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又生

2019-06-13 09:02:25作者:染金

奇幻

楔子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

小桃坐在窗前看着这盆植物发呆,这是少爷送给她的,她问少爷植物的名字是什么,少爷从来只是笑却并不回答。

这株植物看起来很普通,就像是路边随处都有的杂草,却长得极为精神,目前大概有一只手那么高,叶片微微弯曲着,叶片环绕着中间的枝条,就像是在保护自己一样。

院子里有两个小厮一边打扫一边聊天。

“最近又死人了,听说是慕家小姐,死的极其诡异,整个房间都被藤蔓环绕,慕家小姐就被裹在房屋正中间,整个文县都传遍了。”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连着五个月了,每月都死一名女子,还都是生得极为好看的,不会是有什么妖邪之物到了这里吧。”

小桃趴在桌子上,静静地听着他们聊天,她家少爷是留学回来的,既一表人才又学识渊博,少爷半年前回来之后,她就跟着少爷,做他的贴身丫鬟。

自从做了少爷的贴身丫鬟后,少爷不在的时候她可清闲了,要不坐着发呆,要不就研究研究这株植物,虽然长得像路边的杂草,但是这可是少爷送给她的,所以小桃格外珍惜。

要说少爷自从回来以后,一出门就会得到很多女子的青睐,但是少爷好像对这一切并不在意。老爷想尽办法给少爷介绍对象,少爷都不理睬。

就在小桃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了熟悉的脚步声,她睁开眼睛往院外看去,果然,是少爷回来了。

少爷直接去了书房,小桃觉得今天的少爷有些不一样,以往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总是不急不缓,能很好地解决每一件事情,可是刚刚看他行色匆匆,就像是在躲避什么。

小桃想可能是少爷累了,就去厨房烧好水,然后给少爷准备了一碗汤端去。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小桃来到少爷书房门口,里面的灯光在窗户上映出少爷的影子,少爷看起来像是在摆弄着什么。

小桃刚想敲门,就从窗户上的影子看见少爷的周围窜出来很多像藤蔓一样的枝条,小桃忽然想起来今天听见院子里那两个小厮的谈话,吓得手里端着的汤掉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就在小桃做好心理准备,打算冲进去救少爷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是少爷开的门。

“小桃,你在干嘛?”少爷的眼神带着温和。

“少爷,你没事吧?我刚刚看见你周围窜出来很多藤蔓……很多……它们缠住你。”小桃有些慌乱,连带着声音也有些结巴。

少爷一声轻笑,揉了揉小桃的头发。

“呵呵,我没事,你肯定是听说了外面发生的事情了吧!吓到了,然后产生的幻觉,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小桃听了之后,才放下心来,少爷是如今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了,所以她一定要保护好少爷。

“少爷,我重新去给你盛一碗。”小桃说完就忙着蹲下把瓷碗的碎片往托盘里捡,却一不小心划伤了手,鲜血控制不住地往外流。

少爷一把抓住小桃的手,把她的手指放进了嘴里,吮吸上面的鲜血,小桃的俏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道:“少爷,你这是做什么?”

“小桃,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好了,手指现在已经不流血了,你进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随后又对着院外喊道:“阿壮,过来把这里打扫一下。”

小桃本想拒绝,自己不过是一个下人,怎么能让公子来伺候她,但是她又很是贪恋少爷手掌的温度。小桃不求什么,只想着能一直待在少爷身边就心满意足了。

小桃不知道从院外进来的阿壮刚好看见自家少爷拉着她进屋的一幕。

2

第二日。

小桃起床后,收拾收拾,便打来水浇一下少爷送给她的盆栽。

这时,小桃一个平时要好的朋友小兰来找她了,小桃很诧异,这个时间竟然来找她。

“小兰,你怎么来了?”小桃放下手中的小碗。

小兰脸上摆出一副奇怪的笑容,凑到小桃耳边对她说:“你是不是要当少奶奶了?少爷对你可真得是好极了。”

小桃羞红了脸:“你胡说什么,话可不能乱说。”

“哎呀,你不用瞒着我,府里都传遍了,昨儿个晚上少爷拉着你的手进了屋内。”

小桃便把昨晚的来龙去脉全部给小兰说了,但她并不相信,还认为她是要当少奶奶了就不想再理她了,便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小桃心里非常忐忑,她怕少爷误会,误会是她传出去的,误会她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

小桃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给院内其他植物浇水,浇完水拿着小碗来到少爷送她的盆栽前,她没有注意到手中的小碗上有个锋利的缺口。

手指一不小心被缺口划伤,小桃鬼使神差地把滴血的手指伸向了盆栽,鲜血滴在植物的叶片上,只是一瞬间,便渗透了进去。

小桃有些被吓到了,这盆栽竟然能吸食鲜血。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发慌,第一次把盆栽放在了门外的花坛里。

在小桃关闭房门的那一刻,黑暗中浮出一个高挑的人影,定定地看着花坛里的盆栽,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3

“少爷,老爷叫你去他书房一趟。”

小桃跟着少爷来到书房,少爷便命她站在门外等候。

书房内时不时传来少爷和老爷的争论声,无非是有关于给少爷介绍对象的事情。

真是的,少爷都说不用了,每次少爷被逼无奈去见的那些世家小姐,都对少爷青睐有加,即使少爷拒绝也总是会发来帖子约少爷出去游玩。

“小桃,我们走。”少爷气冲冲地从书房里出来。

最终少爷还是去见了陈小姐,并且带了一盆植物作为见面礼,陈小姐收到盆栽的时候很开心,她和小桃一样,看少爷的眼神一样。

小桃本以为少爷不过是像以前一样,来见一面,不会有过多的交流,但是今天少爷和陈小姐很聊得来,他们的笑声对小桃来说有些刺耳。

天色渐渐变黑,小桃催促了一下,少爷把陈小姐送回家后才和她一起回了府里。

三更天的时候,陈小姐的房门被敲响了,如果是以往她已经睡下了,但是今日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还收到了礼物,这些都让她兴奋不已。

听见敲门声,陈小姐披上外衣往门口走去。

门外空无一人“谁啊?”夜色中除了微风,就只剩下寂静。

陈小姐刚准备关门,就发现地上有张小纸条,捡起来一看。

“盆栽可以用鲜血喂养,会长得更加翠绿,一周一次即可,会有不可思议的结果哦。这应该算是我们的定情之物咯!”

陈小姐笑了起来,黑暗中的人影也跟着勾起了嘴角。

慢慢的陈小姐和少爷见面的时间多了起来,关系也越来越好。

一个月后,少爷天天待在屋子里,不吃饭也不出门,小桃去给少爷送汤的路上听见外院的两个小厮在谈论着什么。

“少爷是不是命不好啊!那个陈小姐死了,和前几个小姐一样,都是屋子里布满了藤蔓,整个人被缠绕在房屋中间。”

小桃停了下来,藏在柱子后面。

“哎,现在都让我怀疑少爷和这几个死去的小姐有关了,她们可都是被老爷介绍给少爷的,尤其是这最后一个,少爷喜欢得不得了,如果顺利他们本应该快成亲的。”

“少爷不会是那种克妻之类的吧!你看夫人很早就去世了,少爷只剩下老爷这一个亲人了。”

“可是我听说少爷和小桃的关系也很不一般啊!她就没事。”

小桃从柱子后面走出去,对着那两个小厮一通说教。

“你们是没有事情可以做了吗?在这里非议主子,小心把你们赶出去,还不快去干活。”

小桃端着汤去到少爷的书房,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一丝声响,便直接推门走进去,一进去就看到少爷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确认少爷只是睡着之后,小桃从一旁拿过外衣盖在少爷的身上,偷偷地在少爷的脸上落下一吻,随后起身走了出去。

小桃不知道在她出去后,自家少爷便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热汤,眼中带着一抹深思。

4

陈小姐死的那天,少爷也在场,他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

和陈小姐第一次见面的一周后,陈小姐问他那盆植物到底是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但是这盆植物生命力特别旺盛,很小的时候他娘亲去世之前提到过。

后来,少爷会送这种植物给自己在乎的人,希望他们就像这盆植物一样,生命力顽强。

有天,陈小姐偷偷跑来找他,说按照他说的方法给植物喂食鲜血,但是事情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植物的茎条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她便想着修剪一下,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少爷告诉陈小姐并没有给她说过什么要用鲜血喂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扔掉盆栽。

回家后,陈小姐便把植物从花盆里拔出来,弄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全部扔在了院子里。想着不浇水,又砍成这样,应该活不久了。

陈小姐稍稍放下心来,三天后,陈小姐回到府里,发现院子里的植物已经把本来就在院子里的花朵全部缠绕起来,植物的茎条在向着屋内延伸。

陈小姐唤来小厮,让他们快些把院子里的植物全部弄走,小厮他们足足清理了一周,也没有把这些植物弄干净,这些植物的生长速度太快了。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少爷告诉陈小姐,干脆把这些植物全部烧掉,还说三更天的时候会来帮她一起弄。

当天晚上,少爷偷偷跑到陈小姐家后门,陈小姐说过给他留了门,他轻松地走了进去。

来到陈小姐房门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少爷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屋内一片寂静,心里还想着难道是陈小姐等太久,然后睡着了吗?

少爷回过身,看了看院内,发现院子里很干净,并没有像陈小姐说的一样全是那种植物啊!他突然觉得安静得有些诡异,这个事情困扰陈小姐这么久,她不可能不等他就先睡了吧。

少爷跑到一侧窗户旁,推了推窗,像是被什么从里面抵住一样,他用手指在窗户纸角落上戳了个小孔,往里看去。

屋内的一幕吓得少爷跌坐在地,屋内藤蔓环绕,正中间有一大块被藤蔓裹住,往上看去,只见陈小姐的头露在外面,脸色煞白,嘴巴张得很大,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

那天晚上少爷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屋内的,那盆植物是他送给陈小姐还有之前的那几个姑娘的,没想到害了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

直到小桃来给他送汤时,他才想起来小桃也有一盆,为什么她没有事,难道是小桃做的手脚,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他看见小桃把盆栽放在了屋外的花坛里,可能是因为这样她才没事,而且小桃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又不是妖精,怎么做得到这么奇怪的事情。

还是得赶紧去让小桃把盆栽烧掉的好。

5

少爷来到小桃的屋外,发现花坛里的盆栽不见了,这时他闻到里面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

他没有推门便走了进去,然后看到的就是小桃割破自己的手指,让血滴在植物的叶片上。

“小桃,你在做什么?”

小桃转过身看着少爷,脸上带着一丝惊慌,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他走过去拿起盆栽,便往外走去,小桃立马拦住了他。

“小桃,你不是听说了外面发生的事了吗?这盆植物是不祥的,我要把这盆植物拿去烧掉,你快让开。”

话音刚落,这盆植物的茎条开始变长,随后缠住了他的手腕,随着手腕快速地往身体上蔓延。

少爷大惊失色,对着小桃吼道:“小桃,你快跑。”

但是小桃只是站在原地,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少爷。

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看来真的是小桃做的手脚,颤抖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小桃。”

小桃走向他,手指轻抚过他的脸,随后在他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染金
染金  VIP会员 她就像一只惊弓之鸟

春风吹又生

我是反派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