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相册——铁栏杆

2019-05-23 19:06:11作者:执笔诉清欢

爱情

南方天气确实闷热,但是好在是傍晚,有一丝丝凉爽的感觉,不至于让人闷得头晕。

我站在寝室二楼楼梯边的走廊上,探着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

“喂!”

声音从楼下传来,低下头看见刚刚闯进教室的男孩。

我努力不露出震惊的表情,但是却好像不那么容易隐藏。恼羞成怒似的,语气也变得有些较劲。

“你疯了吗,怎么不在寝室?”

“下来。”他声音很小,应该是怕被听到,一边用手指指向一楼楼梯最里侧的位置。

看了看周边没人,于是马上跑下了楼,凉拖鞋的底板硬硬的,踩到楼梯就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里显得很大声。

“你怎么不在寝室?不是都门禁了吗?”我看到他,还没站稳就赶紧问他。

“没事,我们楼管的不严。”

“真没事吧?”

“没事。”

一副很镇定的样子,应该是很熟悉这套流程了,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才意识到周围的环境是个独立的拐角,平时除了从侧面上楼几乎不会路过这里。原本应该是有一个拉伸门的,还留着把门和锁链接的印迹,不过其他地方都被重新封上,安装上一条又一条铁栏杆,跟寝室楼整体破破旧旧的感觉完全不同,一看就是新装上的。

“你看什么呢?”他问,我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你今天要干嘛啊?还跑我们班会来了?”

“不挺好的吗,先看看学弟学妹们什么样。”

“好个头啊,就你爱出风头。”

他听到出风头几个字更得意了,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我就是适合出风头。”

“何洛川,你这样真欠揍!”我伸出拳头,从铁栏中间锤向他胸口。

虽然完全没用力,但是他也配合着后退了两步。

“开学第一天就打学长哦?”

“我们又不是一个专业,你不算我学长。”

别过头,不能再看他,不然又会控制不住脸红起来。

“那你申请调换专业啊,来新闻系。”

“不要,学新闻没趣。”

“是吗?”何洛川的身体突然靠过来,正好挡住月亮的方向,刚刚还被照亮的一片地方被黑暗覆盖住,把我包裹在里面。

“还不睡觉吗?”突然一个寝室的门被打开,里面的人探出头,一脸不满的表情,那个样子巴不得是想把我打一顿。

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就算自己做错了也想赶紧怼回去,结果还没等我发出声音,何洛川先开口了,“对不起啊,这就回去。”

看到是个长得不错的男生说话,门后的女孩也不好再说什么,多打量了我两眼,一句话没讲地关门回去了。

“切。都怪你,搞得跟探监一样,害我被骂。”

从何洛川在月光下的影子里走出来,他也放开栏杆,准备离开。

“回去吧,军训记得涂防晒。”

我摆了个ok的手势,赶紧从楼梯跑上了楼。

到二楼转角的时候我看还是忍不住向楼下看了看,但他已经走远了,连一点影子都没留下。

后来的楼梯,脚步放的很慢,应该是还在回味刚刚的对话,不舍得走太快,不然回到寝室进入梦乡,第二天也许会就记得不那么真切了。

晚上的天气真舒服。

深吸一口气,再深深地叹气。

_

入学第二天按照惯例是要去开各个学院的院会,然后领军训迷彩服和鞋子,晚上填资料表。

好像每年都是这个顺序,学长学姐们一个接一个来跟我们对接,但是也没多认真的样子。

开会开到快睡着的我,只想赶紧吃个包子回去睡觉,下午还得跑到超远的体院馆拿衣服,还好自己有摩托,不然走过去都晒成水了。

“哎哎哎!”

突然被人拉住胳膊。

“啧!”下意识不耐烦地回头,看到苏磊今天又是散落的头发,果然显得年轻很多。

“你摩托车还停在楼下吗?”他问。

“啊?”

“不是你的摩托车吗?”

“是我的啊,电动的!”

“行,你的电摩托,辅导员让你挪走。”

“挪哪里去啊?”

“食堂后面不是有停车棚吗。”

本来在9月份燥热的天气里开了一上午的会,就已经让情绪低到平均值以下了,他又突然跟我说这种话,感觉是火山一瞬间喷发,正在火星四射。

“你有病吗!”眉头努力皱的特别紧,恨不得所有人都看出来我此时此刻非常不高兴!“咱们还没选班委呢!你怎么管那么多!要搬你让辅导员来跟我搬!”

说完转头就走,肚子里一团火,一点都不饿了。

“哎!”

听到他声音好像还在身后,我赶紧小跑起来,能跑多远跑多远。

“有病。”

真没想到大学开学才两天,就能有这么讨厌的人。

这个大学真是对我不友好。

“等下!”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还追上来干嘛!”

苏磊没有立刻说话,只是看看我。

“你中午别骑车,学校查这个,我怕你开学惹上事。”

他声音变得温柔了一些,气势也弱了下来。

“你骑我的自行车过去吧。”

“我……我不会骑……”

“哈?”刚觉得他声音温柔,又突然变成了那种咄咄逼人气势的高音调。“你会骑电瓶车,不会骑自行车?”

“对啊,用脚踩这种我不会。”

“你这个同学真难伺候哎,中午自己跟室友走过去吧!”

“用不着你管,拜托你别管我了。我谢谢你!”

说完我继续向前走,这次特意留意了身后,他并没有任何追上来的意思,这让我心里松了口气。

“上一个我不管的人,已经死了。”

……

是我听错了什么吗?

回过头,站在原地看着他瞬间阴沉的脸,明明是夏天的中午,却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什么?”我想再确认一下。

但是苏磊似乎并不给我这个机会。

“叫你别骑车!”

还是咄咄逼人的语气,高高的音调。

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刚才那种阴暗致郁的语气和他联系到一起。

这次他比我先走得快了。

_

何洛川在食堂只接了一杯豆浆,吸管被咬得满目疮痍,嘴唇也有一块皮被彻底咬破,浅浅的血红色溢了出来。

“何社长?”

有一个黑发马尾女孩小声得问。

“你是文学社的新任社长吗?”

何洛川没说话,就半抬眸看着。

“我……我听说过你!很想要你的联系方式!请问可以吗?”

女生很期待的样子,也因为有点紧张,语音里有点发抖。

“你加我通讯录吧。”何洛川把手机递出去,然后眼神却还是低着。

“好!”女生激动得把内容输入进去,然后漏出了很灿烂的笑容,“谢谢社长!”

表达完感谢后,女生赶紧跑到了自己的小团体那里,努力压着声音,但依旧很明显得说着自己拿到了万人迷何洛川的联系方式。

小团体周边的几个女生也跟着激动起来,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何洛川在这边依旧很安静,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看着刚刚被输入的好友信息。

[丑女。]

何洛川输入备注,抿了抿嘴。

似笑非笑一样。

舔了舔嘴唇破掉的地方,又痛又痒的感觉涌上心头。

_

执笔诉清欢
执笔诉清欢  普通会员 我是清欢,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灰色相册——铁栏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