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有关的怒放(上)

2019-07-31 17:03:55作者:罗布哩啾多妮

爱情

1

“下一个!”周一,户籍窗口挤满了大大小小来办理业务的人,偏偏大厅喇叭坏了,叫号全靠一声吼。周小雨趁着交替的几十秒,赶紧拿起水杯喝口水。

“你好,办理什么?”周小雨手里还在整理上一个群众的申报资料,没有抬头看面前坐下的男子。

“身份证丢失。”男子的声音像古希腊太阳神阿波罗弹奏的竖琴一般,周小雨忙碌的手突然停下。周小雨抬起头,面前的这个男子的脸庞曲线像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美少年纳喀索斯一样完美,桃花眼细长,鼻梁高挺,什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温文尔雅,周小雨觉得都不够形容,他似乎一束阳光,穿过了周一层层密布的乌云,精准无误地直击周小雨心脏。

“你好,身份证丢失。”男子挑眉,用手敲了敲柜台,提醒出神的周小雨。

“哦哦,好的。”周小雨慌乱地把鬓间的头发挽到耳后,故意捏着嗓子说话。

“周小雨,冷静!冷静!”周小雨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深呼吸一口,强装镇定地跟面前的这个男人说话。

“这个身份证丢失声明写一下,然后去照个相,户口本也要带来哦。”如果今天有检查组的人巡查,一定会认为周小雨是户籍窗口的模范代表。此刻的周小雨,笑容温婉大方,声音轻柔温和。

“照相?我有纸质相片。”面前的男子从包里掏出相片递给周小雨。

周小雨接过照片。

天呐,证件照都这么帅!

“那个,我们要电子的,你左转去旁边的那个房间,五分钟就好了。我在这里等你哟,竭诚……”没等周小雨说完,男子推了下凳子起身离开了。

此时周小雨才有空细细端详这张照片,白色的底,黑色的衣服,轮廓分明,清冷俊毅,一副非礼勿视,生人勿扰的模样。

“你好,拍好了,应该传过来了,你看看。”五分钟后,男子又再次坐下。

周小雨看着传过来的照片,突然笑了。

“怎么了?”男子意外搭腔。

“你应该笑笑,这样会比较好看!才能不浪费您这样绝世的英俊容貌。”周小雨抬起头,俏皮地眨眨眼。

“路放?”周小雨又笑了。

“是,怎么了?”

“走夜路小心一点。”

“嗯哼?”男子皱眉,显然是不了解周小雨奇怪的笑点。

“因为……‘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啊。”周小雨抬头观察路放的表情,路放这次终于笑了,整张脸都变得活泼起来。

“您要加快吗?加快十个工作日就好了,可以寄给你,不加快的话就三十天来这领。”

“加快。”

“地址是?”

“长春路景盛花园A区6栋。”周小雨飞快地打上。

“好的,请您支付一下。”

“这里支付吗?”路放拿着手机指了指旁边支付宝的小盒子,已经准备支付。

周小雨突然用手遮住小盒子,转了一圈眼珠,急忙说:“我们这付款机器坏了,待会我帮您支付吧。”

路放思考了一会,也不知道信不信周小雨的鬼画符,但最终还是收回手说:“行,我付给你。你的支付宝码给我一下。”

“可以微信吗?”周小雨充满期待的看着路放。

“对不起,我不可以。”

“好吧,那就支付宝吧。”周小雨略微失望,把支付宝的收款码推给路放,“等等,你就不怕我给你一个病毒的二维码,然后一路顺藤摸瓜掏空你的钱包?”周小雨又迅速把手机收起来。

“那你说怎么办?路放笑了一下,无奈地看着周小雨。

“我的支付宝账户是……,你添加一下!”周小雨又满心欢喜地看着路放,路放无奈,只能添加,“好啦好啦,我通过啦,可以转账啦。”

“好了,你看看。”路放收起手机,“对了,你们这里的民警服务态度都像你一样这么好吗?”

“哈啊?”周小雨抬起头,路放嘴角微微勾起,周小雨心跳就像过山车上坡一样,一路彪高。

路放没说话,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转身离开了。

周小雨怔怔地看着路放的背影,直到消失了才收回视线,目光落到了电脑屏幕上的个人信息:

路放男1989年8月2日……

最重要的是,未婚!

2

晚上躺在床上,周小雨拿着路放上午遗落的那张照片,看得出神,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路放,路放。”周小雨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床上一跃而起,拿起了床头柜的手机。

打开支付宝,点开了今天上午转账的那个灰色头像。

发什么呢,怎样才显得矜持落落大方呢?有了!

“先生,您好,上午忘记跟您说您可以微信搜索治安便民,时刻关注您的身份证到哪里哟!”一键点了发送,周小雨惴惴不安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周小雨,淡定啊,你又不是做亏心事,怎么搞的跟要吃了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呢。

周小雨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不见回复。

“睡了?”周小雨看看时间,“才九点半,不应该啊,我手机坏了?还是我的支付宝太久没更新了?”周小雨重新更新了支付宝,又关机重启,倒腾了半个小时后,还是不见桌面上支付宝图标的左上角有一个红色的小红点。

周小雨不放弃的打开了对话框“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哦,我竭诚为您服务哦!”

“喂,你的支付宝为什么老是震动?”沙发上的红衣女子拿起桌上的手机,拱了拱旁边专心致志打游戏的路放。

“哈啊,不知道,可能是什么还款消息吧。”

“这里显示的是联系人消息。我打开看了?”

“看吧看吧。”

“哈哈哈。”

“怎么了?”正好一局决斗结束,路放扭头拿过自己的手机。

“小雨?是女生吧?路放啊,有情况?”

“没有,就一个办身份证的民警。”路放看了消息快速在屏幕上点击几下,按下了发送,然后将手机放进口袋。

“什么时候办身份证还要加支付宝了?”路可欣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趁路放不注意用手肘扣住他的脖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我就告诉老妈!”

路可欣本来在美国过得逍遥自在,半个月前接到老妈的夺命连环call,催她回国孝敬父母,好让老妈能承欢膝下,尽享天伦之乐。为了逃避在家老妈的唠叨,路可欣一把揽下督促哥哥路放尽快找女朋友的重任,离开老妈跟着路放来到X市。

为了防止路可欣这个大嘴巴到处乱说,路放只能将上午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跟她报告。

“路可欣,警告你啊,不要乱说啊,不然把你赶出去。”路放说完,严肃地瞪了路可欣一眼。

路可欣无奈地撇撇嘴,只能收起八卦的心,暂时安安静静地看电视。

3

“叮咚”周小雨听到手机声音,立刻拿起手机,激动地划开手机屏幕,看到支付宝有一个红色小圆点,周小雨心跳一瞬间加速,颤颤巍巍地点开支付宝。“啊,真的是他!”周小雨兴奋地尖叫,在床上开心地上蹿下跳。

“你们窗口服务态度这么好吗?还有售后服务?”周小雨好不容易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打开了对话框。

“哈哈,他夸我,他夸我,我要说什么呢?说一句谢谢太保守,说我们的售后管您终生太轻浮。”

周小雨思前想后,编辑了一条自认为不错的信息:“谢谢您的夸奖,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宗旨,您的安心就是我们最大的开心哦!”

在洗漱的路放看到手机屏幕亮了,顺手拿起手机,看到消息,路放不禁哑然失笑,没有理会,继续拿起剃须刀刮胡子。

“喂,路放,你笑什么?”路可欣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路放的房间,在路放背后偷袭,“你和那个女生有情况!以我敏锐的八卦嗅觉,你们,有情况!”

“大小姐。”路放看着镜子中的路可欣,挑了挑眉,转过身对她说,“你这种发现事情不一样的敏锐度,确实有我的风范,但是,麻烦你动一下二十五年没有动过的大脑稍微想一想,有情况的两个人,会用支付宝聊天?”

“也对哦。”路可欣收回八卦的眼神,觉得有点挫败,“那你们为什么用支付宝聊天。”

“可能是她的培训过于良好,这是她一贯的服务态度,或者是这几天比较闲,打算对我的身份证负责到底。”路放笑了笑,没有理会路可欣一脸什么鬼的表情。

“他怎么就不回了啊!”周小雨又盯着手机看了半小时,不见一点回复,只得略微遗憾地放下手机,上床睡觉。

“路放,我会对你的身份证顺便也对你负责到底的!”

3

周小雨连着发了一个星期的消息,路放都没再回复,无论是定时问候,还是提醒路放关注自己的身份证,路放都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他一定是把我屏蔽了。”周一早上起床,周小雨闷闷不乐地刷着微博,“不然,再试一次?”周小雨又再次鼓起勇气打开了那个对话框,看着那每天一长串的消息,周小雨又开始气馁。“发还是不发呢?算了,自己的独角戏,跪着也要演完!”

“路先生,您的身份证收到了吗?我估计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收到了。怎么了?要我给你五星好评说宝贝不错吗?”

哇,他回了,他回了,时隔一个星期,他又回了!还这么幽默,他简直太帅了!周小雨收到消息,兴奋地拿着手机满屋子乱跑。

“不用不用。你的开心就是我前进的动力!”

路放看到消息嘴角微微上扬,收起手机,推开门进了办公室。

“林局,我来报到了。”

“小路,来了啊,坐。”坐在办公室中间的男人放下眼镜,指了指办公桌前的凳子,示意路放坐下,“小路,你初到刑侦大队,情况你应该有所了解。”

“嗯,廖姐走后,我们不但少了一个大骨干,大队也变成了一座和尚庙。”

“哈哈,所以我们打算给你调一个女生,刑侦大队没有女生确实不行,你有人选吗?”

“这种事上级决定就好了,我也刚来,不了解。”路放低头,突然看到桌上的户籍人口文件,想起了些什么,“林局,周小雨是警校毕业的吗?”路放指了指文件上的撰写人名字。

“嗯?周小雨?”林局戴上眼镜,拿起桌上的文件,看着那个名字思索了一会,“这个女生我有印象,毕业后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市局的,而且,她好像是侦查专业的,你的同系师妹。”

“侦查专业的为什么去了户籍窗口?”

“女生嘛,上一线的很少,基本都是搞搞后勤,在户籍窗口或写文件。”

“那不是太屈才了。”

“说实话,是有一点。怎么,你想要?”林局的口气突然揶揄,“小雨是个挺漂亮的姑娘,还单身,我猜你不单是因为她优秀所以想要这个人吧。”

“哪有,我不了解情况。”路放被林局打趣的有点不好意思。

“行,这件事我去和江所长说,帮你要这个人。”林局似乎是一口咬定周小雨和路放有关系,铁了心决定做个牵线的红人,“小路啊,有喜事记得请我。”

“不是,林局,真没……”

“别说了,年轻人事我懂。”林局一口打断,路放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4

“什么?”

“嘘……安静点,安静点!”江所长被周小雨这一吼吓得不浅。

“江所,这怎么回事,我在户籍窗口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把我调去刑侦。”说实话,周小雨虽然优秀,却是个知足常乐没有上进心的人,当时把她从刑侦调去户籍的时候,她表面遗憾,内心却高兴的不知放了多少个烟花,谁不知道,窗口民警不需要值班,节假日正常,这么些年过去了,怎么又突然要调回去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