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变形”记

2020-03-28 11:48:21作者:疯城子2

世情

1

“房子、车、孩子、存款……全是你的。”临近年底,我和霞办好了离婚手续。我净身出户。

“两年后,我要是还没消息,你就别等我了。”在稻香居,我和霞吃了最后一顿饭,霞眼泪哗哗的。

这个年过得,前后加起来个把月,竟然输进去大几十万。除了我跟朋友借的三两万,其他都是赌桌上的高利贷。

赢不回来了,还又还不上,没办法,我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跑路。

“限期一个月,到时候还不上你就把房本拿来!”赌局上这伙人个个都不是吃素的,说得到做得到,之前我就听说过。

还钱?我拿什么还啊,就自己那一个月三两千的工资,干到退休也还不完。

当晚,我就连夜乘火车南下。

“老婆,对不起!”临走的前一夜,我和霞抱头痛哭。

我们结婚十年了,十年来,霞从没嫌弃过我什么,工资开的不多,她就去小饭馆打个工,虽然挣得不多,可也能补贴家用。

十年来,霞很少为自己添置新衣服,即便是偶尔狠心买件新衣服,也从没有超过一百块钱的。家门口很多早点摊,什么早点都有,可是为了省下几块钱,霞从来都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自己编算着做些早餐,一些手擀面、加糖烧饼之类的,在霞的手里被鼓捣的有模有样的,不比摊点上的差多少。

“自己做的好吃又卫生。”这是霞一贯的理由,可我知道省钱才是她的最大的理由。

后来,有了闺女彤彤,霞在家天天带孩子,没法去打工了,虽然少了一份不多的收入,可对我家来说,本就拮据的日子过得更加紧巴了。

“穷就穷过,富就富过,只要咱们乐乐呵呵健健康康的就好。”对于家庭状况,霞从来没有怨言,一直是同甘共苦的。

“霞,这期间你自己带孩子,辛苦你了,等我有了落脚的地方我就回来接你们。”彤彤趴在客厅的沙发上来回晃动着手里的拨浪鼓,“砰砰嗙嗙”的,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看着年幼无知的闺女,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如果那伙人来家里找你要钱,你就跟他们说咱俩已经离婚了,实在不行,你就报警。”我知道,那伙家伙不可能就这样饶了我,想必他们一定会找到家里来。

“事到如今,家里你就别管了,只不过,我希望你能吸取这次教训,从今再也不要沾赌了。”霞趴在我的肩头,声泪俱下。

此时,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跟着我受这样的折磨,我简直悔恨的想要一死了之。推开老婆,我从案板上抄起了菜刀,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了案板上,举刀就剁。

“老公!”霞一把将我放在案板上的手给拽开了,菜刀“咔”的一声剁在了案板上,一片木屑飞起了老高,“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2

“老公,以后千万不要再去了!”过年前,和几个哥们喝多了酒,跟随他们来到了一个赌局上。

“小玩一会,赢了咱就下馆子去,输了就这千八百块钱。就当是过年高兴一下。”架不住朋友的怂恿,再加上酒壮怂人胆,我居然跃跃欲试的。

赌局上烟雾缭绕人声鼎沸的,桌面上一沓沓的人民币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一百、二百,我小试牛刀,可能刚玩的人运气比较好吧,居然把把押中,不到半天的功夫,我就赢了一万多!

“老婆,看我给你买回什么来了?”一进家门,我就兴奋地向老婆炫耀着。手里除了一大堆鸡鸭鱼肉,还破天荒地为她买了一件羽绒服,上千块呢!

“老公,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我眉飞色舞地向老婆讲了自己在赌桌上运气超好以小博大的神奇遭遇。

“老公,就咱家这情况,你可不要再去了啊!咱赢起输不起,再说,有几个靠赌博能过上好日子的?”

“这次,你就当是运气好,捡了个便宜,可不能再有下次了啊!听说,有好多人都是因为赌博搞得家破人亡的。”

“咱家虽然不富裕,可是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工作,家里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是日子过得再紧张,我也不觉得什么。”

霞怕我走上歧途,苦口婆心地劝说我以后千万不要再去赌博了。我嘴上答应的好好的。

赌博就像抽大烟一样是会上瘾的。头一次玩就赢了一万多,让我感觉飘飘然了。那可是我工作好几个月才能挣到的啊!这钱来的太容易了。我竟然心想自己可能天生就有赌命。

没过几天,我就鬼使神差地走进了那个赌局。当初答应老婆的话,早就被我当成了耳旁风。我的脑子里全是赢了几千、几万,自己就摩拳擦掌的。

一百、二百,三百、五百,没多久,我就输了个底朝天。

“哥,没钱了吧?”看我这灰头土脸站在一边只看不出手的样子,赌局上专门放账的二蛋凑过来说。

“哥,要不我先拿给你点,翻翻本吧。”

虽然,我知道只要一开这个口子后果不堪设想。可我还是不忍心就这么离开,咬着牙跟二蛋拿了一笔赌资。

那晚,直到后半夜我才灰溜溜地回到家里。老婆在睡梦里被我吵醒了,问我干嘛去了。“跟朋友喝酒喝得有点晚了。”我撒谎应付着她。

可想而知,那晚在赌局上没有我所希望的逆转出现。只有运气越来越差。我不仅血本无归,还欠下二蛋一万元的赌债。

如果那时我能认输,老实和老婆交代,从那以后别再去了,咬紧牙关把那一万块钱还上,可能我家的日子还会一如既往,可是一切都没终止。

强烈的侥幸心理和第一次赢钱的那种兴奋劲驱使着我不断地走向赌局,一而再再而三,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我前后欠下近四十万赌债,我才从麻木中有些反省。可为时已晚,一切都没法挽回了!

3

火车一路向南,穿越多个省市后停靠在了广州站。

前几年,我出差来过这里,那时候,一家板材厂的老板想要我留在他那里,虽然待遇不错,可当时我舍不得丢弃“铁饭碗”,没有答应。只是,这些年来,彼此之间还有些联系。

“于总,我如今的单位不景气,只好投奔你来了。”走出火车站,我四顾茫然,只好先跟于总取得联系。

于总还算挺仗义,一听说我到了广州,立即驱车赶了过来,还特意安排在望海楼给我接风。

酒桌上,我只是刻意地强调着这几年单位情况不好,在单位干不下去了,出来混口饭吃,只字不敢提我欠下赌债的事。毕竟,这事说出来不光彩,没脸说啊!

于总在他的公司里为我安排了一个职务,那种虚头巴脑可有可无的差事。不过,就算这样,我已经对于总感激不尽了。更何况,保底薪水也很可观,是我原先的三四倍。

我心里清楚,于总看中的是我在国企里面多年积累下来的业务关系和能力。

这样长期下去干拿薪水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是于总不好意思打发我,我自己也受之有愧。

之前,在单位里虽然接触很多业务,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跑腿的,大事小情的都是领导说了算,更别提有什么好处了。如今,我济身在于总这,之前的一些客户渠道和联系还是有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也是为了答谢于总的知遇之恩,不久后,我向他提出了自己可以试着为公司开拓一下业务范围的想法。

“那太好了!”于总当下就表态,如果我能为公司增加新的订单,可以按照一定比例提成。当然了,即使拿不到新的订单,于总还是保证我的底薪不会减少。

似乎是时来运转,一个月后,我竟然真的为于总揽到了一笔大的订单。

这个客户是陕西一家大型私企,与我之前的单位有一定的业务往来。之前的接触中,总感觉对我们的产品不是很满意,即使签单也是试探性的零星小单,始终没能达成大的合作关系。

那年,这家企业的采购主管王刚到我们单位洽谈业务,有几次领导派我陪着他去周边的景点转转。接触中,虽没有过深的交往,但我和王刚还算聊得投机,接长不短的还有些联系,算是业务往来中的一个朋友。

近来,我把自己“跳槽”的情况和王刚说了,还别有心机加软磨硬泡地让他来广州考察一下。自然,这些并不是全靠我的碎碎念,更多的是我对于总公司的产品有着准确的定位和自信,我相信我们的产品具有很高的性价比。

没有旁生枝节,王刚的广州之行实现了互利互惠合作共赢,当然,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开启了我的崭新人生。

一番考察后,王刚决定当下签单。而且是先款后货!当然,他不是感情用事,经过严格的考察和检验后,他确信于总的产品在同价的情况下,可以增加两成的成材率。这对于他们公司来说,可是隐含着巨大的直接利益。用他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可遇不可求。

这第一笔订单对于王刚所在的企业来说虽然很普通,可是对于于总来说非同凡响。已经超过了于总全年的订单总量!

“为我们的‘超人’干杯!”庆功会上,于总竟然率领一干人等齐刷刷地为我举杯祝贺。还在酒桌上直接提拔我为销售主管,夸我是公司不可多得的贵人。

一杯喜酒下肚,于总不忘兑现承诺,吩咐财务主管直接把那笔数额不小的提成打进了我的卡里。

这笔钱,对于这笔大单来说只是零头中的零头,可是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笔救命的钱,它足以让我还清赌债重新做人了。

4

“今天三缺一,你上吧,不用担心,输赢都算我的。”

半年多来,我基本上对于总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公司事情少的时候,于总爱玩两把。虽然动辄成千上万的输赢,可于总财大气粗,这点钱对他来说不叫回事,他也只当是娱乐娱乐。

“于总,这个恐怕我不能听你的。”这次三缺一,我没有听从于总的安排,而是直接扭头离开了。虽然,于总是我的恩人。

第二天晚上,我邀请于总来到了望海楼。来广州的第一天,于总就是在这里为我接风的。不同的是,今天只有我俩个人。

“于总,你一定要理解我。我先干三杯,感谢你的恩情。”说完,我不顾于总的阻拦,满满地连干了三杯。

于总疑惑地看着我,不知道我这是唱的哪一出。

“你看看这个。”三杯热酒下肚,我有些颤抖地掏出了我和霞的离婚书。连同那四十万赌债的欠条一并放在了于总面前。

“你——你当初是因为赌博才来到我这的?”

“你——你还因为赌博离婚了?”

事到如今,我再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更没有必要隐瞒实情了。

于是,我近乎哽咽着把自己因为赌博欠下巨额赌债进而导致妻离子散的过往一一道来。

“我答应霞,从此再也不赌博了。”

“我想霞,想孩子,更想我的老父母。”

“我对不起他们!”

说到最后,我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于总也没想到我是这么个情况,一时间,眼圈也泛红了。

“确实是个教训。好在,浪子回头金不换。来,我再陪你三杯!”说完,于总连干了三杯。

“愿赌服输,明天你就把欠下的赌债全部还清。如果不够,差多少我给出!”

“我也谢谢你给我提了个醒,咱俩都要吸取教训。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玩牌了!”

“过几天你先回家一趟,一定要马上复婚!不能再让嫂子跟你遭罪了!”于总小我一岁,私下的时候叫我哥。

第二天,我消失大半年后主动给二蛋打了个电话。为了彻底消除后患,我让他在电话里亲口答应这四十万本利两清,并且,我还进行了通话录音。

二蛋一听我要还钱,当然求之不得。他自然知道这种赌债不清不白的,而且我还破釜沉舟的离了婚,只要找不到我,他一分钱也得不到。

当下,我就把四十万转账进了二蛋的银行卡号里,这笔债务一笔勾销。还清了赌债,走在广州热闹的街头,我感到一身的轻松,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搬开了。

天上几朵白云自由自在的飘着,我仰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债务的人生多好!

5

“爸爸,你可回来了,妈妈说你出差了,你到底去哪出差了?去了这么久。快想死我了。”几天后,我乘机回到了家里。一进门,彤彤正在看动画片,看到我,像只小鸟一样的飞进了我的怀里。

搂着女儿,我满怀愧疚,瞬间泪水夺眶而出。

霞正在厨房里准备饭菜,我提前和她通了电话。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见到我和女儿抱在一起,还是顾不上沾满油脂的围裙,紧紧地和我们抱在了一起。

我走后,二蛋带着一群社会渣滓来过家里几次,还好,看到我们的离婚证书后,他们也没敢采取过激的行为,只是吓唬霞最好想办法尽快让我把钱还上,不然有她好看。

“这多半年里,我总是提心吊胆的。我自己倒没什么,就怕咱家彤彤出点意外,怕那些人伤害咱家女儿。”

“不管是外出买菜,还是在家的时候,我都和彤彤寸步不离。”霞本就憔悴,这半年多来,担惊受怕的更加单薄了。

看着娘俩因为我糟了这么多的罪,我真是悔恨不已,暗暗发誓今后一定要加倍的爱护她们,再也不让她们受半点苦。

“我在广州遇到了贵人于总……”

吃着霞亲手做的香喷喷的饭菜,我和她絮叨着这半年多来我在广州的一切。

“这杯酒,我恭喜你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听说我的赌债还完了,而且在那边一切都挺顺利的,霞破天荒的自己倒了一杯酒,和我举杯同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