然是不放心所以跟了我一路,刚刚怕我踩到玻璃屑扎到脚而及时拉住我,我刚刚尽然怀疑他,我真是,真是脑洞开太大了。

“噢……那个,你脚没事吧?”我低下头不敢在直视他,愧疚、自责又担忧问道。

“放心,没事的。”他尽掌心轻轻放在我头顶拍拍,很是善解人意的温和安慰我道。

我尴尬得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掌心,看了看他光着的脚趾,脑海里模糊想到了什么,对他说道:“那个……你在这等等,我一会儿就回来。”

此刻我取出放床底的鞋盒,拿出那双男士皮鞋匆匆跑了出去,等到那看他还是乖乖等在原地,心里又是一阵愧疚和自责。

“你把鞋穿上,看合不合脚。”我走近把鞋子递了过去。

“好。”他欣然接过穿上,走了两步道:“刚好。”

“那穿着吧!这……这鞋送你了。”

“谢谢,它很好。”他如小孩子刚收到礼物般,欣喜的又来回走了几步,转头看向我道。

我又被他这笑容弄得一愣神,挠挠头很是不好意思道:“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好。”

刚走了两步,发现那人好像又跟了上来,这次倒是不恐慌了,我转身看向他道:“你不用送我了,我家离这没几步路了。”

他颔首应道:“好。”

第二日,我去上班人还在店外变听到了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自店里传来,“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出什么事了?”

“安然,这男模型的衣服破了,这次我们俩要赔死了。”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真手臂上的口子还挺大的,不过这衣服……

“肯定是小星他们故意弄破了陷害我们俩的,上次店长骂他俩,他俩怀恨在心就拿我们开刀,我那天尽然没发现被他们算计了,他们的心肠好歹毒。”

“别骂了,你快去仓库找针线来,我看看能不能缝合上。”

“能行吗?”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这衣服是黑色的缝合好不仔细看应该是没人会发现的。”

“好,听你一回。”

所幸此事,最后我和小李还是险险蒙混过关,没人发现。

3

我以为自那天晚上后,我不会在见到楠末省这个人了,不想第三个晚上又遇到他,如那晚一样跟在身后送我回去,这让我感到很是不自在和难为情的很。

我以为这样就算过去了,没成想自那后他每晚都来,就站在我们店的对面,每晚一出店门一抬头就能看到他,微笑着向我招手,风雨无阻,晚晚如此。

心里盘算了下时间,应该有一个月了。于是今夜下班时我又多留了心眼,比以往下班早了十分钟,心想着就让他今夜白等一回,灭了他这贵公子的保护欲不可。

今夜食欲大增的我,来到王婶摊前要了一份虾饺,“王婶,给我来一份虾饺。”

“今晚下班真早。”

“是啊,比以往早了些。”

就在我埋头吃的倍香时,突然有人问道:“好吃吗?”

“那是当然,我……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此刻我看向坐在对面的末省,无比震惊得整个人差点向后倒去。

公子安澜
公子安澜  VIP会员 坚持就是胜利

守护者

劫生劫之天君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