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下的老屋

2019-08-03 09:02:40作者:蓝仙儿

灵异

1

2013年,我的外婆因病去世了。我从苏州启程回老家,到外婆家的老屋收拾外婆的遗物,也算是缅怀。

母亲听闻消息,一大早就在村口的老槐树下等我。

这个村庄叫三槐村,这是一个宁静、民风淳朴的小村庄,村里有三棵非常古老的槐树,每一棵都有三四个大人合抱那么粗,据说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三槐村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一棵在村口,树下有一座古墓据说里面埋着的是一个古代的大人物,还摆着两座石狮子。树上绑了许多红绳,很多人在这里烧香也是村庄的标志性活动。一棵在村子里唯一的一口池塘边上,还有一棵就在外婆家老屋子的后院里。

不过这个后院连同老屋一起被锁了起来,从我记事起,外婆从来不让我靠近这个老屋。

“母亲,我回家了。”我流着泪说道。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能赶上见外婆的最后一面,这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回来就好,你外婆不会怪你的。乖孩子,咱们回家。”母亲拉着我的手,不停地抹眼泪。

我又回到了外婆家的老房子,这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四合院,外婆离世后,后院里锈迹斑斑的门锁被我的小舅舅劈开了。

外婆在世的时候一直锁着门,小舅舅总是郁闷,好好的房子也没漏水偏偏锁上了,堆满杂物不给住人,一家几口就挤在前院的几间破旧的矮房子里。

现在外婆不在了,他迫不及待地劈开了锁,打算过几日联系挖掘机把老房子推平,盖上一座小洋楼。母亲阻止多次他也没听进去。

小时候的我十分顽皮,还和村里的小伙伴偷偷爬进老屋的后院里,在老槐树下玩了许久。结果当天晚上我和小伙伴们无一例外都发烧了。

外婆问我,是不是去了老屋的后院。我虚弱地点点头。后来外婆就拿着钥匙打开了后院的锁,对着院子里的树破口大骂,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慈祥的外婆居然还会骂人,而且骂得非常难听。

再后来我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烧就莫名其妙地退了。外婆严肃地告诉我,下次再也不许去后院了。那就是我对老槐树的全部印象了。

时隔多年,我又一次见到了老屋后面的槐树,屹立了百年依然枝繁叶茂。按照常理,百年的参天古树,通常生长会非常缓慢,而眼前的这棵古树居然比我上次来的时候又粗壮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2

母亲说今天先住一日,收拾一些东西,明日再去给外婆上坟烧点纸,后日她再随我一起回苏州。

老屋常年密不透风,很是阴暗潮湿,角落里落满了灰尘,唯一令我奇怪的是,虽然很多灰尘,可是这个房子里居然没有一张蜘蛛网。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斑驳的墙上还贴着几张毛主席的画像,桌几上摆放着几个破旧的搪瓷杯,房梁上还挂着几个没用的破箩筐,已经破得没法用了,可是外婆十分节俭依然舍不得丢。

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八十年代的外婆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

我打开一个早已经掉漆的朱红色的古老柜子,从里面掉出来一个藤球,藤球弹了几下,咕噜咕噜地滚了一圈,最后停在母亲的脚边。

“这个是我小时候的玩具,还是你外婆亲手做的呢。”母亲一怔,脸上难得浮现一丝笑容。

我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香炉,里面还有半柱没烧完的香灰。

“这是什么?”我好奇地问。记忆里,外婆从不是烧香拜佛的人,家里也没人烧香,而这里居然有个香炉,这引起了我的好奇。

母亲脸上的笑容一滞,她推开一扇窗,外面的阳光渗透进来,阳光中可以看到灰尘上下飞舞。

母亲给我讲了一个尘封已久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

我外婆的勤劳能干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后来她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的外公,再后来就有了我的母亲。

本来和谐美好的生活,在我母亲八岁那年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外公外婆用一辈子的积蓄买了一块地皮,盖起了新房子,大槐树就在后院里。

房子上梁之日,有个村里的老先生来吃酒,喝多了点,说道,槐树,木鬼也,恐怕不是什么好兆头噢。

哪有人新做的房子说这种话呢,大家就打哈哈过去了,老先生也没在说什么。

3

新房子做好了,外公外婆住了右边的一间房子,中间是一个堂屋,母亲住在左边的一间房子里。院子里还养了一些鸡鸭平时关在笼子里。

怪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最开始的时候只是鸡鸭莫名其妙地半夜三更扑棱着翅膀,像是受到很大的惊吓,一地的鸡毛。

后来事情越发严重起来,鸡鸭身上多了许多伤口,甚至死了两只。

再到后来,外婆半夜起来喝水,看到堂屋里一道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就像是一只白色塑料袋。

那时候屋子里还没有电灯,只有朗朗的月光,因为是后院,为了通风凉快,大门也是没有锁的。

对着月光,外婆仔细看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这个白色的塑料袋越发清晰,塑料袋慢慢地停下,上面是黑色的长发,头发下面覆盖着一张肿胀发白的死人脸,是一个女人。

“她”目光冷冷地看着我的外婆。

我外婆年轻的时候胆子很大,那个年代的人,对这些东西好像都有些见怪不怪了。

外婆控制住自己害怕的情绪,对着“她”破口大骂,“我管你什么鬼东西,赶紧走,不然我就找道士收了你!”

说着就去摸门口放着的扫把头,做势准备挥过去。

回头的时候,白色塑料袋已经不见了,只听见一声轻微的怪笑声。

外婆也没顾得上喝水,在堂屋里点了一盏煤油灯一夜到天亮。

自从这次开始,“她”经常出现,越发肆无忌惮。有时候白色塑料袋绕着大槐树一圈一圈地飞,有时候,会落在鸡鸭笼子上面,隐隐约约地看不真切。

还有时候会托梦给我外婆,她说,她的坟墓就在房子地基下,快点把房子拆了,或者搬走,不然就要我外婆好看。

房子是我外婆一辈子的积蓄,哪有那么容易拆了呢?外婆被鬼压床了,女人掐着她的脖子,身体压在她的腿上,外婆怎么也挣扎不开。

后来外婆的一条腿落下了毛病,会莫名其妙地痉挛抽搐,去了许多医院都查不出毛病。

外婆曾经和我睡一起的时候,还痉挛踢过我呢,她说过,这是被鬼压的。

真正让我外婆决定搬离这个老屋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母亲。

母亲也见到过那些奇怪的东西,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总是往地下掉,不仅仅是掉下来,更是被拽进了床缝隙里,好像是床底下有个人在抢被子一样。

这张床我也睡过,床下面有一个踏板,用来垫脚的,总之这个缝隙非常非常小,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钻进去,即使是小孩子也不行。

母亲说,那是一个小孩子,她总是邀请她一起玩。

母亲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子又掉下来了,任凭她怎么也拽不动,她睁眼就看到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孩子趴在床头,是个女孩。她对母亲说,我们一起玩吧,我想和你玩。

母亲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走进了后院里。小女孩在玩藤球,就是外婆做的那只。

后来她们越走越远,到了村里唯一的一口小池塘边上。

后来发生了什么,母亲就不太记得了。只知道第二天外婆在池塘边上发现她的。她离池塘很近,只要翻个身就会掉下去。

外婆不得已找了当初那个老先生帮忙看一下老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老先生让外婆在堂屋里弄了个香炉烧了三炷香。屋里明明没有风,可是香烟却自己飘到了一处墙角。

老先生说,这下面是个坟,上面做了房子住了人她在下面压的难受,想要解决,只有拆房子,或者搬走。鬼和人是不能住一起的。

外婆害怕母亲在出点什么事,最后烧了几柱香,只堆放了一些杂物,用一把大铜锁把老屋和后院的大槐树一起锁上了。在前院的位置做了几间矮房,一直住到了现在。

4

我安静地听完了这个故事。

“你们不害怕吗?”我问道。

“害怕有什么用?房子是真金白银做的,不是出了这种事谁愿意这样呢。只能怪命不好,刚好选到了这个地方。”

我哑然无言,这件事没有什么谁对谁错,只是命运如此。

或许是因为我听故事太入迷,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孤零零地站在后院里,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不仔细看,真的像是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围着大槐树不停地转圈圈。它飞的很有规律,像是树上挂了一根绳子,不停地荡啊荡……

我又梦见自己飞了起来,轻轻一跃,就飞到了大槐树顶上,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村庄的景色。

宁静的村庄沉浸在月色里,寒冷、孤寂,像潮水一般涌来。当我醒来的时候,不知不觉竟然泪流满面。

第二日,我去给已经逝去的外公和外婆坟前烧了许多纸钱。

以前我不信这些事情,可是现在我开始动摇了。

也许他们真的在地下住着,也能看到我们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能和活人交流也挺好的,就像他们还在我身边一样。

烧完了纸,我又在村庄了里转了几圈,特意去看看另外两棵大槐树。

刚好遇上来烧香祈福的老人家。我和老人家多方打听了一些关于这三棵槐树的来历。老人家是认识我外婆的,于是直言不讳,告诉我关于这槐树的传闻。

这三棵槐树是有年头的了,据说村口的这棵树下埋着的是一个古代的大人,进京赶考,中了个探花,后来做了个官老爷,也算是受人敬仰。

官老爷有个原配夫人,陪着他吃过不少苦,后来因为她生了个女儿,官老爷就想纳个妾,好传宗接代。

原配夫人也是个火爆的脾气,说什么也不同意,后来一时想不开竟然拉着七八岁的女儿上吊了,吊死在一棵槐树下。

后来大人死后,也埋在一棵槐树下。别人为了纪念他,就在这里立了碑。

我抚摸着槐树,久久不语。

尾声

第三天我和母亲回到了苏州。没几日,母亲接到我小舅舅的电话,抱怨他挖老房子地基的时候,挖到一口棺材,很是晦气。原来老房子一直是建在坟头上的。

母亲让他把坟填回去,找个和尚道士超度一番,又另外选择了一处新的地皮建房子。

后来我又抽空回过几次三槐村,槐树下的老屋只剩下断垣残壁,连同老屋的故事被风雨洗礼,岁月掩埋。

至今,我还记得哪个梦,哪个在槐树下转圈的白色影子。

每次想起来都头皮发麻,一种恐惧感紧紧围绕着我,让我难以分清,这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作者的话:这是一个由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境内。

故事中的老屋和女鬼是真实存在的,是我外婆的故事,由我母亲口述的。不过这个老屋在出事之后就被拆掉了,我无缘得见。

故事中和我母亲抢被子的小鬼也是真实存在,不过不是女孩,是我母亲的一个发小,被淹死了。

古大人之墓真实存在,就在我外婆家门口。我小时候经常去玩,墓上面长了一颗古树,很粗,不过不是槐树。下面有两个石狮子,村里人都说是长出来的,我觉得是以讹传讹,狮子有人工雕刻的痕迹。不过很多人在树下烧香是真的。

蓝仙儿
蓝仙儿  VIP会员 一位兴趣使然的秃头写手。 喜欢写古风,不疯不魔不成活。 脑洞很多,作品很少,我瞎写,你就瞎信。

哑妃倾城

椿

槐树下的老屋

晚来天欲雪

叶蓁蓁今天闯祸被人打死了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