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王子,我的守卫

2019-07-31 15:04:19作者:fff小胖

青春

盛夏的酷热下,复读班里的他正在奋笔疾书,突然碰到了黄粱一梦这个成语,他停下了笔,许久后却无法再落下笔,因为那上面的一页页他再也看不到题目,而是她的脸……

说实话,石磊一开始对江一梦这个同桌是没有多少感觉的。不过刚进高一就被分在一起,总是要聊天的,不然一个人未免太孤单了。江一梦是那种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女生,你说了令她开心的话,她会马上开心的笑。她笑时,脸上的两个小酒窝就立马显现出来。令她不高兴时,她会以一种上升的语调说“好呀”,然后嘟起嘴来,眼睛也瞪得大大的,然后盯着你,虽是在生气,却显得极为可爱。

很快的,几个月过去了,江一梦很快跟不少男生都熟络了起来,颇受男生喜欢。但最熟的却还是石磊,毕竟是同桌,石磊有时候在打瞌睡,在老师来的时候,江一梦就赶紧把他叫醒。下课时,石磊也帮江一梦把她的水杯带过去打水。有时候上课,这两人就会写写小纸条。一开始下课的时候,石磊总喜欢跟人疯疯打打。但江一梦从小学小提琴,自幼便养成了一股恬淡的性子,不喜欢这种疯疯打打。特别是有时候他们打闹还会伴随着大叫,让低头看书的江一梦不由得颇为不喜。柳叶似的眉会不自觉的皱起,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始作俑者,看清楚后,便又低头看自己的书。有一次石磊正好看见了江一梦的眼睛,手上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悄然从嬉闹的群体中脱身,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课写纸条问起江一梦是不是极为不喜他这样的打闹,江一梦很快便写了个“嗯”,再一字也不肯多写。打那以后,石磊再也没与人打闹。

本以为日子会这么平淡无奇的慢慢的过去,可期中考试来了,所有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石磊尤其紧张。因为他们所在的这所省重点高中,他中考分数本来只够去一所普通二本学校,当初是花钱买进来的。父亲是一个工程师,母亲也是个老师,都是毕业于名校的,对自己这个儿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可生活却总是让人不满意,成绩出来了,石磊倒数第五,江一梦正数第三。父母的指责随之而来,说自己当初花五万元把石磊买进来不是让石磊进来玩的,结果石磊却还在学校不认真读书的云云,大概父母这次特别生气,教训了石磊一个多小时,但训得石磊颇为不平。石磊在学校倒是颇为认真的,考试前那几个星期,几乎没怎么和人说过话,和江一梦之间也只有帮忙打水的“谢谢”与“没事”。

父母训完后,石磊正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突的,手机亮了,江一梦来消息了,说:“是不是以前写纸条影响了你,以后我不再找你写纸条了,对不起。”石磊看到后,先是诧异,后是紧锁的川字眉稍微舒展了些。觉得有些好笑,心想,真是个傻女孩,自己考差跟她有什么关系?而且有时候还是他主动给她写的纸条。他迅速回了句“没事,跟你没有关系呀。”

看到这话,手机另一头的江一梦心里的石头倒是放了下来,她本来就极为替他人着想,出了成绩后,看到闷闷不乐的石磊,她也不敢去找他说话,她怕他怪她影响了自己。江一梦回了一句“那就好,下次加油噢”,然后加上一个可爱的表情。石磊赶紧回了一句“嗯,晚安。”江一梦也回了个“晚安”。江一梦这话发的自然而然,倒是让得石磊突然无限在意起这个同桌,男生一旦开始在意起一个女生,就往往是喜欢的序幕。客观的说,江一梦不算特别漂亮,她的脸稍微大了一点,但搭在脸上的头发却极好的掩饰了这一点。也不算高,与高挑的字眼沾不上边,但也绝对不矮。石磊躺在床上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他的心似乎开始躁动了起来。少年时期的喜欢有时候就是很简单,她突然的回眸一笑,或是她不经意的一瞥,就那么喜欢上了。一个石子一旦投入了湖面,泛起的涟漪就不可能只是一个……

期中考试后,很快换了座位。石磊和一个男生同桌,而江一梦和另外一个男生同桌。江一梦倒是很快和新同桌弄熟了,也会写写纸条。但石磊却发现自己有一种可怕的习惯,他习惯于下课帮江一梦打杯水,然后听她用一种极为轻柔的语调“谢谢”,也习惯于在上课感到无聊时,与江一梦谈天谈地,但现在却什么也干不了。怎么办,特意跑到她那帮她打水?正是躁动的高一,教室里男女稍微亲密点,便被传的热恋许久,他知道曾经写纸条时,她说她讨厌被传这些,感觉挺无趣的,也挺令人尴尬的。

他突然想起了,她说过,她觉得有的男生打篮球很帅。于是,上体育课,一贯去踢足球的他跑去打篮球了,他曾经对篮球一窍不通。在江一梦往这边看来时,可能由于他刚开始打篮球,投了几次,都不中。余光扫去,江一梦的脸上从一开始发现新大陆的惊讶变成了遗憾。他本想气恼的把球往地上猛砸过去,但想着这样可能会让她对自己印象不好,便只能把球传给别人。那节体育课后,但凡有休息时间,他都跑去打篮球。几个月后,他投篮百发百中。班级间的篮球比赛时,他投篮,其他女生往往都会尖叫,因为石磊本身长得就很刚毅,是一种极为硬朗的脸,再加上百发百中的投篮,可想而知,有多吸引女生。青春期的时候,喜欢很简单,喜欢他仅仅是因为在阳光恰好的时候,他穿了一件你喜欢的白衬衫。可江一梦从未尖叫,看到进球时,她永远都是那副恬淡的笑,但他很满足了。

很快高一就过去了,他和她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流。只不过高一结束,文理分科,他去了理科班,她留在了文科班。过年的时候,他守着零点,在那一刻,精准的在她QQ空间里留了一句新年快乐。然后他就心不在焉的刷着手机,不时的切回QQ界面看是否有那个红色的数字1。一点,两点,三点,他撑不下去了。他沉沉的睡去,这个夜晚,他没那么快乐。第二天早起,他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看到她回复了一句,新年快乐,他激动地从床上弹起来。

高二开学后,他虽然去了理科班,但仍向以前的同学仿若不经意的打探着她的消息。听到她与哪个男生关系亲密时,他就担忧起来,手都下意识的握紧,脸上还是一副旁观者的笑容。听到她受委屈时,他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难以呼吸。几个月后,他忍受不了了,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多少个夜里,他想给她发消息,但总是打好字后又删除。他开始主动找她聊天,当然都是以问题为开头的,然后就开始聊别的,可以说是“问题五分钟,聊天两小时”。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话聊,仿佛有很多的话要跟她说。每次江一梦都是以“我要去洗澡了”,来作为结尾。记得第一次她说“我要去洗澡了”时,石磊赶紧回复“嗯,你去洗吧”,然后脑中盘算着等她洗完后,该跟她聊些什么。他是激动且兴奋的,因为跟江一梦聊了两个小时,说明她对他应该是不反感的。也许对他还有点好感呢?结果从十点等到十二点,眼睁睁看着她的QQ状态从上线变为下线,她也没有再找他,他从隐隐的期待变成了失望,最终再无可奈何,也只能接受“我要去洗澡了”作为聊天结束标志语的事实。

每次聊天后,晚上石磊一个人在床都在一个人默默回想着今天聊天的细节。把她说的每个字仔细琢磨,在想,她是不是对我也有好感。觉得有好感时,就一个人傻笑,又把那话又反复的回想。三个多月后过去,二十多次的聊天,他受不了这种折磨了!他拿起手机,写了很长的一段话,但最后又反复删,反复改,最终还是想着问了最简单的一句:“我喜欢你,你呢?”他深吸了一口气,下了生平最大的一个决心,重重的点了一个发送。然后静静的等着那端的回应。江一梦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是愣住的,其实她心里也多少知道一些他对她应该是有着好感的,但从未想过他会这般直白的问出,在旁人眼里,刚毅会投篮的石磊毫无是一个英俊的王子,而清秀恬静的她也是一个公主。按照童话剧的情节,她应该是欣喜的答应。可她一直觉得,公主和王子,可能并不是那么合适,两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第一次见面后便互定终身,这是否是对终身的不负责任?所以她一直把石磊当作一个好朋友,从不肯给他半点这方面的暗示。因为她觉得,自己和石磊在两个班,一个一楼,一个五楼,这不也算异地吗?或者说,她不想过得给别人看,公主一定得嫁给王子。她觉得日子是过给自己看的,也许公主可以嫁给自己忠心耿耿的守卫,毕竟守卫长时间的陪伴着自己,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不是吗?她纠结了许久,该怎样拒绝他,才能不伤害他。最后她回复了一句:“抱歉,高中我不想谈这个事。”她满以为,时间是最好的解药,也许时间一长,他就移情别恋了呢?但是如果他真的坚持下去了,自己答应他又何妨呢?女生很容易因为感动而答应追求自己的男生,江一梦也不例外。

她看着手机屏,再没有他的回话,以前的他可以说是秒回,现在他一句话都没,能怪他吗?只能怪自己作?可她不这样认为,她觉得这是对两个人的负责任。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很难过呢?或许她心里也喜欢他,但她不想承认,她怕他会移情别恋,她需要安全感。这个晚上,两个人头一次没有互道晚安,毕竟晚安是如此的暧昧,他躺在床上,满是巨大期望落空后的苦涩,比原味的咖啡还苦,任何一块方糖或是饼干也解不开这种苦。她在床上,也是如此,她开始回忆起两个人相识的点滴,其实她也很苦,她要的只是最简单的,几乎每个女生都要求的安全感,她要的真的不多。

自这晚后,两个人再无聊天。而生活总是要继续,高考的压力压来,江一梦很快就投入到了紧张的高三复习中。六月的酷暑如期而至,高考这个命运的推手也随之而来。考前的一晚,江一梦早早的上床休息。石磊拿起了手机,又放下,反复几次,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脸上露出了一副无可奈可的、妥协的表情,向那个灰色的头像,发了一句“高考加油。”又如往常那般,等待了十分钟,也没有任何回复,便在父母的催促下上床睡觉了。

高考终于结束了。江一梦看见了他发的消息,顿感惊讶万分,赶紧回了句“谢谢”。石磊看到消息时,正在外面与朋友唱K庆祝。他生气了,想着自己一直在高考前还在想着跟她说句高考加油,从那晚后,他又有多少个夜晚想着她?那种夜里翻来覆去思念的苦,强撑着不去找她的苦,只因她说高考后谈,他生生等到了现在,足足五百七十天!这些日子是有多么的令人难熬!而她,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酒精的催化下,混合着那种不好与他人言明的苦楚,他毫不犹豫的将她删了,然后接着和朋友欢唱……

高考成绩出来后,她本打算问他志愿想填哪里,结果却发现再也不是好友了,她顿时觉得她纠结了许久然后决定问他这件事是万分的愚蠢,原来早已经将自己删了。她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呆坐在床上,久久无话。最终她只得自顾自的填了一直想去的北京,而石磊因为成绩太差选择了复读。

她到北京报道的那天,天很蓝,云很白,校园很大,可她对这竟打不起丝毫兴趣。她在人群中寻找着,有着隐隐的期待,哪个女生不曾期待过自己会像电视剧的女主剧那般,一转头他就会在。终地,找到了有个背影和他相同的男生,她突然体验到了一种巨大的满足与幸福,她赶忙拖着行李箱跑去,路上行李箱的轮子与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那个男生听到声响后转头,是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嘴角噙着一股恬淡的笑,与他完全不一样的脸。她生生的止住了脚步,每一步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她落寞的转身,周围尽是报道的大一新生喜悦的笑脸,她的王子终究不能守卫着她。哪个女孩没做过公主梦?可不是每个女孩像她一样能够得到王子的青睐。她突然很想去告诉自己的妹妹,遇到自己的王子,就牢牢的抓住,爱才是长久的基础,无爱的守卫长久的陪伴也更可以是一种长久的折磨。可她明白的太晚……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