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猫姑娘,小米

2019-06-28 15:02:34作者:晴阿子

爱情

1

春天的时候,我在小区花园里捡了一只被丢弃的小猫,当时刚下过雨,小小的它缩成一团,奄奄一息的躺在一颗海棠树下。

我脱掉自己的外套将它包进去带回了家,隔着薄薄的外套,我能感受到它在浑身发抖。

我轻轻的托着它,害怕一不小心摔了它,也担心太用力弄疼了它。

这是小米走后,我捡的第五只猫。

小米曾经说过,她会变成一只猫,再回到我身边。

我一向是不信轮回的,可是她说了,我就信了。

我的猫姑娘,她会回来的。

2

小米是我五年前在北京一间地下室里捡到的姑娘,实际上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我们都来自h省的一个小县城,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同班,我曾经将一只从池塘捉来的癞蛤蟆五花大绑放进她的抽屉里。

小学最深刻的记忆大概就是她,那是我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竟可以有这么多眼泪。小米看见那只凄惨的癞蛤蟆,尖叫一声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这一哭就是一整个下午。她这一哭,我挨了三顿胖揍,老师一顿,校长一顿,我爸一顿。

我还记得那个灰蒙蒙的傍晚,我爸拎着我的耳朵,将我拎到小米家。

那是一个破旧脏乱的小院子,院子里有一个神色阴郁的残疾男人,一只脏兮兮的花猫,和一个站在凳子上晾衣服的小姑娘。

我爸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让我向小米赔礼道歉。小米的爸爸朝我挤了一抹笑,然后轻声喊了一声小米。

小米乖乖的走过去,可是我却注意到她的身体在发抖。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下一秒我就明白了,那个残疾的男人一巴掌狠狠拍在小米脸上。弱小的小米被打在地上,可是她却没有哭。她一直在说:“我错了,爸。”

我和爸爸都错愕的愣在那,错的是我,要道歉的是我,为什么她要被打。

随着巴掌落下的是那个男人恶毒的咒骂声:“没出息的臭丫头,就知道哭,老子说过不许你哭,老子这么倒霉都是你哭的。”

男人还用那只残疾的腿去踢小米,咬牙切齿的看着小米,像一只发疯的狗。

我爸拉住了他,和他争吵了起来。

那个傍晚在无休止的争吵打闹中结束。

那件事给幼小的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我时常做梦,梦见残疾男人冷笑着看着我,在小米身上蹦来蹦去,而小米软软的躺在地上,变成了一个毫无生机的布偶。

从那天开始,小米躲着我,我也躲着小米。

一年后,因为我爸工作调动,我们离开了那个小县城,我就再也没见过小米。

3

直到五年前,在一间地下室里我又见到了小米。

那时候的小米已经长大,就像小时候一样,长大后的小米依然瘦弱,并不美丽。一头乱糟糟的卷发,一张苍白的脸,和一个矮小瘦弱的身子。那头卷发衬得小米的头很大,瘦小的身子仿佛撑不住她的头,而她随时都会一头栽在地上。

我当时并没有认出来她,她当时是小胖的女朋友。

小胖是我在那个小县城的邻居,也是我离开小县城之前最好的朋友。当年往小米抽屉里塞癞蛤蟆的馊主意就是他出的。

后来我虽然离开了小县城,但是我们的情谊一直没断。五年前我来北京读大学,来北京的第一天晚上,我去投奔了辍学多年在北京工作小胖。晚上,和他们俩一起住在那间潮湿的地下室。

以前我骗小米要忘记那个晚上,可是那个晚上和小时候那个一样,深深的烙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愿再提。

第二天天一亮,我看了一眼那两个毫无顾忌赤裸裸拥抱在一起的身体,就逃跑似的离开了那间地下室。

中午的时候,我接到胖子的电话,胖子大大咧咧的笑着在电话里说:“昨天晚上对不住了兄弟,哥们只顾自己开心了,忘了你这个纯良的小书生。”

我似乎被羞辱一样,对着电话破口大骂:“去你妈的死胖子!”

4

新鲜的大学生活,并没有使我忘记小米,和那个地下室。我常常想起她那乱糟糟卷着的发,和她熟睡时紧皱的眉头。她赤身裸体蜷缩在胖子怀中,像一只安睡的猫。

所以军训过后,胖子要来学校看我,我并没有拒绝。胖子没让我失望,也带着小米。

小米低着头安静的坐在胖子身边,沉默着为他倒酒为我倒酒。

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喝那么多酒。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我心不在焉的听着胖子抱怨他在北京这么多年的坎坷,装作不经意的一次次看向小米。

我不知道那张平淡无奇的脸有什么魔力吸引着我,或许是小时候那件事让我对她一直怀有愧疚,纵然已经过去很多年,我们都已经长大,那份愧疚却早还是深深的扎在我内心深处。

酒终人散,小米扶着摇摇晃晃的胖子向外面走,而我独自栽倒在地上不停的吐。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的宿舍,我只记得第二天早上,我就成了开学以来我们班第一个背上处分的人。

5

小米和胖子为我的大学生活留下第一抹阴影,我急于摆脱这份阴影,就遇到了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孙末。

那是我在图书馆遇到的一个姑娘,安静又美好,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像是天上的月亮。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短暂青涩的美好时光,她也曾经让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想起过小米和胖子。

那个醉酒的晚上之后,胖子都没有再联系我,我也没有联系过他。我希望就这样渐渐淡忘他们。

我以为我会和孙末一直岁月静好,一起渡过美好的大学生活。

可是胖子还是联系了我,那是大二的时候。胖子找我借钱。我问他借钱干嘛。

“给你嫂子打胎!”胖子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冷漠,像是在说一件无所谓的小事。

“胖子,你他妈不是人。”我吼了出来,似乎心底某处压抑许久的东西爆发了出来。

“你他妈爱借不借!”胖子骂咧咧的挂了电话。

那天晚上我又做起小时候那个梦,只不过那个残疾男人变成了胖子。胖子一边蹦还一边说:“陈冬你他妈就是个废物!”

我醒来后茫然的坐在宿舍里,一动不动的坐着,耽误了早课。我看着窗外,窗外是一片初冬的黄叶,偶尔有那么一两片飘落下来,那么孤独。

我既疑惑又痛苦。我一直在想:他妈的她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妈的我一定是个神经病!他妈的我为什么总是想起那个近乎陌生的姑娘!

中午的时候我那个笑的时候眉眼弯弯的女朋友和我吵了一架,我面无表情的和她说了分手。她惊讶的和我确认了好几次,后来哭着走了。那是第二个女孩因为我哭,可是我心里却没有一丝难过,只是有点遗憾。

6

那个晚上我去了我们曾经住过的那个地下室附近,我躲在对面的街角里,看向那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像一个猥琐的偷窥者,我觉得自己又奇怪又傻。我似乎期盼看到她,又害怕看到她。

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她。胖子和她一前一后的走,胖子不时回头说着什么,她一直温顺的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学生被老师训斥。

胖子似乎越说越生气,伸手猛地推了一下她。她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一个画面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我又想起那个灰蒙蒙的傍晚和那个残疾男人。那个残疾男人挥起的手和胖子挥起的手重叠在一起,他们都冷笑着挥向瘦弱的小米。这一次我没有愣在那里,而是飞快的跑过去一跃而起,和胖子扭打在一起。

胖子似乎被我吓到了,他明明比我胖,可是只能任由我骑在他身上,一拳拳的用拳头挥打他的头。

“血……血……别打了陈冬!”胖子结结巴巴的说。

我回头看到了裤子被血染红的小米。

我几乎没有思考,抱起小米就跑,拦了辆出租车去了医院。小米搂着我的脖子,像只猫一样依偎在我怀里。她说:“陈冬,我害怕。”

她叫的是我的名字,不是胖子。

她的孩子掉了,不是流掉的,是被胖子推掉的。

医生骂我骂的狗血淋头,我没有说话,胖子也没有说话。

我们两个坐在手术室外,面对面坐着。

我说:“胖子,如果小米救不过来了,我和你没完!”

他说:“陈冬,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小米和你有毛关系,你他妈没资格管老子!”

我跑过去又和他扭打在一起,我说:“胖子你他妈又是谁,你凭什么伤害她,你们凭什么伤害她!”

护士和医生将我们拉开,胖子一句话也没说离开了医院。

7

小米被救了过来,我打电话向家里撒了谎,又要了三个月的生活费,交了小米的住院费。

小米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宽大的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只有她那张苍白的脸露在外面。她的眼睛紧闭着,我突然就哭了,我当时真的特别害怕她再也醒不过来。毕竟流了那么多血,我身上手上都是她的血。

小米睡了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我就守在她身边,她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戒备和与生俱来的恐惧。

她说:“胖子呢?”

我说:“他走了。”

她说:“他不要我了吗?”

我没有说话,努力对她温和的笑,想安慰她:“他或许马上就来了,你别急,我去给他打电话。”

她的手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角,她说:“你别走,我害怕。”

她像个受惊过度的小兽,我心里无限凄楚。

她住院的那段日子,胖子始终没来,他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每天都在医院陪着她,她很依赖我,总是拉着我的衣角害怕我走。我一遍遍安慰她说:“我会陪着你,直到你好起来。”

我旷了好几天课,中间不得不回学校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她独自站在病房门口张望,看到我出现,她微微笑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笑。

我跑着过去,她转身迈着蹒跚的步子往回走。

我们沉默着一前一后回到病床。她看着窗外,窗外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这是这个冬天下的第一场雪。

8

我向家里要的钱很快花光了,我又向朋友借了点钱,可是作为学生大家都不富裕,借来的钱只是杯水车薪。

我卖了我的电脑,卖了自己的吉他,把我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甚至把我的床铺租给了一个毕业考研的学生。用这些钱交了剩下的住院费,还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带阳台的小房间。这个寒冷的冬日我特别渴望小米多看看阳光。

小米出院我就把她接了过去。那是一个破旧的家属楼,小房间在五楼,我背着她一步步向上走,我说:“小米,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陪着你,再也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她搂着我的脖子,缩在我的背上,一句话也没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我怀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带她进了房子里。

才听到她轻声说话,她很不确定的问我:“你真的会陪着我吗?”

“会的,我一直陪着你。”我说。

“可是我这么糟糕啊?”她的声音轻飘飘的落下去,我却觉得很难过。

我将她放到小屋的破沙发上,她深深的低着头不敢看我。我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坚定的说:“你一点也不糟糕,糟糕的是他们。”

小米这才抬起头,眼眶泛红。

9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