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病人:真相大白

2020-03-28 17:44:15作者:天道风华

悬疑

我们是当着丁欣欣的面逮捕的假冒范慧的丁媛和丁林。欣欣就躲在门口看着我们,不哭不闹一言不发。

我走之前有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看着我,眼睛依旧那么清澈,那么干净。我回头去跟着队伍走着,只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我心疼她,心疼她跟我一样成了孤儿。

回到局里之后,我们带着丁媛姐弟前往审讯室,宋离跟我说:“待会儿你来审!”

“我来审?开什么玩笑!我把我想的都告诉你了,干嘛还让我来审?我不审!”我很抗拒这件事,所以直接拒绝说道。

宋离看了我一眼说:“怎么?让你审个人就怂了?让我们抓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怂啊?案子破了你有功,必须你审!”

我皱了皱眉头说:“那能一样吗!反正我不审!”

话说着,就到了审讯室,我看着这扇门不想推开,宋离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看着她那没商量的眼神,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一进去,院长,高冗,叶磊,丁林,丁媛,五个嫌疑人坐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我,一个眼神比一个无辜。

我走进去,宋离在后面关上了门。丁媛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说:“警官,您抓我干什么啊?”

我看着她就想到了欣欣,一想到以后欣欣也成了孤儿我就莫名的生气,我秒变严肃脸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抓你的!”

她没在说话,我慢慢走过去问他们说:“警方已经找到了充分定你们罪的证据,现在坦白还来得及!”

“陈警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是提供线索来的呀!怎么可能是凶手呢?”高冗皱了皱眉头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他说:“没错,你的确是给我提供线索的人,提供线索迷惑我们的人!”

他皱起了眉头,表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继续说:“你告诉我你之前是个写小说的,没错,也许是你的业余爱好我不否认,但是你说这些是为了隐藏你之前在A市和院长在同一家医院做过外科医生的身份吧,这手术刀可没少拿吧!”

高冗轻笑了一下说:“陈警官,你说的这个,我是真的很想承认,但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点了一下头,转身从桌子上拿出了那份从院长办公室里找到的丁媛的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工作证,那是高冗在那家医院的工作证,我亮给他看说:“这是你没错吧,我还特地去那家医院查了一下呢!”

他歪了一下头说:“不能因为我做过外科医生就说我是凶手吧,这也太草率了吧!”

我放下了证件说:“你确实不是杀人凶手,但你是剖尸取肾的凶手啊!地下二楼阴暗潮湿,长期在里面工作,会导致风湿病,而且又长期站着工作,膝关节早就不行了。你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不自觉的去揉膝盖,而且你身上总会有一股的膏药味,而地下二楼剖尸现场出了腐尸的味道也有一股膏药味,我们在那里还找到了这个,”

说着我拿出了两个个膏药的包装袋,接着说:“这跟你房间里的膏药一模一样,你又怎么解释呢?”

他仍旧执着的告诉我说:“我那是之前落下的病根!这膏药很普遍,碰巧罢了!”

我点了点头说:“可以,但是你一会儿就不这么说了!”

我又看向了叶磊说:“你是报案人?”

叶磊看着我点了一下头说:“对!”

我说:“你要是真的报案人,也就没有嫌疑了!不要在跟我你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了,我听腻了!”

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我接着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跟我说是你报的案,而且还说因为你报了案院长还责怪了你!”

我说着话老向了院长,他正一脸诧异地看着叶磊,我继续说:“你故意把锅甩给还毫不知情的院长,目的就是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好摆脱自己的嫌疑。但是你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你就露出了马脚。在那样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我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我醒了之后发现你和那个护士正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你是把我催眠了呀!”

我笑了一下看着他,他眉头稍稍皱了一下没有抬头看我。

我继续说:“这么说来,模仿天才作案的想法也是你提出来的吧!”

他虽然没有抬头看我,但我能看得出来他有些紧张了。

“你利用天才能够让人微笑死亡的事情,给你想要实验的目标进行了催眠,把案发现场布置成了自杀现场。

首先,把六根绳子全部挂在屋顶上,然后用人偶线把你催眠的道具绑在窗户上,用图钉固定,再用人偶线直接通到院长办公室,最后再把整个房间全部打扫一遍,清楚掉你所有的痕迹,等病人一进来就会很直观的看到你催眠的东西,很容易就上了套,自己就笑着上了吊。

而你和丁媛就在院长办公室看着,等到病人一上去,你们就会把人偶线往回一扯,图钉顺着线也就掉了。这样既不留痕迹,又能完成一场完美的杀人过程。

但是,你没想到的是,你做的一切都被躲在案发现场床下的曹东卫看到了,高冗告诉你他不是精神病,而且还有可能会报警,所以你就想把曹东卫也解决了,但是当你想要进去高冗的房间找曹东卫的时候,却听到曹东卫把事情告诉了那个有些正常的阿武,而且还听到了阿武报警的声音。

所以,你就改变了主意,就说是你报的案,当天晚上你催眠了阿武和曹东卫,偷偷把曹东卫关进了柜子里,等着我们上钩。而阿武,就被这个外科医生解了肢,抛在院长经常埋那些得了病的病人尸体的地方,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把注意力再次转向院长。我说的没错吧!”

院长瞪大了眼睛看着叶磊,我看了院长一眼,我就知道,他快堵不住嘴了。

我看向丁媛,皱了皱眉说:“我怎么都想不到,幕后黑手竟然是个已经当了妈妈的女人!”

丁媛笑了一下说:“陈警官,你们真的搞错了,这跟我真的没有关系,而且我还未婚,怎么会当妈妈了呢?”

我笑了一下,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执着,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竟然还在装傻。

我说:“你和范慧本是同乡,可你却不满生活现状,所以你就利用范慧进了精神病院,又利用院长的贪财欲利的心,开展了你那可怕的计划!”

丁媛笑了一下说:“我就是范慧啊,警官你连我的名字都记错了!”

我皱了皱眉说:“重新介绍一下,我就是今天上午跟踪你的那个人!”

我说完这话,丁媛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我,我说:“你猜猜,我听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丁林叫你姐,听到了欣欣叫你妈妈!”

她依旧面不改色的说:“这就能说明我是幕后黑手?陈警官,乱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我没在管她说什么,只是接着我的来说:“你进了茗康之后,看到了发财的机会,于是你就拉拢院长跟你一起做这种丧良心的买卖。但是院长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我想你应该是给院长说你会承担一切责任他才答应的吧。

院长告诉你有几个精神病人是假装的,你在这里面挑中了喜欢悬疑小说的外科医生高冗,并且答应他能够帮他完成一场完美的犯罪,又遇上了经常虐待病人的叶磊,这一下可就圆满了。你告诉丁林翻身的机会来了,所以,他就一直从镇上买装尸体的容器,还有一些手术刀之类的东西让范慧给你们带过去。

可范慧一直都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直到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她才得知你们干的勾当,她想告诉我们真相,可没想到被叶磊打了针,封了口,不得已她才装疯卖傻跑到了我们跟前。为了不破坏你的计划,你只能把她杀掉。

我们一次次的对医院进行调查,迟早会把这件事查出来,你也怕了,所以你就尽可能的把矛头指向院长,那颗烟头是你故意放在窗台上的吧,还有那天我在案发现场看到的那个人脸,是你吧!”

丁媛笑了一下说:“故事很好,可是这真的跟我没关系,我两个月以前就请假了!什么都不知道!”

我再次拿起那个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录音笔,播放录音给她听。

丁媛:“你放心,出了什么事我负责,不会拉你下水的!”

院长:“这…有风险啊!我也就是个小院长,干不起!”

丁媛:“没人会在意精神病院发生的事情,再说了,你这个医院收入也不高,再干几十年也还是这样,我都说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你这个医院就是个遮头!”

院长:“这……好吧!这些患者里面,有几个是正常人,315病房的那几个是正常人,还有207的那几个。”

丁媛:“他们都有什么特征吗?”

院长:“315那个高冗,之前和我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他被送过来的时候,家属说他整天说想完成一场完美的犯罪。你看他行吗?”

丁媛:“一个太少了!”

院长:“我们这儿有个医生叫叶磊,整天虐待患者,我一直没管,你看行吗?”

我关了录音笔看着一脸惊诧的丁媛说:“你想不到吧,院长还留了一手!”

丁媛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没想杀人,取走他们一个肾,他们还能活,可是他们都不听话,我只能杀了他们!我只想让欣欣过得好一点!”

她不提欣欣还好,她一提欣欣我就生气,我质问她:“你这么做,真的是为欣欣好吗?你进了监狱,剩下欣欣一个人怎么办?这都是你的一己私欲,拿欣欣当借口而已!你根本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为了钱,杀了这么多人,你真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丁媛红了眼睛说:“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结局了,我认罪!模仿天才作案的事情,是我干的,叶磊不过是帮我布置了现场,那颗烟是我抽的,窗帘上的那个洞是我不小心烫的。”

丁林看着低下头去的丁媛,也开了口:“阿武的头颅,在范慧家的树底下!”

我回头看向了宋离,宋离挥了一下手,那几个在后面站着的警员就走过去带着他们走了。

走之前,丁媛跟我说:“帮我跟欣欣说声对不起!”

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心里真是松了口气。

晚上,宋离他们为我办了庆功宴,按理来说,我是大功臣,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但是大家都这么高兴的为我庆功,我也只好附和着笑着。

“干杯!”

我们在上次陆诣川带我去的那家餐厅吃的饭,副局也在。

“这次案子能够顺利破了多亏了陈夙啊!来陈夙,我敬一杯!”

我看着副局端起了酒杯,我赶紧站起来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喝下去。

我坐下之后,陆诣川拍着我的肩说:“陈夙真是和我当年一模一样啊!真是让我太有重回当年的感觉了!”

“我也感觉陈夙挺有当警察天赋的!”郭晓静喝了一口饮料说道。

韩川明看了看宋离说:“离姐,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抬头看向宋离,她看了看韩川明又看了看副局,最后看向我说:“我,之前对你有点偏见,你别往心里去啊!”

我笑着挠了挠头说:“没什么,都过去了嘛!”

高硕问我说:“你那个小朋友怎么没来啊?你破了这么大案子,他不来给你庆功啊?”

我说:“苏惟一他要照顾奶奶,所以没来!”

这场庆功宴就在大家有说有笑中度过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去看看欣欣,宋离跟我说,欣欣被送进孤儿院了。我买了一些玩具零食就去了那个孤儿院。

我听孤儿院的院长说,欣欣她不跟别人接触,也不吃饭,孤僻的很。

我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人坐在自己角落里,看着别人玩耍。

我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说:“欣欣啊,你怎么不跟他们玩呢?”

她问我:“我妈妈和舅舅呢?”

我笑了一下说:“他们去挣钱了,挣了钱,欣欣就能买好多好多娃娃,好多好多玩具了!”

她说:“我不要那些东西,我要他们回来!”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很快他们就会回来的,但是在他们回来之前,欣欣在这里要听话,哥哥会经常来看你的,好不好?”

她点了点头,我起身去找院长跟她聊了两句便走了。

出了孤儿院我就觉得一直有个人跟我,我看到影子像是个女的,我就知道是谁了。

我不耐烦的加快了脚步,身后传来一声:“哥!”

我极其不情愿回过了头,这个女生叫薛晴,是我妈现任丈夫的女儿。

我非常不情愿的看着她说:“你不好好待在你的新加坡,跑这儿来干嘛!”

薛晴说:“哥,我知道当时我很过分,可当时我不是还小吗,我知道我不该对阿姨和你那样,我都接受你们了,你为什么不跟我回去?”

我苦笑了一下说:“接受?呵,我不需要!还有,别再叫我哥了,你姓薛我姓陈,不是一家人!”

说完我转身就走,她在后面紧跟着,她说:“哥,你跟我回新加坡吧!你自己一个人,怎么行啊?”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十一年都过来了,有什么不行的?别再跟着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还有,回去告诉姓方的,老子不需要她施舍!”

说完,任凭薛晴怎么叫我我都头也不回的走了。

过了几天之后,宋离约我出来散步,我问她:“副局,到底为什么让我协助你们破案?”

她神神秘秘的说:“副局说了,你要是能考上警校,他就告诉你!”

“警校?”我笑了一下说:“开玩笑!我才不要当警察呢!又累又危险,还费脑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我说这话,她笑了……

天道风华
天道风华  VIP会员 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的作品!鞠躬一谢!❤

零号病人:真相大白

零号病人:谎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