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A计划

2020-03-25 16:46:58作者:相如Pity

爱情

1

我叫王西梧,现在的我十分的紧张,因为早在两个小时前,我精心安排了一场告白,不算盛大,但是胜在我投入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告白该有的还是有的。

我现在火锅店,眼线告诉我青梅竹马文嘉束在十分钟之后进入火锅店。

我甚至还在我们体育系里面生生的找出了一个会拉小提琴的,等我告白成功之后就出来为我们即兴演奏一曲。

我串通了门店前的服务生,等他进来的时候要大点声音,虽然我有心理准备这服务生的声音会很大,但是这犹如熊瞎子在山间怒吼的声音还是让我有点汗颜。

文嘉束向我走过来,他比起八年前更加好看了,还成熟,有点胡须,顶着一头乱发有点像日本男星小田切让。

没想到说的第一句话,就气得我差点背过去。

他坐下后,眼神真挚的看着我说:“王老五,平时见你抠门的很,今天怎么想起请我吃饭来了?”

我那是抠吗?我那是弘扬中华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好不好!

我把精心准备的“菜单”递到他面前,不料这货又给我推回来了,我看着手里的情书就是送不出去,又把手里的情书推过去,就这样来回几个回合之后,文嘉束说:“王老五,我有女朋友了。”

我来不及看文嘉束脸上是否有说谎的痕迹,我知道的是:这货把菜单拿起来了!

我站起身,直接从他手里把菜单抢回来,我看着一脸蒙圈的文嘉束说:不是单身,不配点菜,知道吧!

但是,最糟的还不仅于此,因为我看见我在体育系找的那个小提琴手已经向我们缓缓走过来了。

我努力的向他做手势,但是半天无果之后,我才想起他是个近视眼。

直到他在我桌边站定,我从他尴尬的眼神中看出来,这老哥是刚刚才反应过来。

不过这老哥也算是机智,直接转身给旁边桌子的一对小情侣演奏了起来。

文嘉束开始憋笑,偷偷的和我使眼色,笑话这个半吊子小提琴手,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庆幸这场告白失败了的。

没来的及告白和告白失败还是两码事情的,因为告白失败是不可能还谈笑风生走在一起的,而来不及告白就可以。

就这样我一路安排的告白成功的惊喜,都变成了定时炸弹。

我努力回忆自己把每一分钱花在了哪里,但是脑海一片空白,因为我看见三个小丑拽着气球跑过来了,我的脑海里只有:这500人民币是打水漂了。

小丑们在我和文嘉束身旁一直绕,我目瞪口呆的对着小丑们表示惊喜,其实心里巴不得花了500块钱买的三分钟快一点过去。

当我看见我不知花了多少钱雇的一个小孩子,捧着玫瑰花跑过来的时候,我看着身旁的文嘉束,颤抖着抓住文嘉束的胳膊。

“文嘉束,我知道一条小路旁的串串好吃的很,走走走”

文嘉束没反应过来,从他的眼神来看,文嘉束已经发现了这个跑步一晃一晃的拿着玫瑰花的小孩子的。

“等一下,就一下,这里有告白的,咱们看一下……”

这货还想着在这看戏,殊不知,下一秒咱俩就得被别人看戏了。

不过令我吃惊的是,这个小胖子在距我50米的时候突然摔倒,看起来摔的很痛,很快旁边就跑来了家长,一把捞起孩子。

玫瑰花被扔在地上,我的心还在滴血,整整200块的玫瑰花啊!

文嘉束送我到家门口,不过也没什么可送的,我家和他家是隔壁,走路连五十步都不到。

晚上的时候室友和我打电话说,自己忘记订玫瑰花了,回头把玫瑰花的钱转给我,这让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省下了这200

那我就不得不可怜一下今晚雇了那个小胖子的倒霉鬼了。

2

天杀的我是倒了几辈子的大霉,青梅竹马在我准备告白前被我侄子幼儿园老师截了胡,原本我是想着能多创造点机会和好不容易回国的文嘉束相处,所以才自告奋勇的要送小侄子去上学,一开始觉得他每天去幼儿园比我还要积极,我甚至以为这货终于开窍,现在才明白,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我这杯酒啊!

作为老王家的女儿,我算是丢尽了脸,我哥是这样说的,据说他和嫂子见面的时候,见面之后的两个小时,我哥竟然把我嫂子书包上面《哈尔的移动城堡》画下来了!我嫂子就这样被骗回了家,还生下了我侄子。

说什么都没用,从小玩到大,说了二十多年要嫁的人竟然让我自己步步为营的送人嘴边上了,说起这事我就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

可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后悔药可吃,还是乖乖地带着小侄子去文嘉束家吃饭,美名其曰:把女朋友介绍给我们这帮发小。

我呸!姑奶奶是真的不想吃,眼不见心不烦,但是心里还是痒痒,纠结了好久还是赴约了,我家和文嘉束家是邻居,十几步就能到他家,去他家比进我自己家门还熟悉,轻车熟路输入密码,身旁的小侄子拉了一下我的衣服提醒我:小姑,万一你要是现在直接进去看见我们老师和嘉束叔叔做点什么你会不会崩溃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我还是回家和爸爸一起吃饭了。

看见文嘉束和灰灰老师抱着开门的时候,不禁暗想还真的是多亏了我小侄子的善意提醒,幸好没有直接输入密码进去,但是我按门铃的真正原因却是,这龟孙儿换密码了!

“西西啊,你哥怎么没有一起来啊?”我看着电视旁边以前放着我文嘉束小时候的合影不见了的时候,心里突然腾升了一股无力感,这么多年我在他身边,如果要是喜欢我的话,肯定憋不了十多年吧。

“老五,你怎么了?”

文嘉束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看了看,随后走出厨房,手上还拿着把滴水的菜刀。小侄子坐在沙发上晃悠着两条小短腿:“小姑,刚才灰灰老师问你我爸爸为什么没来,你快回答她啊,要不然嘉束叔叔要拿着菜刀从厨房里面冲出来了!”

我看着文嘉束的菜刀的刀尖上面还在滴水,心里不知道暗骂了多少遍了,这二十多年找的第一个女朋友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让受委屈的。

“哦,我哥同事来找他在家里面加一会班。”

“男的女的?”

文嘉束手中的菜刀好像又离我近了一点点,心中不免骂娘:不会吧,我在这货心目中难道还不如我哥!

“王老五,我劝你还是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小心我让你断子绝孙!”

王老五这个名字,我一直以为是他文嘉束对我的爱称,言情小说上面不都是这样说的吗,调皮的小男孩会给自己喜欢的女生起外号,根据我的实际情况来看,男生给女生除了上面的那种以外,其实还有另外一种,那就是:就真的是单纯想起个外号。

我认命的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机旁边的新相框,是文嘉束和灰灰老师的,电视里面放着《熊出没》小侄子在我旁边看的津津有味,想当年我也像小侄子这么小的时候,我和文嘉束也是这样坐在我家的沙发上看动画片的。

3

当年文嘉束是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搬来我家隔壁的,因为父母长期在外面工作,文嘉束三天两头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后来我爸妈看他实在是可怜,就每天放学的时候故意让他留在我家,直到他父母来接为止。

文嘉束在六年级的时候被韩国的星探发现,那时候他在天桥上和我一起吃冰淇淋,星探突然冲上来的时候,文嘉束吓得拽起我就跑,那时候我又胖又矮不说,两条腿也短的可怜,那个星探也是耐力十足,整整追了我俩两条街,最后追上来告诉我俩他是星探。

那时候的我是对这件事情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因为觉得文嘉束一定不会去,二来就是觉得我们两个还小,学习还是第一位的。

要是知道那个坏大叔带走文嘉束一走就是八年,我TM的当年就是跑断腿也一定不让他追上我们俩。

八年时间,真的是太长了,文嘉束在去韩国的前五年里面从来没有和我断过联系,可是在前年,文嘉束的电话号码突然就打不通了,微信和QQ也开始不回复,我去问文叔叔和阿姨,他们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文嘉束最近换了手机号。

但是我总是隐隐的觉得,文嘉束似乎是故意和我断了联系的。

就这样,转眼间三年都没有联系。

就连三年间我给他的生日祝福,他也一句都没有回复过。

文嘉束突然回国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只是听我哥说,文嘉束马山要出道,专门请假回家看一看的。

八年时间真的是太久了,还记得文嘉束回家那天,他从院子里跑进来,身后背着光,嘴里喊着我的名字,这三年每天都会对自己说再也不要理文嘉束的信念轰然倒塌,大叫着扔下了薯片,冲出去结结实实和文嘉束来了个熊抱。

我们两个都很默契,没有一个人提过三年中谁也不理谁的事情。

那时候我就隐隐的觉得,如果我现在还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或许我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和他在一起了。

可是这个文嘉束,一点时间都没给我,就和别人一见钟情了!

或许我和他是真的有缘无分吧。

4

“小姑,我带老师去我家看爸爸新给我买的小猪佩奇,你和嘉束叔叔有事的话,打电话找我。”

我点点头,看着灰灰老师的背影,高挑善良性格好,我要是男人也肯定是会喜欢的,不如就这样默默祝福,慢慢的再走回朋友的位置。

“王老五,你进来帮我下。”文嘉束听声音就是不慌不忙的,也没理,现在他是有主的人了,我还是离远一点,省得自己又对他动不该动的心思。

“不管,你弄好了就吃,弄不好就出去吃或者订外卖。”

我随手翻着电视频道,一抬眼,文嘉束竟穿着围裙挡在了电视前。

板着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脱下了围裙,然后......

竟然给我来了一段女团舞蹈,连唱带跳的那种。

“我还会跳少时、红毛、粉墨的,你还想看哪一个?”文嘉束冲我抛了一个媚眼,我只觉得先是脑瓜皮一紧,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可以选择不看吗?”

“那你要给我帮忙吗?”

“.......”

看着厨房已经切好的配菜,还有在锅里冒泡的排骨汤,感觉文嘉束还真的是变了。

文嘉束绕过我拿起菜刀开始切菜,还不忘和我嘚瑟:“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变得良家妇男了?”

我低头拿起一头蒜,低头开始剥,也不忘怼他,

“你快行了,看你那张脸谁能相信你是良家妇男?”

文嘉束没有搭腔,厨房里霎时间只剩下了切菜的咚咚声。

思来想去还是我先出了声儿,“文嘉束,你这三年都在韩国学了什么?”

文嘉束侧过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卧槽,我刚才说了几年?

回忆刚才的语气,这不妥妥的怨妇语气吗?

完了,我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自己对这家伙的感情,再这样下去我就更走不出来了,万一孤独终老怎么办,还是先溜吧。

事实证明三十六计走为上的也不是什么脱身的好办法。

我看着文嘉束侧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也看不出他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心里突然腾升一股心酸,明明是你丫的突然没了消息,看这情况好像是我的错一样。

“我先回家了,我突然想起一会有人约我看电影,你做饭也是慢,我赶不上了,走了。”

抬脚刚想走,就听文嘉束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听起来像是用切到手了,还没等我转过头,文嘉束可能是闪现过来的,把手指塞进了我嘴里。

我下意识的一闪躲,把文嘉束的手指从我嘴里拽了出来,没伤口没有,血也没流。

卧槽?这老弟给我模仿韩剧情节吗???

那你端量好你自己的定位好的吧,人家韩剧女主角撒娇都是娇小型的,你一米八大个,看起来有俩月没整理的胡须,看起来能把我举起来转三圈,再从他家扔回我家的一个糙汉,正在和我撒娇?

这哥脑子真的没有什么大毛病吗?

“你在韩国待傻了?老弟?”

文嘉束的自己也没憋住笑“我刚才去洗手间没洗手。”

我......

“找打”

“我公司三年前准备了一个男团策划方案,我被选上了,公司强制换掉手机号,微信和QQ也不让用了,尤其是......”

“小姑!”

相如Pity
相如Pity  VIP会员 ✨微博:相如Pity 微信:973329581 可以找我玩哈✨ 两周更新一篇 (不要听我瞎说) 感谢小可爱们的喜欢

追夫A计划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