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故,此生不负

2020-03-22 17:15:14作者:六喜

古风

她是花神钦点的花将花若梦,他是时空将领时流年;她在春天来临之际携万花出征,他穿梭于万物间,掌控流逝的光阴;他们一年中只在春夏遇见,秋冬则含泪别离。

那一年春天,百花盛开,比往年开的都要耀眼夺目,时空界传言这是花神有了喜事而降甘露于万花中,实则不然,是花神亲封一花将,此花将与往届花将不同,她有净浊之神力,自绽放时,凡与她接触之花,均可洗净浅表之浊气,怒放且散发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因有此神力而被花神钦点。各路仙家纷纷前往观览花将之神力,风将助阵,伴随微风拂过,这独特的花香着实令人陶醉,无尽的花海,诱人的花香,时空将领也有一种想静止时间的冲动。

各路仙家也在这绚丽的景象中纷纷散去,眼中尽是留恋,心中多为不舍。

“你便是新一届的花将?”时空将领待众仙散去,在那朵晶莹剔透的花朵面前询问。

花将转身化作人形,望着时空将领道:“我是花若梦,新一届的花界将领。”花若梦忽闪忽闪的眼睛似露珠般剔透,又似月光般散发着明亮,声音闻之,如山间溪流清澈动听。

“我是时流年,上任不久的时空将领。”时流年在花若梦幻做人形后有些许微愣,心中荡起些许波澜,确是不易觉察。

“我只在春夏季在此地停留,秋冬季我的花儿们受不得严寒,必须回花神那里复命,等待下一个春夏季,不知时空将军可是一直驻守此仙境?”若梦语调温和,又有一丝俏皮夹杂在这声音里,言语中又透露出隐藏不住的疑惑和新奇,流年看着眼前的这位新任花将,充满了十足的兴致。

“我乃此仙境的时空将领,这片仙境均属我管辖之地,花将领若是有何困难或是想深入了解这里,流年随时奉陪。”流年心中有丝喜悦,而这喜悦似乎他自己也未弄清出处。

“若梦在此谢过时空将领,还望时空将领多多照拂。”若梦拱手对流年。

“如若花将领不介意,叫我流年便可,想必花将领和在下年龄相仿,也便不必受这称谓约束。”流年倒是对若梦十分的有兴致,变着法想和若梦的距离拉近一些,但又有些许腼腆。

“在下今年刚满两万岁,正好可以接任这将领之位,流年若不介意也可叫我若梦,这样或许可以显得更熟络些。”若梦倒是个开朗活泼的性子,把流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而此时的流年便也没那么拘谨。

“若梦仅小我两千岁,我们也算是同龄,那日后我们可要多交流,今日我们便交个好朋友可好?”若梦见流年如此说很是开心,当即笑呵呵同意,或许他二人还小,并未了解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好,若梦很愿意和流年交这个朋友!”二人在欢笑畅谈中散去,若梦刚接手这将领之位,很多事需要处理,忙的不可开交,无心顾及其他,而流年每天除了偶尔游走于各时空监测时间部署之外,倒也是清闲,总有事无事的到若梦那里与她闲聊。两人也因此熟络了更多,亲密了更多,若梦到这里也有一段时日,花朵们也到了盛开最旺盛的时候,若梦邀请流年品尝这春末酿制的百花酿,说起这百花酿可是非常有名的,仙界都是数得上数的稀罕物,虽说一年便可喝到一回,但这百花酿里的一味材料最是难得。

那边是“净水”。所谓“净水”,便是没有浊气的露水,只有花神的甘露是最纯正的净水,也可以酿成最正宗的百花酿,花神每年都要带些甘露酿制成百花酿赠与他仙,若梦虽是没有甘露作引,但她却可净化浊气,那味道倒也不差甘露作引酿成的百花酿,这二人便选个夕阳正好的黄昏,将百花酿吸收这夕阳的最后一道余晖,果真和那纯正的百花酿可以同登擂台对决啦!夜晚,微风轻拂,繁星点缀夜空,今晚的夜空格外美,萤火虫聚集让他们更能看清对方的模样。他二人盘坐在这万花丛中,远远望去可真是一幅美景,像画,像诗中描绘的样子。

“若梦,这百花酿你可还加入了何配方?”流年小酌一口,看向若梦问道。

“这里除了常规配方,我将甘露换作了我专门定制的净水,吸收了夕阳的最后一道余晖,还有一个秘密配料。”若梦眨巴着她那有神的双眼,笑眯眯的看向流年,流年满眼只容得下若梦,歪头询问:“是什么?”

“我加入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日月精华,我提前收集好专为了这百花酿,味道可还行?”若梦满眼期待,这二人的一问一答连旁边的花朵儿似乎都看出了些许端倪,可二人却全然不知,乐在其中,许是年龄尚小了吧!

“这百花酿只有花界中人才可酿出,之前我也曾有幸品尝,可今日被你的新奇改造,却是有了更特别的感觉,不如我们将它另取一个名字,可好?”流年细细斟酌这其中滋味,却是有种让人回味无穷,无法自拔于其中的感觉。

“可这百花酿毕竟是花神赐的名字,不如我们可以在这名字中加几字也可行。”若梦倒从没想过要将这重新配方的百花酿更换名字,听流年这样一讲倒也还不错,于是流年和若梦二人便开动了他们的脑筋,把这两万多年来学到的知识统统搬出来,是两个活宝没错了!他们尝试了许多,这百花酿快被二人喝光了两壶后,终于流年想到了。

“不如便以我二人名字命名,映上今日之美景,就叫它‘百花酿之星空梦年’。”若梦听这名字虽说也不错,但总觉得有些奇怪。

“为何这名字如此奇怪?”

“‘星空梦年’是我对未来的期盼,也正好取若梦的梦字和流年的年字,希望未来的每一年每一天我们都可以在这如梦如幻的星空下畅谈,希望可以一直和你在一起。”流年眼中尽是深情,望着若梦解释道。

若梦被流年那样望着有些害羞,道:“好,希望和流年一直是好朋友,一直一直在一起。”若梦心中满心欢喜,二人望着星空呐喊:“若梦和流年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时间过得可真快,可谓岁月流逝如白驹过隙,夏天也很快便过去了,若梦也到了回去复命的时候,花儿们变得越发弱了,她也该回去为花儿们注入新鲜花粉并接受花神的浇灌,同样,也到了和流年告别的时候。若梦出发前一天,流年和若梦在花胡子树爷爷面前相互允诺来年春天再见,这是他们的约定。

若梦离开那天,流年来送别:“若梦,我等你回来,我们春天见!”流年不舍若梦,若梦亦不舍流年。

“明年春天我一定如约而至,等我回来哦!”若梦率花队大军离开,流年迟迟不能移开视线,没有若梦的日子,流年又回到了往年的日常,每天到处巡视监控时间,说起这监控时间布署,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时空将领任务艰巨,这是个重任,是个麻烦差,他要负责所掌管区域时间不差一分一秒,并且所有人必须在时间范围内生活,不能逾越时空,静止或前进后退时间都会酿成严重的后果,如若有人违反时空规定,将被处以重刑,轻则贬为凡人,永世不得返回时空界,重则魂飞魄散,连做凡人也不允许,时空将领若出错则会被时空之神惩戒,若时空将领违反时空规定,那惩戒可不是魂飞魄散那样简单的,虽说平日里空闲的多,可一旦出错便是大问题。

另外时空将领的选拔也颇为复杂,若梦是因天生能力而被钦点,流年自然也是拥有特殊法力,流年是上一任时空将领之子,天生便可以掌控时间流动,两万年间加以培训,更使得流年法力激增,并且可以有效控制,所以才被时空之神选中。他们都是所谓的天选之子,漫长的等候终于接近了尾声,第二年的春天很快便悄无声息的来了,流年每天都站在那棵老树下,在春天来的第一天便开始等候,若梦的花队大军在不眠不休几天后终于到达,若梦第一眼见到的便是流年,一棵万年古树下站着一位英俊的少年,而正往少年处奔跑的花季少女正是那少年日日思念的对象,若梦跑过去与流年紧拥在一起,他们又可以在一起谈笑风生了!

年复一年,春夏相见,秋冬分开,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百年,若梦和流年在彼此心中都已是不可分开的一部分,他们或许不懂凡人的爱情,但他们知道彼此便是生命的全部,他们的爱情花胡子树爷爷可全部看在眼里。那是一个落日的黄昏,若梦在那片花海中飞舞,为花儿们净化浊气,吸引更多的蝴蝶授粉,不同于往日的是,若梦还未完成她的工作便倒在地上,花儿们急得团团转,蝴蝶飞去找花胡子树爷爷,它们追不上时间,找不到流年,只能请花胡子树爷爷帮忙,树爷爷是时空界有一定权威的医者,平日里为花草树木和百鸟治愈伤痛,若梦是花将领,花胡子树爷爷一定会有办法的,大家都这样想。

“若梦,你还好吗?”花胡子树爷爷在几番观察和治疗后轻唤醒若梦,若梦此刻轻轻张开双眼,眨巴了几下,望着围在她身旁的“众人”。

“树爷爷,我怎么了?为什么你们这样盯着我?”若梦还有些迷糊,不解道。

“若梦啊,你能感受到你体内的浊气么?你动了情,身体里的净浊能力受到了情的压迫,加上你不断吸取浊气,身体无法消化导致昏迷。”树爷爷无奈的摇摇头,树爷爷知道她与时空将领之间的懵懂,但也必须让若梦了解到自己身体的严重性。

“情为何物?从遇到流年那刻起便有了情,花神叮嘱过,净浊神力最怕‘情’字,我自小便四处游荡于繁花间,最怕留情,但如今还是抵挡不住,这或许是命中注定的,树爷爷,请帮我保密,拜托您。”若梦施了鲜花术,让百花和众蝶忘记此事,并恳求树爷爷,若梦是含着泪的,这么久以来,她又何尝不懂爱情,只怕被困于其中无法自拔罢了,遇见流年之后,她便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便任由心去了,结果是什么似乎都不重要,至少若梦很享受此刻的一切。

“若梦,若梦!”那是这世间最好听的声音,至少在若梦听来。

“今天为何如此晚?现在已到了深夜呢!”若梦掩去刚刚的虚弱,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笑盈盈的看着流年。

“时间布署出了点小问题,不过还好已经解决了。”流年解释道。

“那便好。”若梦乐呵呵的。

“若梦今天也工作许久了吧,感觉有些憔悴呢!”流年似乎看出什么不妥。

“刚刚净化完花儿们的浊气,还要消化一下,没关系的。”这消化浊气的能力在这三百年间不断退化,若梦想是时候作出决定了,她害怕那未知的结局。

虽是每日都像往常一样,流年无论白天或是黑夜,只要空闲必定来找若梦,他们之间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即便沉默也喜欢在对方身边,但若梦心里明白,自晕倒后,身体大不如前,有时甚至会被浊气反噬,如果持续如此,若梦很可能变回花朵,化不成人形,以至于凋谢,这一年的秋天,若梦像往年一样和流年告别,她嘱托树爷爷若来年春天自己没有回来,请一定帮她守住流年,切不可做出任何冲动之举,花胡子树爷爷看到很是虚弱却努力用修为掩饰自己的若梦,很是心疼,却也含泪答应:“若梦,如果实在支撑不住便在花神那里修养,不要逞强,我会尽我所能帮你照顾流年,另外,我给你熬了些药材,或许对你会有帮助。”

树爷爷将吸收尽日月精华的水晶瓶递给若梦,树爷爷能做的也限于此了,若梦回花界后,花神给予甘露净化若梦体内的浊气,加上树爷爷的药材,让若梦的元气恢复了不少,花神也尽力为若梦治疗,但也免不了责备。

“若梦,你身为花神钦点将领,怎可犯如此错误,你可知这事的严重性?”花神动怒,对若梦既有疼惜又有气愤,护着若梦却也为后果忧心忡忡。

“让您失望了,臣定会加以注意,保花儿们安全,尽我所能,不负期望。”若梦自知事关重大,也为此懊悔。

“我自知情不受控,情入时不自禁,可你天生便是此命,当年想为你断情,却又怜惜你,便许你在这两万年间四处游走,恐你有情,以为两万年过去便无事了,没想到竟还是害了你,你若不尽早断情,我也救不了你。”花神语重心长的同若梦讲。

若梦心中很矛盾,她很清楚目前的处境,她需要时间自己消化。

“若梦明白,花神放心,只是我想一个人好好考虑自己的仙途,我...”若梦支支吾吾说不清什么,花神便也不强求,道:“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吧,我会安排人暂替你的工作,希望明年春天你可以下定决心。”说完花神离去,只剩下无数花瓣漫舞于空中。

若梦一个人瘫坐在地上,脑袋里回忆的是种种和流年这三百年间经历的事事,她眼里藏着泪水,脸上却是幸福的笑意,无法形容她此刻复杂的心情。春天来得很快,又是一年,花儿们满血复活,若梦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深刻探究了自己的内心,终于下定决心,来到花神那里请命。

“花神大人,若梦思虑两季,万般纠结中有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特来请命。”若梦身着出征衣,比刚回来时的精神着实好了许多。

“看你此身装扮,是要继续出征了,决定好了么?”花神在众花面前再一次确定。

“花神,若梦思量已久,若真斩断情,那若梦余生恐也不能安心,若梦定不辱花神重托,保众花儿周全,不论此次我是否无恙,我定不会拿众花兵生命赴险,这是若梦能答应花神的承诺。”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好多说,这是我能赠予你的,最好的承诺礼,危难时刻可救你一命。”花神赠若梦万年冰露,那是花界的稀罕物,冰露三千年一滴,若梦接此物叩谢便率花队离去,若梦知道此去是否能回来便未可知了。

流年像往年一样在那棵老树下痴痴等候他的心爱之人,花胡子树爷爷见迎面而来的若梦带领的花队大军,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我回来了!”若梦兴致勃勃扑向流年,这种喜悦是旁人无法深刻领会的。

“好想你,终于回来了!”流年抱住若梦,两人满面是无法掩饰的幸福。

“丫头,你终于回来了,回来便好,回来便好呀!”树爷爷眼里泛着泪花。

“树爷爷我也好想你呀!”转头又对流年道:“想我了吧!今年给你做我新学的百花酿之星空梦年,和往年不同哦!”若梦在流年面前永远最欢乐活脱,树爷爷在旁边可成了超大柠檬精,有若梦在,这片仙境总是笑声四溢,果真是羡煞旁人。

“那我也有惊喜给你。”流年也先卖个关子。

“什么惊喜?”若梦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十足的好奇充斥着内心。

“不告诉你,说出来可不叫惊喜了呢!哈哈!”流年跑走,若梦追着他。

“告诉我嘛!”

“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哈哈哈”

笑声弥散在空气中,有股甜甜的味道,真好!若梦每日都要在流年不在时饮用树爷爷的药,以此来维持身体的支撑。

百花盛开最繁盛之际,流年准备了蓄谋已久的惊喜,这晚,天空的星星格外闪耀,圆月仿佛是触手可及,照亮整片星空,若梦专心制作百花酿,将刚收集的夕阳最后一道余晖加入其中,只有品尝时加入当日的落日余晖,味道才会更沁人,不会有黄昏的失落感。

正当若梦制作认真时,只见数百只萤火虫照亮上空,天空散下流星花瓣,散出一股清凉而沁人的香气,清风徐来,带来的是透心的爽感,这不禁令人陶醉,树爷爷身上被萤火虫点缀。若梦转身,流年正抚一琴,指尖划过琴弦,天籁之音也不为过,空中鸟儿也闻音伴舞。“飞花飘絮,霓裳翩翩舞,几多情愫心飞扬;广袖流云,琴曲指尖凝,清水芙蓉脱尘嚣”似乎更应此景,若梦已被美景所吸引,愣在那里,一曲终,流年放下手中琴,走向若梦,脸上掩不住的欣喜,眼中藏不住的宠溺。

他轻牵起若梦的手,深情款款的望着若梦,柔声说:“若梦,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知爱情是何感觉,更不信所谓一见钟情,可当三百年前第一眼见你时,我便被你深深吸引,从那刻起,我便暗许此生唯你一人,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我心,若梦,此生,娶你一人,无悔,不要来世,不要生生世世,只要与你一起,一生一世足矣,你愿意许配于我,做我独一世的夫人么?”若梦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震住,她没想到,流年竟会有一日如此深情表白,她心中既欢喜又害怕,那种错综的情感又在心中争斗不休,她努力克制,只享受此刻,便好!

流年拿出他亲手制作的戒指,那是由时间凝固而成的,表面被覆上了他雕刻的叶子,装饰上七色花,却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别致物。

“这枚戒指是我专为你而制,时间凝固而成,此枚戒指可在我们二人生命最后一刻争取时间,说出未说完的言语,它不会影响时空界时间布署,只在你我二人间生效。”

“我愿意成为你一生一世的妻子,也愿意同你只度一生一世,宁舍他生他世,只为一起,谢谢你流年,让我感受爱情,也让我尝到了这世间最幸福,最甜蜜的滋味。”若梦伸出手,流年为若梦戴上只属于他二人的戒指,二人深拥在一起。

“百花酿之新版星空梦年已沉淀了许久,可以品尝啦,我们一起试试味道吧!”若梦看天色已是深夜,想起那刚调好的百花酿,流年很是配合,乖乖坐下等待若梦的惊喜百花酿。

“闻起来醇馥幽郁,似有一种春意盎然的气息环绕,又好似烈日当头,又像是秋日的微风拂面,还有一种冬日暖阳的亲和,这百花酿竟有如此神奇幻境,真是令人惊喜!”流年却是用心感受了的。

“尝一下”若梦倒一杯递给流年,流年小酌一口,味道和之前大相径庭,眉头微蹙,“这次可添了何物?味道竟相差如此之大?”

“花界四季变换交替之日清晨的第一滴露珠,这花界的清露可是有不同味道哦!”

“若梦你也尝一下”流年倒一杯递予若梦,若梦刚要伸手去接,胸口突感剧痛,体内浊气未净,气血不畅,导致若梦吐出一口淤血,流年见此手中杯子滑落,起身双手环住若梦,慌忙问道:“你怎么了若梦?你还好吗?怎么回事?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树爷爷见此状立刻化身人形,将准备好的药材给若梦服下。

“怎么样?感觉可有好转?”花胡子树爷爷来不及回复流年,赶忙急救后询问道。

“我没事,别担心。”若梦强撑着身体,她怕流年为她担心。

“为什么这样?好好的怎会如此?”流年扶若梦卧在花丛中,若梦虚弱的瘫在那里,闭上双眼,药效支撑不了多久,若梦现在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加上刚刚流年的告白让若梦用情至深。

“流年,别担心,她只是累了,休息便会好的,最近事务繁多,我会照顾好她,近几日,你便不要再来,也好我给她疗伤,好吗?”树爷爷试图劝说流年。

“我怎能放心得下?”流年心切得很。

“相信树爷爷,你若在此会增加若梦的负担,她怕你忧心,那气血便更不易流通。”在花胡子树爷爷的再三恳说下,流年终于答应了下来。

之后的几日里,若梦一直很虚弱,花儿们需要定期净化浊气,如若未及时净浊,大批的花兵会因浊气而凋亡,若梦允诺过花神,绝对护好这万花丛,若梦又要做出决定了,因为她有使命在身,她必须护好她的兵!

“树爷爷,我想见流年”树爷爷的药对于现在的若梦已经不起作用了,树爷爷看到此刻的若梦,心疼至极。

“好,树爷爷现在便帮你找到流年。”流年赶来时,若梦已经只存一线气息。

“若梦,若梦你醒醒,不是说没事嘛,我日日躲在远处望你,可却不敢让你忧心,你为何仍不见好转?”流年满面泪水,轻抱住虚弱的若梦,泣不成声。

“此生我命中不能有情,一旦有情,浊气不散,便会攻心,彼时谁也无能为力,不要哭了,或许我还会转世呢!来世我便恳求投个有情身,继续爱你,可好?”若梦费力抬起手臂,试图擦拭流年溢满面庞的泪痕。

“我们不是说好了独一世,我二人永不分离嘛,为何不信守承诺?若梦,我可有法救你?”流年已经失去控制,伤心欲绝。

“傻瓜,没用的,记得我爱你,我用生命证明了爱你,这是我们爱情最好的见证...”若梦气息越来越弱,声音越来越轻,手臂滑落,气息全无。

“若梦,若梦你醒醒,若梦,若梦...”流年失声,此时若梦手中的戒指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失去了气息突然亮出一道金光。

“流年,没想到戒指这么快便用到了。”

“若梦,你还没死对吧若梦...”

“流年,听我说,别难过,下世我还来见你,我手中有一小瓶,内有一滴冰露,我的身体之后会回到真身,然后化作一缕云烟,散于空中,会净化花儿们乃至整片仙境的浊气,这是我的使命,拿着冰露去花界,秋季来临时帮我送花儿们回家,就算是你帮我的最后一件事,好吗?”若梦的幻影在空中悬浮,戒指内凝固的时间即将用尽,若梦的幻影也随之消失。

“不,若梦,不,不...求你不要走...”流年狂吼,那吼声撕心裂肺,他已经没了理智,伤心在流年心中弥漫,充斥着五脏六腑,他不能接受若梦离去的现实,他摇头,起身。

“流年,你不可以这样做,若梦是不会同意你这样做的,况且它并不能改变什么,这是命定的结局,流年。”树爷爷似乎看出了流年下一步要做什么,上前阻拦试图拦住流年将要做出的举动,因为那不仅不能改变什么,还会让流年受到无尽的伤害和痛苦,凭借流年目前的修为,根本做不到让若梦复活,最怕这一切只是徒劳!

“来不及了树爷爷,帮我护好这些花儿,这一滴冰露可保众生灵不受干扰,请帮我施法护好大家,若梦的心愿就是不牵连众生灵。”流年将手中的冰露交给树爷爷。

“你是时空将领,你应该知道后果的,流年...”树爷爷颤抖的接下那装有冰露的水晶瓶,再一次提醒流年。

“我知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希望?树爷爷,先用冰露将仙境护住吧!”树爷爷闭眼,泪水顺势而下,他知流年心意已决,开始运功将冰露裂成无数滴,化作漫天云雾,整片仙境被云雾罩住,树爷爷再次施法,朦胧渐渐幻作透明,散出淡蓝色光芒,最后转为不见,消失。

冰露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论是什么都不会伤及罩在冰露下的生灵,流年起势,使出全身力量,毕生修为,将体内的功力与时间融为一体,这样他便能静止时光,他知道若梦是因他而动情,如果时间倒退三百年,或许这一切都有机会改变,他只需要回到三百年前不与若梦相见便可以,流年知道自己是时空将领,一旦静止时间,时空之神会立刻发觉,何况流年是要将时空界全面静止才有机会回到三百年前,冰露只会护住仙境生灵不受时间静止迫害,可无法隐瞒时空之神,流年只得争取时间在时空之神发现之前改变这一切,时空静止。

流年望向若梦自语道:若梦,我一定要救你,即便我们此生再也无法相遇,我能祈求的只是你安好,不再有其他奢望。

流年轻叹,随后进入时空隧道,回到三百年前,熟悉的一幕映入眼帘,若梦正在花海上空翩翩起舞,净化花儿们体内浊气,深吸一口气,那沁人的香气如此熟悉,流年不能耽搁,他必须马上找到三百年前的流年,阻止他们相遇,没有一见钟情,便不会有后来的情所造成的难。

正在此时,时空界上空传来一道声音:“时空将领时流年,你可知你正做的事的后果?”那是时空之神的声音,在半空回荡。

“时空之神,我必须救若梦,请原谅臣违反了时空规定,只要能救若梦,臣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流年跪地恳求时空之神。

“时空界有时空界的规定,每个时空都在经历属于他们的一切,这都是命中所注定,即便是我也无力改变,这个时空是由三百年前的时空之神掌管,时流年,跟我走吧!”时空之神无法满足流年的请求,毕竟这世间之事,一切皆有命数,时空之神施法将流年带回到三百年后,流年已将全身法力用于和时间融合,无力挣脱。

时空之神恢复了时间流动,重置了时间布署,回到三百年后的流年此时的修为随着时间的流动开始消失,身体也瞬间瘫软,一口鲜血喷出,气息在时空之神的帮助下恢复些许,勉强可以维持站立。

六喜
六喜  VIP会员 我们年轻的时候,总是把创作的冲动误以为是创作的才华 人生愿望:吃好喝好,长生不老,睡朴先生,或者林林崽崽,一夜暴富 谢谢各位小可爱的点赞和月票❤️ 也许不会有什么成就,但这是我打算坚持一辈子的事业

岁月如故,此生不负

半神十九之春酥阁

你好我的猎妖师

旧时夜语

家有大龙:魔戒,魔界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