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相

他已离去,她也再未归来。【宫·庭院深深】霸相/翎均 【一】 孝帝者,献帝幼女也,讳唳云。母曹皇后。帝聪慧过人,唯憾目不能视。 ——《晁史·孝帝本纪》 我是在六岁那年意识到自己天生失明这件事的。 在此之前,我的衣食住行有赖宫人打理,凡事不须亲自动手。父皇又是个闲散皇帝,除了不得不上的早朝,大半时间留在殿内陪我消遣。因此能否看得见这件事,于我而言实在无关紧要。 直到某回宫女们在殿外耍弄一只暹罗国进贡的

【花火新星】怪你太耀眼(一)

他微微垂眸,从钱包随手抽出一沓钞票,数都没数,姿态随意而轻慢地递给她。特别预告: 乔家掌舵人乔赫在商场叱咤风云、无往不利,直到遇见了司真。 “我夫人厨艺超级厉害。” “我夫人织的毛衣很舒服。” “我夫人……” 冷血无情乔叔叔&温柔可人司老师 “如果对你来说,我是噩梦,那我会永世缠着你,让你不得安宁。” 怪你太耀眼(一) 文/一字眉 英国阿尔斯特大学的斯科特教授受邀来本校做访问,下午两点的讲座,司真

农村结婚的那些事儿:逃跑的新娘

可是当初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打脸,上午刚娶回家的新娘子,下午就不见了踪影!李政刚结婚的新娘跑了!!! 小小的李家寨不过千把口人,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落后的小农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百姓来说,这个消息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能量,把整个李家寨都炸的沸腾起来。街头巷尾,三姑六婆、端着饭碗凑到一起的小媳妇儿们见面都是压低了声音的一句:“听说李政的新媳妇儿跑了”“可不是嘛!”对面的李二嫂神神秘秘的左顾右盼

妥协

“明月,”华敏站起来走到她面前脸上都是怜惜:“要成功总要付出代价的。明月原本是决定退学的,可学校领导经过认真考虑认为她是个好苗子又加上事出有因决定先让她休学一年。 她听到结果是欣慰的,她并不想退学。 明月人如其名有一丝清冷的美,只站在人群里就如皎洁月光让人眼前一亮。她是戏剧学院大二的学生,原本一直过着富足的生活与父母和弟弟住在城里一处宽敞的房子里,父亲主外母亲主内其乐融融。可一切在她刚上大二下学期

今夜寒星点点

她嗅着他身上的温暖味道,终于认清现实——她与他,这辈子是扯不平了。今夜寒星点点 当赵旭州成了她的软肋,怼天怼地的梁晨晨就彻底变成怂包了。她无奈一笑,这滋味真是像极了爱情。 ——题记 .今夜寒星点点 梁晨晨开城管执法车上以路况复杂出名的北环路时,眼睛都不眨一下,神一样的车技连隔壁交警大队的兄弟们都有所耳闻。是时凌晨,初冬的夜空寒星点点,她揉揉眼睛正一个转弯要回局里,迎面一辆交警巡逻车开过来挡住了去

恋爱当然要从安全感开始(中)

“苏薇,有时候我觉得你像一阵风,会短暂的吹过我的身边然后消散在某个角落……” 今天也有一个重要的剧情卡点,在洛可可去图书馆爬梯子拿书的时候,一个好像叫慕容冰洁的顾伊尘脑残粉会推倒她的梯子。 然后就坐在书架侧面死角窗户上的顾伊尘会发起人肉肉垫的作用护住洛可可毫发无损,OK绷是拿来给他被书架尖角刮伤的手臂准备的。 当然了,我恶俗趣味的买了网上那种少女心OK绷,就是一个红色的爱心的形状,如果贴在冷傲的

困婴

青衣结束这通电话后,不曾将这事放在心上。青衣结束这通电话后,不曾将这事放在心上。   她看着身形比起初见时凝实了不少的许佳歆,说道:“你要不要回家看看?”或许是因为想起了师傅,青衣难得体贴了一回。   许佳歆怔了一下,“我可以回家了吗?”虽然师傅以前提过,但她以为就是说说而已,毕竟阴阳相隔。这几个月她修炼得十分刻苦,比小黑和小金更努力。加上许佳歆根骨十分适合鬼修,修行可谓一日千里。现在已经能够摄起

黑童话

童话一开始并不是写给儿童看的,那个时代,并没有儿童。 .白雪公主 “王子的马被晶莹剔透的水晶棺材拦住了,棺材里的少女是那么的美丽,黑色的头发像绸缎,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是两瓣玫瑰花瓣……”农妇坐在床前,给孩子说起这个国家现任国王与皇后相识相恋的故事。 是的,在那一场盛大的婚礼的三年之后,国王去世,王子继承了王位,白雪公主也成为了王后。 这天早晨,王子与公主坐在长长的餐桌前用早餐,王子看着自己的妻

偏他剪水行舟

树在,山在,大地在,可我却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失去了你。 致谢家生: 展信佳! 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此刻又在干些什么。今天又下雨了,一股湿气蔓延在月城,细细的银线织成一道珠帘,来往的人脸上挂着笑容。 看,人人都喜欢下雨天。而我像个怪胎,讨厌下雨天。下午,我都在咖啡馆看书,打发时间。 今天我看的得是《圆舞》,男主对承钰说:“它叫圆舞,无论转到哪一方,只要跳下去,你终归会遇见我。”就像你以前你给

【梦江湖】绑走一颗小心心

她必须让他充分认识到,她是最横的!否则就薅到他头秃!作为一位不值钱的侯府小姐,任卿卿没来得及与牌友深入切磋麻将技艺,便不慎赶上青楼盛会,更喜提“美人抚琴独为你”的强制性至尊服务。然而,那位美人对她别有居心,于是乎,她撸起袖子就同美人干架。她必须让他充分认识到,她是最横的!否则就薅到他头秃! 看这花红柳绿,看这灯火通明,看这一望无际的软玉温香映满眼帘,任卿卿摁紧唇上的八字胡,大摇大摆地走近这家京

若你还能再回来一

你走,我不留你,你来,我便在这里等你。大早晨的,我爸就打来了电话,日常催婚,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不论他说什么,我都回以敷衍的“嗯”。 时间久了,我也受不了,索性从家里搬了出来,但仍旧每天中午回家吃饭,倒不是为了一顿饭,就是回家看一眼爸妈,心安。 我想我爸能在大早晨打电话来催婚,一定又是昨天我堂哥带着他小女儿去我爸妈家了,我小侄女活泼可爱,调皮捣蛋,闪闪惹人爱,我爸妈羡慕也是情理之中的

怀卿(一)

怀桑许家,有女二八。盛京秦氏,有男名简。听闻爱情,十有九悲。打破传言,还需靠谁?怀卿怀卿,与卿初遇。 “哥,你想好了,一定要去吗?” “……嗯,我非去不可。” “既然决定了,那我就全力支持你,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记得定期给家里报平安,我会照顾好父亲和母亲,爷爷那儿我也会摆平的。” “我们的小如卿长大了,也会为哥哥考虑了,熄灭长辈余怒的重担就要辛苦你了。等你哥我学成归来第一个唱给你听。” “好!我

我就是不按剧情来的虐文女主

苏尝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穿到了虐文里面,还成了虐文的女主! 她就想问一句,她苏尝尝招谁惹谁了?她一没放火二没杀人三没盗窃,她怎么就穿成了虐文女主?穿成虐文女主就算了吧,还让她穿在了快要死翘翘的时候。 仙女式疑惑。 算了不管了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吧。 她抬眸向四周望去,只见一黑衣男子正盯着自己,纤细如玉的手指一下一下点在桌上。如果忽略他那阴沉的表情,恐怕她这个颜狗就扑上去了。 真的真的,男主果

许十七记

“我不停地寻找着,那个曾经出现在跑道上如风般的少年。” 许如念十六的时候,做过她人生中最“光荣”的事情。在某一个她自认为很吉利的时刻,霸气地在楼道的拐角处拦住她喜欢的少年。如果男生足够温柔,会选择牵起她的手或者绅士地弯下腰来说声对不起。 许如念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反而是男生转身回了教室从桌屉下抽出一沓不知是哪些小女生写的粉色情书,最后扬长而去。 许如念不过只是暗恋他的小女生,没经历过这样尴尬的

女相赵姀(二)美人镜妖

世上有什么妖怪值得相信,都说人类可恶,妖怪修炼多年也未必是善的。世上有什么妖怪值得相信,都说人类可恶,妖怪修炼多年也未必是善的。 正好相反,我不相信妖精的原因,也有小孩子的幼稚。 人家修炼成精,不知道活了个几百年呢。 好比着镜中的妖怪,这赵家府邸也有勾心斗角吧。她不曾见过分毫,父亲虽提剑来杀我,总归也没砍到。 我因此不长个教训,真是一个实在的蠢材。 它粲然一笑:“你不想想你父亲为什么要杀你?你可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