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黄昏恋

2019-06-11 19:05:05作者:邀月宫煮

世情

1

指针刚划过十一点,林伟业光着膀子蹑手蹑脚地推开卧室门,黑暗的房间里透过遮光窗帘的缝隙泄漏进来的霓虹,像萤火虫一样飞舞、流动。借着这些细碎的光源,他看见妻子静静地侧卧在床上。

轻轻关上门,踮起脚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慢动作一般撩开被子的一角,正准备躺下去,林伟业忽然听见妻子低声说:“有个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

林伟业一惊,拍拍胸口,“你没睡着呀?”

妻子翻过身,掀开被子示意林伟业钻进去,待他躺好了才开口:“今天下午我头痛请了两个小时假提前回来了,我想着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也带了钥匙,所以就没提前跟妈说……”说到这儿,妻子顿住了。

“然后呢?”迟迟没等到下文,林伟业忍不住追问。

妻子蠕动着朝他靠拢了些,声音比先前更低,“我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妈和一个小老头并排坐在沙发上,而且老头正在帮她擦眼泪。”

林伟业没有接话,但是妻子听到他的心跳加快了。

“老公,我觉得妈挺不不容易的。你想想,她三十多岁的时候你爸就没了,一个女人家把你养大供你读书,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改嫁,有几个女人能做到这份儿上?”妻子温柔地摸摸林伟业的脸,“现在你成家立业了,她老了,虽说和我们住在一起,但我们也没多少时间陪她,要不……给妈找个老伴儿吧。”

林伟业一声不吭,黑暗中,只有偶尔从窗外传来的一两道鸣笛声。

妻子叹了一口气,又侧过身去。这时耳边才响起林伟业的声音:“那老头,你认识吗?”

“我一回来妈就匆忙让他走了,没怎么看清模样。”妻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迅速翻回来,“对了,这事你心里知道就好了可别说漏嘴了,不然我怕妈觉得我多嘴,记住了吗?”妻子戳戳林伟业的脑门。

“知道了。”林伟业答得有些敷衍。

卧室重又陷入一片寂静,林伟业闭上眼,过去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在他脑海里自动播放,怎么也按不下暂停键……

2

林伟业的爸爸是一名消防员,他执行任务牺牲时,林伟业才刚满8岁,妈妈王爱红33岁,是风韵正好的年纪。

他爸去世的头半年,仰仗着英雄家属的光辉,街坊邻居都对他们母子很尊敬很客气,但大多数人终究是善忘的,日子一久,孤儿寡母门前便起了是非。

林伟业还记得,闹得最厉害的一次,是在菜市场卖鱼的那个女人,提着刀将他们母子堵在大院儿门口,扯着嗓子骂他妈是个狐狸精,骂他是个小野种。

王爱红生得娇小,她自知解释无用,反抗更无用,便只沉默地将瘦弱的林伟业护在怀里,任那女人欺辱谩骂。

软柿子好捏,拿刀的女人越发放肆,甚至还动起了手,就在大家都只顾着看热闹的时候,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忽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女人拿刀的手,三两下就训得女人哑口无言,终于骂骂咧咧地走了。

男人叫李建国,老婆带着儿子跟有钱人跑了。

林伟业回想起来,妈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眼里是有光的。没过多久,她又开始穿起了高跟鞋,还有那些落了好久灰的花裙子。

有一天林伟业放学回家,王爱红在饭桌上忽然带了点儿娇羞地问他:“小伟,你喜欢李叔叔吗?”

林伟业低着头瞥了一眼爸的黑白照片,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点了头。

没过多久,王爱红和李建国领了证。没有婚礼,没有嘉宾,但是她喜气洋洋地做了一大桌子饭菜,李建国吃到一半感慨地说:“没想到活了半辈子还能拣到这样的福气,以后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娘俩,把小伟当亲儿子一样!”

王爱红笑着,眼里有泪光闪烁。林伟业偷偷看了一眼曾经摆放父亲遗照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空了,眼里也有泪光闪烁。

再婚后,王爱红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温婉少妇,李建国对她也越发体贴温柔。这一切林伟业都看在眼里,不知怎么的,心里总是冒出一些酸涩、失落的滋味。

林伟业十岁那年,王爱红怀孕了,李建国整日难掩喜色,对她更是万般呵护。可惜,孩子最终没保住,王爱红说她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等她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没了。

躺在医院那些日子,李建国天天去照顾她,送汤送饭,顿顿准时,但是他突然沉默了许多。王爱红知道他难过,处处赔着小心,但是她的那些小心在李建国心里却成了心虚的佐证。

“你是故意的,是吧?你压根儿就没打算给我生孩子!”

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睡梦中的林伟业被一阵咆哮吵醒。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不就是想让我当一辈子冤大头给你那个……那个死鬼男人养儿子吗?”李建国的声音透过墙壁清晰地传到林伟业的耳朵里,“我告诉你,没门儿!你要是不给我生个亲儿子,我……我弄死那个小野种!”

“啪!”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摔碎了,林伟业赶紧爬起来向隔壁的卧室跑去。门被反锁了,他听见他妈在低声哭泣,一股火气顿时熊熊燃烧。

“妈,你怎么了?”林伟业大喊了一声。

哭泣声立刻停止了,“我没事儿,你李叔叔喝醉了说胡话呢,你快回去睡觉!”

“小野种,都怪你……都怪你!我……我弄死你……”

李建国吼叫着把门打开了,瘦弱的王爱红死命抱住高大的李建国,“小伟,你快回房间,把门锁上!快点!”

“贱人!松手!”李建国一个猛力甩开了王爱红,她重重地倒在地上。

“妈!”林伟业哭喊着跑过去扶她,却被满身酒气的李建国抓住脖子一把提起来。

“把孩子放下!”王爱红怒吼着,浑身颤抖。

“闭嘴!”李建国喘着粗气,脚步踉跄,“你是个臭没良心的贱女人,你儿子是个喂不熟的狼崽子,你们……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建国,我求你了,把孩子放下,别伤害他!我求你了!”王爱红跪在地上,泪流满面。

“你这个大坏蛋,我打死你!”急了眼的林伟业在空中胡乱扑腾,一只脚踢中了李建国的肚子,被狠狠扔了出去,落地的瞬间就没了知觉。

当他在医院醒来的时候,身旁只有眼睛肿得像两只桃子一样的王爱红,从这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李建国,而他妈也再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瓜葛。

3

“小林,你最近是怎么回事?你看看这报表里的数据,这么明显的漏洞你都没发现!”

林伟业正对着电脑发呆,一沓文件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他的办工桌上。一抬头,正对上主任写着恨铁不成钢的脸。

林伟业这才回过神,赶紧站起来赔不是,“对不起主任,是我太大意了,以后一定注意。”

“你可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一向很器重你,可是你最近的表现,哎……”主任摇摇头。

林伟业的脸有些发烫,局促地立在那里,好一会儿才憋出句:“我一定尽快调整好状态……”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主任语气软了些。

“没有,”林伟业顿了一下,接着说,“就是……就是最近睡眠不太好。”

主任扶了扶眼镜,不动声色地将他打量了一遍,“小林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工作再重要也没有身体重要。这几个月赶项目你没少加班,确实挺辛苦的,这样吧,我给你放两天假,你去好好做个检查,确定没事儿了再安心回来上班。”

走出办公楼,林伟业打了个车直奔家里,没有告诉妈也没有告诉妻子,潜意思里,他又期待又害怕在突然打开家门的时候看到点什么。

自打妻子告诉他那件事以后,他心里总跟坠着一块石头似的,不上不下的,压得他难受。

说实话,妈才五十多,身体和精神也都不错,整天一个人在家待着难免孤单,想找个老伴儿互相陪伴、照顾,他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理解和接受——是两码事。

尽管已经过去这么些年,每每想起李建国他还是意难平。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那些想再婚的老头心里做的都是什么打算呢?万一就是想找个老太太伺候自己呢?难道妈辛苦半辈子,好不容易能享几天清福,却要去给别人做免费保姆吗?

上次听女同事说,现在还有专门骗婚然后要求离婚分财产的老头,这样的人万一被妈碰到……对了!

他跟李莉眼看就三十了,生孩子就是这两年的事儿,要是妈在这个节骨眼再婚了,以后还能帮着带孩子吗?

李莉她哥的孩子才刚满月,她爸妈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请个保姆吧,网上保姆虐待孩子的新闻不少,他可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一个外人……

正胡乱想着,的士就在自家小区门口停下了,林伟业钻出车厢大步流星地往电梯口走去。

“小伟,今天这么早回家?”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您呐,王阿姨。”林伟业回头笑着打招呼,看见小老太太眉开眼笑地挽着一个小老头,“这是……”

小老太太看了身旁的老头一眼,带着几分含情脉脉的意味,“我的新老伴儿。”

“哦……恭喜恭喜!”林伟业有些讪讪的,“那个,我还有点事儿,先回了。”

“诶——小伟……”王阿姨叫住他,给老头使了个眼色,老头忙赔着笑说自己要去上个卫生间,一路小跑着走开了。

“小伟呀,王阿姨想问你个事。”小老太太走近了两步,压低了声音。

“您说。”林伟业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点儿。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不同意你妈找老伴儿呀?”王阿姨扶了扶眼镜,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透过镜片盯着他。

“这……”林伟业有些局促,“这不是我同意不同意的事儿,我妈单惯了……”

“不对不对!”王阿姨挥手打断了他,“俗话说得好,少时夫妻老来伴,哪有人真的喜欢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呢?人上了岁数最怕的就是孤单啊!”

林伟业勉强地笑了笑,低下头用脚尖踢着地上的两颗小石子,“我妈和我们住在一起,应该算不上孤单吧。”

王阿姨眯起眼睛,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们年轻人一天到晚不着家,回去了也是跟自己的爱人窝在一块儿,你说是不是?你自己想想你一天到晚能跟你妈说上几句话?”

林伟业回想着自己和妈的日常,耳根渐渐发烫。

“小伟呀,我看你妈和老刘蛮聊得来的,就是经常和你妈搭档跳交谊舞那个,你有印象吧?”

王阿姨脸上挂着笑,不等林伟业回答继续说,“他们俩都喜欢跳舞,搭档起来也特别合拍,而且呀,你刘叔叔和你妈一样,都是年轻的时候另一半就没了,为了孩子一直单到这把年纪,两个人聊起来非常投机……”

“王阿姨,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林伟业打断小老太太的话,想逃离,不想她却说:“那我长话短说好了。”清了清嗓子,她接着说,“我看得出来,老刘和你妈是看对眼了,听说前几天老刘还去找你妈表态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拒绝了。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因为你不答应,我猜得不错吧?”

“我不知道这事儿。”林伟业咽了咽口水,“王阿姨,我真的不太舒服,请假回来的,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向电梯口快步走去。

“叮”,被按亮的23灭了,电梯门打开。林伟业探出头瞄了一眼,四下无人。轻轻移步到家门口,缓缓掏出钥匙,麻利地转动锁芯。

门开了——

客厅空无一人,只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从厨房传来。

“你今天怎么这个点儿就回来了?”老妈听到响动从厨房走出来,围着围裙,手上还沾了两片菜叶子。

“家里就您一个人?”林伟业脱口而出,看老妈愣了一下,又赶紧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平时您一个人在家挺无聊的,可以……可以叫些老姐妹儿回来陪你说说话。”

老妈低下头拍了拍围裙,“你歇着吧,我做饭去了。”

林伟业不是个心里能装事儿的人,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跟进了厨房,“妈,我刚回来在楼下看到王阿姨了,和一个老头在小区溜达,我看他俩聊得还挺好。”

“是吗?”王爱红继续麻利地洗着菜。

“那是王阿姨新找的老伴儿吧?”林伟业拿起一颗蒜慢条斯理地剥起来。

“应该是吧。”王爱红把洗好的青菜放进一个镂空的盆里沥水,又取出一块肉洗起来。

“王阿姨老伴去世那么久了,现在找个新的互相做个伴儿,挺好。”林伟业说着偷偷瞥了他妈一眼,可她只顾着切肉没有接话。

林伟业轻轻咳了一声,试探着说:“妈,要不您也找个老伴儿吧,您整天一个人在家怪无聊的。”

“噔噔噔噔……”老妈手里的刀飞快地扬起又飞快地落下,就像林伟业因为害怕妈给出他不想听的答案而狂跳不止的心一样,。

终于,她把整块肉都变成了细细的肉丝,“你别想多了,那天来咱们家的老头是我的老同学,多少年没见了,说起上学时候的事一时激动我才哭的,没别的。”

“呲啦——”肉丝下了油锅,林伟业长舒一口气,同时,他敏锐地听见妈轻微地叹了一口气。

“我老了,没别的盼头,就等着你们生个孩子,我发挥发挥余热,也好享享天伦之乐。”肉丝半熟的时候,妈转过脸笑着对林伟业说。

母子俩相依为命多年,儿子的心思瞒不过妈,妈一举一动透露的秘密照样逃不过儿子的眼睛。

林伟业知道,妈对他说了谎,可是他不想拆穿。

“等我有了孩子,妈有了新的寄托就好了。”林伟业在心里想。

4

看到那个老头是在两个月后的傍晚。

林伟业加班回来,走进小区闻到一阵清新的栀子花香,一时兴起他便逐香而去,恰好就目睹了妈和一个看起来还算精神的老头并排坐在花圃旁的路灯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