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人格

张平盯着那双因为害怕而放大的瞳孔,希望能看出来点什么。

作者今天作死了吗?

作者穿到自己满是bug的小说里,牺牲自己,勇敢填坑!“算了我还是躺平吧!”

梭梭树和柠条的故事

去年元旦,女孩申请了小号,以一个暗恋者的身份发送好友申请,男孩居然通过了。

我们张扬的青春六

“你摔什么桌子啊!”,我心虚啊,就说:“我没有啊”

好久不见:你是年少的梦

你的笑就像向日葵一样阳光。

只想和你往后余生(上)

素来以冰山著称的副队长,平时跟女生连话都懒得说,现在这个笑的这么开心的是谁?

我不再半途而废

成功是一直坚持做一件事!

我的游泳教练超帅

8岁年龄差,超萌超甜。

佛祖和一个小乞丐

“我一定得去问问佛祖,我就不信,我这一辈子就是乞丐命。”乞丐李大山信心十足地说。

你是我的美好过客

他是15岁的亿万星辰,装饰了我的青春梦,给予了我闪耀希望。他是我的美好过客。

要房
要房

通过讲述房改之前一个事业单位职工的分房经历,来反映七十年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他以光阴织嫁衣
他以光阴织嫁衣

从前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外公与外婆的故事)

我不是过客,是个归人
我不是过客,是个归人

巫溪、巫溪,我不是过客,是个归人。

夹竹桃围困了谁的时光

男孩子永远穿着干净的白汗衫,站在风里黑发凌乱,他对着她笑。

噩梦

“你有没有这样的纸条?”她摆摆手上的纸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