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测的爱

2020-03-28 17:39:23作者:酥灏

悬疑

地点:H市,丰兰大道角落处的一间酒吧内……

1

丰兰大道这条路上有许多做买卖的商铺。

卖服装的,卖饮品的,卖家具的,甚至还有卖冒烟冰淇淋的商贩推着小推车在这条路上转来转去。显得这个城市热闹非凡。不过这些都是一个商业街所具备的,在这个城市的发展区有这些也不足为奇。而你要注意到的是这条繁华道路的尽头处一间小酒吧……

不知怎么的,今天酒吧里的人格外的少,墙壁上的灯不停变换着颜色,五颜六色的光打在台上那个女孩的脸上。

女孩的嘴一张一和,她在唱歌,唱的是邓丽君版本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她似乎很享受打在脸上的灯光,她闭着眼,头左右摇晃着。

酒吧里很安静,女歌手温柔的歌声就像是唱进了每个人的心里,让这里的人觉得如果打扰到女歌手就是在捣乱。所以每个人说话都是极其小心。除了时不时传来玻璃杯碰撞的清脆响声。

“哎,台上这小妞不错啊。”我说道。

“嗯?你说人……还是歌?”苏小海说道。

“当然是……呃……当然是歌唱的不错了。”

看着苏小海的嘴角上扬让我连忙改变了自己的答案。

苏小海看着我看着我的模样嗔笑一声说:“呵,歌唱的是很好,可人不是更漂亮吗?”

我抬手把胳膊搭在苏小海的肩膀上说:“灯光太晃眼,我只看见一个涂满颜料的人在台上嘴巴一张一闭的,有什么好看的?”

他瞥了我一眼说:“咱们已经连续在这里三天了,这个酒吧哪里像有钱人会来的地方?要不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去街道上招揽客户吧。”

听了他的话,我把胳膊从他的肩膀上滑下来,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仰头喝下了里面的百威啤酒。

“嘶……啊,啤酒有一股苦味,我啊了一声想让味道尽快散去。”

“小海,像咱们这种大学毕业刚步入社会的人就是那些公司的苦力工,美曰其名为实习锻炼,可实际呢?就没拿咱们当人看。每天在这个城市跑来跑去宣传公司,回到公司还要任凭那些公司老员工指手画脚的冷嘲热讽,你甘心这样吗?啊?小海。咱们要证明自己,就必须主动找客户,做出一番成绩,让那些看不起咱们的人乖乖闭上嘴!”

苏小海没说话,用他纤细手臂支撑着脑袋。的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片刻开口说道:“维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听了他的话,我先是一愣,然后露出浅浅的笑容……

苏小海和我是大学四年同窗。我们是在一个特殊情况下认识的。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打着出租车去学校报道的路上,看到三四个不同发色的人围在一起,投过那些不停变换步伐的双腿间,我看到还有一个人坐在地上。

“哎,师傅,那边是干嘛呀?”我问司机。

出租车师傅看了看我手指的方向说道:“哦。一群小流氓,估计又在收保护费,这里离你要去的学校不远,而且这附近没什么人家,这群小崽子就在这里转悠,看见学生模样的人就威胁人家,让人家给保护费。”

“收保护费!师傅,这没人管吗?”

“警察已经教育好几次了,可他们都是未成年,跟他们家长沟通也没什么效果,家长也管不了。于是,警察们就每天开车在这里多跑两趟,看见就呵斥几句。可这有什么用啊。”

听了出租车司机的话,我不由得一阵气愤:“这群社会渣子,师傅,掉头回去。”

司机只是从后视镜中看了我一眼,带有赞许意味的笑了笑便掉头行驶。

车子开到离那几个小流氓不足十米,我从怀里拿出200块递给师傅:“师傅,不用找了,您等我一会,马上回来。”

没等师傅开口,我便拿上路上准备好足有10公斤的臂力器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哎!你们这是干嘛呢!啊!”我用要把嗓子喊哑的声音朝他们吼到。

那几个小流氓都是未成年,被我这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一声吼吓的直接半蹲抱头。

“就你们丫的收保护费啊!都活腻歪了是吧!”

未成年们听到我的话,又看了看我手上的黑色大家伙,互相交换眼神,趁我离的远,猛然起身,拔腿就跑。

其中一个染着奶奶灰颜色的未成年边跑边喊:“要不是你男朋友来了,哥几个今儿指定把你办了。你给我等着!”

我嘴里说着韩剧上学的阿西吧。捡起一块石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扔了过去,可路口早就连个毛都看不到了。

我的目光看向了已经缩到墙角的身影。我弯腰,扶起倒在地上的银白色行李箱。走到他跟前蹲了下来。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牛仔外套,腿上则是同款的黑色牛仔裤。他的碎刘海有齐眉那么长,白皙的脸上有些红印。我看不到他完整的五官。他双手抱着膝盖,把脸埋在手臂里,蹲在墙角瑟瑟发抖。

“那个……姑娘,没事了,他们已经走了。”

他没说话,只是抖的有些更厉害。

“姑娘,你是大学生吗?”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

“呃……是海京大学吗?这附近只有这一个大学。”

他似乎平静了许多,身体没有了剧烈动作。

“哎,那可真巧啊,我也在这个大学,我叫许维,大一新生。”

他吸了吸鼻子,缓缓抬起头看向我。

我看到了他的五官,肤色白皙,那张脸如雕刻般精致,高挺的鼻梁有些弧度的滑了下来。厚薄适中的红唇像刚抿过红纸一样。细长的眉毛下一双桃花眼里尽是柔情的望向我。

“我……我叫苏小海。”

他的声音有些小。我嗯了一声表示没听清楚。

“苏……苏小海。”他又重复了一遍。

“哦!小海呀,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

我伸出手,期待他的手。

他看了看我,用他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

“我……我…我是…男的……”

这可真是太尴尬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男孩有些尴尬的说道:“哦!可真是对不起啊,我还以为……”

他抬起头望向有些尴尬的我,脑袋晃了晃甩开睫毛上的碎刘海淡淡的说到:“没关系的,你不是第一个。”

看着他嘴角上扬,习以为常的说出这句话。我有些不知名的情绪在心里波动起来。

“小伙子,可以走了吗?”出租车师傅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

“哦,来了师傅。”

“那个……走吧,我们一起去学校。”

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神,我拉起他的手腕。他借力站了起来。

我的左手是行李,右手是他……

在车上,凭借我无厘头的黑色幽默,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拘束,而是用他细声细语的声调跟我一问一答。

不知道是缘分还是有人刻意为之。上天的安排总是这么突然且奇妙。如所有老套故事情节一样。我和苏小海一个系,一张桌子,一间宿舍。

苏小海的性格极为腼腆。有可能是因为他有些比较女性化的外表和天生呢喃软语的声线。所以导致他几乎不跟任何人主动说话。

我算是一个例外,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总是在我四周飘来飘去,当我回过头找寻目光来源时,我总是看到他慌乱的低下头把脸埋在课本里。

每次我都会坐到他身边趴在桌子上看着他问:“呵,你看什么呢!”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他红透了的耳朵还是暴露在阳光下……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我总会为学校里各种不顺心的事而感到愤愤不平甚至于出手相助。而他每次就会出现在我身后说:“又在生气呢。你这个傻大个是煤气罐吗?”

而我每次就会顺势搂住他的肩膀说:“呵,看见你就不生气了。”

因为苏小海沉默寡言的性格,他在学校也只有我一个朋友,想和他接触的男同学或女同学,都在我的眼神注视下硬生生憋回想说的话讪笑着离开。

有一次,别的系来了几个人,从我们系的人口中得知我们班有一个“冰山美男”,笑吟吟的跑来和小海搭话。

“吆,这小脸,长得可真好看啊。”

其中带头的人先开口说道。他一说完,身后几个便附和着笑了起来。

我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眼神冰冷的注视着这几个人。

那个领头羊感觉到我的目光,看着我又开口说:“哥们,下午你去我们系上课,我要跟这小美男好好聊聊天。”他身边的跟屁羊们笑的更加大声放肆了。

我微微眯起眼睛,右手从在课桌下摸索着哑铃。

小海看到我的动作,较忙按住我即将伸出来的右手转头对他们说道:“你们快走吧。辅导员要来了。”

领头羊说:“走?好啊!你可要跟我们一起走啊!”

说着,他还伸出手去抓小海的手腕。

我猛的挣脱小海的束缚,拿出哑铃,狠狠的朝那个领头羊的头就砸了下去。

领头羊吃痛,惨叫一声抱头就躺在了地上,我推开小海,骑在领头羊的身上,一拳接一拳的朝他打下去。

那几个跟领头羊一起过来的见此情景,慌不迭的向教室门口跑去。班里的同学也都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吵着什么。

小海拼命的拉着我,嘴里还喊着:“许哥,你别打了,许哥!你快住手。”

而我完全不顾周围的吵闹和小海的喊叫,着了魔一般朝领头羊的身上挥舞着拳头。

直到身后的拉扯力道消失了,我这才停了手,转头看向身后,小海跪在地上,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哗哗的流着。他一边哭一边抽泣着说:“许哥,你别打了……”

门口辅导员的怒吼传了过来:“干什么呢啊?”

我踉跄着爬到小海的面前擦着他的眼泪有些焦急的说:“小海!你!你别哭,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这场闹剧像风一样一上午就传遍了3万余人的大学城。口口相传并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最大的原因是校导主任在红旗旁的公告栏上贴了我的照片,照片旁还密密麻麻的写着我的罪行。我被记了一个大过!

对我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苏小海再也没被骚扰过。

相传大一有一个一米八三的汉子为了兄弟差点打死一个学生。这种话具有的杀伤力还是很大。

自此以后苏小海就把我当成了他的避风港。

他对我说过:“许哥,我以后能不能跟着你混啊?”

“为什么?”我问到。

而他的回答是:“只有你对我好,我以后跟着你就不怕受欺负了……”

2

苏小海还在歪着脑袋看着我。

我伸出手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个脑瓜崩说:“我这不都是为了以后好嘛!”

他哎呀一声用手捂住被我触碰的额头,眉头微微一皱,伸出手就朝我的脑袋拍了过来。我用手挡住,再次发动攻击。一瞬间,酒吧寥寥几人的目光便朝我们射了过来。察觉到我们的行为有些不适,便以我领先他一个脑瓜崩结束了战斗。

就在被所有目光注视下和那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结束的时候,酒吧的门被推开了。

那寥寥几人的目光从我们身上投向了酒吧门口。

酥灏
酥灏  VIP会员

难测的爱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