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代一双人

2020-03-20 14:21:10作者:艾美里

爱情

1

我一直以为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至少在发生那件事之前,我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爹爹是川地的督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川地的事情事无巨细,凡是他言一个不字的,没人敢去逆他的半分情,而他偏生最疼的就是我,所以我也就在川地狐假虎威了一把,搅得谁人都知这督军府里有个“女霸王”。

他一共娶了十三房姨太太,不过也不知道是他那方面不行,还是并没造娃的心思,年过半百了,也就只有我一个子嗣。其实论起来在我十二岁那年,爹爹有过一个儿子的,只是那个孩子身子太弱,刚出生不久就夭折了。不过巧的是就在我十六岁这一年,刚入府没多久的十三姨太突然传出来了喜讯,说是怀上了。

爹爹貌似对这件事并没怎么放在心上,每回听到了关于那边的消息,也就是淡淡地点头,并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反倒是我,在知道我以后要多出来一个弟弟或妹妹以后,往十三姨太那里跑的勤了不少,每天都要问叨问叨那孩子的情况。

我平日里和这十三姨太接触并不多,突然来的热乎劲,搞的人家还疑神疑鬼了半天,每每见我往她屋里跑,总是用一种很是提防的眼神儿瞧我,当然我自己并没觉出来,是我的修哥哥这么跟我讲的。后来大抵也是看出来了我就是纯粹去看孩子的,也就没多大的劲儿较着我了。

等孩子出生了,还是我给她起的名,叫做陈玉,主要是我去送礼送了她一块玉,见那孩子喜欢也就随意捏来了这么一个名字,只是没想到爹爹会由着我这么胡来。

修哥哥看我当时的得意劲儿,还一个劲儿地打趣我。

“萍儿,以后我们要是有了孩子,你起名字好不好?”

“起开,谁要给你生孩子——”

“就是你啊,不是你还有谁?”

哦,差点忘了说了,我有一个顶好的好哥哥,修哥哥。他长得很好看,是我见过的所有男儿郎里最好看的,一副浓眉大眼,我记得娘亲活着的时候跟我说过,这样的男儿有福气。我就喜欢这样的。

我娘亲命不太好,府里的人都这样说,爹爹也总是这样念叨。

她生我的时候,正好赶上爹爹在前线打仗,为了躲开有心人的追杀,自己躲在一个茅草房里把我生出来的。她身子一直没调理好,到我八岁那年终于油尽灯枯了。

她走的时候,拍着我的手,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话,让我好好地听爹爹的话,日后嫁个好人家各种。

我当时别的话没记住,这两句话却一直记到今天。

我从来在我爹爹面前不敢放肆,主要是我一惹火了他,他就开始跟我念叨娘亲在世的时候怎样怎样的,他要是有朝一日下去见她了,觉得倍儿没面儿。搞的我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很大的错事一样,压根就不敢还嘴。

至于后一句,嫁个好人家,我一直惦记着这回事,本来以为办这件事挺难的,可谁知道就在娘亲去世的第四年,也就是我十二岁的时候,那个人就出现了。

他就是我的修哥哥。

娘亲在世的时候总给我读一句词,“一生一代一双人”,她告诉我,这样的结合才是爱情最完美的样子。

我一直都记不熟这句话,来来回回翻了好多遍还是总记错,可是当那日遇到了他之后,记不熟的这句词却没来由的溜进了我的脑子里,仿佛这本来就是应该他交与我的一样。

那时候我就认定了,他会是我的“一生一代一双人”的不二人选。

2

我第一次见到修哥哥,是在爹爹的靶场里。

一般情况下,爹爹是不会允许我随意进入靶场的,可是那日也不知道是因为从娘亲坟上回来的时候,他心情不好,脑子有点乱还是怎么的,也不管我是不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径自开着车就进到了靶场里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兵的都是这样,心情不好了,就喜欢拿着枪开始打靶子,反正我确定我爹是这样的,他一下车就拿了枪去瞄准打靶去了。

一下接着一下的,吓得我都不敢推开车门迈出去。

好容易声音止住了,我缓了半天的神儿,这才推开车门朝着爹爹在的地方迈过去。

娘亲说过的,爹爹心情不好的话,会伤到身体,她生前一直告诫我,要好好陪在爹爹身边,他若是心情不好,就扯扯他的袖子,跟他撒撒娇,这样他很快就会好的。

我蹦蹦哒哒地来到爹爹身边,眼看着就要跑到他跟前了,结果没想到他突然就转过身来,拿着刚才打靶的枪,直直地冲着我,我想起来刚才听到的一下接着一下的枪声,登时腿就软了下去。

在我被吓晕过去之前,我好似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脸,眉毛浓浓的,眼睛大大的,嘴巴也长的好看,我刚要开口夸人家长得帅呢,话还没到嘴边,就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我正躺在我的卧室里,旁边还坐着我的爹爹。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脸哀伤的看着我,看到我醒过来以后,猛的一下子把我牢牢地锁在怀里,开始跟我说对不起。

这是我头一次从爹爹口里听来这样的话,觉得一脸的莫名。

“萍儿,你可有哪里不舒服?爹爹刚才没想到你跟我一起去了靶场,听到有人在后面不自觉的做出的反应,萍儿,爹爹不是故意去吓你的。”

我看着爹爹这般老泪纵横的样子,于心不忍,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我没什么事儿,让他放心。

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实在是搞不明白爹爹这般紧张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当时满脑子里想的压根不是这回事,我还在惦记着在我晕倒之前见过的那个男人,他长得就是一副浓眉大眼的模样,我猜他便是我日后要嫁去的好人家吧。

我想着,如果娘亲见到他的话,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好容易把爹爹给安慰走了,我赶紧下床小跑着给爹爹的侍卫官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王叔,刚才我晕倒的时候,是不是有个人扶住了我啊?”

王叔一开始并不想细跟我说这事儿,可是怎奈何我一直在他耳边软磨硬泡的,搞的他最后不得不答应了。

“好好好,我去给你问问,这事可不能让督军知道了啊,要不然王叔我可就要去领罚了。”

见王叔答应了这件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想着去忤逆他的意思,赶忙点头把他的话也给应了下来。

王叔不愧是爹爹的侍卫官,没出半天的功夫,就把那个人姓甚名谁,都给搞清楚了。

只是在最后的时候,交代我一句,“萍儿,你切莫忘了你是督军府的千金,外面的人事太乱,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这人就算是再喜欢,也不可太往心里搁,你的婚事督军会亲自看着给你安排的,知道了吗?”

我当时只觉得王叔啰嗦,完全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乱应着就把电话挂断了。

如果,如果当时我把王叔的话真真儿地记下了,和那个人保持住合适的距离的话,是不是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会变成那个样子了呢。

而我,会不会仍旧保持着我的幸运命运,继续没心没肺的活下去呢。

可是,世间最可怕的便是没有如果。

3

自打那日王叔把那个人的信息告诉给了我,我便日日往靶场那里去。

爹爹那一阵正好忙于军务,压根顾不得我这里,我也正好得了闲,可以每天以着督军府千金的身份,肆无忌惮地进到靶场里面。

我每次去那里,永远只会干一件事,就是让人把修为叫来,给我端茶倒水顺带唠嗑。

他每次来都是满脸的不情愿,可是怎奈何我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他要想在这里混下去,势必要屈服于我的淫威之下。

我以前倒是没觉得这督军府的千金有什么好的,可是遇上了这修为就不一样了,我可以用这个身份让他做很多的事情。

“修为,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啊?修为?这名字好生奇怪啊,是不是有什么缘由?”

我一边吃着葡萄,一边开口问他。

他似乎是没料到我会问他这个问题,呆愣了半晌,紧接着眼神里似乎是透露出一种很是危险的气息,搞的我有些莫名。

“你问这干什么!”

我被他吓了一跳,不过就是问个名字的由来,至于嘛,真小气。

“算了,你不愿意说就不要说了,我叫陈萍,你应该知道的吧,你可得给我好好记着。”这样说着,我蓦地就想起来了自己名字的由来,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缓缓把这件事说出了口。

“我娘亲在世的时候告诉我,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还是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没有襁褓裹身,她拿着荷叶给我裹的,便来了这样一个名字,不过还挺好听的,对不对?”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过,总是害怕别人笑话我,可是当着他的面儿,我却觉得我什么都敢说。只要他愿意听,我什么都可以说给他。

修为一脸狐疑的看着我,那样子活像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傻子。

我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无奈,说起来我已经往这里跑了十趟不止了,这个男人的心,我怎么还没捂热呢。

难道我的魅力,这么差的吗?

我越想越觉得很是挫败,我抬头看看他,他还在自顾自地捯饬着茶水。

我有些气急,扯过旁边的椅子,就唤他赶紧过来坐下。

他闻言,眉头皱的极深,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只觉得好笑,可还是忍不住拿着自己的身份压他一头,命他赶快执行我的命令,不然我就去告诉爹爹,把他赶出去。

修为一脸气愤的在我身侧坐下,一股子寒意从他的身体里透出来,可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我看到面前头摆着的那一碟葡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摘下来一粒,就要死命地往他嘴巴里塞。

他完全没料到我会有这么一个动作,然后——然后他就含住我的手指头,当然很快就松开了,火急火燎地站起身来,开始恶狠狠地擦着自己的嘴巴。

我看到他这样有些郁闷。

“修为,你干嘛这样啊,我本来还觉得你含住我手指头挺高兴的呢,你的嘴唇真软,不知道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的——”

我这样说着,不自觉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对这个场景很是向往了起来。

旁边的那个人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般没羞没臊地把这件事说出来,整个人身形一僵,随便扯出来一个理由,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

他怎么不懂我的心呢。

4

王叔告诉我,爹爹马上就要回来了,让我最近老实点。

我心里头舍不得那个家伙,可是又没办法,这事要是让爹爹知道了,他肯定又会教育我好一番的。

我以后便不能再见到那个人了,心里思来想去地也觉得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他一声。

于是我又让人开着车把我送到了靶场里,让人把他带了来。

他似乎已经形成习惯了,来到以后行了礼,开始自顾自地给我摆弄茶点,一套动作坐下来,让我都不由得觉得惊叹。

“修为,你长我几岁?”

修为闻言,看了我一眼,半晌吐出来了一个字,“五。”

我还以为他不会回答我呢,倒是没想到他就这么直白地把答案告诉我了,我当时还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年岁的,可是后来一想我名声那么大,这种事情肯定是人尽皆知的,也就没有想太多,继续享受他给我的专属服务。

到了最后,点心也吃了,茶也喝了,可我还是舍不得走,我看着他,浓眉大眼的,越看越喜欢。

“修为,我以后喊你修哥哥好不好?”

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我还是一个人在那里自顾自地说着。

“爹爹快回来了,他向来不喜欢我一个女儿家的到靶场来,上次也是没注意到我在车上,才把我带过来的。”

“修哥哥,不过也幸亏了那次爹爹没看到我在他车上,把我带到靶场来,要不然我怎么会遇上你呢——”

“修哥哥,以后我就不能私自来这里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修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天喊了多少句“修哥哥”,只记得那日我离开的时候,外面的太阳有些刺眼,透过窗子照过来,惹得人身上格外的暖洋洋的。

以至于我压根没注意到一旁修为早就红透了的脸。

5

爹爹回来后,倒是没怎么盯着我这里。

主要还是因为那段时间他刚进门的九姨太那里,因了前一阵子怀了孕,肚子变得越来越大了起来,眼看着就要临盆了。

就算爹爹一开始没想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后来还是往九姨太那里去探望了几眼,我想着那毕竟是他的亲身骨肉,到底还是没办法做到真正地忽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从九姨太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都是一脸顶级无奈的表情。我从没见过爹爹那般落寞,在娘亲坟前的时候,他也不曾这般失控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