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香故

2020-03-23 14:20:27作者:周一周

纯爱

长安城死了个戏子,死时臭名昭著,万人唾弃,死后却又惊天动地,轰轰烈烈。

1942年春天。

晋城作为千百年来兵家必争之地,在如今兵荒马乱的岁月里,更是不安定!

他是城里最大的梨园――梨香园的名角儿柳清明。凡是由他主场的曲目园内必定人满为患。

柳清明,生来就是希望世态清明,但硝烟乱世中清不清明不是他说了算,是雄据四方的白五爷说了算,至少在他进了城之后。

白凤起带兵打开晋城城门的时候,几乎没有耗费一兵一卒,英姿飒爽坐在马上,脸上一股桀骜不驯的傲气,提起枪朝天开了一枪,嘴角勾起:以后,老子就是这里的王!毕竟他手里掌管着上万人的部队,在战场上更是有着活阎王的称号,谁有那个胆子反抗?

城里的人对于这位新的领导也没什么感觉,反正乱世吗,谁进城谁做老大对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没有任何影响。对百姓都没什么影响,对他柳清明一个戏子更无影响,他依然是城里梨香园里的角儿!

此前,晋城有最少五家的人在盘踞争夺。兵家要地,在这乱世,自然是人人都要争,一山不容二虎,五家争夺,自然连累百姓,哪儿缴收保护费一下缴五家的?做个生意还不如在家躺着等死!

时常听到有人说这位白五爷抗着把长枪在城里转悠,看到什么不平的事,直接一脚就踹上去……实在有人觉得自己厉害,他也能上前给人一枪,虽然不伤人命也让能让人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反正,他总是有各种“治”人的办法,让人乖乖安分起来。

从他来,城里的监牢已经又扩建了一倍还大,但就是这样的铁血手段,在进城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原来混乱不堪、患匪盗抢的晋城被“治理”得井然有序。

总之白五爷虽然手段强硬了些,但毕竟让此地免于混乱,老百姓对这个一身匪气的白五爷是又敬又怕!

白凤起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走进来时,柳清明演的是一出《霸王别姬》。这一群拿着枪气势恢宏的军人自觉让出一条道,柳清明看到了那个气场强大、威风凛凛的白凤起。

看着这架势,台上的柳清明也稍微停顿了一下,远远望着白凤起,不知他要干什么。

他是官,自己是民!

不仅是台上的角儿,台下的听客也都慌了,刚刚还喝茶嗑瓜子摇头晃脑听戏的众人,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一群当兵的,都脸色大变,一双双受了惊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个白五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他投进大牢里。

只见白凤起扯了扯腰间的皮带,信步走到中间最好的位置,抬了下手,位置上的人立马下来,还用袖子擦了擦凳子,白凤起微微勾了唇,表示很满意。

“大家坐,别客气,今天老子请客,想听什么随便点!”说着大咧咧地坐下,一张轮廓坚毅的脸笑得有些肆意张扬。

梨香园里每日的演出都是有规定的,不是说谁想点就能点的。

柳清明欠了欠身,继续表演,只是他心里对这个人有了新的定义!

原本以为他是个不修边幅、不讲道理之人,但今日一见,长得虽不是南方那种文雅秀气的好看,但却也不是北方惯有的五大三粗模样,总之一张俊朗非凡脸加上那股桀骜不驯的劲儿,愣是让人移不开眼。只是这不讲道理,一身匪气倒是符合他的传闻。

台上的柳清明咿呀唱和,一举一动间少不得要和台下的人有眼神互动。只是每次当他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那个让人无法忽视的人身上的时候,总是能与他含着笑意的眼睛四目相对,那双眼睛就像是一双勾子,摄人心魄。

唱罢一曲,梨香园就要散场了,只是……

以白五爷带头,大声起哄喊着要再来一场的声音如浪潮般汹涌。

柳清明自然不理,自顾自下台,留着园里的负责人在上面交涉。

柳清明在后台正要梳洗,却见一酒倌儿急匆匆地上来:柳先生,这这这……五爷……我拦也……拦不住……

柳清明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酒倌说要拦的人――白五爷白凤起!

他知道眼前这个不过三十岁,一身凌厉气场的军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白五爷。

旁人多是因为怕,而柳清明则不是。

“早就听说柳先生是梨园顶柱,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他嘴角噙着笑,倚在门上,样子有些轻狂。

“五爷过誉了!”柳清明侧了侧脸客气地回应。

“不知柳先生肯不肯赏脸……”

当然得赏,一把枪抵在头上让柳清明前去他的府邸,柳清明能不赏脸吗?

略略收拾了下东西,着一身月白长袍,脸上的妆容都未卸便坐上了白五爷的汽车上!

一同坐在后座,柳清明坐的笔直,五爷上身靠在车边,一只胳膊撑起头,嘴角上扬,懒散地看着柳清明。

“先生穿这件长袍甚是好看。”白五爷笑眯眯地看着柳清明,尽管柳清明连看都不看他

“先生莫不是生气了?”

“你们当兵的‘请’人就是这般请的?”柳清明向来得人尊重,而今日却被他一把枪抵了自然不舒坦。

“今日是我心急了些,坏了先生的规矩,我这里先向先生赔不是?”虽说是道歉但白五爷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不必!”生硬的口气拒人千里。

“停车!”只见白凤起猛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开口命令道。

柳清明心里惊了一下,再怎么说白凤起也是此地的龙头老大,手下还掌管着数万的兵。他在这样的人面前逞身份,说不怕是不可能的。

白凤起看着有些紧张地柳清明,猛地嗤笑出声:先生莫怕,今日是凤起失礼在前,想要请先生移驾自然要拿出诚意。

白凤起开了车门便一步跨了下去,绕了一圈来到柳清明的车窗前:今日,我便来接先生来家做客,先生可要赏脸?

说着示意司机开车,柳清明摸不清白凤起想要干嘛也不敢轻举妄动,可他没想到,白凤起竟然就这样跟在他的车窗边跑,一路跟随。

白五爷的母亲――白老夫人,一张脸是慈眉善目,只是一脸病态难以掩饰。半靠在床上,像是在等白五爷,一见儿子进来,脸上微动,露出了个温婉的笑。

“老娘,这是城里最有名的角儿,我给你请来了!”白凤起一脸殷勤地上前去侍候老夫人。

老夫人客气地请他入座。

原来老夫人近来身体不适,竟愈加严重,只半月就卧床不起了,郎中来看说是时日无多,白五爷想着床前尽孝,想着法儿逗老夫人开心,这才把他请了来!

柳清明原本是有些恼怒的,但是一见是这种缘故便也不再多言,只说,明日将园子里的人都叫来,他一个人也无法撑起来一台戏!

自从那次柳清明进了白府,第二日便在梨香园大摆台子连唱了三日后,白五爷就成了梨香园最大的主顾。他们常请梨香园的人去府中唱戏,只是次次都少不了柳清明。

后来,白五爷的行为让柳清明哭笑不得,凡是柳清明的场,白五爷总是带着一群兵进来把听客赶跑,然后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坐在最佳位置,笑眯眯地看着他在台上唱!

柳清明很是无奈,但白凤起却总是很无辜地看着他说:“先生今日的戏正合我意,不愿与他人同享。”

三个多月后,那个慈眉善目对柳清明很是尊敬的白老夫人过世了。柳清明第一次宿在了白府。

很晚了,柳清明睡不着出了屋子,有两个兵笔挺地站在他的门口!

穿过廊道,又过陇桥,这个院子是城里最大的院落,先前是位王爷花了大笔银子在这里盖的,不论风水格局还是院落样式都是绝顶上乘的,自然以白凤起的身份住在这里也是应该的。

月色洒落,虫鸣聒噪,柳清明边走边看,静心来欣赏这里的美景!

若是非乱世,没有兵荒马乱,也许他也想在此过一辈子!

“柳先生?”

直到假山后闪身过来的身形在月光下变得清晰异常,柳清明才看出来是白五爷。

“你怎么?”

他本来想问白五爷怎么会在这里,三个月的相处已经让柳清明对这个白五爷有了从头到脚的新认识,但是今日是母亲下葬后的头一晚,白凤起这个做儿子,脸上没有一丝伤感反而云淡风轻的样子和他之前孝顺的样子太不一样。

“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娘刚下葬我就这么不顾礼节这么大摇大摆地出来混不好?”

柳清明不置可否。

“人都要有一死,况且我老娘已经那么大年纪了,还有那么折磨身子的病,如今去了我应该表现得很痛苦吗?”白凤起脸上是云淡风轻的笑容。

老夫人生的是肺里的病,最后那段时光着实痛苦,死了也真的算是解脱了。

“大丈夫心怀天下自当保家卫国不受儿女情长左右,但父母恩情没齿难忘。”

柳清明这段时间也知道了白凤起本是他上司的得力干将,只是因为老娘身体不行,所以这才从前线退下陪老娘过人生最后的一段日子。

“你要走了吗?”柳清明其实很不想开口问这个问题,但是他又忍不住。“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些保家卫国的将士们,柳清明是从心底里敬佩的,纵然他是这个社会最末流最上不得台面的一种人!

“乱世浮沉,国不定何处安家?”白凤起轻笑出声,目光落在了柳清明的眼睛里,那是比此刻夜间漫天繁星还要璀璨的光。

他的目光很坚定,他是个有信仰、有血性地铁骨铮铮的军人,宽厚的肩膀上担负着保家卫国的重担。

柳清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迈出了那一步,缓缓抬起胳膊,抱住了白凤起。

“如果硝烟尽散,国家安稳,你可愿……”

“我愿意。”这三个字仿佛是用尽了柳清明毕生的力气和勇气。短短三个月,这个一身血性,满眼都是他的男人早就让他柳清明丢盔卸甲了。

“我都未说是什么?”白凤起嗤笑一声,却是将柳清明抱紧在了怀中。乱世之秋,烽火四起,从了军,脑袋都是系在腰带上,多活一日都是上天恩赐,只是此刻,抱着怀中这个人,他竟无比的安心。头一次他在想,如果战事结束了他就住在这里天天听柳清明给他唱戏,就这么长长久久一辈子也好,头一次他有了盼头!

不知什么时候起,梨香园里的柳先生和霸气张狂的白五爷就成了城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将军戏子……

柳清明向来不管这些,对于五爷,他是放在心上的。

白五爷部队上有事,经常要带部队出去,柳清明则还是回园子里唱戏。白五爷一回来,就去园子里找他,静静地听他唱完,然后带他回府里。

一般地,白五爷回来都是受伤了,而且不是轻伤,但他总要让柳清明看见,看他皱着眉无比心疼。只是这一次,白五爷将部队全都带回了晋城,说他暂时不会再出去了。可白五爷的神情里多了些愁绪,抱着柳清明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叹息。

“中国不太平,有一群妖魔鬼怪要来了,很快很快!”

“五爷,你怕了吗?”

“当然不,不管什么妖魔鬼怪,只要踏上了这片土地,就得给老子留下一条命!”五爷的眼睛里是坚定,是强毅!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强悍,死不畏惧!

柳清明的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敬佩!不管这个国家遭遇什么,有像白凤起这样的军人,而且数不胜数,这样的国家永远都不会倒下!

只是柳清明没想到战火会来得如此之快。

第一声枪炮打响的时候,柳清明撤了所有的演出,由陈副官接着回了府里。

白凤起早就已经通知了城里的百姓让他们撤退,只是大部分人都觉得没那么严重,国破家亡是什么滋味他们没有体会过,只知道兵荒马乱的逃难绝对不好受。

听着城外炮火连天,柳清明在院子里坐立不安,白凤起早就让人把他送走,但是柳清明坚决不走,他要留下来陪着他,陪着他去守护自己的家园,哪怕他什么都做不了。

白凤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只见他一身尘土,额上已经干了的血迹让他本来英气的脸上更添军人气概!他的眼睛里尽是疲惫,柳清明迎上,白凤起直接倒进了他的怀里。

“好累!”

白凤起睡了半个时辰,就有下属来报告战事,柳清明知道外边在打仗不敢耽搁便叫醒了他!

白凤起轻抚了他的头,在他额间轻吻,匆匆离开!

一夜未眠,枪炮声停的时候外边天已经擦了亮,结束了吗?

有士兵冲进来的时候柳清明被惊了一下,只见他们抬着一个人,柳清明等不及报告,上前一看是白凤起,浑身的血,躺在担架上,血还在滴着……

部队已经打光了,这个城,守不住了。

下属们要抬着白凤起撤退,但白凤起坚持要回来跟柳清明说。白凤起勉强睁开眼,嘴角翕合,“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我等你回来!”柳清明的五个字,让他安心地闭了眼。

乱世中,感情里唯有懂得最珍贵!

不是柳清明不愿意跟他走,只是他受伤严重,跟着他,只会添乱!

日本兵闯进来了,老百姓们虽然害怕但是却也没有几个人逃跑,他们以为这次只是又换了主而已,但是日本鬼子接下来的暴行会却他们连哭都来不及!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女子被撸进军营糟蹋,男子被当做刺杀靶子!

整座京城变成了人间炼狱!

周一周
周一周  VIP会员

梨香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