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求和爱情

2019-05-12 21:55:28作者:芒小芒

亲子鉴定求和爱情 芒小芒 婚姻

李安的婚戒不见了,在家中角角落落翻个遍,依然没找到。

丈夫陈亮安慰她:“别找了,丢就丢了,赶明我们再去买个!”

李安摇摇头,披上睡衣趿拉着拖鞋就下了楼,在垃圾桶里翻了许久,戒指没找到,却发现了一张快递信封。

寄件人是陆婷婷,而收件人是陈亮。

快递是从四川寄过来的,收件地址是她家。

李安蹙眉,这几天休假在家,并没有收到这个快递。

想了片刻,这个快递很显然是被人在送的时候签收了,难道是陈亮正巧回来碰上吗?

李安摇摇头,将快递信封扔到了一边,继续翻着。

戒指依然没找到,她蔫蔫的,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陈亮将早餐做好,看着她愁眉的样子:“不就个戒指吗?我一会出去买。”

李安想起,这话陈亮昨晚刚说过。

昨晚?

李安猛然想起垃圾桶里那个快递,随口问:“你们公司在四川有客户?”

陈亮摇头:“没有,怎么了?”

李安将昨天翻垃圾桶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那个快递。

陈亮愣愣,随即一拍自己的脑门:“你看我这脑袋,是有个客户,寄了份文件。”

李安挑眉望着陈亮,结婚十数年,两个人朝夕相处,她了解他就像了解自己一般。

刚刚的反应说明了一点,陈亮在说谎。

可为什么他撒谎,李安没问,她了解陈亮,他若是打定主意不想说的事情,她问再多遍,也得不到答案。

李安的戒指找到了,在医生办卫生间的洗手台上。

小护士将戒指还给她时,她十分高兴,晚上组了个局答谢小护士的拾金不昧。

酒喝到微醺,李安上厕所的空档,遇见陈亮的同事。

李安微笑开口:“你们公司的客户寄了份文件到家,这几天忙得一直没给陈亮带过去,正巧一会我拿给你?”

同事摆摆手:“公司的业务都是寄到公司的,不可能寄到家里去,嫂子搞混了吧!”

李安蹙眉:“哦!那就是我搞混了,我以为是你们公司的东西就没打开,一会我回去看看。”

陈亮不在家,李安将屋子里里外外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找到。

正收拾着,陈亮醉醺醺地进了门:“戒指不是找到了吗?还找什么?”

李安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微笑着转移了话题。

陈亮睡着时,李安第一次偷翻了他的手机。可惜,没有任何关于陆婷婷的蛛丝马迹。

李安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多虑了!

心静了几天,她再次焦虑。

在陈亮的书房扫地,她扫出一张碎纸片,上面的数值也许别人看不懂,但身为主任级大夫的她,一眼就懵了。

这是一张亲子鉴定书的报告,被撕碎后,不小心残留下的碎纸片。

她捏着纸片愣了许久,看来陈亮真有事瞒她。

偷偷和别人做亲子鉴定,这说明什么?

这份亲子鉴定是怎么来的呢?

李安想到了那封神秘的快递……

她应该怎么办?泼妇一般冲到陈亮的公司,大吵大闹?冷静等着陈亮回来,与他摊牌?或是不吵不闹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不,这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单凭这么一张残纸就说他陈亮出gui,还有了孩子,恐怕证据不足。

李安的脑子里天人交战,一片混乱。

夜幕如约而至,陈亮回来时,李安仍旧呆呆坐在沙发上,双膝环腿,头顶在膝盖之上。

陈亮打开灯,长时间处在黑暗中的李安,在睁眼瞬间有些恍惚。

他向她走来,缓缓地,一如当年……

那一年,李安还是个疯疯癫癫的小姑娘,被家里人逼迫前来相亲,她烫着一个爆炸头,穿了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身上挂满了各种配饰,脸上如调色盘一般五彩斑斓。

陈亮则是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见到打扮如此怪异的李安,奇怪的问:“医生不应该是白衣天使吗?怎么你……”

李安浑不在意:“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就是那个万里挑一!”

陈亮一笑,如冬日暖阳让人精神一振,她看得有些发愣,俏脸一红已经低下了头。

之后的约会,李安更是铆足了精神打扮着,时而长裙飞舞,时而热裤小吊带,看得陈亮张目结舌:“怪不得你说你是万里挑一,果然,千面女郎的本事可不是哪个女人都能应对自如的。”

后来,李安与陈亮结了婚有了孩子,年少时的激情也在逐渐褪去,可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十分平稳,堪称楷模。

如今这一出亲子鉴定的大戏,让李安始料未及。

偷偷拭去眼角泪珠,李安扬起了笑:“你回来了?”

陈亮点了点头,狐疑地看着她:“你哭过?”

李安摇头:“刚看了篇文章,有些感动。”

轻描淡写遮掩过去,她进了浴室,在哗哗的水龙头下放声大哭。

陈亮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安安,你没事吧!”

李安很想冲出去一巴掌打在陈亮的脸上,质问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更想将结婚证摔到陈亮的脸上,告诉他:离婚!老娘要离婚!

可是她还是舍不得陈亮,舍不得这个家。

或许,陈亮和她并没有什么?或许,那个孩子不是陈亮的?可是,即使孩子不是陈亮的,他们也肯定发生过关系,不是吗?

越给他找借口,越像吃了苍蝇般恶心,李安裹着浴巾出了浴室,陈亮靠在门边:“安安,你到底怎么了?”

她摇摇头,径直走向床,陈亮想触碰一下她的身子,却被轻巧躲过:“我累了,睡吧!”

第二天,李安找了私家侦探,偷偷调查陈亮在外面的生活。

可无论私家侦探如何跟踪,李安如何细心观察,陈亮依旧没有半分出gui的痕迹。

若是没有那张残纸,李安想,这样优秀又专情的老公,她真的是捡到宝了。

李安有些后悔,为何当日没将快递单号记下来,上面最起码会有陆婷婷的基本信息,自己能找到她问清楚。

可现在,她连半分蛛丝马迹都没有,真相依旧被死死的蒙在鼓里。

很快,李安便顾不上这些了,婆婆病了,肺癌晚期。

陈亮听到医生的通知,呜呜咽咽哭得像个孩子,纵然李安作为见惯生死离别的医生,也湿了眼眶。

平时,婆婆身子还算硬朗,有点小灾小病也从不让他们操心,如今,说不行就不行了!

婆婆待她一向极好,如亲女儿一般,因此,在婆婆所剩无几的日子里,李安伺候在侧,做足孝顺儿女的姿态。

婆婆时常握着李安的手,碎碎念着陈年往事,包括李安第一次去陈亮家的情景。

李安也沉浸在美好回忆里,脸上勾勒出柔和笑意。

可笑容背后,她正努力压抑着痛苦。她告诉自己,当时发现这一切时没闹起来,其实也明智。

婆婆要走了,即使她心中仍解不开疙瘩,也不能让婆婆知道,否则老人家肯定走得不安乐。

为了婆婆,她会死死瞒住,亦如陈亮对她那般。

午后,婆婆将公公与陈亮叫到了身前,李安静静站在一边。

婆婆的声音有些虚弱:“亮亮,我要你发誓,无论我说了什么?你待你爹必须要像待我这般,甚至,比我更好。”

陈亮身子一颤,有些犹豫:“妈,还是不要说了!”

婆婆的态度罕见如此坚决:“快,发誓!”

李安知道,陈亮和公公性格不合,感情一般。两人像对冤家父子,经常聊几句便吵起来,就连一年当中偶尔见的几次面,也不如陈亮对婆婆亲。

公公脾气虽然坏,但对婆婆是好得没话说,多年来百依百顺。

这些年,婆婆竭力周旋在父子之间,效果也不太明显。

只是这半年来,陈亮对公公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爷俩时不时坐在一起喝喝酒、谈谈心,婆婆看了心里也安慰。

可婆婆接下来的话,让李安如同雷劈,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原来,婆婆要说的事情,是一段荒唐旧事,一段她隐瞒了将近四十年的往事。

陈亮,并不是公公的亲生儿子,而是婆婆在一次出gui后的产物。

那时,婆婆嫁进陈家,三年没有怀孕,家人的压力,邻居们的舆论几乎要将她逼疯。那一晚,婆婆与公公吵架后,婆婆独自回了娘家。

那么巧,婆婆遇到了她的前男友。

两个人越聊,婆婆越委屈,被对方甜言蜜语哄着。

后来,酿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婆婆后悔极了,却又不敢和公公说出真相,更让她害怕的是,她怀孕了。

最初,她有一点点侥幸,万一,孩子是公公的呢!

可孩子生下来之后,她从陈亮稚嫩的眉眼间就知道,这孩子不是公公的。

她想过离婚,但因为种种原因,她都没有提出。

公公对她的好,让她越来越愧疚。

于是,她加倍地对公公好,在岁月的浸润里,情谊越浓,日子久了,便再也分不开了。

如今,她的命不久矣,原本想将这个秘密带进棺材,可良心难安啊!

婆婆把话说完,眼角流下两行浑浊的泪水。

李安非常惊讶,可看陈亮与公公却是一脸沉默,仿佛早已知晓一切。

公公沉默良久:“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众人皆望向了他,公公叹息:“有一年,亮亮被车撞了,送去医院,我便知道了。”

婆婆诧异:“那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