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落居:郡主想嫁酒楼老板

2019-05-18 22:11:53作者:皮二爷

古风

千年魔气出,九重天空破,人间白日惊雷起,夜如昼明亮。

——《司命运薄》

宏宇三十一年,以天降异象为由,齐师伐缙。丞相楚怔献计缙王,齐军大败,天下终得一统。同年,缙王封楚怔为楚国公,嫁风朝公主于其子。次年,风朝公主产女,女婴衔绛珠果而生,喜鹊绕城飞。缙王大喜,赐封红绛郡主。

——《缙书·卷二》

1

楚宁及笄这日,朝中各臣送来的贺礼大大小小摆了一屋子。

“礼部尚书送水光流彩琉璃灯两盏,金丝楠木雕花软梳一把……”

下人们喘吁吁地忙进忙出,楚宁嘟着嘴,视线从琳琅满目的贺礼上一件件扫过,似乎在寻找什么。

“思落居送一瓶红姑醉,两壶金荷酿……”

楚宁的眸子一下子亮起来,她掀开白色撒花软珠帘,一把扯住正在登记贺礼的家丁的袖子,问道:“东西在哪儿呢!”

“回郡主,思落居的贺礼刚一送到,就被国公大人拿走了……”

这思落居是大缙第一酒楼,坐落于西街胭脂湖旁,虽不在主街道上,可每日都是宾客如云。酒楼有个奇怪的规矩,每桌至多点三盅酒。凡设宴所需,皆要提前三月预定,届时自行领取,绝不外送。可愿意为一盅酒挥霍千金的达官显贵,皇室亲族数不胜数,缙王更是御笔赐匾。

可就是这样的思落居,每逢楚宁生辰,必要送些酒水来。这时她那嗜酒如命的祖父便会偷偷把贺礼摸了去。

楚宁一跺脚,转身就朝楚怔的书房跑。一推开门,她就看见满脸通红的祖父正抱着青白插花瓷瓶在屋中央转圈圈。

“阿宁啊,你来啦……红姑醉在那呢……这果露我可不喝……”红姑醉不是酒,是果浆酿制的汁露。楚怔咧嘴笑,花白的胡子一晃晃的,“你说这思落居为何会惦记着阿宁的生辰呢?”

楚宁盯着红漆茶盘上立着的碧玉雕刻而成的小瓶,一颗心怦怦乱跳。

2

楚宁遇见离七,是在十岁的时候。

她和萧国公的孙女萧嫣儿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萧国公为了讨好祖父便提议两家合办生辰宴。

而宴会那天,她和萧嫣儿却打了起来。原因很简单,萧嫣儿想要一件裙子,而那裙子是西域贡品,唯有一件,缙王把它作贺礼赏给了楚宁。萧嫣儿心有不满,便伸脚绊了楚宁一下。楚宁却顺手扯住她的裙子,刺啦一声……

满朝文武百官瞠目结舌,两位国公脸上更是猪肝色。随后萧嫣儿臊着脸跑回屋,她憋着气跑出府……从此两人就结下梁子,两家也成了对头。

她还记得那天飘着细细的雨丝,合着若有若无的酒香,柔柔地洒在胭脂湖上。

一袭青衫,一柄黛色骨伞。颀长纤瘦的人影缓缓而至。

“今日不是你的生辰吗,怎么跑出来淋雨了?”是个比她大几岁的哥哥。如瀑的发丝用雕花木簪挽着,青衫流动,飘逸出尘。眉宇之间是清冷,神情却温柔。

楚宁一时失神,这个哥哥好生面熟,仿佛曾在哪见过。

“跟哥哥进去好不好,外面有些冷了。”话音刚落,他急促地咳嗽起来,身子微微颤动,面色也更显苍白。

楚宁忙上前扶住他,不知怎的鼻间一酸泪珠就滚落下来,心里也是隐隐作痛。

为什么看见这个人就想亲近?为什么看见他难受就会觉得痛苦?

“郡主!”楚宁刚想随他进入思落居,家丁的呼喊声就在身后响起,老管家撑着伞小跑过来,急切道:“郡主,您快些回去吧,国公大人要生气啦!”

楚宁不情愿地松开手,扑着红红的眼抿着唇去看他。

“离七”。削薄的唇浅浅勾着,一双细眼似繁星明亮,又如三月流水柔和缠绵,他轻轻启声,“宁儿,我是离七。”

楚宁刚一回到宴会上,思落居的酒和贺贴就跟着送了过来。

满座哗然。

从那以后的每一年生辰,思落居都会送酒到楚国公府上。而楚宁也总会一个人偷偷跑去酒楼找离七,与他分享学女红的苦恼,与萧嫣儿的较量,被祖父责罚的委屈……离七总是含着笑听她讲述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时不时揉揉她的头,柔情蜜意尽在举手投足间。

随着时间的流逝,楚宁对离七的倾慕之情也愈来愈烈。

2

楚宁远远望着那块黑漆金字的雕花匾额,一方丝帕用手指绞得死死的。她深吸一口气,提着裙裾进了思落居。

思落居管事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名唤阿命。这阿命一见着楚宁进楼,便丢下拿号取酒的人朝她走来。

“姑姑……姑娘!楼主他正等着你哩!”阿命搔了搔头。倘若离七上神知道自己还会把楚宁叫成落珠姑姑,肯定要把自己吊起来打。

“楚宁!”尖细女声让人不由抖个机灵,整个长安城敢直呼红绛郡主名讳的除了当今国舅萧峰的孙女萧嫣儿还能有谁。

楚宁回过头,看见萧嫣儿头上别着红花,两腮抹得赤红,穿着晃眼的大红裙插着腰正瞪着自己。她噗嗤一声就笑出来,捂着肚子道:“萧嫣儿,你今天是及笄还是唱戏去啊?”

周围的人强忍着笑,生怕得罪了这位娇纵的小姐。

“笑什么!不准笑!”萧嫣儿提高了声调,以致最后一个笑字破了音,尖细的语气倒真像是唱戏的。众人终是笑出声来,她身后的家丁都低下头,捂着嘴抖动肩膀。

萧嫣儿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她哼一声就大步上前,一把扯住楚宁的头发。楚宁疼的倒吸一口气,反手掐住她的肩膀。

“小姐!”

“郡主!”

等到家丁丫鬟们反应过来,那两人已经难舍难分。众人只好随她们移动而移动……

“怎么如此喧闹啊?”清冽嗓音淡淡响起。

众人停下步伐,那两人也不再扭动。皆闻声望去,只见一青衣男子从楼梯上缓缓走下。

头上挽着碧玉簪,如泻发丝倾垂而下,素白发带随走动而轻扬。青色的衣袍上绣着淡红色的花纹,儒雅中带着一丝不羁。眉眼细长疏朗,不过弱冠的年纪,眸子倒有出世的清冷和深沉,只是苍白的面色平添了几分柔弱。

这人便是思落居的楼主,离七。

扫了一眼楼下,他道:“阿命,撵出去。”

阿命得令便站到了萧嫣儿面前,没声好气道:“这位小姐,我家楼主请您出去。”

萧嫣儿松开抓着楚宁头发的手,瞪着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祖父可是萧国公,我姑姑可是皇后娘娘……”

“萧国公府的酒,往后也不必来取了。”离七瞥了一眼楚宁,眉头一皱,连着咳了几声,咳声清浅空洞听得楚宁心头一震。

众人唏嘘不已,早就听闻思落居不畏权贵,全凭心情做生意,如今亲眼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

萧嫣儿铁青着脸,顶着一头乱发走出了思落居。楚宁见离七转身,也跟着上了楼。

阿命站在原地,眼皮跳个不停,他怎么觉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呢?

3

镂空金鼎里焚着百合香,青烟袅袅升起,须臾间又散开去。倒一杯清茶,轻轻推至楚宁面前,他理了理她鬓角的乱发。

“好好的生辰宴怎么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他低低笑着,伸手将她钗花的珠帘梳笼开,眼眸里满是宠溺。

他的落珠,转了世也是如此冒冒失失啊。

“都怪我不好,害你得罪了萧国公……”楚宁咬着唇,在哪打架也不能在思落居闹事啊,依萧嫣儿的性子定会添油加醋地夸大事实告状。

“今日是你的生辰,我可不愿意宁儿不开心。”离七凤眼半眯,为了你,我都敢与天命抗衡,何况一个萧国公?

锁魔塔的魔气冲破九重天,他身为补天之石,应当完成女娲娘娘所留下的使命。他先以半生修为稳住天空漏洞,后以赎罪之名骗落珠入轮回,让她彻底忘却自己,做一个平凡的姑娘……

可身有女娲之力的落珠,最终会位列仙班。他不敢想象当落珠回归仙位望见空无一人的赤瑕宫会是何种表情,他只知道倘若他不在这世上,落珠绝不会独活……

他潜入菩提老祖镇守的斜月山,与那有创世之力的前魔君做了一笔交易……

如今,他不过是个羸弱的凡人罢了。

“不过你说的没错,得罪了萧国公,思落居的日子不会好过。”离七的眼弯成一弧月牙,“所以红绛郡主,要不要帮一帮草民?”

楚宁哪里想到眼前的离七已然是一只狡黠的狐狸,只抬头扑着一双认真的眼,问道:“我怎么帮?”

“嫁给我吧,宁儿。”

离七凤眼里的炙热看的楚宁耳根一红,再连着烫到她心头去。

她不傻,离七要她帮忙是假,想娶她是真。她只“嗯”一声就低下头去,不敢再看离七。

她今日来找离七,为的也是嫁娶之事。不少朝臣趁着她及笄往楚国公府送贺礼,明着庆生暗里却想着纳吉之事。虽然有失体统,她还是想来问离七一句是否……

离七低低的笑和温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她的颈间,楚宁一愣,他是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后的?

轻轻揽住她的腰,蹭了蹭她瓷白般的脖颈,离七唇边绽开绚烂浅笑:“宁儿啊,快些长大吧……我真的等了太久了……”

楚宁觉得脸上似有火烧一般滚烫,只扭捏着憋出一句“流氓”来。

4

离七果然一语成谶。萧国公派人守在思落居门口,明着维护治安以免再出现争闹事件,暗里却威慑来思落居的达官显贵们。他们固然贪杯,却知乌纱帽和仕途更为重要。所以曾高朋满座的酒楼如今是门可罗雀。

思落居的人因最近生意惨淡,个个脸上都乐开了花儿。

第一,他们不差钱。

第二,他们真的太想休息了。

第三,有离七楼主在。

可没逍遥几天就又有差事做了,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心甘情愿地忙的不亦乐乎。因为楼主要娶亲啦!可当离七空着手往楚国公府去时,他们又觉得接下来的几天又是悠闲日子。

“苏州大贾江家本已是名商,近些年的财政收入更是滚滚而来。”离七端起青白绘花的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离某虽然做的是小生意,倒也对这江家起了几分兴趣。”

“我见那萧家孙女及笄时穿的是江家垄断的云锦缎,想起曾无意听得酒客醉言,说萧国公与某名商来往密切……”

“又曾看见那掌管商税的盐铁司使与萧国公把酒言欢……”

楚怔听着他的话,眉头越发皱得紧,细褶堆在一起,面色十分沉重。

“所以,你想借我之力打击萧国公?”楚怔摸着胡子,略有所思。前几日的那场闹剧他已有所听闻,思落居的现状他也知晓几分。

“不”离七放下茶盏,浅浅一笑,“是您需借我之力扳倒萧国公。”

楚怔一震,大吃一惊。

“倘若您朝堂失势,那么宁儿必会受到牵连。”提到楚宁,离七眸子里浮着一丝温柔,他盯着楚怔的眼睛道:“我与您一样,不过想她一世无忧罢了。”

楚怔沉默,这些年他鼓励推行新政得罪了以萧峰为首的不少朝中老臣,明道暗枪他都防过来了,生死荣辱都已看开,唯一担心的便是他那幼时丧父的孙女楚宁……

他静静地看着这个看似儒雅柔弱实则深沉内敛的男子,半晌不曾言语。

等到祖父来与楚宁商议有关婚期事宜时,楚宁怎么也不相信,祖父竟然同意了这连见面礼都没有的提亲。问其缘由,祖父只是摸摸她的头,淡淡说道:“他,比祖父更爱你啊。”

楚宁却在心里想着,一定是离七偷偷给了你好酒,让你稀里糊涂地就嫁了自己。

5

两年后,朝中奸佞尽除,政通人和。

十里长街,红灿灿的灯笼并排高挂着,墨色天幕上绽放着缤纷焰火,整个长安城都洋溢着热闹气息。

红绛郡主和思落居楼主的婚事,是每一个人心心念念的事情。因为这一日,思落居的酒无限供应,来者不拒。

皮二爷
皮二爷  VIP会员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新手上路→_→ 青春校园x古风甜虐 感恩大家能够阅读我的作品

曲小小的男神攻略记

缘·司命运薄:思落居

思落居:郡主想嫁酒楼老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