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爱情:她是我的终极梦想

2020-03-20 18:49:45作者:亲爱的毛小驴

爱情

1

镁光灯照射到颁奖嘉宾的那一刻,柴晓觉得自己要完了。

节目组本来只是说,要她临时代班主持颁奖典礼,可谁也没告诉她,孟哲会以颁奖嘉宾的身份出现在颁奖典礼上。

一个华语金曲的颁奖典礼,他一个演员过来凑什么热闹?!

现场导演还以为她追星,问它:“柴姐,看见偶像了这么激动啊?”

柴晓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偶像?呵!要真的是偶像就好了!最起码除了激动不会有别的情绪,用不了多久也能稳下来。可孟哲带给自己的可不仅仅是激动,还有一腔愤恨。

作为一个专业的主持人,她兢兢业业练口条,勤勤恳恳背台词,一丝不苟练表情,可这些努力都将在她看见他的时候化为乌有——孟哲是她的前任,希望你过得不如我好的那种前任。

三年前他不辞而别,连一点希望也没给自己留,走的那叫一个痛快。她在租的房子里哭了三天,总算是把对他的怨念差不多哭干净了,收拾了东西换了住处,从此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成了拼命三娘。

后来她看着他从名不见经传的小龙套混成了今天的XX影帝候选人,成天在电视机里刷脸,成天霸占热搜前三名。她以为自己和他的世界再不会有交集,直到今天,她再次看见他才知道,以前嘴上说的“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都是骗人的。

她根本就放不下他。

这狗男人,柴晓心说,怎么越来越好看了。

其实柴晓只是个编导,之所以临时上场充当主持人,是因为今天的主持人正在另一个场子里主持。也就是说档期撞上了。其他能代班的主持人一个在休年假,一个去国外度假,一时半会没了能顶替的,柴晓才亲自顶上。

反正她也经常主持年会什么的,倒也不怯场。

而华语金曲又是自己公司的王牌节目,办了有七八年了,她每年都来,熟的不能再熟。

她本以为还剩下半个多小时就要结束的颁奖典礼万无一失,哪知道关键时刻被台上的颁奖嘉宾给搅和了。柴晓有点窒息,还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柴姐,到你上场了!”导演组喊,柴晓听着耳返里的声音拎着麦克风上了台。

孟哲表情十分自然,完全看不出有一丝激动或者惊讶的意思。

“想不到今年‘最受欢迎华语女歌手’的颁奖嘉宾是孟老师。来之前导演组就跟我说是神秘人物,真没想到是您。欢迎孟老师。”柴晓稳了稳心神,孟哲礼貌的微笑。

“谢谢。”他说。

“孟老师对咱们今年的‘最受欢迎华语女歌手’有什么期待吗?”

“期待谈不上,但我确实很喜欢彭苏苏的歌。”孟哲落落大方,“不要误会啊,我就是个普通粉丝。”他说完之后下面的粉丝一阵惊呼,分分钟脑补一出娱乐圈情感大戏。柴晓一晃神,她知道孟哲最近在和彭苏苏炒绯闻,在圈子里利用这种方式引爆人气的不在少数,但听他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来,她还是不免一阵心酸。

你很可以孟哲,你比我绝情多了。

“好,那就请孟老师为我们揭晓今天的‘最受欢迎女歌手’吧,有请。”说完柴晓就退了下去,她怕自己失态。孟哲拿着手卡说了几句话,引导大家看大屏幕。

最佳女歌手并不是彭苏苏。

柴晓早就知道结果,可此刻却觉得有点解气。

她和彭苏苏并无交集,所以这气从何来不言而喻。

半小时后,颁奖典礼结束,一行人忙着收拾东西。柴晓在助理的搀扶下走进了多人化妆间——她真的穿不来高跟鞋,平日里做编导工作的时候要多休闲有多休闲,高跟鞋这玩意除非公司有事儿,要不然绝不上阵。

“呼……”柴晓脱了高跟鞋,光着脚丫子踩在化妆间的地上,冰冰凉,但总算是没那么累了。

“那柴姐,我先走了啊,我去帮忙收拾外面的东西。”助理说。柴晓点点头。

“还是不习惯穿高跟鞋?”孟哲的声音传来,柴晓一惊,这才发现他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呢。

化妆间里没人的时候不开灯,现在就柴晓面前化妆镜上的灯亮着,可不是灯下黑,什么也看不见么?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有一会儿了。”孟哲说,“晓晓,好久不见。”

2

柴晓和孟哲在一起的时候还在读大学,大四。

他们两个也是奇葩,人家都怕一毕业就分手,他们俩非要赶在分手潮正热的时候恋爱。勇气可见一斑。

后来两个人一起租了房子。因为都是编导专业,所以两个人的实习方向也是一样的。唯独不一样的是,柴晓运气好,直接进了当地的卫士。孟哲比较惨,去了一个小型文化传媒公司。

现在想起来,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柴晓变得越来越忙,孟哲也忙,但总也忙不到点子上。他可能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并不适合做编导。他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直到后来文化公司里的人跟他说:“孟哲,你长得好,别做编导了,做艺人吧。”

他才觉得前面的路通了。

不得不说,上帝为你关了一扇窗,就会为你打开一扇门。孟哲做了艺人之后好运气都回来了。他第一个通告是去参加一个小型的商演,就是商场开业,让他去唱唱歌,结果这一唱歌不要紧,他被人群中的一个导演看上了。

导演不是太知名,但也从不拍烂片。

导演说:“小伙子,你唱歌一般,但你的形象适合演戏,我有个男三号感觉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去不去?”

孟哲眼前一亮,这是机会,怎么能不去?

戏是古装戏,男三号是个太监的角色。

这事儿他当时没跟柴晓说,因为柴晓根本没时间听。她几乎天天后半夜回家,第二天一早很早爬起来,随便扒拉一口饭就滚去了公司,意气风发,精力充沛。

她总说:“孟哲,等我转正了,我们就去租一个更大的房子吧。”

她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正窝在他怀里看综艺片,孟哲抱着她的手一紧,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是多没用的男人,要让女人扛起一个家?孟哲看着每天起早贪黑的柴晓,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拼搏,早点混出点名堂,早点给她更好的生活,让她不要这么累。

说起来,两个人的感情其实挺好的。错就错在他们不够坦诚。

“孟哲,这是什么?”柴晓拿着那份古装戏男三的合同问。孟哲一惊。

“我……接了个戏。”孟哲说。

“你怎么不告诉我?”柴晓问。

“你每天太忙了……”孟哲的声音逐渐变小。可能是自尊心作祟,太监毕竟不算是男人,这让血气方刚的孟哲觉得有点难以启齿。更让他难以启齿的是,他率先放弃了两个共同的梦想——做纪录片。

这年代说梦想似乎有点荒唐,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谁心里还没个白月光?

“你可以发个信息给我啊。”柴晓话里带着几分脾气,“而你要去外地拍戏,一走好几个月,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这样去演戏,你的纪录片……”

“我想着可以多赚点钱嘛。一集7000呢,一共30集的戏份,我觉得……”孟哲当时还不够成熟,多少有点小孩子心性,以为撒个娇柴晓就能原谅自己。但他错了,柴晓这女人,得理不饶人。

“孟哲,”柴晓生气了,“我们才毕业,不要那么着急为了赚钱放弃自己的理想好吗?你不说要做最棒的纪录片吗?你……”

“晓晓,我现在不想做了。纪录片赚得太少,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撑着这个家吧?那我也太没用了。”

“孟哲……你……”柴晓气的浑身抖,她一直以为孟哲是那种可以为了理想披荆斩棘的人,哪怕前路困难重重,但也不会轻易说放弃。

而她之所以答应孟哲和他在一起,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当时说过一句:“以后我要做全中国最好的纪录片”。柴晓对纪录片也有着难以言说的执着,两个这才人一拍即合。

纪录片这个梦想支撑着两个穷困的年轻人不辞辛苦,也支撑着他们虽然贫困但永远动力十足。

可人活着,首先要解决温饱。柴晓为了支持孟哲,主动扛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去卫士做不喜欢的综艺,好能拿到足够两个人吃饭的工资。她以为她这么做,孟哲就能安心的为了两个人的梦想努力,可她错了。孟哲并没有坚持,他放弃了。

孟哲也不再说话,他没告诉她,他最大的梦想并不是纪录片,而是她啊。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做什么或许真的没那么重要。

后来两个人的话越说越偏,话赶话的就吵了起来。

那之后的第二天孟哲就走了,带的东西很少,一句话也没留。柴晓最后也没留在卫士,而是去了一家相对自由的传媒公司寻求发展。

现在想想,这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

3

“好久不见,孟哲。”柴晓看着他,竟然有些脸红。

三年不见,他早就没了当时的少年气,变成了一个稳重有魅力的男人。

他的粉丝都叫他哲学家,如今一见,他的气质里确实有些哲人的意思。尤其他今天还带了副眼镜,看起来斯文又败类。岁月从不败美人,这话当真不假。

“你能不能把鞋穿上,或者……”孟哲说着走过来,在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化妆台上。“从前那就爱光着脚到处跑,这毛病到现在都没改。”

“……你不着急走吗?”柴晓问。一般情况下,他这样咔位的演员,不应该是出门带保镖,出入有保姆车的,通告永远赶不完的吗?

“不着急,我自己开车过来的。”孟哲微笑着看她,“晓晓,这么多年,你有想过我么?”

这话要从何说起呢?

当年他一声不吭说走就走,如今回来了还有脸问自己想没想过他?!

可自己真的没想过吗?柴晓不敢说,因为自从孟哲走到现在,她几乎每天都在想他。

他的微博她天天看,他的后援会她也在其中。

“说这个干嘛?”柴晓晃着腿,“听闻孟老师最近加盟了IP大戏《梦千年》,是真的吗?”

“柴晓,这里就我们两个,你能不能真诚一点?”

柴晓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看来还是自己太弱了,被他一句话问的乱了心神。

“那好,孟哲,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当时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因为剧组统一安排,第二天去坐飞机。”孟哲很平淡的陈述事实,柴晓不可闻的轻哼一声。

“那后来你为什么不联系我?就算是分手你都不肯当面跟我讲清楚是吗?”

“我没想要分手,”孟哲有点委屈,“是你把我拉黑了,后来我想了各种办法联系你,结果你都不肯理我……”

柴晓想起来了,自己确实有这个习惯。从前只要两个人一吵架,她就会把孟哲拉黑,然后什么时候被他哄好了,什么时候再把好友加回来。不管是微信还是QQ或者手机号,所有他知道的联系方式都逃不过死去活来的命运。柴晓脸色有些红,没了说辞。

孟哲看着她突然笑了一下,柴晓瞪他一眼,他却笑的更厉害了。

“晓晓,我送你回家吧。”他压低了身子在她耳边说,“要不然一会儿该有人撬锁了。”

“你……”这家伙,竟然把化妆间的门锁上了!他也真干得出来!

两个人坐在孟哲的车上,气氛里隐隐流动着暧昧。毕竟是老情人,一见如故,再见如泣如诉。

孟哲没问她住在哪儿,开着车往自己家走。柴晓也没问他是要去哪儿,可能是曾经相爱一场,他们之间的信任还在。

车停稳,是在孟哲的公寓楼下。

他平日里工作忙,又是自己一人,随便买了套公寓暂时住着。柴晓就这么跟着他回了家。两个人都忘了狗崽这种生物是无处不在的。

大概是两个人刚上楼,一杯茶还没喝光的功夫,孟哲经纪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孟哲,你带谁回家了?!”经纪人问的很直接,孟哲回答的也很直接。

“今天华语音乐金榜的主持人柴晓。”他压低声音又补了一句,“我前女友。”

经纪人崩溃了,“祖宗,咱能消停点吗!大周末的能不能让咱们公司策划公关营销休息一天!”

“我情难自禁啊哥。”孟哲嬉皮笑脸的挂断电话,柴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喝酒么?”孟哲问。

“别了吧。”柴晓看着他,眼睛里水汪汪的。从前在一起的时候,孟哲最怕的就是柴晓盯着自己看。她只要一盯着自己,那真是她要什么自己就给什么,不给她感觉都是犯罪。那一双眼睛毛茸茸的,无辜又清纯,像小奶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