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慕容思炫:眼

2020-03-27 10:48:47作者:轩弦

悬疑

现实一

QQ上,一个怪兽头像在闪烁。那是宇文清凝的QQ。慕容思炫打开对话框,只见清凝发过来一句:“慕容思炫,我正在写一篇小说,你要不要看一下?”

“好。”思炫的回复简短而直接。

几秒后,清凝发过来一个Word文档。思炫接收,打开,只见一个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眼》。思炫咬了咬自己的手指,操控鼠标,开始阅读这篇小说。

1.出轨

清晨,唐若雁回到公司,却见同事们一个个脸色沉重,窃窃私语。今天大家怎么啦?唐若雁满心疑惑,刚坐下来,一个平时跟她颇为要好的女同事就走过来在她耳边悄声道:“你知道吗?乔浩然死了!”

“什么?”唐若雁轻呼一声,瞪大了眼睛,“他……死了?怎么死的?”

“好像是被人谋杀的,”女同事舔了舔嘴唇,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他的死状很恐怖,眼睛被挖了,下体也被切掉了,两条腿不知所踪,简直是让人惨不忍睹呀!”

唐若雁听得连表情也凝固了,急促地喘着气,两手微微颤抖。

乔浩然是唐若雁的同事,比她大两岁。他不仅长相英俊,而且口甜舌滑,公司里不少女同事都对他心生爱慕。他虽然常跟公司里的一些女孩子打情骂俏,但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跟他关系最为暧昧的是唐若雁。两人中午常常一起到公司附近的餐厅吃饭,甚至有同事看到过他们在大商场里携手游逛。

然而乔浩然和唐若雁两人心里都知道,他们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完全没有越轨行为,所以如此相投,是俊男美女相互吸引而已。

如果是在半个月前,唐若雁忽然得知乔浩然被杀的噩耗,会感到非常难过。然而现在,她虽然也感到难过,但心中更多的是震惊和恐惧!为什么?那要从头说起。

唐若雁今年二十五岁,半年前,她和一个比自己大六年的男人结婚。那男人叫蒋天佑,事业有成、外形俊朗、内心温柔,是完美男人的典范。所有亲戚朋友都说蒋天佑和唐若雁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唐若雁对于自己的丈夫也很满意,除了一处,那就是丈夫在床上表现极为冷淡。

他似乎对唐若雁那足以令大部分男人垂涎三尺的身体丝毫不感兴趣,从来不会主动跟唐若雁亲热。新婚半年,他们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每次都是唐若雁主动。虽然有过几次房事经历,但每次蒋天佑还没进入唐若雁的身体便已结束,令唐若雁兴致索然。

蒋天佑虽然无法满足唐若雁,但唐若雁从没想过出轨。直到两周前,蒋天佑要到外地出差一周。他离家的第一晚,唐若雁在家百无聊赖,上网打发时间。恰好这时,一个同事打电话过来,说好几个同事准备到酒吧玩一会,乔浩然也去。无聊透顶的唐若雁如鱼得水,对方还没说完,她已说道:“哪个酒吧?我马上来!”

不一会唐若雁来到思维吧跟同事们会合。乔浩然见了她,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不出来呢。”唐若雁向他抛了一个媚眼:“难得你也来了,我当然要舍命陪君子。”

近日L市里一个神秘人购买双色球彩票,连中五注,赢得两千五百万奖金。此事成为市民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此时此刻,同事们一边喝酒,一边讨论着这件事,异想天开地说着如果自己有两千多万要怎样使用。

相对这个话题,唐若雁对乔浩然更感兴趣。她没有加入众人的讨论,而是跟乔浩然两人单挑大话骰,一次一杯,不消一会,两人都喝了十多杯,各有醉意。

凌晨两点多,众人离开思维吧。此时唐若雁已醉了八九成。乔浩然坚持要送她回家,尽管他自己也醉了七分。唐若雁没有拒绝。回到家,乔浩然把唐若雁扶进房间。两人的大脑都由于酒精的作用而感到异常兴奋,进了房间,情不自禁地搂抱起来。

不到三十秒,两人已消除了衣服的阻隔,一丝不挂。唐若雁那丰满的身体,那柔软的纤腰,那修长的大腿,那雪白的肌肤,在乔浩然面前展露无遗,让他全身热血沸腾。他疯狂地吮吸着唐若雁的脖子,贪婪地抚摸着她的身体,两人如被烈火烧着了一般。

然而就在最为激情的时候,唐若雁忽然觉得身旁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自己。她大吃一惊,侧头一看,却哪有什么眼睛?

只是心理作用罢了。她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享受着这久违的快乐。

激情过后,唐若雁到浴室洗澡,心中忽然又冒出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她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难道监视我的是一只会移动的眼睛,每次我回头寻找它便迅速躲藏起来?唐若雁摇了摇头,深深地吸了口气。胡思乱想什么?根本没人在监视我,是我自己做贼心虚而已。

这一夜,在如饥似渴的唐若雁的引诱之下,乔浩然跟她几番激情。她似乎想在一夜之间补偿自己半年来的空虚寂寞。事实上,这一夜的快感,真的足以让她流连忘返、永生难忘。

2.密友

两周前跟自己亲密接触的男人,竟然离奇死亡。这就是唐若雁感到震惊甚至是害怕的原因。

不过认真一想,乔浩然暴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出轨以后,她常常担惊受怕,担心此事终有一天会被丈夫蒋天佑知晓。她自己当然不会出卖自己,但乔浩然呢?现在不会,以后却难说。说不准哪天自己跟他发生矛盾,这件事会成为他要挟自己的武器。而现在,她永远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了,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唐若雁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她跟乔浩然那一夜风流,将永远封存于自己的记忆之中。然而她错了,事情远远没有完结。在乔浩然被杀的三天后,唐若雁的闺中密友乐蓉也突然死亡。

她也是被谋杀的,据警方说,凶徒十分残忍,把乐蓉的嘴巴和十根手指都割掉了。警方根据作案手法,推断杀害乐蓉的凶手跟杀害乔浩然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在接受问讯的时候,唐若雁把她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警方,唯独一件没有。那就是她跟乐蓉上个星期的聊天内容。

那是唐若雁跟乔浩然发生关系的第二天,唐若雁心乱如麻,又是兴奋又是担忧,又是回味又是害怕。晚上她上网,看见密友乐蓉刚好在QQ上,于是便跟乐蓉聊了起来。

乐蓉是唐若雁的高中同班同学。那时唐若雁跟班上的一个男生在谈恋爱,乐蓉却插足其中,把那男生抢了过来。那男生是唐若雁的初恋,失去了初恋男友,唐若雁十分痛苦,对乐蓉恨之入骨。后来毕业以后各散东西,唐若雁也逐渐淡忘此事。直到两年前,她跟乐蓉偶然重逢,两人谈起当年的事,大笑当时自己的无知和幼稚。后来两人常常相约逛街吃饭,向对方倾诉心事,久而久之,成为了无所不谈的知心好友。

“蓉,糟了糟了,我出轨了。”唐若雁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是你公司的那个乔帅哥吧?”乐蓉果有先见之明。

“嗯,”唐若雁顿了顿,“现在怎么办?天佑过几天就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向他坦诚此事。”

“当然不应该!”虽然只是看到乐蓉发过来的文字,但唐若雁已能感受到她此刻的激动,“现在这社会,出轨很正常,我也常常背着我老公偷汉子呢。要怪就怪你老公自己不行,跟你无关。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老公呀!”

此时此刻,唐若雁想起当时跟乐蓉的聊天内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因为乐蓉告诉唐若雁出轨很正常,所以乐蓉的嘴巴就被凶手割掉了?因为乐蓉是以键盘来传达这个信息的,所以她的手指也被割掉了?

这么说,乔浩然所以眼睛被挖,是因为他看到了我那赤裸的身体?他所以下体被切掉,是因为他跟我发生了关系?唐若雁想到这里,吞了口口水。凶手似乎对我出轨一事极为痛恨,乔浩然死了,乐蓉也死了,难道下一个就轮到我?

唐若雁终日惶恐、日渐消瘦。蒋天佑对她柔言劝慰,关怀备至,每晚睡觉的时候都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在丈夫的细心照料之下,唐若雁逐渐恢复。

那段日子,蒋天佑似乎对唐若雁的身体忽然大感兴趣,每隔三两天就跟她亲热。每次唐若雁虽然把丈夫紧搂在怀里,但不知怎的,脑海中却常常冒出乔浩然的面容。

3.女婴

唐若雁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蒋天佑的还是乔浩然的。她决定不多想了,就把这孩子当是蒋天佑的吧。怀孕期间,蒋天佑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有时她望着这个温柔体贴的丈夫,想着自己的幸福生活,会为自己曾经出轨一事感到内疚。不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世界上除她以外知道这件事的那两个人,乔浩然和乐蓉,都已经死了,那件事将成为永远的秘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唐若雁慢慢地从出轨及同事好友接连被杀的阴影中走出来。

九个月后,孩子出生,是一个女孩,十分可爱。唐若雁把女儿抱在怀里,觉得自己实在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然而幸福只持续了数个星期。女婴尚未满月,竟被人杀死了!警方告诉唐若雁,女婴致死的原因是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

唐若雁伤心欲绝,同时也异常悲愤。是谁?是谁连婴儿也不放过?要杀人可以杀我,为什么要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下手?

蒋天佑怕她想不开,终日陪伴在她的身边。表面上,蒋天佑对她嘘寒问暖,十分关切,然而有一次,她却无意中看到蒋天佑露出了一个阴险而恐怖的笑容!

唐若雁开始怀疑丈夫。

唐若雁以前在无意中知道了蒋天佑安放在书房中的那保险箱的密码。这一天,她趁丈夫外出,打开保险箱,竟然看到里头放着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鉴定报告表明,唐若雁那刚被杀害的女儿,跟蒋天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唐若雁恍然大悟。原来丈夫瞒着自己跟女儿进行了亲子鉴定。难道,杀害女儿的凶手便是自己的丈夫蒋天佑?

甚至,乔浩然和乐蓉也是遭他毒手?

4.丈夫

这一天下午,蒋天佑向公司请了假,坐在自己所住的那幢大厦的后楼梯里,两手抱头,回想着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

十个月前,他要到外地出差。出发前,他买了数套针孔摄像器,安装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大厅、卧房、厨房、浴室,没有遗漏任何死角。他出差在外,不能留在妻子身边,所以借用这数十只“眼睛”监视妻子的一举一动。

出差回来,通过监控录像,果然发现妻子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她甚至把那个男人带回家中,在自己的床上出轨。蒋天佑大怒,表面却不动声色,暗自调查那个男人。原来是妻子的同事,叫乔浩然。

我是那么地爱我的妻子,决不能容忍她有一丝的缺陷。然而现在,她的身体变得浑浊,她的心灵也染上污点,那怎么办?当时的蒋天佑内心矛盾无比。我不能失去她,所以只能毁灭那些让她浑浊不堪的东西。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蒋天佑潜入乔浩然的家中,把他杀死了。

他看过我的爱妻的身体,必须把他的眼睛挖去;他侵犯了我的爱妻的身体,必须把他的下体割掉!

杀死了乔浩然,蒋天佑却还不解恨。他曾经在妻子的电脑中安装了木马病毒,他可以窥视妻子保存在电脑中的一切秘密,包括QQ聊天记录。那一天,他看到了妻子的密友乐蓉跟妻子的聊天内容。

她竟然说现在这社会出轨很正常?她竟然阻止妻子对我坦诚?蒋天佑狠狠地咬着牙。这样的人能算是妻子的密友吗?不,她是妻子的损友,她的存在,只会破坏妻子的完美。蒋天佑想到这里,决定再次行动。

她怂恿妻子出轨,必须割掉她的嘴巴;她是通过键盘向妻子传达谬论的,必须切掉她的十指。

杀死乐蓉后,妻子怀孕了。蒋天佑以为噩梦结束了,幸福的生活终于回归。可是他错了。孩子出生后,他跟孩子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那孩子跟他竟然没有血缘关系。

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杂种!蒋天佑气得七窍生烟。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他给孩子喂了大量安眠药。他要这个破坏了妻子的完美的杂种在世界上彻底消失。

妻子为此异常伤痛。蒋天佑心中柔肠百转,时刻陪伴在妻子身边。若雁,你放心,这一回,梦魇真的彻底完结了,属于我们的快乐终于要回归了。一想到那些令妻子肮脏无比的东西终于永远消失,他就忍不住笑出来。

他不知道,他的笑容被妻子看到了。

5.鬼魂

蒋天佑在楼梯里呆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到家中。一进入家门,忽然一阵婴儿哭声传入耳中。蒋天佑大吃一惊,由不得惊叫道:“谁?”

没有人回答他。婴儿的哭声接连不断。蒋天佑咽了口唾沫,一步一步地回到房间,竟然看见有一个女子背对着自己,蹲在角落。是妻子?不对呀,妻子是短头发的,而眼前的女子是长头发的。

“你是谁?”蒋天佑喝道。

那女子慢慢地转过头来,竟然是——乐蓉!

就是那个被蒋天佑所杀死的乐蓉!

蒋天佑失声大叫。乐蓉脸色苍白,神情木然,最可怕的是,她没有嘴巴!只见她慢慢站起身子,用哀怨的眼神直盯着蒋天佑,一言不发。

蒋天佑吓得全身发冷,眼见乐蓉慢慢地向自己逼近,连忙逃到浴室里去。进入浴室,却发现浴室里有一个男人,坐在地板上,仰望着天花板。蒋天佑看清了那个男人的面容,吓得连表情也凝固了。

那男人竟然是乔浩然!就是那个被蒋天佑亲手杀死的乔浩然。此时此刻,他的眼眶里没有眼球,黑洞洞的眼窝里流着暗红色的血!

“为什么?”乔浩然忽然低沉着声音森然道,“为什么要杀死我?”

蒋天佑急促地喘着气,全身颤抖不停,终于他所能承受的恐惧超过了极限,只见他声嘶力竭地怪叫了一声,随后两手抱头,跪倒在地,哀嚎道:“不——我并不想杀你们!是你们逼我这样做的!为什么?为什么要破坏我和若雁的感情?为什么要破坏若雁在我心中的完美?你们不可原谅!”

乐蓉用手在脸上轻轻一擦,嘴巴重现。只见她摇了摇头,叹气道:“天佑,果然是你。”

与此同时,几个男人闯了进来,把蒋天佑压倒在地。

他们都是刑警。

现实二

小说到此结束,意犹未尽。思炫抓起桌上的一个蓝色的铁盒,倒出几颗薄荷糖,扔到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打开对话框,给清凝发过去一句:“小说还没完结。”

“是的,”数秒后,清凝回复道,“还有一个结尾,我刚写好了,现在发给你吧。”

“等一下,”思炫飞快地敲打着键盘,“让我来写。”

“你写?”清凝十分好奇。

思炫不再回复。二十多分钟后,思炫给清凝发送了一个文本文档。清凝打开,迅速地把文档的内容看完,惊讶得呆了。思炫所写的结局,跟自己原来的结局,竟然几乎完全一样。

6.黄雀

唐若雁看到那亲子鉴定报告后,怀疑乔浩然、乐蓉及自己的女儿之死,都跟自己的丈夫蒋天佑有关。于是她报警了。恰好这时,乔浩然的双胞胎哥哥乔浩文从外国回来,调查弟弟被杀一事。最后,在刑警们的同意下,乔浩文乔装已经死去的乔浩然,唐若雁则化装成已经死去的乐蓉,加上录下婴儿哭闹声的MP3和一套音响设备,一幕“鬼魂索命”就此上演。

不出所料,蒋天佑亲口承认了杀人的事实。他不仅认罪了,由于做了亏心事而承受着沉重压力的他,甚至还被回来索命的“鬼魂”给吓疯了。

蒋天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唐若雁继承了他的财产。

这一天,唐若雁来到精神病院外,透过铁栏,看到了在花园里发呆的蒋天佑。他神情呆滞,喃喃自语。唐若雁淡淡一笑,自言自语地说:“天佑,你知道吗?在你杀死了乐蓉后,我就想去揭发你。可是那段时间你对我很好,我被感动了,我心软了,我把计划搁置了,甚至是取消了。天佑,请相信我,那时我真的这样想:你是杀人犯,没关系,我不能得到两千五百万,也没关系,只要你能一直这样对我,只要这种平淡而幸福的日子能持续一辈子,我就心满意足了。天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需要的东西,真的可以很简单。”

她顿了顿,咬了咬下唇:“可是你为什么连一个婴儿也不放过?虽然,她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但她是无辜的呀,她是一条活生生的命呀!你杀了乔浩然,杀了乐蓉,我都不怪你,可是为什么你要向一个无辜的婴儿下手?不可原谅!蒋天佑,是你逼我的,是你亲手毁灭你自己的!”

唐若雁的确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蒋天佑那保险箱的密码。她闲来无事的时候,会去查看保险箱里的东西。那一天,她竟然看到保险箱里放着一本存入了两千五百万人民币的存折!

啊?那个连中五注双色球的神秘人,竟然是自己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他竟然对我守口如瓶?两千五百万呀!那可是我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呀。唐若雁想到这里,心中冒出了一个字:“抢!”

接着,她还发现保险箱里安放着几套针孔摄像器。聪明的她,霎时间明白了:即将出差的丈夫,要用这些“眼睛”监视自己!丈夫深爱着自己,决不能容忍自己出轨,如果自己出轨,丈夫虽然不会伤害自己,但一定会把那个男人杀掉!想到这里,唐若雁心中萌生了恶魔的念头。

蒋天佑还呆在花园里。唐若雁望着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天佑呀,你以为安装了针孔摄像机,就能监视我的举动?殊不知,真正被监视、被操控的人是你自己。浩然呀,你的命值两千五百万呢,你死得不算冤枉了,安息吧。乐蓉啊,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初恋男友呢?身为女人的你不知道吗?女人是很小气的,真的可以为了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恨你一辈子。”

她说到这里,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笑容,阴险而恐怖。

7.眼

这天,唐若雁闲坐家中,品尝着用昂贵的茶叶所泡的绿茶和精致的点心,忽然电话响了。是精神病院的人打过来的:“蒋太太,半个小时前,你的丈夫从院里逃跑了。他逃跑后,我们在他的床上发现了你的照片。那照片已经被撕得粉碎。我们推测你的丈夫有可能会伤害你,请你务必小心。”

霎时间,一股寒意从唐若雁的背脊直泻下来。她忽然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紧紧地监视着自己。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