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长太好骗

2020-03-25 14:49:12作者:李墨迹

纯爱

1

“所以,你是不是喜欢我?”

烤肉店,安静逼仄的厕所隔间里,俞夏津将魏泓堵得没有去路,他两颊微红,眼神恍惚,呼吸之间带着明显的酒气,怎么看都是一副喝醉了的样子。

魏泓立在他的双臂之间,出门的时候急了些,只在那件常穿的白T恤外面套了件棉质墨绿衬衣,刚吹干的头发松松散散搭在额前,看着俞夏津的双眸柔得好似盛了一汪清泉。

怪不得那么多女生喜欢他,确实是好看得要命,看到这里,俞夏津忍不住再凑近三分,低声将刚刚的话再问了一遍。

太近了,魏泓别过头,没有理会他的问题,他本来就是接到电话说俞夏津喝醉了,这才跑过来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把自己当作了哪个女生,在这里胡言乱语。

“你喝醉了,赶紧走吧,送你回家。”

醉鬼难缠,俞夏津见魏泓不回答他的问题,便不肯罢休,追着问了又问,就差没有直接怼在他脸上,就在俞夏津准备问第六遍的时候,他撑着门的手突然一松劲,“砰”的一声,整个人栽在魏泓肩上。

“啊,魏泓,我头撞门上了。”俞夏津眯着眼,整个人靠在魏泓身上,酒却醒了三分。

魏泓将他架在自己怀里,温声说道:“你自己揉揉,不能喝还喝这么多。”

“我手没力,你帮我揉揉。”俞夏津嘟囔着,整个人开始往下滑。

魏泓见状,赶紧双手抱住他,让他的脑袋支在自己的肩上,可俞夏津就这样被抱着还不老实,头靠着魏泓的肩晃来晃去,哼哼唧唧继续耍赖,他的双唇在魏泓脖子上似有似无的碰了两碰,然后,明显感觉到魏泓身体一震。

“你把手搭过来。”魏泓轻咳一声,将他转了个身,准备带他出去。

不知怎的,刚刚还在磨磨蹭蹭的俞夏津突然之间变老实了,乖乖搭过手让他带自己回家。

当然最后回的不是他自己的家,而是睡了一路,去了魏泓家,等魏泓“吭哧吭哧”将他扛上楼,他又二话不说裹着他的被子继续睡了,任由魏泓忙前忙后照顾他。

魏泓也是没想到,自己大晚上跑出去居然带个醉鬼回来占自己的床,忙完的魏泓看着床上熟睡俞夏津,安安静静睡着的样子莫名有点可爱,不由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笑道:“好梦。”

等魏泓终于关门出去,刚刚还躺在床上“熟睡”的俞夏津却突然睁开眼睛,他感觉自己心里好像被人扔了一打跳跳糖,炸得他的心也跟着“突突”跳。

俞夏津用力将头埋在沾着淡淡的魏泓味道的被子里,可还是藏不住脸上的笑意。

尽管之前魏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可是,他看到了,当他靠近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他的耳根处的一抹绯红。

俞夏津藏在被窝里,粲然一笑:“学长,被我逮到了噢。”

2

俞夏津从没有想过魏泓有一天能够这样纵容自己,他一直觉得他就好似一只遗世独立的仙鹤,巍巍而立,拒人千里。

这个感觉,从他认识魏泓以来至今也不曾变过。

他第一次见到魏泓是刚开学不久,那时候,学校突然决定搞个隆重的迎新晚会,所以表演的节目单一确定,学生会立刻组织成员开始安排晚会各项事宜。

那时,俞夏津虽是新生,但也被选作了这次节目主持人之一,他第一次见到这些学长学姐,没有怯生,反而嘻嘻哈哈,很快与这些学长学姐们打成一片,除了安静坐在一旁的魏泓。

事实上,俞夏津一进房间就注意到他了,他穿了件奶白衬衫,干净又清爽。坐在那里低头整理手中资料的时候,阳光恰好透过窗户打在他身上,让人有种他在发光的错觉。

俞夏津和学长学姐开着玩笑,余光却将魏泓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

他看到有人递给他一叠资料,然后不知说了句什么,他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就像是风平浪静的湖面忽被微风撩起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他的脸颊,荡进了俞夏津心里。

俞夏津心中一震,然后,毫不意外,他对这个看起来有些不好接近的学长一见钟情了,准确地说是被他的美色给迷住了。

不过,还没等俞夏津从自己荡漾的春心中清醒过来,一旁的魏泓已经起身拿了份资料提前走了。

再次见面是一周以后,他们六个主持人要一起过一遍整个流程。

俞夏津第一次当主持人,自然做足了功课,所以刚开始的时候一直都很顺利,可是,等魏泓往他身边一站,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人在他身旁一站,身姿舒朗,神采飞扬,一张口,字正腔圆,沉稳有力。

俞夏津听得更认真,看得入神,轮到他时,五句话错了三句,还有两句忘记了,直引得一旁的魏泓皱眉头。

“魏泓,就让你多笑笑嘛!”其中一个学姐打趣道:“你看,学弟怕你。”

俞夏津红着脸挠挠头,尴尬一笑,丢脸了,在魏泓面前。

然而接下来,现实立刻强有力的向他证明丢脸这件事从来就是没有“最”,只有“更”。

他们过了三次,每到和魏泓一组,刚刚还口若悬河的俞夏津就立刻成了结巴,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

这下不止其他人无语,连俞夏津自己也彻底无语了,他堂堂“话唠小王子”怎么就在魏泓面前说不了话呢?

大家逼得没办法,只得交给他俩一个任务,到下一次走流程之前,俩人好好熟悉一下。

“我有这么可怕吗?”魏泓不满地盯了俞夏津一眼,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记给他。

俞夏津听了,脸“唰”一下红了,那模样简直可以跟那挂在天边的火烧云比一比。

那天晚上,俞夏津在学校操场暴走二十圈总算消化了“在魏泓面前丢脸了”的事实。

等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他立马拨通了魏泓的电话,他确实得跟魏泓好好熟悉一下。

3

一般来说,两个男生想要建立革命友谊很简单,打一场球赛或者打几局游戏,建立友谊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俞夏津对魏泓不一般,所以,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和魏泓舒舒服服的逛逛科技馆更为合适。

魏泓比俞夏津想象中更好说话,几乎没有犹豫就接受了他的提议。

一起去科技馆那天,俞夏津在他的白衬衫里穿了件扎眼的橙色T恤,扎眼却好看。

当他笑着跑向先到的魏泓的时候,原本可爱的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朝气蓬勃的样子活像盛夏阳光里散发芳香的清新柠檬。

“我……我没迟到吧?”

“没有。”魏泓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淡淡说道:“走吧。”

两个并不是很熟悉的男生突然开始一场暧昧不明的约会,尴尬的气氛让俞夏津再次变成了个结巴。好在等俩人终于有一搭没一搭的进了科技馆,魏泓总算被打开的话匣子。

他平常就对这些现代设计和先进制造很感兴趣,一见到这些自然欢喜,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俞夏津对此也了解不少。

于是,拥有相同爱好的俩人滔滔不绝地从CAD技术一直聊到激光刻录,从苏州河的变迁到信息时代的飞速发展,甚至聊起俞夏津曾被一只蜘蛛吓得不敢睡觉的事情来。

直到从科技馆出来,俞夏津还手舞足蹈地说着他与蜘蛛狭路相逢的事情,魏泓被他眉飞色舞的模样给逗得直笑。

他一笑,他的心里就开了花。

俞夏津说得口干舌燥,拉着魏泓想去买杯自己最爱的蜜桃草莓再继续侃。

“怎么,你不喝?”他见魏泓只看不点。

魏泓摇头,有些嫌弃看了一眼俞夏津:“多大的人了,还爱喝这个。”

“嗨呀,这就是你不懂了。”俞夏津嘻嘻一笑:“这可是人间美味,没它我都不能活。”

俞夏津也不跟魏泓废话,拿起杯蜜桃草莓就往魏泓嘴里塞,“你尝一口,不喜欢的话,剩下的我喝。”

魏泓白了他一眼,这人果然跟自己初见他时留下的印象一样麻烦又难缠,说话也没个正形,话虽如此,他还是皱着眉头尝了一口。

“有这么不好喝吗?”俞夏津见他一脸不情愿,顺手拿过来尝了一口,“味道一样啊,看来你是真不喜欢。”

魏泓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俞夏津却是一手一杯蜜桃草莓,开心得像个傻子。

4

俞夏津做事是个典型的行动派,他见与魏泓亲近了些,赶紧趁热打铁,又跟他约了两场篮球。

魏泓没有拒绝,当然主要是俞夏津张口闭口就是学姐们要求我俩好好熟悉的理由过于充分,拒绝不了

大家都说,好看的人做什么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魏泓打篮球的时候,俞夏津这位曾拿“球场就是战场”为至理名言的球场小霸王只顾欣赏他的美貌,开场不到半小时便被飞来的篮球砸了三次,砸的他眼冒金星。

“你没事吧?”魏泓一脸担忧的问他。

“没事,我去歇歇,你继续。”俞夏津不仅不喊痛,反而暗自窃笑,这下好了,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坐在场边看他打球了。

如果爱情会让人降智,那俞夏津肯定是其中典型。

不过,等迎新晚会真正到来那天,俞夏津倒没有掉链子,也算是不负众望。

迎新晚会结束了,就意味着俞夏津见魏泓的时间更少了,然而俞夏津丝毫不慌,他想办法弄了张魏泓的课表,开始了没事就去蹭课的日子。

“你不上课?”魏泓看着在一旁傻乐的俞夏津。

“我这个时间段都没有课。”俞夏津支着脑袋,直勾勾看着魏泓的眼睛眨也不眨。

“你最近怎么老跑我班上来?”

“唉,那不是想多来跟你学习一下吗?说不定我学着学着就能跳一级跟你当同学了呢!”

魏泓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俞夏津也不管,兀自傻笑了一节课,然后,一下课他就笑不出来了。

刚一下课,立刻有好几个女生拿着题来问魏泓,把魏泓围得他看都看不见。

真问问题还是假问问题他是不知道,但他一看那些个女生看着魏泓偷笑的样子跟镜子里的自己如出一辙,就立马委屈得像个三岁的小孩。

唉,真的好想拿头套把魏泓的脸给藏起来啊!俞夏津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暗戳戳地想。

但他也只能是想想,当天晚上俞夏津独自坐在操场上连喝了四杯蜜桃草莓,终于想了个好主意。

等到再次去蹭课的时候,刚下课,俞夏津立刻拿出自己提前备好的高数题:“魏泓,这个我不懂,你赶紧给我讲讲。”

魏泓有些诧异,但还是拿起笔认真地讲起来。

俞夏津一脸得意的看了看那些想问题却被魏泓支走的女生,忍不住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你听懂了吗?”魏泓轻轻敲了一下正在暗自偷笑的俞夏津的脑袋。

“嗯嗯。”俞夏津连连点头:“听懂了听懂了。”

“那你再给讲一遍。”魏泓将手中的笔递给他。

嗯?嗯?怎么还有这种操作?俞夏津挠挠头,“啊,那个那个,我觉得吧……突然……好像还有点没听懂,要不……你再讲一遍?”

魏泓看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认真听。”

5

开学不到四个月,小可爱俞夏津便已成为整个学生会的团宠,他不仅长得可爱,做事也十分利索,还是个开心果,深得众人欢心。

不过,他这人表面上看起来软萌可爱,但在追魏泓这件事情上却一点不含糊,三个月不到他俩已是没事勾肩搭背,出入形影不离,成为一众腐女心中的最佳CP。

然而,要命的是不管他怎么缠魏泓,魏泓始终坐怀不乱,稳如泰山,所以,他跟魏泓除了勾肩搭背,一点进展也没有。

俞夏津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就在他认真思考到底要怎样才能让魏泓接受他拿来当兄弟的人,实际想睡他的这个事实的时候,突然感到脸上一冰,一抬头就看见魏泓那张能让他心花怒放的脸。

“想什么呢?”魏泓将手中的蜜桃草莓递给他,“等我忙完,一起吃饭。”

俞夏津乖巧的点点头,可一等魏泓走开,他又忍不住开始叹气。现在,就连他最爱的蜜桃草莓也救不了他了。

就在这时,一旁的学姐却一脸神秘的凑过来,学姐一脸坏笑地盯着俞夏津看,直看得他心里发毛,才终于开口问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魏泓在一起了?”

“啊?没……没有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