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下)

2019-07-30 21:04:21作者:思起文落一个世界

世情

8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华南车站,请在华南车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下车。”

甄飞听到广播后站起身,从行李架上拿下箱子,背上背包,戴上耳机便往9号车厢门口走去。

出了出站口,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串月。

华南大学的最后一波新生接待,在下午6点便已经撤了。

所以甄飞拿出高考后父亲送的最新款智能手机,打开地图,随着导航往早已预定好的火车站附近的酒店走去。

站在1303房间的阳台,甄飞看着下方一辆辆汽车疾驰而过,街道上的灯全亮了,像一串串明珠似的挂满了城市的四面八方;巨大的建筑上,各种灯串、霓虹灯在闪烁,忽明忽暗,把夜幕下的城市,渲染得愈加绚丽多彩。川流不息的行人,熙熙攘攘。大多数人们在逛商铺,有的在悠闲的散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于他心底滋生,“终于来到华南了!”春风满面的甄飞,伸着懒腰畅想着未来。

憧憬完大学生活后,甄飞回到桌前,打开电脑,点开C语言网上视频教程,继续昨日未看完的进度。

高考后那天,父亲送他手机和电脑,他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下载游戏。

当他点开高中男同学们都津津乐道的MOBA游戏,并“畅玩”俩小时后,他发现,原来消消乐和植物大战僵尸才是他的最爱。

勤奋好学、钟灵毓秀的甄飞,并没有因为惨绝人寰的游戏体验和队友冰冷无情的文字问候,而大动肝火,变得眦睚必报。

只是默默点击了“卸载”,并在心中暗暗发誓,便开始提前学习大学专业课程。

清晨,湛蓝的天空如刚被清水洗过的蓝宝石般。

甄飞向出租车司机道谢后,便背起背包,拉住行李箱往大学门口缓步走去。

一股清新的花香扑鼻而来,一阵微风轻拂他的脸颊,驱除了些许身上的炎热。

“若晨,这么早不会人来的,我还想再睡会呢!你帮我看着点,我先眯会。”一位穿着背面刻印“华南大学新生接待志愿者”字样的蓝色马甲的女生,趴在桌子上嘟囔道。

另一位穿着同样马甲的女生,坐在旁边未作回应,而是像一只好奇的小猫,望着大门方向走来的男生。

随后,站起身向男生走去,笑着丢下一句,“嘻嘻!有小哥哥来咯!”

“哪儿呢?哪儿呢?”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女生,像一只闻着腥味的猫咪般,站起身东张西望道。

随后,如同发现惊天大秘密的记者般,紧紧盯着大门方向,眼里燃烧着八卦之魂,喃喃自语,“哇!大新闻!发现大新闻了!”

“同学,你好!请问,你是来报道的新生吗?”正在浏览手机上华南新生报道指南的甄飞,突闻一道婉转悠扬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沁入心扉。

他收回停留在手机上的目光,微微抬头向前方看去,平静如水的眼眸泛起点点涟漪。

蓦见面前一张芙蓉秀脸,一綹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星眼如波的眼睛流盼温柔,玉腮微微泛红,纤细白嫩的双手交叠放在腰腹间,如同一颗亭亭玉立的杨柳。

就这样,一位正值桃李年华,“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的姑娘,被喧嚣的风儿,吹进了他的心房。

脑海闪过两个令人心动的字眼——糟了!

9

“学姐,谢谢你!没有你的话,我估计要忙一天才能办完手续了。”甄飞手中拿着宿舍钥匙,朝面前姑娘微微鞠躬。

“不客气的,甄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还有,你叫我若晨就可以了,毕竟这里这么多学姐,你说是吧?”花若晨假装漫不经心道。

“对对,是我考虑不周了,抱歉!学……若晨姐。”甄飞露出窘迫的笑容道。

花若晨轻摆双手笑道:“没事的,这个不用道歉哦!你快去宿舍整理东西吧,记得别错过午饭点哦!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微信问我,我给你答疑解惑。”

“嗯,我不会忘记的,若晨姐,今天非常感谢你!那我就先进去了,若晨姐,再见!”甄飞再次答谢后,便边摆手边拉着行李箱往宿舍楼走去。

“嗯,再见!”花若晨目送着甄飞头也不回地快步走进宿舍楼。

然后转身愤愤不平自言自语,“这榆木脑袋!知道加我微信,就不知道借着感谢的机会,邀请我共进午餐嘛!”

高中老师就像一个糟老头子,给学生营造了轻松写意、怡然自得、自由自在的美好大学生活,没想到都是一串华而不实的泡沫,触之即破。

当甄飞和舍友们终于熬过军训而长舒一口气,准备迎接美好生活时,他们发现,原来并没有脱离地狱,只是从第一层,来到了第二层。

甄飞的同班同学都在勤学苦练,毕竟能考上华南大学计算机软件技术专业的学生,都不会是一个怠惰因循的人。

而从小到大以勤奋好学著称的甄飞,又怎会愿意甘居下流。所以,“教室——图书馆——饭堂——宿舍”四点一线的生活,贯穿了他的大学第一学期。

令人欣慰的是,甄飞作为从未谈过恋爱的钢铁直男,并不完全是一个榆木脑袋,一窍不通。

他会故意装不懂问花若晨问题,会特意找她感兴趣的话题与她讨论,会用心在网上找好笑的段子和视频分享给她,还会绞尽脑汁地挖掘他那寥若晨星般的幽默感,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皇天不负有心人,更何况是一个帅气的有心人。

甄飞了解到,花若晨是一名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大二学生,她在陌生人和普通朋友面前都会是少言多听、温婉大方的形象,只有在熟人和好朋友面前才会暴露出古灵精怪、活泼耍萌的本性。

还了解到,她更喜欢的是演戏,不过父母死活都不同意,只能委曲求全来到华南的舞蹈系。

随着甄飞了解的越多,接触的越久,他愈发喜欢这位姑娘。

从一开始的被动变成主动,他邀请她一起去图书馆学习,邀请她漫步于操场,邀请她共进晚餐,甚至邀约共赴电影院。

幸运女神一直眷顾着他,他从未失手。

但是他们之间仿佛有一股无言的默契,谁也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甄飞是因为舍友们教导“男人最大的错觉之一,就是那个女生对你也有意思”的人生哲理,而犹豫不决;花若晨则是因为舍友们“女孩要矜持,如果告白都要你主动,他怎么会珍惜你”的经验传授,而患得患失。

就在他俩保持着这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时,期末悄然而至。

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先忙活复习,应对期末考试,把“窗户纸”丢在心底的某个角落。

期末后迎来寒假,他们不得不向对方挥手告别,将一个多月无法见面。

谁也无法保证,回来后关系还能如初,没有改变。

10

广寒村的夜,轻柔得像湖水,隐约得像烟雾。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屋外柴堆里的狗吠、田里的蛙声、地里的虫鸣如潮,“汪汪”声、“呱呱”声、“嗡嗡”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张柔软的网,把所有景物罩如其中。

“爹,我回来了!”甄飞对着坐在门前抽搭着烟的男人笑道。

“回来了就好,咱们快进屋,晚上外边有点凉。”说着便把烟熄灭,领着甄飞进去房屋,寒暄问暖道:“在大陆那边过得怎么样?还习惯吗?那边不比咱们这,一年四季只有夏天。”

“挺好的,爹!差不多习惯了,奶娘呢?”甄飞边把背包放在椅子上边问道。

“她睡觉去了,老人家睡得都比较早。”父亲把熄灭的烟丢进垃圾桶,“你快上去洗漱吧,也跑一天了,早点休息,别熬夜了。”

“好的,爹,我先上去了,你也早点休息!”甄飞放低声音道。

他拿起背包,提着行李箱,往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突然,他停下看着客厅的时钟低声问道:“诶,爹,咱家那个更钟呢?”

“你奶娘说晚上听到更钟,‘铛铛’响的打更声。心烦意乱睡不着,还会做噩梦,我就把它拆了,放杂物间了。”父亲转头回应道。

“爹,这事可大可小,有带奶娘去看医生吗?”甄飞微微皱眉,担忧问道。

“奶娘说不用花那冤枉钱,死活不肯去。幸好我把更钟拆了后,她也睡得踏实了,不会再做噩梦。”甄飞听后如释重负,“那就好!爹,我上去了,早点休息!”

当父子俩都回到各自房间后,坐落于杂物间角落的古灰色更钟,时针从指向Ⅰ,跳到了Ⅱ……

“咯咯咯咯——”高亢激昂地公鸡打鸣声,打破了破晓前的宁静。

雄鸡一唱天下白,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甄飞应声而起,他并未像当代大多数年轻人一样睡到日上三竿,而是一直保持着多年来的好习惯,闻鸡起舞。

今天是除夕,依旧雷打不动在窗口朗读英语,声情并茂的朗诵声宣告着他的存在。他打算下学期一次过英语四级,然后进击英语六级。

朗诵结束后,他便下楼准备一家人的早餐,待父亲起床后,他还需要帮助父亲杀挂灯笼、贴对联、杀鸡宰鸭、准备年夜饭。

今天村里的孩子们都忙着穿新衣、玩炮仗和恭喜發財,他也终于不用被缠着,讲述关于大陆的所见所闻。

晚上23:59,甄飞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春晚精彩纷呈的歌舞表演和妙趣连连的小品节目都落下了帷幕。

突然,他感受到口袋的振动,掏出手机看了看,便急忙往二楼房间跑去。

“呼~”甄飞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眉开眼笑按下了接听键:“喂,若晨……”

“飞猪!是不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不会打给我了,哼!”

甄飞听着传来的娇嗔,挠了挠后脑勺窘迫笑道:“没,若晨,这段时间我……”

“好啦好啦!姐姐原谅你啦!咱们快来倒计时,要错过了,十……”

甄飞听着电话传来的燕语莺声,发现原来她一直在等他的电话,发现原来一直都是她在主动。

想起了她的一音一容、一颦一笑,还想起了她的……,然后喜笑颜开跟着倒计时。

“三……二……一……我喜欢你!”一位穿着睡衣,抱着粉色小猪,坐在落地窗台的姑娘,听到话筒传来的告白,笑靥如花。

那一晚,甄飞和花若晨的QQ、微信好友都被喂了一口猝不及防的狗粮。

看着那刺眼的情头,浏览着“往后余生都是你,请多指教!花女士(甄先生)”的爱情宣言,干呕了一声,然后哀嚎道:“恋爱的酸臭味啊!”

11

回到学校,甄飞收到了来自兄弟们“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整个宿舍就你有对象,我们在这里,在狗窝等你!”的合唱欢迎仪式。

花若晨则收到了来自姐妹们不刨根问到底不罢休,狂轰乱炸般的三师会审。

令人喜闻乐见的是,他们终于可以牵手漫步于校园了,教学楼、图书馆、饭堂、宿舍楼门前以及小树林都能看到他们如胶似漆的身影。

路过的“单身狗”们,脑海里都会飘过男俊女靓、天作之合、比翼双飞、像极了爱情、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狗男女”等所有形容有情人的词语,然后撇下一句窃窃私语,“我大FFF团不会放过你们的!”

甄飞和花若晨的恋爱关系发展与大多数大学情侣一样,牵手、拥抱、亲吻。

一起学习、散步、逛街、购物、吃东西、看电影、约会。

经过大半年浓情蜜意、耳鬓厮磨后,他们决定一起租房。

“若晨,你真的想好了?”花若晨的舍友陈子璇趴在栏杆上,转头看着旁边的姑娘问道。

“嗯!”她惬意地看着天边云卷云舒的白云,轻轻点了点头。

“这一年多来,追你的人那么多。比他帅的,比他有钱的,比他成熟的,比他老实的,比比皆是,你为什么选择他?”陈子璇迷惑不解问道。

“始于外貌,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陈子璇仿佛看穿一切,“说实话!”

她转过身,看着陈子璇的眼睛,闪烁着光嫣然一笑:“因为,只有他,第一次见面给了我,亲切感,和安全感。”

甄飞和花若晨一起租房,并没有从此过上幸福美满、没羞没臊的美好生活。

而是在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和正常合租男女一样,AA制房租等合租条约。

还有一条花若晨设下的最重要恋爱条约:婚前不允许性行为!

甄飞作为一名打小以自律而著名的宝藏男孩,他的控制能力毋庸置疑,事实证明,他确实恪尽职守。

毕竟,他是要当“程序猿”的男人!

思起文落一个世界
思起文落一个世界  VIP会员 认识自己是谁,是人类从未停止的探寻

因果(上)

因果(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