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玉岁 《寻神》番外篇

2019-06-12 17:16:49作者:阿步18

传奇

1

我叫夜锦年,是夏朝唯一的太子。

宫中上下皆道我是八千年修来的福气,一个捡来的野孩子竟然能得王上百般疼爱,还被封作太子,这简直是前所未闻!当然,他们不敢在我面前说,更不敢让我的父王听到。

大历十二年,曾经颇受宠爱的陈贵妃自恃身份贵重和下人诽腹了我一句“陛下对那个野种那么好,怕是和哪个见不得人的女人生的。”这句话让那些争风吃醋的妃子留心告了密。

我从未见父王发过那么大的火,他从来不是一个暴虐的帝王,可是那日,陈贵妃的储芳殿里血流成河,满殿奴仆被斩首殿中,陈贵妃被吓出了病,当夜就去了。

她是被赐死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议论我的身世,即使我是父王从弱水河畔捡来的弃婴,来路不明。我仍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我的父王是百姓心中神袛的化身,是这个国家说一不二的唯一英雄,是这个王朝史上最杰出的君主。

很多年前,他从昏庸的先帝手中接过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自此征战八荒,平定四海。如今三十年过去,百姓安居,列国来贺,夜氏王朝的威名远播四海,无论是黄沙飞扬的大漠还是浩瀚无垠的北海,都飘扬着夏朝夜氏的旌旗。

曾经谁也没有想到我的父王会登上王位。先帝二十六子,我父王排行十四,生母是宫中身份低微的小小贵人。先帝子嗣众多,过了很久才想起这个十四皇子,给他赐了名“禹”,和夏朝先祖,上古治水之神“大禹”同名。

先帝后宫纷争不断,他战战兢兢一路跌爬滚打长到十四岁,却被选去祭河喂龙,十四岁的他刺伤了那条龙的眼睛,沉入了河中,人们都说他死了。

可是七年后,他回来了,乘着巨船从惊涛骇浪中从天而降,宛如神袛。尚在的老人依旧记得当时他们的王是怎样的英勇无畏,血气方刚。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这一次,他砍下了那条龙的脑袋。

观战的百姓欢呼雀跃,自发地跪拜下来,歌颂他们无可替代的英雄,理所应当的新王。

2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么好。

父王后宫佳丽如云,这些女子,有些是世家贵族的小姐,有些是附属边国送来的贡女,也有费尽心思想要飞上枝头的宫女……或妖艳或清丽,无一不是沉鱼落雁的倾国佳人,或为权势,或因倾慕,源源不断涌进来。

可多年无一人能有所出,因为妃嫔侍寝后的一碗避子汤是王上御赐。但这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又怎会甘心呢,总有几个动歪心思的想着法子偷偷把那汤吐掉,如愿以偿的怀上龙胎。

本以为生米煮作熟饭,王上也无可奈何。却没想到她们的王竟然那样狠心会亲手为她们灌下落胎药并冷冷道:如有下次,决不轻饶。如此几次后,她们终于死心了,君王无情,红颜寂寞,枯死深宫将是她们最后的命运。

幼年的我曾懵懂地问他,是否是因为不喜欢孩子才不让那些娘娘有孕?

他将我抱起来,慈爱地抚了抚我的头,我依恋地靠在他宽阔的肩头,听他沉声道:她们不配。

那时我不懂他说的什么配不配,只看到他在说这句话时那似海深沉的目光和紧抿的唇角里藏着一种别扭的,复杂的温柔,就像他每次看我的眼神。

我想,要是我真的是他的孩子就好了,就连皇祖母都说我和他小时候长的很像。可我不是,我确实是他捡来的,他二十二岁那年从弱水河畔捡来的,宫中的御卫和内侍都亲眼看到他把我从河中抱起来,他们说那一刻他哭了。

彼时他是那样俊秀挺拔,风华正茂的年轻帝王,可他的眼中再没有半点炙热与光亮。

3

大历二十九年,父王病重。我听着他在病中断续的,呢喃不绝的胡话,不禁泪如雨下,他说:

姝姬,你怎么不理我了,我错了,我这就回来,等我,等等我……

我要送给你世界上最好看的鞋子,只有我的神女才配得上。

姝姬,你有没有原谅我?对不起,对不起,可我真的好想你。

我很想你啊……

良久,他突然激动地嘶吼起来,枯败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父王的寝殿里有一双价值连城的玉鞋,他从来不让人碰。那双鞋以白玉为底,蜀锦为绣,金丝为线,明珠为坠,动用了全国最出色的五百名绣娘费了整整三年才织制好。

姝姬,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

4

当我在弱水间与那个须发全白的老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他给了我一个释然的微笑,身影僵直逐渐明透,最后变成无数片枯蝶随风粉散。

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实发生过。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我呆愣了半晌,心中是难以排散的苦郁复杂。

“还有一句话,神女说她很爱你,她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陪你长大,从未后悔的事是放你的父亲离开。”

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老人的这句话,渐渐湿红了眼眶。

忽然,脚下的大地像是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四周散开的迷雾重新聚集了起来,时空中流逝的影像投射在我的眼前,我看到了白衣乌发的少女和桀傲清冷的少年:

他笨拙地为她穿上单薄的布鞋,又嫌弃这粗糙的面料将少女脂白如玉的脚踝磨出了一丝薄茧,末了,他生气地将那双鞋子扔到了老远……

我看到大雨倾盆的夜晚,初来乍到的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立在最高的礁石上,任豆大的雨滴扑打在他的额前,远处白衣乌发的少女迎雨跌撞地奔了过来……

我看到清风徐徐的月夜,他孤身一人走入荆棘从生的密林,采下那朵最浓烈的紫蔷薇,别扭地把它别在神女的门前……

我看到他们年少相爱的一幕幕,看到了他最后决然离去的背影,看到了神女背过头后静默流下的一滴隐泪。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悲凉的歌声嘹亮,脚下的土地越发颤动起来,我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的神女像,急忙登上了我的小舟。身后的大地刹那间土崩瓦解,如倾碎的琉璃沉入了海底。

从此世间再无弱水间。

5

我怀着无比复杂的情绪回去了。河道的两侧围满了满心期冀的百姓,他们都以为我去传说中的弱水间是为王上求取神女的灵药。

“太子殿下,有没有找到神女”?”

“神女赐药给王上了吗?”

“殿下,王上会不会有事?”

……

潮水一般地关切声一股脑地涌了过来,我去的时候这些百姓在这里为我送行,我去了多少天,他们就在这里守了多少天。他们真心实意地爱戴着这个为他们带来和平带来富庶的君主。

“找到了,找到了。”好不容易寻到了一口空隙,我点点头凄然一笑。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神女啊!”花白头发耄耋之年的老人在儿孙的搀扶下激动地大哭起来,“是王上让我们都过上了这么好的儿子,我们日日夜夜在这里为王上祈福,谢谢上天……”

我躲开欢欣的人群,一步一步向宫中挪了回去。

“见到她了吗,锦年?”昏暗的大殿上,父王急促地睁开眼,我急忙走过去扶住他。

“见到了,父王。”我说,“那里的人都很好,她也很好。她说她的心里住了一个人,往后的千年万年都不会寂寞了。”

他释然地点了点头,又问我当年他是不是做错了。

我想到了殿外那些满心欢亢为他祈福的百姓,或许他不是一个诚实的爱人,不是一个忠诚的丈夫,不是一个勇敢的父亲。但他一个是个最好的君王。

他说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冷血寡情,野心勃勃。

“锦年,仅有的光明与温柔我都给了你的母亲。”他说,“锦年,我们都很爱你。”

我紧紧回握住他的手,心中百转千回,我想问:

父亲,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姝姬不在了呢?在你抱起我的那一刻。你不敢相信我是姝姬留给你最后的寄托,也从不去证实我的身份来历,你在怕。

所以你编织了深长一梦将自己困吞其中,你说,姝姬她很好,她还是不老不死的弱水神女,她只是不愿意再见到你了而已。

梦醒的最后一刻,你泪湿枕巾。

我将那颗云白的珠子递给了他,他的眼中重新闪过久违的光亮。意识弥留之际,他安心地靠在我的肩头,一如多年前我靠在他宽阔的肩头。他喃喃叮嘱道:“我死之后,把我烧成灰撒到弱水中去,千年万年,我都不会走了。还有那双鞋子不要忘了……”

6

熙真元年,我的皇后为我诞下一个冰雪可爱的女儿。我决定为她取名“忆姝”,夜忆姝。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我也成了双鬓花白的老人,我兢兢业业地努力做好一个君王,像我的父亲那样。

春日的阳光慵懒,我登上弱水河上的御船,春风吹过平和无澜的水面,吹过万里峥嵘的河山。我听到天真的孩童在歌唱:

御沧海屠恶龙

神女赠宝珠

吾王兴大夏

……

作者注:锦年:形容美好的时光

阿步18
阿步18  VIP会员 新手小白,热爱文字,不足之处,请多包涵

锦年玉岁 《寻神》番外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