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19:05:14作者:风荷举

灵异

看着窗外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听着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我有点恍惚,可能是昨晚看剧看的太晚了吧。就在睡意即将将我吞没时,我余光瞥到了窗口一只缓缓爬过窗棂的虫子,那是一个纯黑色的甲壳虫,乌黑的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一对触角小心翼翼的摆动。

倏地,它猛地摆头把触手朝向我,那是一种昆虫根本无法达到的速度和角度,我感觉一丝凉意顺着脊背爬上发梢,睡意全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怕一直虫子的注视(或许是注视吧,虽然按道理来说它看不见我),就这样我也转过头盯着它,它也一动不动,连触角也没有摆动分毫,我愈发觉得诡异。

这是男朋友忽然碰了一下我的胳膊,我惊的一跳,他笑着说:“发什么呆呢?”我瞪了他一眼说:“窗户上有一只怪虫子。”

他向着我刚刚看的方向看去说:“哪有什么虫子,再说你又不害怕虫子,看它干什么啊。”我一回头,果然,那只虫子已经不见了,仿佛从没有出现过那样,或许是飞走了吧,我心里暗想:一直虫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只虫子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之后的几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也已经快忘了那只虫子。连续几天阳光普照,今天的天气却有些阴沉,灰蒙蒙的天气让人心生阴郁,明明才中午,但看天色却像是傍晚。我刚坐到靠窗的位子就看到纱窗上爬着那天那只虫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直觉这就是我那天看到的那只,它依旧在那里一动不动,跟那天一样,等等!不!不一样!

他的身后还爬着一群跟它一样的虫子,大概有十几只,同样保持着触角对着我的姿势,我有些慌张地拽了拽男友的袖子示意他看向窗户,他不明所以的照做,然后一脸疑惑的回头问我:“怎么了?窗外有什么吗?”我紧张地说:“窗户上有一群虫子。”他再次回过头确认后跟我说:“哪有什么虫子?”我回过头,果然它们又不见了。

我心神不宁的上完课就匆匆忙忙地回寝室了,但让我更惊慌的是它们竟然出现在了寝室的窗户上,而且数量好像更多了,我心里慌张不已,赶紧拿起手机拨通小月的手机,小月是我的室友,一个身高175的女汉子,电话接通后我赶紧跟他说寝室窗户上有虫子,她还笑话我平时说自己什么都不怕,关键时刻就怂了,我根本不想跟她开玩笑,赶紧让她买一瓶杀虫剂回来,她嬉笑着答应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这样在寝室里跟着它们对视着,终于,寝室的门开了,小月回来了,我回过神才发现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从她手里拿过药瓶,等我再回头时发现它们又消失了!对,没错,就是消失!什么虫群会在三十秒之内全都不见,我感觉整个人像被扔进了冰箱里,汗湿的衣服变得冰凉,紧紧的黏在身上,就像……像虫子的粘液!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这样想,我只想赶快冲进厕所擦洗干净,小月紧紧的跟着我,看着我苍白的脸色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我心里苦笑,我总不能跟医生说我被虫子吓得吧,只得冲着小月扯起一个笑容摇摇头表示没事。

洗干净回到寝室我仍然有些惊魂未定,拿起手机查百度也毫无头绪,那些虫子就像是凭空出现又消失,就为了让我看见它们一样。我跟男朋友聊起了虫子的事,他觉得我可能只是想多了,或许它们只是偶然出现,又或者是我精神恍惚或者压力过大产生的幻觉。我却觉得并不是这样,它们是真是存在的,并且我有种直觉我还会看到它们,或者说它们还会回来找我。

我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想了很久,直到天擦亮才睡着。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晕晕乎乎的来到了教室,习惯性的坐到了靠窗的位子,只是向窗外瞥了一眼就让我浑身一激灵,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看到那些虫子似乎又变多了,而且它们排列组合成了一张似哭似笑的人脸。

人脸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我,我的瞳孔映照着整张诡异的脸,就这样僵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就这样过了两秒钟,男朋友看着我脸色苍白赶紧拉着我胳膊问我怎么了,我哆嗦着说不出话,只能结结巴巴地用颤抖的声音说着:“窗……窗……窗户上有……有虫子,不,有一张脸!”

说道最后我整个人回过神不等男朋友回头查看就拽着他远离床边,就在我起身的刹那我看到那张脸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对!就是消失了!我整个人惊慌的不行,课也没上就跑了出去,回到寝室瘫软在床上,刚才的惊吓耗尽了我的体力。

不久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就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似乎听到床边传来嘁嘁嚓嚓的声音,像是有人用指甲轻轻的摩擦玻璃的声音混杂着女生的低语,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以为是室友回来了就翻个身继续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寝室开门的声音,接着小月叫我起床吃饭,我迷糊着爬了起来,问她们刚刚什么时候回来的,在窗边说些什么。小月疑惑的看着我说她们下课去吃饭刚刚回来,顺便给我带了饭,还问我是不是睡迷糊了。

我瞬间惊醒。如果刚刚寝室没有人,那我听到的是谁的声音?我清晰的记得那个声音,这时我猛地一惊,我对室友的声音很熟悉,那个声音绝对不是她们之中任何一个,而且我睡觉的时候门是锁着的,除非有钥匙,否则根本进不来,我脑海里闪过那张人脸,感觉浑身发凉。

如果只是普通的昆虫怎么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如果只是普通的昆虫怎么会排列出人脸的模样,如果是昆虫又怎么会发出女人的声音,毕竟读过那么多恐怖小说,我还是有点鬼怪常识的,我该不会是撞鬼了吧?

我被自己的分析惊出了一身冷汗,却越想越觉得就是如此。可是如果真的是鬼那她想要干什么呢?我想着种种可能一夜没睡,第二天干脆请了病假休息一天。

我先是在各大贴吧留言询问,接着又找跟我一样的恐怖小说爱好者讨论,却毫无收获,接近傍晚,终于有一个贴吧回我了,是一个昵称叫虫的网友,他说虫子只是表象,缠着我的应该是一个灵魂,也就是鬼,至于她想干什么,或许是有求于我,或许是单纯的捉弄,亦或者是附身!

反正不论是哪种可能都不是什么好事。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多人偏偏要缠着我呢,他说或许是因为她化身的第一个虫子被我发现了的缘故吧。

天地良心,当看到这个回复我有一种自戳双眼的冲动,我当时怎么就这么闲呢,非要看窗外。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了,我刚想问他该怎么摆脱那个女鬼就发现他已经下线了。我心里一阵抱怨,却也没什么办法,再加上在寝室待了一天闷的难受就想着收拾收拾出去吃点东西。

就在我起身穿衣服时,下意识地看向了窗户,就看到那个似曾相识的黑影依旧在窗户外,只不过这次虫子已经形成一个人的三分之一了,我壮着胆子来到窗前尝试问它到底想干什么,之间那个人脸只是盯着我不说话,也对,它也说不出话,我看也问不出什么就穿上衣服出门了,估计等它组成一个完整的人就知道它想干什么了,现在填饱肚子最重要。

等吃过饭回到寝室已经七点多了,那个“虫先生”(姑且这么叫吧)还是没上线,我给他留言问有什么解决方法,希望他能尽快回我。接着又跟男朋友聊了一阵就渐渐睡着了,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是一个素颜都能打九分的女神,但是遇人不淑,被一个人渣骗钱骗色,还死在了他的手里,并埋在了一处偏远的山上,被各种蛇虫鼠蚁分食。

我恨啊,我的灵魂徘徊在尸体附近不能离开,但是有一天我却发现我的灵魂能附身在虫子身上,但是只有一丝,并不能做什么,但是我却可以用它去看看外面,不至于独自在这荒僻幽暗的山上孤苦无助。我分出一丝灵魂附身在一只小黑虫身上来到了市里一所大学,不禁想到,如果我还没死是不是也像这些女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享受大学的美好时光。

唉,可惜啊,我已经死了,都是那个人渣!我抓住它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满腔的怒意爆发,这时我忽然发现一个女生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或者说我附身的这只虫子,这是一个不是很漂亮的女生,却难得有一双灵动的眼睛,真好,如果我是她该多好啊,真想附身在她身上再体会一次做人的感觉。

这时他身边的男生好像要看向我,我赶紧飞走了,后来的几天我一直在偷偷地观察这个女生,我越来越迫切地想经历她的生活,一个充满爱的家庭,很多好朋友,还有很爱她的男朋友,这些她拥有的都让我嫉妒的发疯,我愈发迫不及待地想要替代她,快了,快了,我已经快要通过虫子逃出去了。

等到我的灵魂全部逃出这个黑暗的地方我就可以拥有我想要的一切了,而且我还可以去报仇,亲手把那个人渣送进监狱,啊,想想就好激动啊。等到时候拥有那个身体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一块黑森林蛋糕犒劳一下自己,哈哈,真是好期待那个味道。

我被一阵猛烈地摇晃惊醒,小月在旁边一脸担心的看着我问我:“你怎么了?怎么做梦一边哭一边笑的,吓死我了!”我刚睡醒还有些蒙,听了小月的话有点疑惑:“我说梦话了?我没记得做梦了呀!”小月舒了口气:“你醒了没事就好,你最近状态太差了,我去跟导员给你请几天假你好好休息吧。”

说着就出门了,我仔细回想着做的梦,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好起身洗漱准备出门吃饭。这时我发现那群虫子又出现了,而且已经形成一个人的三分之二了,或许明天它就能形成一个完整的人了吧,到时候或许我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想着我又看了看它,我发现这个人影好熟悉,再仔细一看,这个人影跟我一模一样,难道这些虫子只是模仿我恶作剧吗?

我心里顿时一股无名火起,拿起上次买来的杀虫剂就想解决了它们,却在转身之后就发现它们又消失不见了。莫名的烦躁让我没了吃饭的心情,索性上百度看看那位“虫先生”有没有上线,他竟然真的在线,但是他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我又跟他说了那个人影越来越像我,他忽然沉默了,接着头像又黑了下去,他又下线了。真是个奇怪的人,说话就说一半。

我只好去吃饭,又去逛了一天街,天擦黑才回到寝室,扫了一眼窗户上没有那个人影顿时安心了不少,又和室友瞎侃了一会就睡着了,我又开始做梦了,和昨晚一样的梦,只不过“我”的身形已经很清晰了,看起来就跟真人没什么区别。

“我”操控着虫子离开了束缚着“我”荒山,然后趁着夜色极速飞向那所大学,终于到了那个女生的寝室,愿望终于要达成了,“我”快要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她就那样恬静的躺在床上,散发着别样的魅力,“我”从那群虫子身上离开,径直穿过窗户,轻轻地伏在她的身上,慢慢地与她相融……

黎明前的黑暗里,我睁开了眼睛,露出了微笑,起身来到窗前打开窗子,微风中夹杂的花草香气,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呼……活着真好。我倏地皱紧眉头:灵魂深处还是有一个不安分的小虫子在挣扎叫嚣着,有点麻烦呀。

第二天是周六,我拉着男朋友来到了一家蛋糕店,有些迫不及待的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男朋友有些纳闷:“你不是不爱吃黑森林蛋糕的吗?”我笑着对着他眨了眨眼,说:“人家最近喜欢吃黑森林蛋糕了呀!以后也决定最爱吃这个了,亲爱的不要忘了呀!”他无奈又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我笑得一脸单纯。

这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一个昵称叫“虫”的人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虫女士,想要彻底赶走她吗?今天晚上来山脚下找我吧。

我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芒,感受到身体里那个小虫子挣扎的更厉害了,微微一笑,回到:“好,不见不散。”

风荷举
风荷举  VIP会员 我是这世间独有,可遇不可求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