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小时光

2020-03-24 14:47:36作者:叶参

青春

1

张四凡跌跌撞撞也算是进了强化班。

生活这家伙很多时候会给人虚伪的快乐。但是当听到老班宣布考进强化班的人里面就有张四凡的时候,他确信这就是快乐的本来面目。

现在还记得那选拔考试的情形。数学考完走出考场后大家互相看看,都露出了无牵无挂的笑容。

人们脸上的表情有如成佛之后的超脱,互相交谈时表露出的淡然似乎人间一切都无所留恋。

张四凡心里也没底。试卷上大片空白换谁都得心慌。不过还好,生活至少迄今看来还是公平的。没有将张四凡归为各种偶然因素作用的人群里面去。

试卷的难度在一个不胜寒处。衣裳单薄的大家好像都感受到了寒意,以至于发挥的都差不多。

差不多就好。张四凡心里面想。他对自己没有太强烈的要求要成为那令人艳羡的一小撮人。只求生活不要把他的底线突破。如果时不时再给予一点恩惠那就再好不过了。

生活的恩惠不是随处可见的。但张四凡也确实有自己珍藏的一个。

对他来说,廖莹就是生活的恩惠。

2

理科班的女孩子呀。出于传统意义上的少。

什么东西数量一变的稀少,就越发珍贵起来。

廖莹不仅是为数不多的女生中的一个,她也是大家瞩目的学生。

廖莹的学习好,长得也好看,人也温柔。这样便越发的光芒四射了。以至于人人都不能忽略她的存在。

大家都知道理科二班有个廖莹。就像地球自然的围着太阳转一样。

对于张四凡来说,廖莹对他的吸引力恐怕也有太阳对地球那么大。

在张四凡的眼里,廖莹跟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她好像是高一个维度的存在。跟她一比,其余的女孩子都显得俗气。

打个比方,张四凡从没见过廖莹发火或是大声嚷嚷。

要知道某些男人婆的所作所为可是让人头皮发麻的。

张四凡一手扶着下巴,另一只手转着笔。笔不停的掉在桌子上。他看着黑板下面廖莹的背影发呆。她乌黑的头发在日光灯下展现出柔顺的光泽。

旁边一个女生的胳膊顶了过来。张四凡撑着下巴的那只手突然失稳,倒在了桌子上。

他皱了皱眉头。

“吴美丽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笔都掉了多少回了,吵不吵!”

吴美丽瞪着眼睛,眉毛翘得老高。

张四凡自知理亏。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吴美丽生的粗壮。张四凡跟她私下里掰腕子都没赢过。处于一直被压制的状态。张四凡甚至怀疑吴美丽在家每天都锻炼臂力。

“听说你考进强化班了。恭喜啊!”

吴美丽的声音细若蚊蝇。但还是恰到好处的传进了张四凡的耳朵里。

张四凡不去看她,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3

他跟吴美丽也算是老相识了。俩人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个学校里。

吴美丽人如其名,不是太美丽。圆圆脸蛋,短短身材。但是她出了名的乐观,身上许多倔强脾气,像只小牛似的。

张四凡小学的时候便知道“吴司令”的大名。她领着几个女生把那些顽皮的男生像过街老鼠那样打。好不威风。张四凡那时候胆子小,不敢打捉弄女生的小心思,没有正面冲撞过吴美丽。却也从不少吃过苦头的男孩子那边领教过“吴司令”的厉害。

那些时光过的也快。转眼就跟吴司令做高中同桌了。

吴司令学习也算勤勉。但好像不太得法,总是离优秀差了那么一丢丢。张四凡会在吴司令苦恼的时候安慰她一下。享受一下为数不多可以给老虎捋捋毛的机会。

吴美丽突然趴在桌子上不说话了。头埋在胳膊里。

这种反常的行为惊出了张四凡一身冷汗。他歪过头偷偷瞥了一眼。吴美丽的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应该是哭了。

那蚊子一样的声音幽幽的传来。张四凡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再坚强的人内心都会有一处柔软的地方啊。

“最近有什么事了吗?”

张四凡悄悄地问了一句。

吴美丽没有理睬他。只不过哭泣的声音停了一下,改为了抽泣。

前面的人把今天的物理试卷传过来了。

张四凡把一张试卷轻轻的放在了吴美丽的身上。

“再不说话就把你盖在试卷下面了。”

吴美丽笑了。咯咯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她抬起头,脸上红扑扑的,还挂着泪痕。但是嘴巴却是咧开的。

两年之后,张四凡会想为什么现在的女生都这么没有幽默感。也许他不知道只是某人的笑点太低了。

“恭喜你啊,考进强化班。”

吴美丽又说了一遍。

张四凡正在看着物理试卷。

“同样的话又说一遍干嘛?”

“这不我没考上嘛,挺羡慕你的。”

“就这事儿啊,哭啥嘛。”

4

分班之后。张四凡如愿以偿的又跟廖莹进入了同一个班。

生活没有多大的改变。似乎以前的状态一直存续到了现在。班里有近一半原来班上的同学。

张四凡的同桌吴美丽现在换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男生。他第一天报到时愣了一下。不过第二天就适应了。

强化班的生活确实是有点压力的。但这种压力如果不停下来就不会感觉得到。它属于一种不进则退的压力。

正如谚语讲的那样,如果你感觉到累那就对了,说明你正在攀登。

哪里不需要攀登呢。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张四凡还是愿意坐在悬崖上看看风景。

那无限的人和事是多么的有趣。但现在能让张四凡关注的风景也只有廖莹了。

廖莹的姿势还是那么端正。她的身材修长,曲线优美。

张四凡想她会不会是学舞蹈的呢。或者她的父母有异域的血统。

老师突然出现在张四凡的视线中央。

“张四凡,你来回答一下。第三宇宙速度是多少?”

张四凡站了起来。他看到廖莹也转过了头。

那双大大的眼睛。微微翘起的嘴角。淡淡的微笑。

张四凡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血液像是得到了冲刺的号令,一起涌向头部。

他脸红了。瞬间把眼睛扫向了自己的课桌。

“十,十六点七。”

“说完整。”

“十六点七公里每秒。”

“好了,坐下。”

张四凡如蒙大赦。甚至坐下后还能感受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廖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女士衬衫,花边领。露出她白皙的脖颈。

张四凡努力想忘却那些乱糟糟的东西。

他用手背贴住自己的脸庞。灼热的温度似乎要从手心里透出来。

5

下课后,张四凡跟廖莹在教室外面打了个照面。廖莹正牵着一个女伴的手。对张四凡笑了笑。张四凡手足无措的说了声你好。

“害羞了,害羞了。”

那个女伴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姿态说。

廖莹笑着捂住了她的嘴。带着她从张四凡的面前闪过了。

廖莹是怎么看自己的呢?张四凡很好奇。

直接问不太好意思。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那个女伴。

女伴叫张国龙。在那个年头,找一个名字里面不含婷、丽、静的女孩子还真不太容易。

更别提这么男孩子气的名字了。

张国龙有点黑。其他还好,大大咧咧的还跟吴美丽有点像。

张四凡请她吃了一盒格力高。零食在她的嘴里变成碎片,碎片一样的信息也从她的嘴里慢慢飘出来。

廖莹家很有钱,她马上就要出国了。

张国龙打开水杯,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又零零碎碎说了好多话。

“她有一个男朋友。也许吧,反正看他们挺谈的来的。上个假期还一块出去玩了。”

张四凡的眼睛里原本有一些发亮的东西,现在熄灭了。

张国龙安慰道:

“你别灰心,也许只是普通朋友呢。”

“那我信你喽!”

张四凡打趣道。声音却是没精打采的。他知道这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6

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呢?如果自己要追求的东西没有办法得到的话,所做的一切到底还有没有意义呢?

躺在床上。张四凡开始思考一些人生的终极问题。每当夜幕降临,人的内心就会变得柔软而脆弱。张四凡觉得自己尤其是如此。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