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妖

2020-03-17 17:19:02作者:手机用户25654

古风

1

古有精怪,喜听戏文,以戏音为食,常年大眠于戏文唱本之上,久之,古人称其为伶妖。伶妖面容姣好,国色天香,是有倾城倾国之色,可是,生性胆小,一旦见人便会唱着戏文,匆匆离去,所以人们只得匆匆一瞥,见伶妖者,惊为天人,皆是三天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再三天后,方可痊愈。因此,世间愿听伶妖唱戏者,大有人在。

有一小国,名为大泽。皇帝喜听戏文,便宣布废除八股文等科举科目,以唱戏为科举试题,善者,赏黄金万两,良田千亩,官居一品。一时间,国中戏声四起,伶人遍地。就算你扔一块砖头也能把生旦净末丑给砸全咯,这个梨园弟子更是大肆吆喝,那可真谓是“昨夜刚闻伶人曲,今日又是梨园兴”。

有一书生,自幼就想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是书生不行啊,家里以前就是唱戏的,父母给她留了一大堆戏文后便撒手与这世界说了再见,皇上废除的科举可真是把书生乐坏了,这不正好吗?书生别的不行,就有一副好嗓子,那唱起戏来可真是有模有样,自小对戏曲典籍更是是熟的透透的,所以书生打算过了这个冬天,等明年开春便赶往京城,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2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书生将自己的戏班子安顿好后,哼着小曲,便是向老宅走去,这老宅也是多日未来,想必也该是“荒草萋萋,蛛网阵阵”了吧。可开门一看,竟比从前还要干净几分,书生正疑惑,却见书房有光亮,书生暗道:“定是遭贼了,待我寻间物什,前去收拾那小贼。”说着书生取下院中练功所用的长枪,匆匆穿过长廊,赶向书房。

到了书房,只见灯火通明,一身着戏服的女子,伏在案前戏文上呼呼大睡,书生看上她的脸部竟有几分痴了呆了,那是怎样一张脸啊?用倾国倾城来说未免太过庸俗。真可谓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这书生自小穷苦,哪里见过这等美人,一时竟是出了神,只是怔怔的望着女子待回过神来,却已是深夜,书生知自己失态,忙是推了推姑娘:“姑娘?姑娘?”女子悠悠醒来,见一书生模样的男子在身前,或是怕他是歹人,便欲起身离去。

书生忙是匆匆抱拳:“扰姑娘清梦,本是不该,小生本是一书生,此地为在下老宅,不知姑娘是何处人氏,在此又是何故啊?”

女子脸颊微红,本想逃走,却见这位书生一副好相处的样子,并委身回礼:“小女子名为伶儿,本是城外小村的女子。前几日与老父进城来置办衣物。被歹人陷害,如今无家可归,方才出此下策,见公子府中几日无人,便帮公子打扫一番,也住上一段时日,若是扰公子清闲,伶儿这就离去。”

书生听罢,忙是说到:“姑娘莫要说笑,我这小宅如何称得上清闲?承蒙姑娘抬爱,若姑娘不嫌弃,在此长住,也未尝不可。”伶儿便不在推辞,起身谢礼:“那伶儿便谢过公子了。”

3

就如此,伶儿便是在书生府上住下了。书生喜欢唱戏,而伶儿喜欢听戏,这一来二去两人很快便熟络起来。转眼间伶儿在府中便是过了一月有余,这日清晨,伶儿笑着跑进书房:“公子,公子下雪了。”书生放下手中的戏本,起身替伶儿紧了紧衣服笑着说:“下就下吧,看你开心的像个孩子,衣裳可得披紧了,小心着凉。”

伶儿俏脸微红:“知道了公子。”随后红着脸便跑出了书房,书生尾随伶儿来到院中,只见入眼便是一片雪白,书生哈了口气笑到:“瑞雪兆丰年,由此吉兆,来年高中阿!“

伶儿也凑了过来:“是啊,是啊,公子来年必定高中!“书生看了一眼那个被冻的通红的小脸和鼻尖,笑骂到:“快些给我进去,如此冷的天,怎的外出疯跑,你不是喜欢听戏吗?今日却唱了一出给你听。”

伶儿一听,转身跑进了房间,书生叹了一口气也转身进了房间。

书生看着伶儿,开口便唱到:“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伶儿也是听戏无数,怎的不知此戏何意,那小脸如火烧一般愈发通红的起来:“公子莫要再讲,公子心意,小女子明白,可如今公子赶考在即,怎可因儿女私情而懈怠,若公子愿意,小女子愿等公子,等公子开春赶考中举,再与公子完婚,公子觉得如何?”

书生见伶儿答应了,看伶儿更是越看越喜欢,心思早就飞到了伶儿身上只是傻子一般的回答道:“甚好甚好。”如此书生伶儿,每日相敬如宾,书生唱戏与伶儿听,过的好不快活。

又是两个月时光匆匆逝去,正是书生赶考的日子,伶儿替书生紧了紧衣服道:公子快些去吧,路途遥远,切莫误了行程,早日归家,伶儿等你。书生点了点头,拉着伶儿的手再三叮嘱,转身便踏上了进京的路程。

4

书生很厉害,一路并无耽误行程,很快便到了京城。更是凭借着自己的戏文天赋,屡过难关,直达殿试,到了最后仅剩两人,赢得了面圣殿试的机会。

皇帝看着台下跪着的两人,计上心来:这世间不是有伶妖嘛?据说伶妖国色天香,唱戏也是如夜莺一般动听,如此你们两人谁将伶妖寻来为本王舞上一曲,便是状元,不仅如此,孤王也将公主许配与状元。那另一人杀了便可。你们觉得如何?书生有些犯难,他明明与伶儿约定好了,可如今,这不找就死的规矩可怎么办?

这可如何是好?

如此,二人这一月内各处寻觅,可皆是无迹可循。眼见期限将至,书生更是急得如坐针毡,入殿前一晚,伶儿替书生收拾好行李道:“夫君,此时莫要再想。你自上殿去,其余事情交由我便可。“书生一愣,欲要开口,伶儿又道:“夫君莫要多问,交由伶儿便是,明日夫君便要上京,快些去歇息吧。”书生不好多问,只得睡去。第二日清晨,便出发赶往京城。

殿内,书生战战兢兢的跪于殿下,另一人因为找不到伶妖,却又害怕责罚,想要连夜逃往他国,却被抓下,收于监中,在过几日,便要问斩。皇帝将目光投向书生:“你可曾找到伶妖啊?”书生叹了一口气,刚要回答,一本戏本掉落。

书生定睛一看,正是伶儿塞给他的戏本。风吹开了戏本,书纸哗啦啦的响着,一道身影慢慢浮现在殿中,此人不是伶妖又是何人?

这伶妖美得不可方物,她一笑便能引的无数帝皇为她埋骨千万。只见那伶妖开口了,那声音犹如阳春三月化雪的声音,犹如高山流水,一曲终了,伶妖的身影也慢慢淡去,书生也哭的不成样子,因为书生刚捡起书的时候,分明听到了伶儿那一句淡淡的公子再见。书生明白,伶儿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再往后,便是龙颜大喜,书生被赐为状元,官居一品,又被赐婚,京城中大摆宴席,闹了三天,方才停下。

又是几天过后,京城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个黑衣人从路边捡起一本破破烂烂的戏本道:“他赢取功名,钱财,抱得美人归,而你却从此香消玉殒,永不翻身。伶妖哇,你到底是痴情还是傻呢?这世间又少了一只妖怪啊!“话罢,在一个本子上写道:伶妖美貌不可方物,喜听戏,以戏音为食。大眠于戏文之上,一生可舞一曲,一曲过后,香消玉殒。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