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刺激的交换 从拒绝到接受交换历程 集体换伴乐交流

2020-03-16 17:49:47作者:

刺激 接受

害羞刺激的交换 从拒绝到接受交换历程 集体换伴乐交流

导读:害羞刺激的交换,从拒绝到接受交换历程,集体换伴乐交流!范小花最终还是免于流浪街头,在拆迁最后期限的前一天租到了房子。新房子在南河公园附近的西城佳苑一幢三单元八楼,这幢略有些老旧的楼房本来只有七层,七楼两户都是一户人家,索性就七楼上个锁,六楼往上就是他家的私人领地。楼底天台自然被利用了起来,一半种着菜和花花草草,另一半自己搭了三间小房子,用来出租,范小花租的是中间一间。

左边一间住的是个带孩子的女人,听说老公在外面打工,已经几年没回来了;右边一间住的是一对情侣,二十出头,经常半夜才回来。

上楼梯转角处是阔共卫生间和洗漱池,宽阔的房檐下是一排做饭用的灶台,房子对面拉着几条钢丝用来晾衣服。范小花挺满意,虽然公共卫生间不方便,外面晾衣服也不方便,尤其是内衣内裤,但是便宜,而且可以月付。

搬家的时候,范小花不得已动用了黑裤大叔这个重劳力,毕竟几编织袋的东西不是她那个小身板能受得了。

东西,就是这样,用的时候啥都差,一旦收拾或者搬家,就哪哪儿都是。

不过,范小花私自租房子,而且是那样的条件,惹火了黑裤大叔。

黑裤大叔一进门,看见摞在地上的几个编织袋,瞬间黑下脸来,声音高了八度,掩遭着:“你......这么大事你不给我说,还自己租房子!那么大几间屋,还少你三尺宽的地儿?”

范小花见黑裤大叔发飙,惴惴不安,不过却没有动摇当初的决定,去上去挂在黑裤大叔脖子上,撒个娇,好容易才将黑裤大叔哄好。

等两人吭哧吭哧地把东西搬上顶楼,黑裤大叔一手一个编织袋抄起来,用圆滚滚的肚子顶着范小花往下撵,气哄哄地念叨:“走,走,住我那里去!你不嫌(委)屈自己,我还心疼你呢。”

黑裤大叔声音很大,隔壁的大姐穿着围腰,一手叉着腰,另一手拿着锅铲,吆喝道:“闹啥子闹嘛!两口子有啥事关到门去说,我儿要做作业!”

范小花见状只得撂下手里的包裹,连连道歉,拉着黑裤大叔进屋。

“大叔,钱都给了,又不能退。再说这挺好的,你看外面又是花,又是菜,就像住大别墅样,还带花园嗫。”

范小花又是撒娇,又是讲道理,一番连削带打终于把自己租房住的事情锤实。

“真想按着你打一顿,点都不听话。”黑裤大叔看着肉嘟嘟的脸上绽着谄笑,真拿她没有办法,“先住两天,不习惯就搬我那去。”

搬家的事情尘埃落定以后,范小花下班以后隔天去低价清自己手里的地摊货,另一天去学习花艺。

范小花从来不知道花儿还有那么多名堂,不同的花代表不同的意义,比如:红玫瑰表达的是爱,百合是圣洁友谊,康乃馨是送母亲的,菊花是送死人的......比如:不同的花束要用不同的包装纸,花、叶、配草的搭配,各种盆栽花的养护等等。

一堆堆的信息像钢铁洪流一般撞进范小花的脑袋,让她不禁头大,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妈哟,当年上学都没得这么打脑壳哦!

说归说,该学的一点也没落下,师傅讲她就记,师傅示范她就跟着做,不懂的绝不过夜,当天搞定。

“花儿,花艺一道,水深的很,说不定一辈子都学不完。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基本的东西教给你了,后面就靠自己去琢磨,去悟了。”谢师宴上姓张的老师傅靠着椅子,微醺地点着头嘱咐着。

说起这张师傅可不是个一般人,原本是省城最大的连锁花店“春天花园”的花艺培训师。早就过了退休年纪,春天花园的田总却死死抓着不放人,直到前年身体实在顶不住了,这才回西城养老来了。

也不知黑裤大叔如何跟这种大咖攀上关系的,替范小花找到这样的门路。说来,能成为张师傅的徒弟,还沾了名字的光,“花儿”这不是天生有缘嘛!

“以后还要向师傅多学习,有不懂的还得请教师傅你老人家哦。”范小花端着酒杯,乖巧地鞠躬敬酒。

“小女娃子,有悟性,我喜欢。不懂的就喊陈老二带你来。”

范小花此时已经醉意上涌,一番道谢几杯酒下肚,整个人就趴在了桌子上,剩一个老头和一个半大老头推杯换盏。

黑裤大叔那边已经找好了铺子,付了半年的租金,装修也进入了尾声,该如何起名字却犯了难。“浪漫花屋”、“范氏花店”、“范小花的店”、“花满园”......两人关着门商量了几天,取了无数个,却没有一个完全满意的。

“老张头,花店取啥名字好啊?”黑裤大叔趁着张师傅醉酒,把这个难题踢了过去。

“你们都取过啥名啊?”

黑裤大叔把两人稍微满意的报了一遍,张师傅一一点评:浪漫花屋--轻浮;范氏花店--俗,简直俗不可耐;范小花的店--这店是卖啥的?花满园--这个将就,不过还是差点内涵。

张师傅抿一口酒,闭眼冥想,一时间也难以想出好名,不由摇头大呼:“哎,老了,老了,脑袋瓜子不灵活了。”

蓦然间看见趴在桌子上的范小花,心中一动,激动地一拍大腿,大笑道:“哎,还想啥子想,这不现成的嘛!”

“啥?”黑裤大叔被搞得莫名奇妙,疑惑地询问。

张师傅也不开腔,一努嘴,伸手指向范小花。

人往往就是这样,缺乏的就是猛然间的灵光一现。好比武侠小说里,男主学得绝世残本武功,或是高人调拨,甚至是看风吹、叶落,一刹那间的灵感能就让他顿悟,将这门武功推演完成,然后逆袭。

黑裤大叔以手拍额,大有嫌弃自己愚笨之势,“咦!我咋没想到!老张头,名字取得好,既能体现主营业务,又跟店主密不可分,好名字。不过,好像有点俗哎。”

张师傅一听最后一句,顿时火气,“俗?你懂个锤子,晓不晓得啥是‘大俗就是大雅’?一天净开黄腔!”

说着,张师傅起身离座,也不理会黑裤大叔和范小花径直往外走。

虽然两人是铁打的关系,但是张师傅毕竟年事已高,黑裤大叔只得抱着范小花结账,打车送他回家。

老头子气性大,到家连话都没说,黑着脸进门,把两人晾在外面。

黑裤大叔也不在意,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大女孩,就像老母鸡护崽一样。一路上,黑裤大叔心中窃喜,“嘿嘿,别说,老头儿取得名字真不错!只是得想想该怎么说服怀里这个犟女娃子才行。”

篇二:害羞刺激的交换 从拒绝到接受交换历程 集体换伴乐交流

每当谈起婆婆两个字,都让我感到痛心不已。我的老公出生于农村,没什么文化,但是人老实可靠,跟他在一起我很有安全感,他对我也非常好。只是,让我感到唯一一个不快的地方就是他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婆婆。

结婚前就有许多姐妹跟我说,这婆媳关系啊是最难相处的了,她对你好你就对她好,反之一样的道理。一开始我还不相信,我以为只要我事事小心着对她好一些,两人就不会怎样,可是事与愿违。

嫁进门的那一天,我第一次看见了老公的老家什么样。破烂的砖瓦盖成的房子,四处墙壁有破洞的地方只用了点泥浆将它不上免得透风,而我和老公的新房算是“豪华套房了”,一张比较大的双人木床上铺着红色被褥,一个陈旧的衣柜放在墙角,仔细一看,柜子下一个角垫着一块砖,原来柜子缺了个脚,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喜字,打开窗户会发出难听的刺耳的木头摩擦的声音。而对于这些,我都忍了下来,毕竟,我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了,我不应该嫌弃他。

晚上,折腾了一天的我已经很累了,刚洗漱完毕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婆婆来到房间,她看我准备休息了,赶紧走过来将我一把拉住,她手心粗糙的皮搁得我胳膊疼。“你这姑娘,怎么就睡了!赶紧跟我出去招呼客人,我都没说累,你倒是先准备睡了,你个没尊卑的家伙!”婆婆这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我从小就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哪里知道这乡下的规矩?

新婚第二天一早天没亮,婆婆门也没有敲就进来了,吓得我赶忙抓住老公的手缩成一团。老公问婆婆有什么事,婆婆直接过来掀开我一半的被子,跟我说道:“你赶紧去做早饭,一会儿亲戚邻居会过来。”“妈,这天都还没亮呢,再说了昨晚我睡得那么晚,能不能再等等?”我耷拉着脑袋,揉着惺忪的睡眼。“那怎么行!难道睡得晚,第二天饭就不吃啦?快点起来!”我拧不过她,只好起身换衣去做饭。

我没想到,大家伙在吃早饭的时候,婆婆竟然挑刺!“你这是煮的什么,这么难吃,你们城里人就吃这些?”婆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我走过去,拿过婆婆的筷子试了试,“这口味没什么问题啊!”“吃个早饭你放那么多肉,我是乡下人,吃不起!”我......

好在我们只在老家呆了三天就回城里了,不然这日子我的怎么熬啊!不想,回到家中老公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妈说她要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说是明天就带着行李过来。”什么?这让我怎么办?结婚三天,婆婆就已经这么不喜欢我了,这下子还要过来一起住?我让老公拒绝,可是他说毕竟是自己的亲妈不好推脱,这件事我又忍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有人按门铃,我过去开门,还没看清楚是谁,她就径直走进客厅。“儿子啊,妈来啦!”这一声吼把我彻底惊醒。我把门关上,走过去,“婆婆早。”“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早,看你这副鬼样子像个媳妇样吗?”我没有回她这句话,转过身去给婆婆倒了杯水,然后去叫老公起床。

我一直呆在房间里,老公和婆婆在外面讨论着什么,我完全没有心思去听。“老婆快过来,妈有话跟你说!”直到老公叫我,我才傻傻呆呆的走过去。“你既然和我儿子结了婚,那自然是要照顾好我儿子,我来这儿呢,是教你我们家的规矩,还有怎么伺候我儿子,你要是有半点做的不好的,我这老婆子就让你们离婚!”“妈,这些我都会,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并且我那么爱你儿子,会照顾好她的,你就在老家好好养身子吧!”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话了,然后自作主张的将婆婆的行李抬到了门口....于是,战争开始了。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

“没用的东西!”

“你就这样对我儿子吗?”

“死东西,家务都做不好!”

......

我不知道我忍了婆婆多久,我只知道,我已经开始讨厌她,并且是非常讨厌。但是我没有办法将她赶走,可是她完全扰乱了我和老公的生活!晚上让我很晚睡,早上叫我早起,每天上班我已经很累了,她还不留给我私人空间,更可恨的是,她说我怀不了孕以后会是姥妇!有她这样诅咒自己儿子和未来孙子的吗?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我对婆婆的看法。婆婆,生病住院了。需要手术,费用也不算太多,但是我因为当时正跟婆婆赌气,我一分钱都没有拿出来,为了这件事老公跟我大吵一架,我跟老公的日子是越过越差,自从婆婆来了之后,婚后的日子让我感到痛心。

婆婆手术后没多久,春节来了,我们一起回到了老家开始置办过年的事情。大年三十晚上,婆婆突然把我叫到一旁,我以为她又要掩遭我一番,但是没想到,婆婆拿出一本存折,上面有十万块钱,婆婆一把将它递到我的手里,说:“这是我这辈子所有的积蓄,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有出什么钱,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把钱花在这上面,这房子这么旧,我一个人将就着过省些钱。婆婆之前之所以那样对你,是想考验你一番,我住院你没有出钱我不怪你,儿媳妇啊,以后你就跟我儿子好生过吧!”

我拿着这张存折,体会到了婆婆的良苦用心,而之前我那样想她,那样恨她,真让我后悔不已。婆媳关系,千百年来人们口中说的最复杂最难相处的关系,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吧。

相关阅读
第二部剧情难以接受?

第二部也没有到完全看不下去的程度,玛丽苏甜宠剧嚒,能看就能忍。但我还是要说句良心话。要是只是馋徐开聘的身子呢,那就追吧。要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无聊的时候图个乐

同样被托付,为何帝君接受姬蘅不接受知鹤?

对于帝君而言,娶谁并不重要,娶姬蘅正好能让他名正言顺的照顾姬蘅,且让姬蘅脱离魔界,无关情爱,更无关利益。而知鹤和姬蘅不一样,知鹤想要帝君爱她,想要得到帝君的真心,帝君

一受封疆

记得死后替我换袍子,我要干干净净去死,从此和太傅再无干系。

bl文小受上学带道具,和班花在泳池啪啪啪-巫师影帝

两人一路行车,在两点左右到达剧组拍摄场地,刚一进摄影棚,斯达思就觉得气氛怪怪的,整个剧组都在说西蒙啊路易家啊什么的,斯达思一下子想起来和这个剧组有关的叫西蒙的人

我下面受不了了我想要,扶着他的肿胀慢慢坐下-女配重生

一路上相对沉默,李小苹还是不习惯,可是让自己找唐杰说话,那还是算了吧。虽然还算不上是敌人一样的存在,可是只要跟徐爱熙有关系的人,她都喜欢不起来就是了。好不容易到

女的把腿张开男的猛戳 唐浩东控制自己受不了撩拨—给

Show me the money第一期播出后,网上炸开了锅。禹智皓家的小仙女:那个女的是谁啊?凭什么抱我Zico哥哥!宋嘉恩的小奶泡:楼上戾气要不要那么重?看前面Zico给完项链都抱了

别舔了我快受不了文,乡村乱情乱睡小说_旋风少女:喻你宜

训练营大厅里。沈柠扫视着一排排背手站的挑拨的各个实力出众的学员,眼里满意。沈柠大声说道“各位学员不要以为你们加入了训练营就可以一帆风顺了!在这个训练的过程

老头和妻孑夜晚啪啪,啊真心受不了—HP赫奇帕奇之光

第八章两只小队的第一次对决(1)“未婚妻——?!”微微的惊愕,查尔斯挑高眉毛未发一言,背后的詹姆斯•波特先生却抢先喊了出来。“太可惜了吧!那么辣一个美女……”蕾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