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怀念的曾经

2020-03-21 15:47:07作者:胖刘师傅

爱情

1

看着记忆中的朱漆大门,姒敏有些恍惚,她真的离开四年了吗?

仿佛是一种默契,她抬起手刚想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妈妈看到她,双眼微瞠,一动不动,仿佛在怀疑眼前的人是自己离开多年的女儿。

姒敏喉咙一堵,上前一步抱住妈妈矮小的身体,哽咽着叫了一声。

妈妈这才反应过来,搂着她重复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姒敏听了,心里的愧疚更甚,她暗暗发誓,她以后再也不离开家。

可能是因为怕姒敏又跑掉,妈妈去哪里都带着她,甚至去附近的菜市场都要她陪。

姒敏懂得她的患得患失,心酸地跟在她后面,回来时已经是满载而归,姒敏看了也只认为自己很久没回家,妈妈想给她做顿好吃的,也没细问。

直到夕阳落下,家里来了客人,姒敏走出房间。

“妈,谁……”后面的话在看清沙发上的人时戛然而止。

她停在原地,看着坐在橘色光晕里的人,犹如晴天霹雳。

他不止是来了,还带来了那些和他有关的汹涌回忆。

2

那时候的姒敏小小的一张脸,长发披散,很瘦,最小号的校服穿在身上依然松松垮垮。

整天像个独行侠,一人游走在世间,不知道的以为她的双眸早已看过尘世万种姿态,却不想她只是自卑而已。

单亲家庭的孩子,骨子里似乎有一根骨头天生就是弯着的,怎么也挺不直。

小时候妈妈为了养育她,一天之中,同时做三份工作,早晨起来在小区送牛奶,白天在餐馆工作,晚上又在医院做看护。忙得根本没时间给姒敏鼓励,那些成就和难过没地方诉说,逐渐的,姒敏便养成了孤僻内向的性格。

在班上她没有一个知心朋友,连座位都是一个人坐,同学眼中,她永远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遇见陆天宇那天,姒敏回去的很晚,有人恶作剧的把她的书包锁在了男生厕所,姒敏是等人都走光了才敢进去拿出来。

为了抄近道,姒敏从学校后面穿过去,那里都是些人迹罕至的小巷子,平时没什么人,偶尔有人会在这里打架,偏偏就被她遇上了。

六七个人聚在一起,眼神有些狠厉,姒敏停下脚步不敢再上前。看着尽头熟悉的路段,权衡再三姒敏还是鼓起了勇气低头走了过去。

她握紧了兜里的手,心里丈量着她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五米,三米,一米……终于,她经过了他们。

没想到刚把提起的心放下,背后忽然传来“喂”的一声,姒敏原本放松的身体一瞬间绷紧,步伐无论如何也挪动不了。

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双价值不菲的运动鞋,她才抬起头,看着眼前最不像不良少年的白衣少年,心跳得异常的快。

“我要去打架,这个你帮我拿着。”不容商量的语气,男生把手上的衣服朝姒敏扔过来。

姒敏下意识的就伸手接住了,男生满意地翘了翘嘴角,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这条路。

回过神来,姒敏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衣服,竟然和她身上的一样,他是天中的学生。

回去后,姒敏顺手将校服放在洗衣机上,没想到妈妈以为是脱下来换洗的,当时就扔进了洗衣机。

第二天姒敏把那件略带潮湿的校服带在身边,一整天,她都在担心男生拿到衣服会不会生气,可是一连几天都不见那个男生来取,姒敏每天带在身上嫌麻烦,干脆放在了家里,没想到就在她没带的第一天,男生出现了。

他作为插班生进了姒敏的班级,抬头看到他的第一眼,姒敏微微怔住,他把头发剪短了,露出漂亮的额头和剑眉。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脑海里忽然闪过这个片段。

那年姒敏十一岁,还在读小学六年级,因为妈妈送牛奶的路线会经过学校,她每天都跟着妈妈一起早起,趁着妈妈去敲门的时候,她会坐在后座冲瞌睡。

有天在一栋漂亮的白色建筑门口,她刚好在冲瞌睡,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被一架军绿色的模型飞机吓到,连人带车一起倒在地上,箱子里的瓶装牛奶全部摔在地上。

一地的奶白色,从地上起来后,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男孩,比她矮一点,瘦瘦小小的模样,穿一件卡其色带领结的薄衬衣,一双小皮鞋泛着光。

他递过来一个金色浑圆的小猪储钱罐当做赔偿,回去后,姒敏拆开底座数了一下,足足有六百多块钱。

因为金额太大,她不敢动用,想着以后会去还,可是没等到下一次,妈妈已经用余钱开了一家杂货铺。

她一直记得他,记得他笑着给她道歉的样子,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而现在这个身影逐渐和讲台上的男生重叠在了一起,相似的眉眼,相似的笑容和虎牙。

班上只有姒敏座位是单出来的,毫无疑问陆天宇成了姒敏的同桌,班主任这一举动让班上几个从一开始就盯着陆天宇的女生皱起了眉头。

姒敏看见了,低下头去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没想到陆天宇刚坐下,就朝旁边的姒敏说,“我的校服呢!”

话一出,姒敏心头一跳,等落在身上那些审视的目光转移后,她才小声道:“在家,明天给你带来。”

说完姒敏低下头认真地看着课本,没想到横过来一只手,课本就被陆天宇拿走了,翻开首页看了看,他勾起嘴角念出了上面的名字:“姒敏,还真是稀少姓氏。”

说着他动手在上面快速写了起来,姒敏没来得及阻止,他已经把课本还回来,指着旁边那三个字说,“这是我名字,你记住了。”

姒敏低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娟秀的名字旁边跟着三个字——陆天宇。

字写得倒是不差,只是没什么特点,和他出色的外表一比较,他的字还真是有点逊色了。

2

第二天,姒敏就从家里带了陆天宇的校服给他,他笑着从口袋拿出,见干净崭新,凑到鼻子下吸了一口气:“洗过啦,真香。”

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放浪形骸的举动,姒敏脸皮一热,脑袋像倒进滚烫的浆糊,呆呆地看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作为洗了校服的回报,陆天宇请姒敏吃饭却被她拒绝,他苦口婆心的教导了姒敏一番她也不为所动,最后陆天宇只好强拉硬拽的把她往校门口新开的川菜馆拖。

两人僵持不下,周围的女生越聚越多,姒敏太敏感,很快就感觉到女生们的敌意,暗暗的用力一抽,不料用力过猛一下子跌坐在地。

忽略掉他伸过来的手,姒敏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尘说:“校服是我妈洗的,你不用请我吃东西,我们保持点距离就行了。”

姒敏没想到陆天宇这么执着,竟然跟着她一直走到崇文街,停下脚步,姒敏第一次对他发怒。

“你到底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要么请你吃饭,要么送你回家,你选一个吧!”

见他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姒敏用力咬咬唇,忍下心里的怒气,看了看旁边富丽堂皇的西餐厅,对着招牌一指,“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就这家好了。”

高中生能有什么钱,而且这家西餐厅看上去装潢高档,姒敏不过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好啊!”没想到陆天宇同意了。

直到坐到流光溢彩的西餐厅,姒敏才后悔自己的决定,她连菜单都看不懂,摸着上面繁杂的花纹,不知道该点什么。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陆天宇已经帮她决定了,穿着燕尾服的侍者把牛排端了上来,瓷盘碰到桌子没发出一丁点声响。

陆天宇把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丁,伸手和姒敏面前的换过去。

看着眼前切好的牛排,姒敏抬起头,陆天宇刚好朝她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洁白的牙齿在灯光下熠熠发光,这时候的陆天宇,一点也不像那个去打架的男生,反倒像记忆里的那个小小少年。

想到自己刚才有些赌气的举动,姒敏心里有些愧疚,如果一会儿让他出糗该怎么办,这么一想,嘴里的牛排有些食不知味。

没想到结束的时候,陆天宇淡然地拿出银行卡来付钱,这时候姒敏才明白,他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街上人群逐渐增多的时候,两人走出西餐厅,姒敏走在前面,头低着,身后跟着轻微的脚步声。

她刚下最后一个台阶就被陆天宇拉住了,大脑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他往身后一藏。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突兀的声音,“这谁啊!陆大公子,约会呐。”

这是姒敏第一次和邱明打照面,很平淡的一张脸,鼻梁有些塌,吊梢眼,唯一让人记住的是他鬓角处的疤痕,颜色深暗,微微狰狞。

他伸长脖子看了看被陆天宇藏在身后的姒敏,阴阳怪气地说:“女朋友啊!看着有点小。”

尽管他刻意引起注意,可是陆天宇并不搭理他,反倒沉声说,“让开。”

“如果不让呢!”

两人彼此对峙着,姒敏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紧紧的揪住陆天宇的衣角不敢说话。

许久,陆天宇凑近邱明,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只见邱明眼神有些不甘,却还是让了条道。

直到走出去一段距离,姒敏才发现陆天宇还握着她的手,炽热的体温熨烫了她手腕的皮肤。

“可以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我们说好的。”急忙从他手里抽出手,姒敏停了下来。

“好吧!明天见。”

陆天宇也算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也不再缠着她,姒敏捏了捏衣角,细弱蚊蝇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转身离去。

崇文街距离姒敏家不远,只有两个街区,姒敏走的很快,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于紧张,一直到家他都觉得有人在跟着她。

第二天一早,姒敏刚把书包放到课桌里,陆天宇就从门口走了进来,姒敏挪了一点椅子让他从身后进去。

陆天宇刚把屁股落在椅子上就脱口说了一句:“你昨天停在巷子口干什么?”

“有只流浪猫在……”姒敏一顿,想起昨晚一直跟在身后的脚步声,愠怒道,“你跟踪我。?”

陆天宇见狡辩也没有用,只好如实摊摊手:“我总得看着你安全回去吧!”

“无赖。”扔下两个字,姒敏不理他,把课本找出来在桌上翻开,下一秒手却顿了顿。

想起刚才自己的模样,姒敏有些恍惚,为什么面对陆天宇她可以毫不顾忌地表达喜怒哀乐。

太不像自己了。

3

陆天宇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时不时跑出学校,有时候一去就是一整个下午,可是老师却从不管他。

后来姒敏才从流言蜚语中知道原因,他的爸爸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也是这所学校的股东之一。

大家好像都不敢惹他,却又对他趋之若鹜,特别是女生,只要陆天宇在学校的一天,围在他身边的女生总是不计其数。

因为这些目光,姒敏总是若有若无地疏远着陆天宇,同桌了两周,两人仅限于交换了电话号码,甚至连大扫除被分到一个组,她都不多话,一个人默默地把所有卫生打扫完,不去过问陆天宇的行踪。

直到负责的区域都打扫完,陆天宇才不知从哪里跑出啦,背着手像领导检查似的查看了一圈,然后笑嘻嘻地凑到姒敏面前:“我也不是占便宜的人,想要什么,尽管说。”

姒敏一紧张,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点,不安地摇头。

“不用了。”

陆天宇似乎觉得她有趣,勾着嘴角靠近她,直到被他逼得靠在栏杆上退无可退。

旁边忽然传来铲子落地的声音,姒敏一下子推开了面前的人,果然看到不远处站着几个女生,看她的眼神带着仇恨。

姒敏在她们仇视的目光里,缩着肩膀回到了教室,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小心翼翼地担心她们会报复自己。

可是一连几天都没见她们有任何动作,直到陆天宇没来学校的这天。

这天,轮到姒敏整理桌椅,她是最后一个走的,还在收拾书包,从门口进来三个女生,一进门就把门打了关上。

领头那个女生,姒敏隐隐有些印象,好像是七班的鲁楠,就是那天看到她和陆天宇在一起的女生。

她一过来就揪住姒敏的衣领,表情有些狰狞的问,“你就是姒敏,长成这幅样子,还好意思在学校里转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