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没有细水长流

2020-03-17 14:15:46作者:深渊之鱼

爱情

有时候没有细水长流

1

那时候他们已经很穷了,窝在那个小小的屋子里,数着日光蔓延过窗户的日子,林港在一家小型的公司上班。艾草有时会在路上摆地摊,她一直过着被城管追赶生活,很多东西都会在路上不小心丢掉。

她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呢,她也这么想,其实她听力不太好,常常因为要听清别人一句完整的话而浪费太多时间。在餐馆老板不过半个小时就解雇了她,而其它不需要听力又太重的话她干不来。她太瘦了,有点营养不良。林港常常买好吃的回来给她补,她还是这个样子。

“那下次我们买骨头汤好了。”他这么说。

“不要,太贵了。”她反驳道。

她知道他们家已经没有钱了,林港虽然薪水不是特别低,但是他们有很多开销,尤其是上个月林港出了场车祸而肇事司机又逃逸之后,他为此只能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

“对不起。”他说,“都是我不好。”他想要不是他还不至于生活成这样。

她摇摇头,笑了。其实能和他在一起她已经很知足了。

其实能再见林港艾草就已经很开心了。在一家老旧的面馆门口,那天艾草身无分文卷缩在角落,一只野猫叼了她掉下来的手链,它把手链叼进面馆,艾草追了过去。她在抱上那只猫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一个人,那人低下头来刚皱起眉头,就被眼前的面孔弄愣神了。

事实上那一刻,她也认出了他。她眼里有藏不住的兴奋,“林港。”

“你是艾草。”他的面条因为说话都糊了,但他不在意,他想他见到她了,一定能有机会和许琳亲近。

许琳和艾草还有林港小时候都是朋友,许琳如今在一家大企业公司,她很少来找他玩了。

小时候他们便常常玩在一起,那会儿在孤儿院里,林港总是把自己的小饼干分给许琳,而艾草又总是把自己的分给林港。然后许琳见艾草的最少,又把自己的分给她一点。三人兜兜转转,不过都是自己心底的小秘密。

林港喜欢许琳,他不喜欢玩偶,每次院长发礼物时,他第一个抢的就是玩偶,而且是那种漂亮的芭比娃娃。很多人嘲笑他,只有他自己知道每次把芭比娃娃送给许琳的时候她又多开心。

这一切艾草都看在眼里,渐渐她不喜欢芭比娃娃了,她喜欢变形金刚,因为每当她在窗台玩变形金刚时林港都会羡慕地跑过来问,“它好玩吗?”

“好玩。你想要吗?”艾草眼巴巴地问。

“不想。”林港回答,接着他就跑到许琳那里去了,他看着许琳,“你的芭比娃娃真漂亮,它叫什么名字呀?”

许琳的声音很稚嫩,一字一句地告诉了他。

后来是在大一点的时候许琳不喜欢芭比娃娃了,她想要树上的花,一朵朵还未绽放的木棉花,就生长在院子里,许琳想要它们。

“那我给你摘。”林港说道,他熟练地爬树,可他脚底打滑怎么也爬不上去。

要说整个院子里最会爬树的是谁,那就是艾草了,一听林港需要帮助,艾草立马就冲上前。可到了那里她又不想上去了,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林港为了哄许琳开心。她愣愣地站在树下,林港督促她,“你倒是爬呀,艾草,你爬呀。”

艾草不做声。

“艾草,你要是爬上去了我就给你送个好东西。”后来林港这句话才把艾草哄上了树。

艾草在树枝上摘了几朵深红色木棉花,她一个一个扔在了林港的兜里。就在下来的时候,她的腿抽筋了,直直地栽了下来,也正好地上折断的树枝戳进她的耳朵里。

“林港,你不是说要送我东西吗,东西呢?”从医院出来的艾草耳朵上还缠着绷带,在走廊里她远远就看见那个熟悉的小男孩。

林港已经被惩罚过了,现在正伤心着呢,他甚至有点怪艾草不中用,他气呼呼地看着她,“那是我骗你的,蠢货。”

2

再见林港艾草有着说不出来的激动,其实小时候的事情她一直记得很清楚,但对于那件事情她从来不怪林港,她知道那是自己的不小心。自从孤儿院倒闭后她最怀念的就是曾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林港似乎并不惊讶艾草会落魄到这种地步,他请艾草吃了面条,又将艾草带回了家。那是他居住的地方,虽然只有十来个平米,但是他觉得应该能够容下两人的居住。艾草就像重新找回了家,林港给她买了新衣裳,带她理了头发,她就像是变了个人。

夜里她悄悄在小床上哭泣,林港问她怎么了,他必须大声说话她才能听见。她说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林港问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她一一说起来,孤儿院倒闭后她在社区工作,但是有个老头子对她毛手毛脚。后来她就走了,之后做了很多工作,类似于一些不招人待见的工作,连看守墓地都做过。可很多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她听力不好,只有一只耳朵能听见,别人都不想要她。她也总是活在孤独的世界里。

“我觉得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你就睡在我的隔壁。每次我翻过身都能看见你的身影。”她欣慰起来。

林港哦了一声。那个夜里她做了梦,梦里是小时候大家在一起的光景。

“那你也想看看许琳吧。”第二天清晨林港对着艾草说。

艾草点点头,林港就笑了。

这么多年林港和许琳之间一直不冷不热,他总想找个机会和她亲近,就算是用艾草也行。

当他们站在某个广场的时候,林港给许琳打了电话,挂完电话他告诉艾草许琳等会儿就来。

那是时隔多年艾草再次见到许琳,她变漂亮了。穿着红色的紧身裙,披着长卷发,戴着副墨镜。摘下墨镜是一双惊心动魄的眼睛。

她同时也变得牙尖嘴利了,她说,“艾草当年谢谢你,让我有机会能够脱颖而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她的语气里都是轻蔑。

艾草本想说不客气,但她却没来由地生气,“许琳,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还不是因为他们喜欢的是你吗。”许琳抱着胳膊,渐渐回忆道,“你以为我真的很好,他们只是把我当做他们女儿的影子,一开始我就错了,我不该去他们家,他们后来生了小孩就不喜欢我了。”

艾草记得当年那对夫妻来的时候选中的是她,但当时他们家里发生了火灾便匆匆赶回去了。第二次再来艾草因为耳朵发炎被送进了重症室,他们没有机会见到她了,院长觉得许琳这个孩子也不错,便向他们推荐了许琳。那个时候不仅许琳可爱,艾草也漂亮活泼,她不像其他小孩没什么生气,她总是很有劲。

那对夫妻才选择了她。

但他们把许琳领回去以后,许琳的懂事和安静并没有赢得他们多大的宠爱,反倒不过两个月时间他们便发现他们有了新的宝宝。这些都是许琳说的,她的眼中带着一丝忧伤。

艾草很是难过,“那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你以为我希望自己的耳朵变成这样?”

她哭了,林港看见。没有人会不为这种事伤心,当年受宠爱的本该是她。尽管她看起来不在意,可那只是不想让别人担心的表面。

艾草走掉了,她弄糟了这次和林港和许琳的约会计划,林港没有怪她。他是想留在那里陪许琳的,但身体控制不住让他来追艾草。他知道这其中有他的错,他是因为一点愧疚追上来的。

他递出纸巾给艾草擦泪,艾草接过,说声,“谢谢。”

林港拍拍她的肩膀,在她没有受伤的耳边说,“没关系。”顿了顿,“你还会帮我和许琳在一起的,对吧?”

3

那一次其实已经有了征兆了,在他们三人再次见面时,许琳拒绝了和林港去看电影的请求。虽然艾草一直在旁边极力劝说,“许琳你就去吧,要不是我耳朵不好使,浪费电影票的价格,我也会去的。”

许琳低头弄着手机,她两个大拇指快速在屏幕上敲击着。半晌她抬起头来,“真不好意思,我下午还有一些事。”

林港眼中有片刻地失落,稍纵即逝,他立马又笑了起来,反正心想错过这一次还有下一次,总会有机会的,只要有时间。艾草叫许琳出来,许琳总会出来的,可能也是愧疚。

“那算了,以后吧。”林港轻松地说。

没一会儿许琳的手机响了,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她匆匆结了账便走了。她告诉艾草,以后再联系。然后她离开得太急,以至于手机充电器都忘了拔。

“送给她吧,假如她手机没电了岂不是很糟糕。”艾草说。

林港点头。

他们一起坐公交车来到许琳家门口,门紧闭着,看来她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艾草就坐在公寓的楼梯间等,艾草发现这里的房子很漂亮不像林港的房子。

她侧过头,“你怎么就混得这么差?”

“我笨呗,不会讨领养父母的欢心。”林港后来是被一家不算富有的家庭领养了,一开始家里一切都好。直到养父母做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双双跳楼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又是个孤儿。

那年他十八岁了,情绪不好考了一所三流大学,这才在一家小公司默默无名地工作着。遇见许琳也是在工作之后,一次给大公司送材料表才发现许琳就在那个公司。这么多年,他心底还住着她,他很庆幸又遇见她。尽管这份爱情会变得越来越远,毕竟许琳现在的地位和他的地位不同。

楼道里传来高跟鞋的响声,临近傍晚,艾草和林港都知道是许琳回来了。但意外又多了另一个脚步声,他们走下楼,在二楼台阶那里看见许琳亲昵地挽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看起来比许琳要大很多,艾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林港就头也不回地从许琳身边冲下去了。

艾草把充电器还给了许琳便跟了过去,走的时候她看见许琳冷漠的眼神。她一路跑一路跑,跑了好久也没追上林港。

然后再见他是在第二天他下班后,她在屋子打扫卫生,他推门进来。两天没换的衬衫上沾满了酒气还有汗味。他什么话都没说,径直躺在了床上。他很累,但一闭上眼睛就是许琳和那个男人的模样。他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他甚至能想到两人肮脏的画面,他气恼,闭着眼睛也皱着眉头。

艾草给他倒了一杯水凑到跟前,“你渴不渴?先喝点水吧,你知不知道你一个晚上没回来我很担心。”

“啪”的一声,水杯被林港打落在地上碎了。

那一段时间林港对于艾草都是这种恶劣的态度,他甚至想把艾草赶出去,他没必要养一个闲人对吧。要不是艾草在他睡着时细心地替她包扎手指上被烟烫伤的伤口;替他把衬衫洗得发白;替他做好饭,让他每一次醒来都有温热的米饭可以吃。

也许他根本活得不像人。

然后他只是每天冷冷地对着艾草,什么都不说。

渐渐艾草开始每天不在家,她早上做好饭以后就离开,晚上做饭前回来。林港原本没有发现,一个周末他在床上躺尸时找不到电视遥控器了,于是他拼命喊艾草的名字,“艾草,你把遥控器放在哪了?”

久久没有回应。

这幢拥挤的小屋里,艾草不在屋子里,就在外面的水池洗衣服,可他叫了半天也没有听到艾草的回应。

等到傍晚艾草终于回来了,林港继续躺在床上默不作声。艾草只是径直在厨房做起晚饭。等到吃饭时林港想问艾草今天去哪了,但始终没有开口。

这时艾草从厨房端出一个蛋糕,再拿出一个生日礼物,林港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你哪来的钱?”林港终于开门见山。

“你不知道呀,我都摆摊一个月,你都没有发现吗?我用你的钱批了点小首饰,又赚了些钱,然后就拿来买礼物了。”赚的钱不多,一个月下来才几百块,不过艾草挺开心,“我是想你生日的时候替你庆祝一下,我希望你不要难过了。”

林港突然吼起来,“谁需要你庆祝,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觉得我被许琳抛弃你很开心?”他心底一直有一股怒火,没有地方发泄。

艾草看着他没有说话。很久很久后,林港对艾草说了声对不起,他发现自己的怒火排出后,整个人轻松了点。他知道这不关艾草的事。

艾草在水池边洗碗,她吸了吸鼻子,点点头,说她明白。

4

艾草何尝不知道这其实关自己的事,林港的喜怒哀乐对她来说都很重要。

而如今林港走出阴影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她一边摆着摊一边帮忙料理家务,城管追的时候就换个地方,下雨了便留在家里。一个周末下了很大的雨,林港双腿盘着坐在矮桌子前便提议和艾草玩大富翁,那是他某次无意买回来的小玩具。

艾草还记得小时候他们就喜欢玩这个游戏,每次都是林港和许琳玩她在一边当银行行长,现在她也成了富翁了。她有好多钱,她掷骰子买地,林港的骰子从她地区过时就要给钱。

她笑疯了。

林港总是很倒霉,掷的数字不好,他板着一张脸,眼见着自己越来越穷,而艾草越来越富有。终于他不玩了,他翘着二郎腿打开电视看起电视来。然后他见艾草还在笑,便揶揄道,“有钱开心了吧?瞧你那样子,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多钱吧?”

话题就此慢慢展开,对于林港来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梦,他自己也不例外,他从小就幻想自己是个有钱的富翁。这样想来许琳大抵也是这样,她需要更多的钱,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你真有这么多钱了,你想干什么?”林港问。

艾草几乎是想了一下,“建一个孤儿院,收留许多孤儿。”

这点林港知道,艾草一直想回到那个时候,“还有呢?”他继续问。

“环球旅行,买房买车。”

“对吧对吧。”林港笑起来,果然大家都差不多的。

“那以后你要是发达了千万别忘了我哦。”他突然拍她的肩膀,“记住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嗯,好朋友。”

朋友。也许艾草想要的不仅仅于此。

某个夜里林港加班到很晚都没有回来,艾草有些担心,她便出去等他。林港的公司离这里比较远,要坐一段时间的公交车以外还要走一段路,艾草是在那条路上迷路的,她跌跌撞撞进了一条巷子却出不来了,然后她便遇上了色狼。

等林港一脸疲倦地赶到警察局带走艾草时,他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艾草的眼眶里挂着泪,她都没来及擦干,她委屈巴巴说道,她遇到色狼了,然后她就跟色狼打了起来。可能是这么多年到处摸爬滚打的原因,她的力气很大,色狼并没有打过她。可她还是受到了惊吓,她都忘了自己是怎么把色狼带到警察局的。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