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她就每天这样面带温柔的和尸体相拥而眠。有一种病,病名为爱,患病者为之疯狂,亦为之死亡…… .噩梦 “啊!!!” 一声惨叫被封闭在一个狭小黑暗的空间里。 林夕的肩膀被咬出了血,男人趴在她肩膀上,用舌尖轻轻的舔舐着鲜血,林夕一动不动,额上的几滴冷汗已顺着脸颊滑落。 “宝宝,你的血,是甜的。” 男人满脸纯良,又对着她的肩膀狠吸了一口。 林夕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使劲摇头,想大声哀

星瀑如雨
星瀑如雨

一次感染危机,影响南北朝百年,韦孝宽也有CP,这次不是杨坚也不是独孤信,而是…… .攻城 “人在生与死的间隙,时间过得特别慢。” 高守义跌下登城云梯时,想起老教官说过的话。 三十个弹指前,他举着藤条盾牌遮住上半身,冒着守军的箭雨攀爬在云梯上,羽箭“笃、笃、笃”地钉在藤盾上,震得高守义胳膊生疼。 突然“笃笃”的响声消失了,他暗叫不妙,果然没过十个弹指,一个醋钵大的东西重重砸在藤盾上。 虽然看不到,

后羿(下)

黑夜的星星又再一次出现,人类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走向正轨。李正国轻轻的关上门,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内,陈强艰难的举起手,轻轻抚摸着阳阳的头,与母亲四目相对,陈强嘴唇蠕动却又什么都没能说出口,仿佛过去了许久,终于,陈强艰难的拿下氧气罩,“妈......” 这一声妈,叫的张华泪如雨下,她大哭着扑在了陈强的身上,“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你去了哪啊?” “咳咳......”可能是情

往事如烟

四人帮是注定回不去了,就像每个人的少年时代。但青春永远都是最好的当下。 宋艺源懒散地躺在床上,闲来无事打开了许久未曾光临的QQ空间。 看见了好友新动态,是王岑老师发的图片。思索片刻便想起来了,是那个初中时代她很喜欢的历史老师。 矮矮胖胖的,小肚子有些明显,一副方框眼镜架在圆润的鼻梁上。上课的时候喜欢跟他们讲野史小故事。基本逢人就会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和两颊深邃的酒窝,比哆啦A梦和龙猫还讨喜。 所以

陆君手记·琴魂(四)

琴魂,是痴情之人的化身。早上七点,我才刚从床上起来,去洗漱的路上正好从二楼看到一个穿校服的男生。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林司律刚换了一壶茶过来,男生脸上挂着一个狡黠的笑容。 然后,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校服少年响亮地叫了声老板,然后抱住了林司律的大腿。 我的脑海里全是问号,林司律轻轻地把他扒拉开,面无表情地问:“干嘛?” “我的琴呢?我的琴还在吗?”少年笑嘻嘻地问他。 “在,她不愿意跟你走。”林司

银色吊坠

这个吊坠可是开过光的哦“老婆,今天飞回来嘛,我已经失去你 天 个小时零 分钟啦!” “死鬼, 点的航班啦,要晚上才能回家,家,挂啦”。一机场,姑娘两鬓微红。 这是三年前小语跟她男友的通话。 “今天能回吗?这次出差这么久?” “又地震了,航班取消了。” “那什么时候回?” “不说了地震了吗,我也不知道,挂了。” 看着返程航班停运数天的消息,小语关掉手机屏幕,三年的磨合,她和男友的感情没有贴近彼此,

鹧鸪天三首

平野低天望眼劳,一,登贺兰山 平野低天望眼劳, 黄河沉日叹形毫。 若临雄岭横空出, 可近飘云随兴挠。 勤攀路,苦登皋。 林深人惧失浓蒿。 豁然光影低稀照, 忽如天穹觳觫邀。 二,夜宿沙湖 盘道折旋入半山, 天池谷傍神农湾。 凉云游绕青屏岭, 秀竹柔摇浣女鬟。 前栏暗,后窗闲。 暮光将隐静峦颜, 夜眠轻雨山魂近, 晨起润风天性还。 三,观景拾趣 古树苍蓬云道阴, 绵山满目草莾森。 石人旧事古风雨,

禁果cp :果郡王和阿晋的前因后果

此后,不管胤礼去哪儿,身边都多了一个小萝卜头。康熙四十三年,冬日。 连日里的大雪覆盖了整个京城,街道上鲜少有行人,这时节连小贩也没有,都躲在家里。 大雪封城,富人们不用说,家里粮食碳火自是够用的,穷人们可遭了罪,饥寒交迫,常有冻死、饿死的。 皇帝仁慈,下旨缩减宫中用度,再下令百官捐赠,用这些银两开设粥铺,免费给百姓施粥、银两和木炭。 十七阿哥胤礼是最爱凑热闹的性子,粥铺在京郊甫一开设,他便也将自己

追爱
追爱

我听到这个声音,抬头的一瞬,兴奋地要跳起来,全身的血液在沸腾…… “你的这个箱子里都装的什么呀?你这么大男生,怎么这么容易崴脚啊,要不是看你瘸的这样惨,我真怀疑你是故意碰瓷的,遇见我真是你三生有幸……” 就在刚刚,上面说话的这个人,下公交车时不小心碰了我一下,我由于提着箱子,人太多我躲闪不及,不光踩到了别人,还把自己的脚扭伤了。我本不想让她帮忙,可她自诩活雷锋,古道热肠不让须眉,我不成全她美名好像

哎呦,我的小祖宗

自从十日前大将军傅遥凯旋之后,我便被他的粉丝团盯上了。一、对你的爱,令我变猪头 自从十天前傅遥从边疆凯旋,将军府外就格外热闹。整个都城的怀春少女们自发组成了各大后援队,自入夜开始,就守在将军府外,准备一睹他那俊俏的脸庞,然后狠狠地印在脑子里,这样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或许还能有点干柴烈火的剧情。 直到月上中天,门外的少女们才被家里人逮回家,我瞧着那些少女散了场子,这才溜到将军府门前,狠狠地将拳头砸在了

江湖大盗

“你劫我干嘛!”夏沫璃嘟着小嘴,脸上泛起小小的酒窝,两只小手气得把手绢揉成一团。传说江湖中有个劫富济贫的侠义大盗。 “你不知道吧,昨晚大侠又劫了曹相国家。” “听说听说了,还有人说大侠把王丞相女儿也劫走了!” “不是吧!大侠不是一个重色的人呀?当年西域使者来,多少美女在,大侠愣是没看一眼,只劫了财。” “谁说得定呢,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呀。” (客栈内) “你劫我干嘛!” 夏沫璃嘟着小嘴,脸上泛起小

洛九,你死的那天我来看了

京城少了沈家,远处繁华的洛阳城多了个名满书院,书院里,多了个终身未嫁的女夫子……漓城,宣武街,明晃晃的大刀正不断的被人打磨擦拭。台上的几十口人皆双手扶伽,或是痛哭,或是痛骂,只那跪在最前面的男子,双眸环顾了四周,似是在找寻什么人似的。 “午时三刻已到,斩立决。”监斩官一声令下,刽子手扬起手中的大刀。 那最前面的男子双眼瞬间一亮,口中喃喃的低语,“沈自欢,欢欢……”话音未落,刀已经无情的落下,鲜血,

梨花醉(下)

“落一,你的花不想要了吗?这可是我凤凰的孩子,能和鸡蛋一样吗?” .归寂篇 念佛是我我是谁,佛我究竟何为体。 我叫归寂,曾是无量山佛祖座下一名掌灯小徒,自幼生在佛殿。 幼时我不懂佛理,佛祖说我有佛缘,我便听了他的话,就当自己有佛缘,日日在无量山听他诵经。 无量山上有一只凤凰,与我一样还在幼年期,不同的是,他日日在佛祖身旁,而我却在这大殿后排,与佛祖隔了好远的距离。 佛祖说,修习佛法在于修心。 可

何来牡丹换红绒

肖洛一笑,“做了皇后,圣德殿是你的,就连朕——也是你一人的夫君。”一 罗小玉一脸哀怨地趴在圣德殿门口,望着皇帝给新宠的手背雕梅花。 “喜新厌旧!”她愤愤不平,在看到自己手背上稍显褪色的红绒花后,又变得落寞了许多。 肖洛十岁的时候,她开始做他的跟屁虫,都说这个七皇子长得胖墩墩的,性格还孤僻,不爱跟人亲近。她却一心扑到他身上,给这个小胖子讲宫里好玩的事,还有各路秘闻,跟只癞皮狗似的紧随着。 他呢,就是

问天涯在何方(一)

如果可以,江清真的很想像话本里的一样,牵起她的手,奔向一个不用担忧任何事的天涯。花街游·其一 大概是上世纪四十年代,西关,在一个名叫榕树巷的小巷深处,住着一个叫做江清的后生仔。 江清榕树巷里有名的“音乐家”,能使得一手好二胡,时不时会被人请去演奏一些曲目,或者去给一些粤剧添声增色。在街坊们出行遇到江清时,大家都会打趣地来一句“江师傅,今天又要去大剧院拉二胡了吗?” 对此,江清只是笑笑,略显内敛地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