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

2019-06-11 19:04:55作者:墨家姝清

青春

窗外是凄凉的细雨,陆柔雪看着夜空回忆起那个真实而冰冷的梦。

梦里他决绝的身影,似寒风凛凛,如千刃划在她心尖,划在那个曾经装着他的地方。

她以为那是一个不会再提起的人,那是件不会再忆起的事。怎么如今见了个陌生人,往事便无法抵挡的侵入如今看似平静的内心。

陆柔雪曾有个哥哥,穆子寒。

陆柔雪十三岁那年秋天,父亲带着她在一家饭馆见了一个女人,还有她的儿子。父亲与她说,那是张阿姨,还有张阿姨的孩子穆子寒,如果她愿意可以叫哥哥。

陆柔雪不愿意,她觉得父亲忘了她的母亲,要和别人在一起了,她别扭的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倒是穆子寒走到她面前,轻声询问道,“你好,我是穆子寒,很荣幸遇见你,我可以叫你妹妹吗?”

陆柔雪看着他那灵动的眼眸,仿佛忘记了所有,不自觉的应了声“嗯。”

父亲说,那好,以后你们就会在一起上学了,在学校要相互照应。

没想到第二天,穆子寒就转到了柔雪的班上,而在那新的座位表上,他们是同桌。

哥哥吗?真陌生。可她抬眼却望见那个温柔如暖阳的笑颜。穆子寒:“我是坐这吗?以后就多多关照了,妹妹。”

仿佛那一瞬间,有什么被定格,柔雪忽然发现:“也许有个哥哥,真的还不错。”

是的,还不错。曾经你是我的全世界,我给予了你我全部的信任,你却践踏了我所有的尊严。

初中的那三年,大概是陆柔雪最美好的回忆了。尽管她无法真正把张阿姨当成母亲,但是她已经接纳了这个哥哥。

曾记得,初二那年,柔雪和一个男生发生了矛盾。那个年龄,无非是憧憬的喜欢和无知的情感。被表白的柔雪理所当然的拒绝了。

其实,他们本也是关系甚好的朋友。经此一遭,好像也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仇人。虽然,这从不是她本意。

男生偏执的认为,柔雪是因为她哥哥才这么对他,认为柔雪从没有把他当做朋友。可是,他明明知道,柔雪有喜欢的人,虽然那种喜欢她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种怎样的感受。但她知道,哥哥就是哥哥,无论血缘,从她认了他做哥哥那天起,他就永远是哥哥。

后来的后来,若离告诉柔雪,你知道那件事穆子寒在你身后为你做了多少吗?柔雪摇头。若离说,他一直在你身后,为你做了很多,却不让我们告诉你。你迷茫不知所措的那段时间,是他在身后为你遮挡,为你处理那些事,他真的对你很好。

是啊,遇到你们我才知道被照顾的感觉,从来过得都是浑浑噩噩。哥哥这两个字曾经是我最美好的两个字,现在却是我最伤痛的两个字。他曾为我洗净荒芜陌,也曾坠我入空沉。

从那以后,柔雪对哥哥的依赖仿佛更深了。那是这么多年来的孤寂中,露出的曙光。

可是曾经你是我的全世界,现在我的世界却没有了你。刚上高中的时候,憧憬又迷茫,离开了若离她们,在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环境,我只有你。

习惯性的依赖却被人嫌弃。先是违约,又是刻意避开。在柔雪主动道歉的情况下,他依旧不为所动。曾听闻这么一句话,两个朋友间闹了矛盾,不用在意谁先道歉。可穆子寒,你不接我电话,却接了陌生人电话的那一刻,我苦涩的笑了笑,我懂了。

可以,最后一次,再给我们之间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不见我,那就这样。

可以,很可以。意识逐渐消散,精神逐渐崩溃,最后一丝理智牵扯着我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宿友,独自冷静。

那一刻,仿佛柔雪仿佛感受到世界崩塌了,所有的信任就像个笑话。再也没有办法给他找任何理由证明是她错了,亦或是她多想了。倾尽所有的信任在他眼里算得了什么。

可穆子寒,你曾经是我的全世界啊,你是我最在意最信任的人啊,你是我的哥哥啊。

你答应来看的比赛你都没有来,你给我的诺言你都没有实现。如果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这个妹妹厌倦了你大可直说,反正就当从未有过这个家,何必如此呢,穆子寒。

柔雪想不明白,这一切是究竟因为什么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这一切的委屈都无人诉说,又彻夜难眠,便起身与星星聊完这三年的故事。

就过去吧,就当我们不曾认识,就当从未有过这个家。反正,从初中柔雪便是独住在那个家外的地方。虽然近,但不在一块。有什么放不下呢?

谁知第二天,若离一个电话打来,柔雪泣不成声。“我知道你难过,我知道你在乎,我知道你在乎了他那么久对不对?但是不要难过啊,你还有我,你要像我那么坚强啊!”所有的人都在劝她不要在意不要为了你伤心难过不值得。可若离却对柔雪说,她知道柔雪的委屈与在乎,让柔雪感受到了那许久不见的温暖,那存封在初中记忆中的温暖。

柔雪知道,她应该振作起来。

往事如烟,何必深究,这么多年,这么多样的委屈,不都熬过来了吗?那个家,那个人,不要也罢。

可是为什么,直到那个星期的周六的早上起来,发现收到穆子寒的信息,还是很高兴呢?高兴之余没有发现那语气的冷漠,以及与我陆柔雪的无关紧要。你问的是若离,而不是我,你问我和她说了什么,她都知道了些什么。多么可笑。其实明明看出来了吧,下意识的选择不去在意。还是高兴的原地飞起转圈欢呼。陆柔雪至今没有忘记那迷糊之中看见穆子寒的信息时从床上惊起,很兴奋的和宿友说哥哥回信息了时,眼里闪着的光芒。

真可笑,穆子寒。

后来我所有的样子都是拜你所赐,所有性格的养成都与你有关。

陆柔雪想,我不会再挽留了。就像很久之前对另一个人说的那样。“你执意要滚,我又何必挽留。”同样,你也没有回来的权利了。我说放手的那一刻就绝不回头。

那天晚上你倒是给我打电话道歉了,刚开始还稍有动摇。可是凭什么呀,我给了你那么长的时间,却被你伤害了那么久那么伤痛,凭什么你一个电话我就要原谅你。

更何况,你那是道歉的语气么。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其实那个时候就算是龟龟他们来找我我也不会出去啊”

“是啊你没有哥哥了”

“你是不是和若离说我坏话了”

“唉呀,你这样子我还是没有办法交代啊”

还有啊,后来你又找了若离说

“她是不是又误会什么了”

“这下好了她现在那些朋友也知道我们那乱七八糟的关系了”

穆子寒,真的很搞笑耶。

最后那个电话是你打的,说是考虑很久才敢打这个电话,语气听着还算诚恳可是那话怎么这么刺耳。

真可笑,你得了尿毒症、得了抑郁症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呢?

有本事你瞒着我你瞒着我一辈子,让我恨你一辈子啊。

你曾经伤我伤的那么重我凭什么相信你原谅你。就算你大小便失禁死在床上我也不会去看你的。我早就没有你这个哥哥了不是吗?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机会再见你最后一面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穆子寒,我不会原谅你。我会好好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我要成为最好的那个自己。

那段封存的记忆,一旦触碰,都会心如刀绞。有些事,有些人,不会再提起,也一辈子不会忘记。

陆柔雪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宛若暖阳的笑意,让她想起了那个秋天,想起了那个曾经让她险些窒息的哥哥二字,于是她鬼使神差的唤起了他一声小哥哥。

祭奠

——姝清

他曾是我故事里的人

也曾是我最信任的人

他曾缓缓推开我世界的门

也曾烙下刻骨的痕

他曾是我满眼星辰

也曾是我遮雨屋宸

他曾惊起我涟漪心神

也曾为我遮挡大雨倾盆

他曾洗净荒芜陌尘

也曾坠我入空沉

他是我故事里的人

是眉间皱起的纹

他是我岁月刻的痕

是照亮前路的辰

我用最真挚的文

祭奠岁月的坟

墨家姝清
墨家姝清  VIP会员 小故事,愿你喜欢。

祭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