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王背后还有更大反派?

2020-03-19 21:54:10作者:王玉坤。

影视 电视剧 两世欢

邺王的身份在沁河的时候就暴露了,但是操控整部棋局的幕后黑手却是景辞的义父昭王,这是让人始料未及的。到头来扮猪吃老虎的邺王原来也是他人手中的一颗棋子,最后成了所有阴谋的替死鬼,而真正的幕后大boss依然做他的昭王,策划了一切还能全身而退,是成功的反派无疑了。

邺王是雍帝的二皇子,因为母亲身份低微,不受父皇的重视,更不受兄弟姐妹的待见,因此他把自己伪装起来,“扮猪吃老虎”最能够形容他这个角色,表面上憨实可爱,属于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长相,其实不然,一切都是假象,一切都是他迷惑敌人的表象,如果他真能一直都是那个傻乎乎,只知道吃喝玩乐的邺王,那他比很多人都要活得幸福,所谓“傻人有傻福”,因为想要的很容易得到,就没有什么不满足了,也就没有什么贪欲,人的不幸福一般就是想要的太多,永远得不到满足。

吃喝玩乐,其实是一种最大的幸福,邺王当他的闲散王爷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还有慕北湮是真正的把他当朋友,可是他从小的生活环境造成的自卑,被兄弟看不起,被骂“废物、蠢蛋”,自然而然性格就偏执了,甚至产生了病态的想法,说到底他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其实人活在世上,到处都是人,怎么可能不受他人的影响。

邺王性格自卑偏激,但并无野心,他的黑化主要是受昭王的推波助澜,利用了对方的心理下一剂猛药,邺王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还傻傻的以为自己是主导一切的那个人,其实早就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左言希的小师妹姜探就是邺王的得力杀手,姜探之所以为他做事,一是自己的父亲在他的手里,二是邺王毕竟对她有恩情,所以不得已助纣为虐,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最后直接害死了自己的师兄左言希,自己也殉情了。

邺王派人杀了太多的人,包括长公主、小玉、傅曼卿、贺王、王则笙,还有那些小人物,基本上所有的命案都跟他脱不了关系。邺王狡猾又聪明,他杀人有取小指的习惯,目的就是把脏水往雍帝身上泼,让其他人不敢查下去,还擅长给自己找替死鬼,殊不知自己成为了别人的替死鬼,邺王的狠辣也是出了名的,完全想象不到他就是当初那个在万安山围猎照顾一只怀着孕的兔子喂草的邺王,他也有善良的一面,只是恶的一面彻底吞噬了他。

丧心病狂的邺王连自己的好兄弟的父亲也不放过,后面景辞、慕北湮发现了他的秘密,他三番五次派人追杀他们。甚至在罪行暴露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逼宫,活活气死了自己的父皇,最后也是自食恶果,死不足惜。最大的反派是邺王,而操纵一切的那只黑手却是昭王,当初景辞的脚筋就是昭王派人挑断的,嫁祸给风眠晚,还差点让景辞喂了狼,他培养景辞就是要他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可是他觉得景辞想要回雍国认祖归宗,所以有了杀心。

昭王始终野心勃勃,表面上对雍国俯首称臣,实则是卧薪尝胆,扶持邺王,然后趁雍国内忧外患的时候,联合纪国攻打雍国,据为己有,只是最后他的计划被景辞他们识破并破坏了,只得灰溜溜的退兵回昭国去了。但是比起背黑锅的邺王来说,昭王实在是太幸运了。

原标题:邺王背后还有更大反派?

相关阅读
棠雪和黎语冰在一起了吗?

棠雪与黎语冰在一起了。棠雪与黎语冰终于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当他们想要携手在一起时,许多阻碍他们两人感情的事接踵而来。棠雪的初恋情人突然回来,以及喻言猛烈的追求

《急诊科医生》新型冠状病毒是哪一集?

《急诊科医生》第26集讲述了急诊科来了两位刚从非洲乌干达回来的病人,江晓琪怀疑他们感染了传染性新型冠状病毒,为避免大面积传染,急诊科被关闭隔离,市里紧急调动大批

叶东烈和斯黛拉会和好么?

叶东烈和斯黛拉的相处模式满是槽点,叶东烈相比较之下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处处都需要斯黛拉去教育和引导。这对姐弟恋的结合是不被大家看好的,不只是年龄方面,他

邦尼最后跟谁在一起了?

在邦尼交往的三个男友李斯特、林肯、薛义中,只有林肯对邦尼是真心的,最终用真诚打动了邦尼,有情人终成眷属。马邦妮在《完美关系》中是一个拥有八国语言培训班老师,她

《上古密约》五神分别是谁?

电视剧《上古密约》中的五神分别是金神百里鸿熠,木神侯正则,水神百里鸿烁,土神明夜枫,火神百里鸿煊。电视剧《上古密约》围绕上古五神大战异兽九婴拉开序幕,话说这五位

李安澜在历史上是谁?

历史上李世民并没有私生女,因此电视剧《唐砖》里的李安澜这个人物是虚构出来的,无真实原型。《唐砖》是由爱奇艺、乐合影业出品,陈嘉上担任总监制,祝东宁、秦鹏飞、齐

谁继承了雍帝的王位?

雍帝现有三子,分别为亳王、邺王和庆王,前两位此前已经出场过,而庆王倒是属于首次亮相。然而恰恰正是这个庆王,却最具帝王之相。在尾声时,邺王叛变,最后在景辞众人的努力

《无心法师》岳绮罗的身世是什么?

岳绮罗原本是一个弃婴,被青云观收养后便成为了青云观的弟子,但是因为修炼邪术走火入魔,附身于岳家大小姐岳绮罗身上,以岳绮罗身份行走,后来被青云观中的师兄封印,压在了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