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硬币

2019-07-30 11:04:27作者:青山岳

世情

“学生?新来的?”一个男人靠着座椅,背有些僵,双手抱在胸前,眼珠子在黑暗里瞧不真切,脚碾在石头上,石头要低下头仔细看才看得出,他自己脖子上挂着村里头老辈人做的手工活。

“嗯。”声音比说的人个儿还高,是个男孩,他一屁股坐下来,和男人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简单回了男人话,对着开车小伙子微乎其微地点头。

“去哪?“男人呲牙,嫌弃地盯了一眼自己这边的车门,不好使,稍微作弄一下,里面就打不开,得要人在门外使劲扯才能开——哼,另一边,门关不严实,大晚上漏风,谁想坐关不严实的门边。

“回学校,没车了,第一次坐这种车。”男孩说,目光在小面包车里荡了一圈。

男人不说话了,只是闭眼假寐,眼珠子却时不时在面前这个人身上刮来刮去,目光偶有几次停在前头的小伙子上。

身旁男孩突然把手伸到自己口袋里,慢慢地,传来金属蹭粗布的声音。

男人在暗处的眼猛地一下子瞪开,他听着声音奇怪,不像平常钥匙在口袋里叮叮当当。他琢磨着这声音是带了壳的刀子在粗布上搽,死死地瞪着男孩,他嘴角挤出一抹笑,在暗处瞪住男孩,手一点一点往下掉,捞起那块石头藏在衣袖里。

男孩停下来,往男人那边看去,模模糊糊,看不清有个什么玩意:“叔,我近视眼,看不清你做什么,你要想我做啥你说一声,别看我了,瘆得慌。”

男人听罢,石头在手里紧了紧,近视眼知道他瞪人?!近视眼瞧他拿了块石头就说话?!呸!指不定这肚子里黑的货在琢磨着什么鬼,说不定是想对他下手,这混小子指不定在打这个主意!还瘆得慌!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才一错眼,男人脑子里念头就过去了,和善笑着说:“欸,好嘞,小伙子怎么不多等等就坐这种车回去,这毕竟是黑车。”

“没钱,我妈说我爹要回家了,我着急去瞧我爹。”男孩口袋里面的手没伸出来。

男人听了,心思稍微收了点:“我也有个儿子,好多年没瞧过他了。”

话一说完,男人就开始后悔,怎么就和这破小子说起自己的事情!这小子打什么主意还不清楚。

“是么?”男孩接了一句话,就朝前看,口袋里金属蹭布的声音停了下来。

男人手里的石头都是男人手上的咸味,男人斜眼瞧着男孩,时不时瞥几眼开车的小伙子,是不是要动手了?谁怕谁?!不拿刀磨布是准备动手了?不行,不行,要是这小子真和前头这个开黑车的一伙,打得过不?!

男人眼睛来来回回地荡!

什么是动手的信号?!

谁发?!

突地他闻见一股子烟味。

他一惊,这该不会是要动手了吧?!

他目光死死咬住男孩,像蛇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男孩没动静,他大汗淋漓,该不会是前面那小子?!

急往前头扫过去,紧接着,身子一僵!

枪!

是一把枪!!

开车小伙子旁边竟然有一把枪!!

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对了,是烟!

怎么打!

男孩忽地朝男人扯了极淡的笑,好像在嘲讽男人自己不自量力。

男人吞了口口水,手里那块石头有些不好握,男人还是不想放手,必须得想办法!两个青少年,自己一个壮年人!有胜算!得先把枪抢过来!不然指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没命了!

“你家住哪呀?”男人用和善的口吻问道,眼睛却是在往那把枪游过去,自己坐这儿伸手够不着那玩意儿,得和这小混蛋换位置,这小混蛋应该是不会轻易换位置了,得想办法。

“我家呀,就住前面李家村,”男孩笑着说:“叔有时间来做客呀,村里人挺好客。”

男人瞅着男孩得笑,心头恶气简直把自己哽着,面上还是和气:“真巧,我也是李家村人。”

男孩眼睛一下就亮了,刚想说些啥,就瞧见男人面上有些不好:“叔,你怎么了?”

男人咬唇,直想抽自己一个耳刮子,怎么就把自己是哪人给说出来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李家村的?!是不是他真是李家村人?不对!这小子一看就是没个好念头!

“嘿!还真是李家村的啊!”前头的小伙子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我就瞧你脖子上那玩意儿是咱李家村的活计!”

男人一听,心头又怒又凉,没理前头那小子,怕自己露得更多:“没事,叔想和你换个座位,叔瞧你有些晕车,叔这边可以开窗。”

“叔,你人真好。”男孩挠挠头。

“你是学生嘛,又是老乡,当然和其他人不一样。”男人小心翼翼地起身,盯着男孩,余光咬住前头开车小伙子。

他硬是从小伙子眼里瞧出一丝不耐烦,男孩被他挡住,男人嘴角总算有了一抹真实的笑意。

男人盯着路,琢磨着怎么把枪给弄到手,还解决身边这两个小子,现在的年轻人不学点好,偏偏学人家黑社会!得给点教训!

突地,男人眼珠子转了一下,他抱着肚子就开始哼哼:“欸哟喂……欸哟喂……”

男孩一听,问:“叔,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男人扭曲着脸说:“能停车不,我肚子不舒服。”

开车小伙子瞪眼皱眉,后面就只有这两人了:“行,老大哥,你等等,反正今天你是最后一票了。”

男人一听,脸白了个透顶,他是最后一票?!

这两个丧尽天良的王八羔子!!

“行,就停这了。”小伙子停在一处林子边。

男人忙说:“欸哟喂,谢谢,谢谢,让让我,让让我。”

男孩目光扫了一下男人那边的门,没多想忙让了位置,退到了门边。

男人使劲推门,推不开,对着开车小伙子就说:“你看看咋回事!?怎么弄不开!欸哟喂,我的肚子,要出来了……”

“欸!你别给整车上啊!”小伙子脸一黑,连车钥匙都没拔直接就下了车。

男人暗自一笑,猛地一脚,把男孩给踢下车,往前一跳,抓过枪,袖子里石头往那开车小伙子砸去,开了车就跑。

“欸哟喂!我去!你大爷的!?咳咳咳……”手上挨了一下,还呛了一口尾气,气得冲着车就大骂。

男孩整个人在地上就是懵的:“这是啥?”

“我一个开黑车的居然会被人抢?!”小伙子冲着前面已经不见了的车骂骂咧咧。

“咋回去?”男孩坐起来,口袋里一枚硬币掉地上了,他揉了揉自己的腿肚子。

“走回去!去你家吃饭!别让我知道这是谁!?再遇见绝对没这人好果子吃!”小伙子撸起袖子就往李家村走。

“哼,姜还是老的辣!”男人甩了甩手里的枪,驱车回家。

男人把车停在村口,走路回家,一到家就被媳妇好吃好喝招待,吃完,就瞧见媳妇冲自己笑:“抽烟不?”

“抽。”男人歪在椅子里。

紧接着就被媳妇吓一跳,只见媳妇拿出一把和黑车上一模一样的枪,把烟给点燃了……

“姨,我给你说,今天太晦气了!我送你儿子回来,我勒个去!我一开黑车的居然给人抢了!”门外突地传来声音。

青山岳
青山岳  VIP会员

一枚硬币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