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空气净化器的雾霾小姐

2019-08-03 13:02:49作者:江晚禾

爱情

深秋渐至,北京的雾霾如约而来。

带着让人熟悉的配方和味道,呼啸弥漫,愈演愈烈,致死不休。

据说雾霾净化塔已经开始试运行。

据说通风廊道已经在规划建设中。

据说五至十年之后肺癌发病率会喷井爆发。

据说北方人的平均寿命将比南方人缩短5.5年。

据说今年的双十一,将迎来空气净化器的抢购热潮。

据说……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阿May.

因为她十六岁时爱上的美术老师曾说过,她的肤色,像是五月里等待成熟的麦子。

她为这句形容着了迷,更确切地说,是为他的笑容着了迷。

趁着一个午后,逃课跑到麦田去确认。

那些麦穗,暖黄色当中带一丝青嫩,因为渴望饱满,所以拼命生长,只待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破壳而出,换得一身晶莹。

她很满意,于是在英文课上高声回答老师的问题:

“What’syourname?”

“MynameisMay.”

五月的阳光透过教室的窗棂,落在她小巧的鼻子上。

英语老师人美且善良,微笑着说:“Great.It'sanicename.”

所以,当知道英语老师要和美术老师举行婚礼时,她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

她只是逃掉了英语晚自习,跑到黑漆漆的麦田里,对着被收割了的麦子,发了好久的呆。

然而阿May的前前男友却觉得她的名字很俗气。

他说一叫她阿May,就想到丰乳肥臀的张惠妹,还不如叫阿霾亲切些。

那时PM2.5的概念刚刚被大家熟悉,阿May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可她喜欢她的前前男友。

阿May就这样变成了霾小姐。

这让他前前男友更加顺理成章地对她感到厌烦和窒息。

于是在他拿了她的钱消失得毫无征兆时,她觉得,他应该是去了南方的烈日蓝天下自由呼吸。

他的离开,给了她从头再来的机会。

但她不能也不想再变回阿May了。

就像她不能也不想戒掉手中的万宝路,不能也不想回到傻傻的十六岁。

就这样,她开始安心地做Miss霾。

并在每个雾霾的夜里,望着窗外模糊的点点霓虹,光着脚坐在阳台上发呆。

二十九岁生日的前一天,霾小姐跟阿琼在酒吧喝满了一桌的空瓶。

可惜纵使头疼欲裂,她还是没能将自己灌醉。

阿琼的英文名字叫June,是霾小姐来北京打拼多年,剩下的最重要的闺蜜。

初相识时,她俩豪言壮语:就冲着两人的英文名,也必须在北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大踏步向前走,不活得人五人六决不罢休。

然而却没人告诉过她们,人五人六的背后要面对那么多蝇营狗苟。

“生活真是太孙子了。”霾小姐一口气干掉一杯伏特加。

她现在本应该跟前男友一起准备庆生的。

谁能想到就因为出差提前一天回来,刚好捉奸在床呢?

而阿琼,本应该跟她心爱的男人一起去看话剧的。

谁能想到他老婆一个电话打过来,他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就开车回家了呢?

她俩一杯又一杯,高声叫骂后抱头痛哭。

阿琼安慰霾小姐:那对狗男女就TM是人渣和贱妇!出轨男就该去死!第三者也该去死!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吧……

霾小姐也安慰阿琼:他老婆就是一心机婊!她懂什么叫真爱吗?她根本不懂!她不配!她就是一大傻逼!我就是一大傻逼啊……

从酒吧里哭到酒吧外。

抬头一看天儿,霾小姐立刻捂住了阿琼的嘴。

“别哭了!你看这天儿霾的,全吸肺里去了。”

阿琼泪眼迷蒙,听话地点了点头,从脖子上扯下围巾把霾小姐围了个严实。

“挡着点头发,你这刚染完,沾灰。”

两人互相搀扶着,在一片白茫茫中踉跄前行。

动作之僵硬,步伐之不稳,怎么看怎么像是两个丧尸。

最后实在走不动了,两人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始数星星。

数着数着发现不对,这么霾的天,怎么可能有星星。

她们数的,是别人家亮着灯的窗户。

阿琼眼泪再次翻涌。

她说,阿霾,你说北京城里这么多家,为什么没有一个是我的?

不行我又要哭了,这离我爱的男人他家小区,就两条街。

霾小姐揉了揉眼睛,把围巾分给阿琼一半。

她说,你别哭,想要家不就分分钟的事。全中国好几亿单身男青年呢。

你看那边烤串那个,是不是挺好?

那边遛狗那个,是不是也挺好?

还有那个,跑步那个……

嗯……跑步那个不行,这天还跑步,绝对脑子有问题……

阿琼吸了吸鼻子:我觉得跑步那个挺好。长得好。阿霾,反正你失恋了,去要个电话号码吧。

霾小姐眯起眼睛,拼命聚焦。

隔着那么大的雾霾,她竟然看清了跑步男的眉眼。

像谁呢?

是了,像五月里等待成熟的麦子。

暖黄色当中带一丝青嫩。

如果此时有阳光照耀,他必定闪闪发光。

失效了一个晚上的酒精在这一刻统统上头。

她望着脖子上长长的围巾,感觉自己像是红岩里的江姐,充满革命力量。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对狗男女身下自己新换的床单。

她摇摇晃晃向着跑步男跑去,开口第一句话是:我口罩找不到了。你电话借我打一下。

一个月后,跑步男约她吃饭。

在那之前,她们每天晚上会发信息说晚安。

跑步男叫阿净,小她五岁,医科大研究生在读。

一开始,霾小姐还真没想跟他有什么。只是觉得随手调戏单纯小鲜肉可以让她的人生没那么无聊。

但在她对着镜子试了四套衣服,也挑不出到底穿什么的时候,阿净突然发来了一张照片。

是他看的日剧截图。

一个梳着高高马尾的女生,趴在窗前发呆。

他说,像你。

就在那个瞬间,霾小姐突然觉得:可以,现在的孩子很会撩。

也许,也许缘分真的可以靠争取。

于是她扎起了久违的马尾,用白皮鞋代替了她那双能闪死人的长靴。

那时,她酒红色的头发已经有些许褪色。她望着镜子良久,不禁轻轻叹息。

唉,不该染的,这颜色,显老了。

那天晚上,他们约会到凌晨。

阿净因为霾小姐偷偷先把单买了,所以特别过意不去,执意要再请她吃夜宵。

而霾小姐买单的本意是觉得他还在念书,应该没什么钱。

不过,他执拗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可爱。

于是提议说,别吃了,不如去喝一杯吧。

爵士音乐千回百转,万物生长摇曳生姿。

她指着琳琅满目的酒水,问他每款的名字。

他浅浅一笑,说我平时不怎么喝酒。

看出她要嘲笑,他又说,但我能听得出现在唱的是什么歌。

霾小姐眉毛一挑,跑到乐队跟前询问。

黑人主唱在听到她报出歌名的瞬间心花怒放,竖起大拇指频频点头。

她回望举杯冲她致意的大男孩,心想,你TM可别笑了。你再笑姐姐我的雌性激素就该爆表了。

猜歌名猜酒水的游戏让两人乐此不疲,直到凌晨四点,霾小姐借着微醺,靠在他的肩膀。

江晚禾
江晚禾  VIP会员 故事是人情世故,故事是家长里短,故事是脑壳与脑壳的碰撞,但,故事,不是事故。

爱上空气净化器的雾霾小姐

流浪的机器人:活腻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