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情缘:郭圣通

2020-03-28 11:46:43作者:归期未央

古风

楔子:

“圣通你该知道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由得了你一个姑娘家做主再者说女孩子家家的也迟早要嫁人的,那既然是迟早要嫁现在嫁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这刘秀有才有样,你舅舅我更不会害你而且舅舅我看这刘秀也非池中之鱼你跟着他必不会吃亏,你说是与不是?”

刘杨苦口婆心的劝着,心里却是盘算着自己这个外甥女犟得很若是劝不动,可是要坏了他的好事。眼见自己这外甥女又是绝食又是哭闹,油盐不进的样子刘扬再好的脾性也是要给磨没了。

于是他也是有些恼火,语气连带着便有些重道:“圣通,这事由不得你选择!”刘杨望着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外甥女,乍见她梨花带雨的小脸心下也多少有些不忍,什么火气现在也消了大半便道,“盛通到底是哪里看不上人刘秀啊,舅舅让他改改到你满意你看成不?”

刘扬一边嘴上说着眼睛却是偷瞥着外甥女见她终于不再哭闹,心下松了一口气可自己这外甥女下一句话却是堵得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郭圣通心里知道自己和刘秀这场政治联姻必是不可避免,可郭圣通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必是不放不下的,道:“舅舅还是不明白外甥女这刘秀再好也非圣通心意相通之人若是连心意都不通将来怕也不会幸福,舅舅就甘愿看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外甥女将来不幸吗?”

郭圣通希冀地望着自己的舅舅,深知舅舅脾性的她何尝不知自己此举非但无用还会惹得一生腥,可她还是不甘。

“你——”刘扬望着面前不卑不亢的外甥女到底还是没有将到嘴的话抖出来,叹息一声甩袖离去,风声间杂着刘扬的话道,“由不得你!”

眼见着刘扬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郭圣通终还是无力地跌倒在地。侍女赶紧过来搀扶见着自家小姐苍白无力的面庞,又是心疼又是不解,道:“小姐这又是何苦跟老爷这般置气,依香儿看刘公子长得一表人才气宇轩昂的小姐嫁与这样的儿郎又有什么不好,何必如此糟践自己。”

郭圣通没有答话好不好只有她自己知道反正自己这一生都是由不得自己做主,只能作为舅舅野心家的一颗棋子。

“也罢,不是刘秀也会是旁人。”郭圣通自嘲地一笑,眼角犹带泪痕心中苦涩不知该说与谁人听,道,“也对我没有选择,那嫁便嫁吧!”

1

今夜的刘府格外的热闹,表小姐出嫁到处洋溢出喜气,可刘府的后院却是无端生出一些萧瑟来。

郭圣通作为新嫁娘端坐在卧榻上,等待着她那个命中注定之人的来到。大红的盖头隔绝了俗世之外的纷纷扰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脚步声由远及近她的心也随之起起伏伏七上八下。

炸然的光线另她有一瞬的失明,可很快他就看见背对自己而坐于圆桌旁的男子,虽只是侧颜也看得出是个相貌出众的儿郎,心下也不犹带上了一丝窃喜。

许是感受到了自己灼热的目光,刘秀回过头来就见一旁美艳绝伦的一张娇颜一身鲜红嫁衣的她美得似画中人,可他心下却是百转千回不觉就想到了还在老家等着自己的发妻,心下更加愧疚只觉手上的和寝酒也苦涩了起来,仰头饮尽的瞬间阴丽华那张笑颜浮现于眼前。

郭圣通自然不会知道丈夫此刻心中的百转千回,见着丈夫盯着自己发愣手不自觉就在刘秀面前晃了晃,道:“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说着抬手就要摸脸,却被刘秀抬手给握住了。

她有些意外,一抹绯红悄然爬上了她娇羞的面庞。烛火摇曳间就见对面刘秀迷蒙的双眼,耳边就只听着他道:“我定不负你!”

郭圣通此刻心下更是千回百转顿觉自己的这场政治联姻也非是一无所去取,当下心中趟过一阵暖流只觉甜蜜无比。

刘秀的这一句话更是给她喂了一颗定心丸她只觉很安心。婚前的那些乌烟瘴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眼前只觉一阵清明。她回抱住刘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2

婚后没有多久,刘秀变被舅舅刘扬指派出去出兵作战。新婚燕尔郭圣通自是不愿离开丈夫,当下便是跟着丈夫一起离开。

这日刘秀又一次打了胜站回来,却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小娇妻。以往这个时候他她不都是会跟着众人一起迎接她和着众人与他一起庆祝的吗?没见着她人刘秀心下有些疑惑当下拦下一名侍卫,道:“夫人呢?”

那士兵见他眉眼间神色似有些焦急,只觉将军和夫人感情倒是好,几日不见就这般思念,心中不由也有些心驰神往道:“夫人啊!她身体有些不舒服,在营帐里……休息。”

话都还没有说完,那侍卫就见自家将军一阵风似的就离开了扬起一阵风沙,迷了他的眼。

“圣通!”刘秀火急火燎地冲进来,就见自家夫人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看见是他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紧跟着便起身朝着自己走过来。

郭圣通望着呆呆的丈夫,只觉自己这个平时在众军面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此刻却是像个“呆子”。

“你没事啊?”刘秀见着自己的爱妻没事人一样,心下不自觉便给那个谎报军情的小士兵记了一笔,抬头见郭圣通一脸疑惑地睁着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望着她。

心下一动,一把就将妻子拥入怀中心下只觉得劫后余生。

郭圣通还不知道自己丈夫的小九九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中,见着刘秀眼睛都不眨地望着她,当下便想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他。

“什么!”刘秀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怀中的妻子,后知后觉的他当下更觉高兴,只觉这是最近几天来最好的喜事了。

郭圣通眼见着丈夫这般高兴像个吃了糖的小孩子心下一阵甜蜜。她抚摸着腹中尚未成型的孩子只觉岁月静好,莫不待我。

3

生产那日,她可谓是九死一生产婆说她这一胎是难产,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她知道刘秀很是期待这个孩子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于是,她一咬牙抓住产婆的袖子便道:“保孩子!”

产婆很是吃惊地看着她,心下又有些摇摆不定,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妇道人家搞不好可是要没命的。

当下便觉额头冷汗直冒,又重复道:“真的不用和刘将军商量一下?”

“不用!”郭圣通答得肯定,又是一阵痛感袭来她只觉快要痛昏过去,余光中还像瞥见刘秀的身影。

他逆着光走来这一刻他就还像她的天神,她还听见周围嘈杂的声音,还有忙乱做一团的喧闹,可她好累只觉耳边嗡嗡作响刘秀好像从遥远的天边的声音飘过来。

“将军您看这是保孩子还是保大人?”产婆打着商量,小心翼翼地问到。

刘秀锐利地目光扫过吓得瑟瑟发抖的产婆以一种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务必都给我保住。”后又看了一眼床榻之下的妻子,目光一沉,又道,“实在不行,保大人!”

郭圣通此刻早已是昏昏沉沉耳边传来刘秀低沉沙哑的声音,他说:“通儿,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要坚持住为夫陪着你还有咱们的孩子咱们一家人一起生一起死……”

后面的话郭圣通却是没有听见了,断断续续地最后她咬着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耳边传来婴孩的啼哭她便昏了过去。

她一觉睡得很沉险些便要醒不过来所有人都觉得她是还不了了就连大夫都劝着刘秀放弃,可他没有。好在最后吉人自有天相郭圣通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瞬间就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丈夫,目光下移见又见着了丈夫紧握住自己的双手。

她就静静地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儿郎,只觉这一阵子他一定过得不好,人看着都瘦了一圈,眼底的乌青一看便知这一断时日未睡过一个好觉。

大概察觉到郭圣通的动静,刘秀睁开眼睛就见爱妻静静地看着自己,他一着急脱口而出,道:“怎么样,要不要叫大夫?”

“我没事。”郭圣通答道嗓音因为趟了太久而显得十分沙哑,她道,“你快去休息吧,这些日子照顾我不好受吧……我没事的……你快去休息,真的……不幸你看……”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被刘秀紧紧的圈住就像拥住一件失而复得的瑰宝。他眼角的热泪滴在了她的后脖颈,灼热一片。

郭圣通轻轻拍着丈夫的后背,就像哄着一个小孩子,她柔声道:“没事的,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不用担心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刘秀强硬的吻住了,他道,“以后我定不再让你受一点委屈!”

4

三年时间刘秀南征北战,还不容易推翻了新朝,王莽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可是阴丽华的事情却也是如何也瞒不住了。

郭圣通如此圆滑世故的女人如何会不明白枕边人心里有人,若说三年时间该知道的她也都知道了。只是她想听刘秀亲口告诉她,可显然三年来他有无数次开口的机会可是他都错过了。

她在等他开口,许是今夜。郭圣通心下顿觉无比苦涩,可却又一阵轻松。

刘秀来的时候月亮挂在枝头又圆又亮,月光撒了一地也落于郭圣通身上。今夜的她一身蓝色宫装显得分外柔和,见门被人推开她没有抬头去看只是绣着手中的帕子。

刘秀怀抱住她,头搁在她的脖颈处泪水濡湿了一片,他道:“我打算接丽华回宫,这些年苦了她了,我……”

“皇后之位,对吧!”我回过身来,直视着刘秀眼底一阵清明,“可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我故意咬中的“妻子”二字,仿佛要证明什么似的,道:“我还是你孩子的母亲!”

“我自己,我都知道可是……”刘秀抬头希冀地看着郭圣通,他多希望他能理解他,可是他只听到了一声冷笑,道,“可是她是你的初恋,对吧!”

“通儿!”刘秀看着自己的妻子只觉得有一瞬间自己好像从未了解过她,只听她嘲讽他道:“白月光,朱砂痣对吧?”

忽的郭圣通讽刺地一笑,道:“那我算什么你刘秀招之几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你走吧!”她背过身去,只觉今夜的月光照在人的身上格外的冷。

刘秀不在言语或是根本不知该说些什么遂叹息一声转身离去。听着脚步声远去,郭圣通终于像是失去了全部的离去,跌倒在地上。

此情此景何曾相似,其实她何尝不知刘秀来此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自己若是应承一下也不会闹得不欢而散。

她自问如何不知,就算刘秀有意立阴丽华为后,舅舅安定王又怎会同意?他刚登基根基尚不稳,又怎会和舅舅杠上。可郭圣通的骄傲觉不允许她向他人低头,哪怕他是他的丈夫。

5

郭圣通还是做了皇后,长子也被封太子。刘秀给足了他面子,可只有郭圣通她自己知道她和刘秀之间早已物是人非,破镜难圆。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从阴丽华回宫那日,不或许更早。

阴丽华真美啊,秀丽温婉不像她无理取闹又不懂事,刘秀会喜欢他也不奇怪。毕竟那个皇帝也不会喜欢强势的女人都会喜欢阴丽华这样善解人意的。

郭圣通不是不知道阴丽华那天主动劝说刘秀立自己为后,更是最后刘秀逢人便说阴丽华如何如何懂事。她郭圣通的这个皇后之位是她阴丽华让给她的,看她可怜施舍她的。

从那时候郭圣通心底就悄悄种上了嫉妒的的种子。这颗种子随着阴丽华产子刘秀对她百般呵护,再到后来刘秀对自己逐渐厌烦,而对阴丽华却是温声软语。宫里都在传我郭圣通飞扬跋扈看不惯阴贵妃,处处刁难于她。

“华儿到底哪里对你不起,你要这般对她!”

刘秀气冲冲地跑到我宫里,指着我的鼻子就骂道,“朕朕没想到你竟然会变成如今这样……惹人……”

“厌烦吗?”我自顾自涂抹着手上的丹寇,一脸云淡风清,道,“她都告诉你了?”

“告诉朕什么?”刘秀不解地看着我,我冲他嫣然一笑,后又道,“没事,不过让她每日来我这晨昏定省,怎么你舍不得?”

“你——”刘秀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在他眼中我大概是彻彻底底成了一个坏女人,不过我不在乎反正有舅舅在,他还不敢动我。

只要我一日还是皇后我就还是他刘秀的妻子,纵然他现在在如何厌烦我也还是不得不每月除一十五到我这来,这样就够了。

……

“你真可悲!”阴丽华看着我,她还是那样一副白莲花的清高样。我惯不喜欢她这样,觉得她矫情总是装大方,心里不定怎么想呢?有时候我真想看看这样一朵圣世白莲花若是跌落尘埃会怎样。

我看着跪在御花园的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道:“本宫猜想你现在肯定想着怎么把本宫扳倒吧,不过本宫不在乎本宫在可悲也由不得你来可怜!”

“华儿!”刘秀的声音远远出来,听得出来他很是着急,我楞楞地看着她,就见阴丽华在刘秀快要到的时候虚弱的摇晃几下顺势就倒在了刘秀怀中。

刘秀扫了我一眼,便抱起阴丽华扬长而去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直到再也消失不见。

6

只是我没有想到,舅舅既然如此迫不及待想要造反。刘秀带兵平定了舅舅叛乱,从那时起我便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竟那么快。

刘秀来得时候我依旧还是绣着那个手帕,一针一线分外仔细,还是那一身蓝色宫装只是不同的是上次他是来找我商量,这一次却是直接要废我。

他一挥手就有小太监捧着废后诏书念了出来,诏书上写了什么我全然没有去在意只是一瞬不瞬盯着刘秀,像是要在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郭氏品行不佳,不宜正位中宫着废郭氏圣通,念其情分许她随中山王前往封地,至此死生不复相见,钦此!”小太监将诏书递给她,道,“郭氏接旨吧!”

我不动还是盯着刘秀,小太监举着手里的圣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偷偷瞥向皇帝却见他死死盯着废后,也不说话。

“夫君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我抬眼看着刘秀,期盼地希望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来一些什么,可是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我失望地垂下头,就见刘秀的声音自耳畔传来,他道:“此行望你暗自珍重!”

说完他抬步就走,我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由近及远之至再也看不见,身边小太监似是有些着急,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请娘娘接旨,不要让奴才难做了!”小奴才见我还是不动,正急得团团转就见刚才还一动不动地我跪下就道:“臣妾接旨!”

宫人将门带上,隔绝了外界与我的联系也阻断了我和他最后的一丝情谊,我跪坐在地凄惨一笑,心想这么些年终究还是错付了。他不爱我,终究还是不爱我。

后续:

我走得那日,天外下起了白雪一片片的自天际飘过。刘秀就站在城楼上目送着载着我的那辆马车有近及远,之至再也消失不见他依旧还是固执的瞧着,喃喃道:“通儿,或许这才是对你最好的,余生珍重!”

归期未央
归期未央  VIP会员 君问归期未有期

大汉情缘:郭圣通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