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

2019-07-31 17:04:30作者:君森

古风

只可惜,她到死都不知道,他是那么爱她。

楔子

正月初一,下起了今年最大的雪,整座城都处在白茫茫之中,让人找不着方向。

茯苓往炉中又添一些碳,她转过头来对我说:“姑娘,今年的冬天好冷啊。”

我端起桌上的热茶小抿了一口,“是啊。”我望向窗外满天飞扬的雪花对茯苓说道:“有贵人来了。”话才说完,小云便急冲冲的跑进了屋。

“姑娘,殿下在亭子里等你。”

我笑了笑,拿起一旁的纸油伞向外走去。地面上已经铺满了厚厚的雪,脚踩在上面咔嚓咔嚓地响,远远地我便看见站在亭子里北凛国的王,一身白衣,甚至连头发都是白的,像是与这雪融为了一体,他也不过三十多岁。

我走到他面前,对他行了个礼,“殿下。”

他循声回过头来望着我,“浮君姑娘过来坐吧。”

我走过去坐下,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我疑惑,他明明是将死之人,却有一丝深深的执念支撑着他。

他像是察觉到我的目光,笑着开了口:“浮君姑娘,这是看我没多少时日了吧!”我正要开口,他又说道:“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在我死之前,我想再见见她。”

“陛下想见谁?”

“小九。”

“可是南暻国的小九公主,也是被殿下打入冷宫的王后?”

“正是。”

“请殿下给我一样王后的贴身之物。”

我看见他拿出一根红木簪子,我接过闭着眼感受小九的气息。往事一幕幕的呈现出来。

(一)

南暻国和北凛国从来战火不断,黎民百姓受尽苦难,直到南暻国公主嫁到北凛国,战火才得以平息。

“你们快看,和亲队伍来了。”

“这好大的阵仗啊!”

“那可不,这可是南暻国的小九公主,也是咱们北凛国的王后,这阵仗能不大吗!”

“听说这小九公主倾国倾城,是南暻国的第一美人,但也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还好男色…”

整条街都堆满了看热闹的人,到处都议论纷纷,和亲队伍很快就到了王宫里。

小九下了轿,她看见站了许多人,见她一下轿,通通的行了礼。

人群中走出一位英俊的男子,他走到小九面前:“臣弟连羽,见过王嫂,王兄忙于朝中事物,无法前来,特命臣弟来接王嫂。”

小九刚要开口,身边的青荷却先开了口:“再忙于朝中事物,和亲公主也不能来接吗?你们北凛国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南暻国放在眼里。”

“青荷,不得无礼,那就请王爷带路吧。”小九淡淡地开口。

连羽望了小九一眼,感觉她和传闻中不一样,具体什么不一样,连羽不知道。

“王嫂请。”

连羽将小九带到雨凌宫外,小九抬头望了一眼,正望得出神,连羽的声音响起:“王嫂颠簸劳累,早些休息吧,臣弟就先告退了。”

“有劳王爷了。”

小九进了屋,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所布置的,素雅又不失辉煌。

外边的天空中飞过一群鸟,小九看着鸟心想“这地方将是囚禁我一生的牢笼,若用我的自由换来百姓安宁乐业,永无战火,我甘愿”。

她独自在屋时,拿出了一根红木簪子摸了摸“小哥哥”。

月凉如水,残月似钩,烛焰在清风中曼舞,素雅的屋子里此时寂寞得有些残忍。

小九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烛火出神,忽然间她听到“咔嚓”一声,门被人推开了,从外进来一个人,他背对着光,小九看不清是谁,他走到小九面前,替她掖了掖被角。

“这边比不上南方暖,公主可要注意身子。”

小九一惊“这声音好熟悉”,可随即反应过来,一个大男人敢半夜闯进皇后的闺房,除了北凛国的王,还能有谁。

“谢殿下关心。”

“公主赶路劳累,册封典礼在七日之后举行,这几日公主就好生休息吧。”连玄侧了个身。

小九通过烛火看清了他的脸,轮廓削瘦,眉目狭长,小九心里一惊“好像小哥哥”。

连玄察觉到她的目光,又想起关于她的传闻,便开口:“公主名声在外,我亦有听闻,还望公主日后多加注意。”

小九垂下了眼眸,明白了他的话,不就是说她好男色吗,轻声笑道:“殿下多虑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连玄眯着眼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便大步流星的离去了。

小九目送着他离去,没过多久她便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十年前的冬天,她与自己的哥哥们出宫游玩,可她却不小心迷了路,摔下了山坡将自己的脚摔伤了,被路过的一位小哥哥所救,他将她带到了一个小木屋里疗伤,在哪里一待就是半年。

那半年里他教她下棋、做糕点、弹琴,那是她最快乐的一个月。后来,她被侍卫找到带回宫去了,她告诉他,她会回来找他的,还会嫁给他的。只是,当她再回去小木屋时,人已经不见了。

(二)

小九在屋里待了几天,她每天都数着离册封典礼还剩多久,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这几天她没见着连玄,倒是连羽常来。

“有一个人应请赴宴,主人斟酒时,每次只斟半杯,那人便对主人说,府上的锯子借我一用,主人问道,借来何用?客人指着酒杯说,这酒杯上半截既然盛不得酒,就该锯去,留来有什么用。”

小九听完便轻声地笑了,:“二弟从哪儿听说的这些,倒有趣得很。”

“我也不过是从下人口中听说的,想着王嫂无聊便讲给王嫂听。”

小九垂着头倒了杯茶,她抬眸时却看见了门外的连玄,他的肩上头上堆起一些雪花。

小九愣了愣“他来多久了”,小九还没有缓过神来,连玄便朝他们走过来。

小九和连羽起身,对他行礼。

“拜见殿下。”

“免礼。”连玄看了看小九,他发现他一进来她脸上便没了表情,和连羽在一起笑得那么开心,见到他就那么不开心吗?

他又看了一眼连羽:“二弟倒是清闲得很。”

连羽笑了笑:“王兄,那臣弟就先退下了。”

“嗯。”

连羽走后,就剩小九和连玄,两人之间却相顾无言,小九觉得有些不自在先开了口:“殿下来这有事吗?”

连玄走到一旁坐下,端起茶小抿了一口:“后天就是册封典礼了,孤来这儿给你送些东西。”

他身边的宫女将一个盒子递给小九,小九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成亲时穿得红嫁衣。

“谢殿下。”

“对了,二弟还小,还望公主手下留情。”

小九抬起头望着他那深邃的眼睛,半响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她笑了笑:“殿下放心,我定不会丢了殿下的脸。”

连玄起身走到小九面前,修长的手捏住她的下巴:“那就好。”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小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

册封典礼那日很快就来了,整个皇宫都热热闹闹的,宫人们都换上了红色的衣服,走到哪里都是喜庆的样子。

小九坐在梳妆台面前,她穿着红嫁衣,衬得她皮肤雪白,青荷拿着木梳梳她的头发,青丝穿过木梳,青荷替她插上簪子:“公主,你真美。”

小九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轻轻地一笑“不美的话,怎么可能会成为和亲公主”。

“王后娘娘,殿下在外边等您。”

“走吧。”小九被青荷扶着出去,他看见连玄一身红衣背对着她站着,她走到他面前:“殿下。”

连玄循声回过头看着小九,眼睛一眯嘴角向上轻扬:“公主不愧是南暻国第一美人,孤能娶这样一个美人倒是孤的福气。”

小九闻言,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晕:“殿下,册封典礼快开始了,我们该出发了。”

连玄看了看小九,发现她红着脸低下头,心里竟有些疑惑“是传闻太假,还是她装得太真”。

他们来到大殿里,到处张贴着喜字,果然还是王室的婚事最为豪华隆重,大殿里早就堆满了人,他们见小九和连玄来之后,纷纷夸赞道好一对金童玉女。

“臣等拜见王上,王后。”

“平身。”

之后是各种各样繁琐的礼节,小九做完后累得不行,便找到一个空地坐下休息。

她看着朝中大臣们都端着酒杯一一的向连玄祝贺,连玄难得露出笑容,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小九笑了笑,她终究还是成为了北凛国的王后。

“王后娘娘。”

小九的身后传来一道女声打乱了小九的思绪,她循声回过头,看见了一红衣女子,面貌清秀得很,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了不免觉得怜惜,可小九却看到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着深深的敌意。

“你是?”小九开口,还不待她回答,她身边的青荷却小声开了口。

“娘娘,她就是下人们常说的夕月,殿下最喜欢的女子,平日仗着殿下的喜爱,到处惹事。”

小九一笑,难怪她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敌意。

夕月又开口:“听说王后娘娘擅长骑术,不知可否赏脸与我比一比。”

小九一惊,这明显是找茬的,他们北凛国的人生来就在马背上,她从小生活在南方,又岂会是她的对手,不愧是王上最喜爱的女子,不然谁敢这样对王后。

小九侧过头去看连玄,发现他正端着酒杯在手中晃,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望着这边,小九用力握紧了拳头。

“好。”

北凛国在北方,到处都是大草原,比赛的场所就在大殿外,到处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两人上了马,很快便出发了,小九用力的握着僵绳,夕月就在她的旁边,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小九侧过头去看夕月发现她嘴角挂着得意的笑。

很快,小九的马不受控制开始疯跑,小九控制不了它,她脑海突然浮出夕月的笑“是她搞的鬼”,她紧紧地握住缰绳,可马疯跑得厉害,小九抓不住,眼看就要掉下去,她突然感觉背后有个人紧紧地抱住她的腰,耳边传来连玄的声音。

“抓紧。”

连玄很快就控制了马,他的呼吸打在小九的脸上,她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连玄的声音又响起。

“想不到我的王后竟有如此的胆量。”

小九看着前方没有说话,马在连玄的控制下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们很快回到了大殿外,殿外站着很多人,连玄飞快的下了马,他转身将小九扶下了马。

连玄看着站在一旁的夕月,眯着眼:“孤的王后岂能你们这般对待?”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夕月低着头,手握得紧紧地。

小九在心中叹了口气“果然你不忍罚她”。

君森
君森  VIP会员

小九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