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是门技术活

2020-03-20 11:21:26作者:荔枝是锦鲤

爱情

“什么才能叫爱一个人呢?”空荡荡的房间刹时间回响起低沉的声音,仿佛带着重力的吸引,引着人溺死其中。

沙发上斜卧着的男子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光脑,浏览着那些被星际奉若史诗的爱情故事,不经意的问道。像极了个被困扰俗事的少年,可周身的气势却也不敢叫人轻易忽视。

房间里的鸦雀无声,身边的副官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些,竭尽全力减弱自身的存在感。

过了好一会儿,就当副官快要感觉房间里的氧气都快被抽干,自己要窒息而亡之际。男子才又慢慢悠悠说到:“这个沈淮安口口声声的说爱着许卿卿,可当知道许卿卿拘在我这儿一阵子后却又显出几分介怀,而我就不同,不管许卿卿是什么样的,死的,活的,我都喜欢。这样算起来应该是我更爱许卿卿吧。”嘴边挂着纯真的笑容,可还是没来由的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

房间里依旧没有人接话,副官笔直站立,表情严肃,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像极了紧盯猎物的雄鹰。俨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好似这凡间世事皆不可侵扰他一分。而此时脑中的思绪早已飘到天际。

“谁来救救我,老大又发疯了,胡言乱语的在说些什么啊,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书吧!哪怕是到了星际时代,男人被人认为被戴绿帽也是很难接受的呀,夫人啊,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像你一样一睡不醒啊”副官脑补了自己咬着手绢蹲在地上哭的场面。

而副官口中一睡不醒的许卿卿,此时正悠悠的睁开双眼,她醒了。

但反应过来自己现如今身处之境后,许卿卿:对不起,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

此时的醒来的许卿卿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地球女大学生,平时没事喜欢熬夜看看小说,前些天看到一本小说女主和自己名字一样时来了兴趣,天天熬夜追更。

小说里讲述了在未来的星际年代,女主是一朵矫揉造作的小白花,男主是典型的天凉王破的种子型选手。本来应该克服艰难险阻然后顺利HE。可在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爱情的火焰刚开始就让人掐熄了。

作为书中反派的星际海盗顾奕辰本应该是按照小说的套路被安排爱女主爱到死去活来,最后落得炮灰的下场。为男女主的爱情长跑添砖加瓦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派不仅顺利得到女主,男主也被顾奕辰派去的人耍的团团转,短期内无法抽身。

许卿卿看到这的时候气的想把手机扔喽,我特喵钱都充了,你就给我看这。算了算了,继续看吧,就当小虐怡情了。心中默念三遍:我是个成熟的读者,已经学会在玻璃渣中找糖了。

男主回来后从身边人口中听说顾奕辰的属下已经改口叫女主夫人了,两人自然因为此事围绕着信不信任的问题生了嫌隙,男主愤然离开,女主伤心欲绝。而此时我们最敬业的反派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男主一了百了,断了女主的念头,让女主乖乖带着他身旁。

几个月后男主不慎被反派抓住,女主得到消息后焦急不已,这时候女主作为天道的亲女儿,金手指挺身而出,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祖宗十八代翻了一遍,发现:害!我们之间原来交情这么深。

金手指给了女主一味可以让人假孕的药,只是这药为星际违禁药品,副作用很大,但女主表示真爱无敌。于是金手指再帮女主伪造了盗取反派基因的证据,然后制造出她帮女主做了人工孕育的假象。

待到处决那日,女主冲进去将男主护着,向反派哀求,说自己已经怀了孩子,只要他放了男主,自己就会生下孩子待在他身边,否则就和男主一起死。

反派皱了皱眉,难搞哦。

虽然说不介意人是死的还是活的,不过现在买一送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再说能抓他一次就能抓第二次,放了又如何。

许卿卿一边看一边吐槽“这反派怎么这么牛批,男主给他当算了”

点进下一章,怎么完结啦?只见最后一章写着女主因副作用一睡不醒,男主不知所踪。

全书完。

反派:“啧,亏了”

副官:“拿什么拯救你,我老大的脑回路”

许卿卿:“我他喵惹法克”,一口气没提上来就到了现在这个境地。

而此时懒靠着沙发上的男人动了动手腕,嘴角微微勾起,“我的宝贝醒了”说着径直走向许卿卿疗养的治疗室。

这苦于身体刚刚醒来,还无法支撑自己走出治疗舱的许卿卿在里面躺尸,眼睛无奈的目视上方想着该怎么面对自己身边的大魔王。

突然许卿卿对上了一双堪称纯粹的眸子,这是许卿卿第一次真是见到书中描写的人物。

书中描写的反派顾奕辰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全凭自己喜好,喜欢就得到,讨厌就毁掉。看似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皮囊下却藏着着杀伐果断的狠厉。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让星际中众人恨得牙痒痒。

突然对上这样一双眼睛,许卿卿愣了好一会儿,看着面前这张异常俊美的面庞,始终无法和那个让星际闻风丧胆的大魔王联系起来。

只有反派长的好,三观跟着五官跑。

顾奕辰弯下腰看了躺着许卿卿一会儿,见她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皱了皱眉,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便伸手将她抱起。

许卿卿看着他的动作,想着:“他好像也不是像书里写的那样不近人情,还是会去有意识的照顾虚弱的自己。是了,毕竟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一页页的文字。”

还没等许卿卿虚靠在他的胸膛,将手挽住他的脖颈时,就感觉他将自己突然往肩上一送,扛了起来。

边走边讲“女人真是麻烦,醒了也不出来,一言不发就想要我抱,要不是我这段时间学习了《十问女人之那些没说出口的话》,谁知道你想干嘛。”顾奕辰还有点颇感庆幸。

“顾奕辰!”许卿卿在脑海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什么星际大魔王,什么俊美的面庞统统被甩到脑后。

“我想干嘛,我想剁了你书上没有跟你说吗?你管这姿势叫抱?少年,你真的好博学呢”即使是刚醒来又被颠的头昏眼花的许卿卿也没有忘记人类吐槽的本能。

从治疗室到卧房的距离好似一条神奇的天路,差点没把许卿卿送走。

到了房间后,顾奕辰将许卿卿放在床上,自己坐在旁边看着她面色有些异常,想了想说到:“其实你不用太感动,以后你要想抱可以对我讲”。

许卿卿此时已经吐槽不动了,两人相顾无言,一种名叫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

休息了一会儿后,许卿卿才开始慢慢有些害怕眼前的人。若是被他发现自己不是之前的许卿卿会不会对自己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毕竟此时已经不再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的年代了。

许卿卿想了想认为相貌都一样,只要装成原女主的性格,就可以先瞒过一段时间,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为了自救,许卿卿打算先下口为强,装失忆:“那……那个,我刚醒来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告诉我我是谁吗?”许卿卿拿出了毕生的演技,将一朵随风摇曳瑟瑟发抖的小白花演到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而对面的人一定不在正常人的范围之内,听到后想了想说到:“哦,那挺好的”

“拜托,少爷。正常人不应该先表示一下担忧然后再关心关心为什么失忆了吗?怎么看样子你还挺高兴似的”许卿卿有些抓狂,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奥斯卡小金人的演技可能要浪费到这个人身上,就想分分钟裂开。

顾奕辰想了想面色有些纠结的开口说“你是我妻子,我们很恩爱”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话毕后还点了点头。

许卿卿嘴角有些抽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脑海里重拳出击脑补着自己将剧本一摔:“导演,这都哪找来的男演员和编剧啊,是在拍奇葩开会吗?”

现实中自己唯唯诺诺:“是……是吗?我好害怕啊”说着还真打了个哆嗦。

对面的顾奕辰仿佛遇见什么难题似的,双眉紧蹙,没有接话。半晌才对着许卿卿说“那你先休息,我去书房有点事”说完将许卿卿的被子有些笨拙的掖了掖,就大步离开。

许卿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长呼了一口气,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没有再见到顾奕辰。

许卿卿也没敢放松,旁敲侧击的向身边照顾的人打听一些细节才算稍稍安心。

会议室里,顾奕辰轻捻着骨节分明的手指,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听着属下的汇报,嘴边勾起一个讽刺的笑。最近谋算的事也算是落下了最后的帷幕。

前不久克拉斯星发生实验爆炸,正急需高纯度的晶钻能量石,寻遍整个星球也是杯水车薪,无奈克拉斯星打算能量石的主产地比格星求助。

众所周知星际中比格星和克拉斯星一直保持着敌对的态度。收到克拉斯星的求助后,比格星对待此事的态度也是两极分化。保守派认为虽然存在敌对但是大家同属星际联盟成员,近千年来联盟内没有爆发过战争,我们应该借此机会寻求更多合作,削弱敌对态势。

激进派则不以为然,两星间的敌对态势形成已久非一朝一夕能够打破,克拉斯星此时落难,没有落井下石已是仁慈,比克星大可高价向其他星球高价收购,何必大张旗鼓的找到比格星求助,其中缘由显而易见。我们绝不会去做那个傻大款。

两派争执不下,保守派内部商量为了国家大义决定将自己所属晶矿拿出一部分运往克拉斯星,却在中途被顾奕辰的人截下,转手又高价再卖给克拉斯星。

比格星激进派本就和保守派不对付,发现保守派不仅自亏腰包没达到目的还让克拉斯星没占到便宜,自然乐见其成。保守派见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却苦于掌握的武力太少,真要较真也奈何不了顾奕辰时,只好将自己帮助克拉斯星的证据在星际里大肆宣扬,做足了我们已然帮助了你,只不过货物被星盗截走,克拉斯星要记住我们在危急时拉了一把的态度。

克拉斯星被顾奕辰玩的这一手恼怒不已,但还是不得已从他那里高价买进急需的能量石。

待事情接近尾声,只等今日将货物交付出去。顾奕辰又恢复了之前懒散的姿态。

许卿卿来到这已经有半个月之余了,一直待在房间里,都快闷死了。几天不见顾奕辰,许卿卿觉得自己又行了。

又见到顾奕辰带着副官出门,许卿卿急忙叫住,等到顾奕辰回头望向她,看着顾奕辰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眸,许卿卿就有些后悔了,没事干嘛往上凑。

但是事到如今也不容她后退了,硬着头皮说:“你要出去吗?可不可有带上我”

话毕后一阵沉默,许卿卿首先顶不住了“如……如果不方便,我不去也可以”说我就赶紧转头往房间方向快走。

没走几步就突然听见后面传来的声音“可以”,短促而有力。

许卿卿惊喜的回头,短短两个字却让许卿卿喜出望外,赶忙跑到顾奕辰身边站定,出门的新鲜感已经压过对顾奕辰的恐惧。

副官看在眼里,抬头望了一眼顾奕辰,却接到自己老大带着警告的一记眼神,又默默低下了头。

“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

许卿卿听到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不禁有些诧异,抬眼看了顾奕辰好一会儿,只看到一张轮廓完美的侧脸,而侧脸本人连一个眼神也没赏给许卿卿。

许卿卿又低下头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上次谈话时,自己为了凹柔软小白花人设时最后好像对顾奕辰说自己好害怕,当时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想到这儿,许卿卿不禁又看了顾奕辰一眼不是吧,少年反射弧也太长了吧,还是说没见面的这段日子又看了什么书恶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知识吧。

顾奕辰发现身边的女人不时的偷瞄,他想着自从许卿卿醒来后,好像变了许多,一定是自己调教有方。旁人很容易从她眼里看到她的心里活动,可本人偏偏面上表现的却大相径庭。身边遇到的要么是不懈伪装表里如一,要么是深藏不露心细如丝。从没见过这么表里不一却偏偏让人一眼就看出的人,着实有趣。

这要比以前还要喜欢,怎么办,真是让人永远不想放手。

“书上说女人得宠就变坏,她现在这样就挺好,我一定不能太宠着”顾奕辰心里下意识的把许卿卿划为自己的人。

无视许卿卿不时偷看的眼神,目不斜视正气凛然的大步向前迈着。

被迫小跑着才能赶上顾奕辰步伐的许卿卿小声的嘟囔着“什么嘛,答应了让我跟着出来又走那么快,这不是故意耍我嘛”。

星际时代人们的体能已经大大提高,像顾奕辰这样的自然是完完全全听到了。

顾奕辰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悄然放慢了步伐,让许卿卿能跟上。

许卿卿发现自己能和轻松的跟上后,看出来是顾奕辰特意放缓了脚步,但是女生的小性子一旦上来后,就压不下去。虽然心中感动,但面上还是冷冷的,不显山不露水。男人嘛,给点阳光就灿烂。

顾奕辰看着许卿卿面色没有变化,偷偷松了口气,没被发现应该不算是宠爱吧。

两人坐上车后,各自望向窗外。不久就到了目的地。是顾奕辰所管辖区域内一家最大的能量石交易所,这次来主要是检验运来的货物和敲定一些的细节,签署调令将这截来的这批能量石运往克拉斯星。

交易所里放置着不少各种各样的能量石,一些能量石能供人们日常使用,富裕的家庭也会时不时来看看是否有合适自己的。这种场面就一些像售卖珠宝首饰的柜台,至少在许卿卿眼里是这样的。

“不会吧,顾奕辰这么上道,明白钻石是女人的好朋友,今天刚带着我出门就来买这个献殷勤,想想女主的待遇真好”许卿卿眼睛都看花了,也舍不得眨眼。

顾奕辰看了一眼身边直勾勾盯着能量石的许卿卿,有些疑惑,这些她都用不上,一直看着干嘛?

许卿卿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看着顾奕辰在旁边看着她,突然有些窘迫。看到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好像找顾奕辰有事,就赶忙表示让他去做正事的,自己就在这看看。顾奕辰留了两个人来保护许卿卿,就朝着交易所的会议室走去。

随便逛了逛就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等顾奕辰,就当许卿卿快要等睡着时,突然发现顾奕辰站到了自己旁边。

许卿卿不经意的瞟到顾奕辰手中拿着的单子上写着类似买卖的记录,货物好像就是自己看到的这些东西,金额也不在少数。刚来时接待他们的人,那个看起来胖胖和蔼的交易所老板笑得褶子全皱起来了,向顾奕辰说了句:合作顺利。

许卿卿的小说脑袋高速运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情,那就是顾奕辰极有可能要把这家店所有她看见的珠宝首饰买下来,而刚刚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就是眼线,她都可以想象到顾奕辰在会议室里揣着吊儿郎当的态度,对着交易所老板说:“给我看仔细了,只要是这个女人看到的珠宝首饰统统买下来”。

如果说带着出门却偷偷买了钻石是一般女主的标配,那么现在就是超级玛丽苏女主的配置。幸福砸到头上时,许卿卿简直要尖叫。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淡定,不能露馅。好歹我也是从众多玛丽苏小说里杀出来过的,他喜欢什么样的我就装作是什么样的呗,不就是玛丽苏嘛,保命要紧”许卿卿大脑飞速想着,面上还带着仿佛毫不知情天真的笑容。

顾奕辰却突然看见眼前的许卿卿在一瞬间变了脸。他感觉自己太阳穴好像不自觉的跳了两下。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许,showtime!

许卿卿一把抢过单子,向着顾奕辰举起,手却不停的颤抖,单子在手中发出簌簌的响声。

“奕辰,这些都是你要硬塞给我的吗?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你知不知道我绝不是你眼中看到的那些世俗的女子,虽然我现在没有地方去居住在你家,但是我有我的尊严,不需要你来可怜我”许卿卿眼中满是泪水,身形晃了晃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但身上的倔强却让人疼惜。

顾奕辰挑了挑眉,薄唇微抿。完全不懂眼前的女人又在搞什么奇怪的事。

“老大,货物已经清点完毕,马上就发往克拉斯星”副官来到顾奕辰身边汇报。

许卿卿听到后猛然睁大泪眼婆娑的眼睛,在心中的土拨鼠在大叫:啊!。

看着周围的人视线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许卿卿连忙结结巴巴的解释:“对……对不起啊,这几天熬夜看书有点魔怔了”随后将头狠狠的低下,恨不得像鸵鸟一样扎到土里。

“我到车里等你”说完也不看顾奕辰就往外跑,刚刚负责保护她的人也跟了过去。

顾奕辰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将副官召来:“去找一颗最好的能量石”。拿到后一行人就离开了交易所。

在回去的路上也和来时一样平静,许卿卿下车就往房间里奔去,吃饭也是让佣人送进去,房门禁闭,一副永远也不出来的样子。

正当许卿卿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打算一辈子也不要面对现实时,房门被敲响了。

“饭菜就放门口吧,我一会儿自己拿”许卿卿有气无力的喊道。

荔枝是锦鲤
荔枝是锦鲤  VIP会员 且将新火试新菜,诗酒趁年华。

失忆是门技术活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