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祭归人

2020-03-16 13:24:04作者:玥亮

奇幻

1

漫天大雪以雷厉之势,将X城埋的严严实实,空荡荡白茫茫一片。

阿一带领我们影客在三年后秘密返回X城。

我裹起斗篷,冬季已经六个月了,还没出现气温上升,凛冬一直不退,这是不详的征兆。

在此之前,虽早已听说今年反常,未曾想,竟到这个地步。

街道小巷里,乞讨的小孩越来越多,这场大雪,几乎毁了所有营生。

难道是摩相人之间发生了大事?

未等我细想,阿一将身上的余钱给了一位瘦弱柴骨的小孩,没等他答谢,她扯了我一把说是来客了。

趁着阿一进房和客人交谈,我和阿七上网搜索了最近发生的大事。新闻报道,不少科研学者对这一场变故解释说是摩相人内部改革,正在极力挽救,请公民放心。不少创世人开始人心惶惶。

这个X世纪,摩相人创造四时,掌握天印,是四季天道运筹之人,因其人丁稀少掌管不了尘世,出现了创世人。创世人分为“器”和“户”。这个时代的管制由“器”掌握,出现大动荡,也是器镇压。而“户”者决定整个世界的规章和财政。三个阶级的高位者是这个世界的权力者。其他普通人被称之为公民。

春里飞花夏时荷,秋天燕子冬日雪。摩相人按规制本该顺利进入春季,迟迟未果,肯定发生大事了。不少公民发出帖子,说是漫漫大雪,长夜将至,末日来临。下面的跟帖无不在爆出高位者的不作为,公民的处境愈发艰难。

我望向楼梯,阿一竟还没和客人交谈完。按平常,她只问价钱,其他一概不理。难道是因为客人的要求太过离奇?

我们是影客。是“器”的逃离者。所有血缘都是命定的,没有选择,你的身份决定你的属性。我忘了我当初是怎么跑出来的,只记得阿一说,“器”人早已不再和以前一样把守卫X城当做自己的使命,其中开始夺权,包括与“户”和公民之间的勾结。和平的时代,“器”开始钝了。不止是“器”,所有人都是如此。

阿一深知,关乎利益的事情和谈不了,可摆在台面上的功夫还是该做一做,于是,阿一把逃离的器者,组成了影客。我们高层者的交易中,帮他们做那些见不了光的事情。

我看向窗外,茫茫的大雪覆盖了一切,像吞噬人的怪兽。

没过一会儿,阿一打开门,送走了客人。

她眉目紧锁,没等我询问,她拿起手机通知了阿五和阿九。

直到所有人到场,我才知道,阿一的谨慎不是没道理。

这次接的单子,是刺杀摩相人的最高领导者,顾泠。

阿五站起身将手中的资料摔在台面上,“单不说他的身份,这个顾泠年纪不大,却在一众有资历的摩相人中脱颖而出,又在创世人的两个高位者之间游刃有余,无人不称赞他。这人光是城府,就足以让这一众人为他肝脑涂地,我们疯了接这个单子!”

阿一像是知道他的反应,“我知道你们是觉得我疯了,可这一次的客人不能不答应。”

我望向她,一贯谨慎的阿一不会轻易走险,肯定无路可退了。

“这次的客人像是知道我们所有的底细,他说,要是我们不接,影客就完了。”

阿七一把捂住嘴,惊讶的出声,“和三年前有关?”

阿一没开口,我知道,肯定是了。

我将阿五安抚坐下,问阿一“为什么是顾泠?”

“我猜测,和这次大雪有关。摩相人之间肯定有事。”

沉默了良久,一旁的阿九突然开口,“那就要去送死吗?三年前已经死了够多人。”

原本的影客至此只剩我们五人。

“不一定,这次的客人说,我们之中,有一个人绝对能完成这此任务。”

我们看着阿一,很不能理解。

“是你啊。阿六。”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我。

因阿一答应了交易,我们开始实施。阿五查到周末顾泠会在其家举办宴会,宴请创世人。阿九则在电脑上帮我黑了一封邀请函。

当阿七和阿五送我来到宴会门口时,我一直在想为何我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

尽管外面是隆冬大雪,屋子里却是隔绝了一切嘈杂,暖的像是春天的太阳。

华美亮丽的灯光下,所谓的高位者觥筹交错间谈论的只是一些鸡毛蒜皮。我环顾四周,莺莺燕燕的佳人到是不少,灯光都没她们的笑容亮。

我有点不习惯的抚上我光滑的脖颈,阿七今天给我穿的可是一件极其性感的红裙。当时乖乖坐下让她化好妆时,她一直惊叹,阿六果然适合艳一点。

我坐在角落一直在谋划一会儿顾泠到时怎么接近他。本想来之前看他的照片来以防认错,奈何连阿九黑进摩相人的系统也找不出一张正面照。

我不知道那个客人说的我一定行什么意思,难道是我的旧识?还是因为我长得符合顾泠的审美?反正无论如何,试一试无妨。

等了一刻钟,还没来,我决定四处走走看看。

走出大厅,我发现,这里的房屋构造像是一个迷宫,很不容易走出来。这人果真是心思缜密,连自己家里的走廊都有摄像头。安保也极其隐蔽,每个仆人的虎口都有老茧,是用惯枪的人。

我思考着,这里不适合作战。

等我不知不觉走到庭院时,寒意立马制止了我。果然,大雪天不能穿的太少。

待我缓过神打算返回大厅时,我看到了前方的一处身影特别熟悉。

我战栗着,却不是因为寒冷。

像阿冷。

可是阿冷三年前不是生死不明吗?

我的阿冷。我向前追赶那个身影,无奈高跟鞋太费力,跌跌撞撞的根本追不上。

我不敢出声叫住他,这三年疑似的背影太多了,每每回头都是失望。况且这个背影的西服剪裁的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看就是高位者。不是我的穷阿冷。

我凝住眼泪,怎么办,现在光是一个背影,就能掀动我内心的惊涛骇浪。

今天可是有任务在身,我收拾好心情,进入大厅。

看着我孤零零的依附在窗前,不少男人开始对我抛出橄榄枝。无奈我压根没心情,只得作罢。

等到众多的小姐围聚在一团嬉笑时,我知道,来了。

明明是大家闺秀,一个二个却像个卖笑的。作为X时代的最高位者,的确挺抢手。

我打算等这些女人散了再上去。

没过多久,等我抬眼,看到了有一个人走过来。

定睛一看,一身血液涌上脑袋,又随即退的干干净净。脸一下刷白。

我难以置信,站不稳的后退,却发现他步步紧逼。后背突然撞上一人,没等我回头,便感觉到后背的水渍凉意,肯定是撞到别人手中的杯子了。

未等我道歉,一件衣服盖在了我的身上。耳边传来一声呢喃,“阿六。”

我从未想过,顾泠是阿冷。

2

阿冷是阿一五六年前在路边捡到的,那时他全身血污,明显是有人想要他死。

因为是在我们的孤儿院捡到的,阿一害怕他死那儿,便带回来看看。

可是医术较好的阿三不在家,我一个小白乱上药竟神奇的康复了。

他醒来时不愿告诉我们他是谁,只是我在上药时看到他胸前戴着的金箔牌子上刻着模糊的一个“冷”,我没仔细看,于是我叫他阿冷。

阿一不想养闲人,打算病好后轰他走。可他告诉我,他没有家了。我想给他一个家,因为这里的影客或多或少都是和他一样这样被带回来的。

脸上的伤疤结痂脱落后,连直男的阿五都说捡来的阿冷是一个非常硬朗的帅哥。

因是我的缘故,阿一将他交给我负责。

我将他带去孤儿院时,告诉他,这里是影客所有交易资金的汇集所。

他没有想到的问,“你们把钱都给了这些孩子?”

我低下身,将身上的糖果拿了出来,“没有想到吧,和平的年代,竟还是会有那么多被遗弃的孩子。”

他帮我把糖果分给孩子们,“怎么会?”

“没有一个高位者,包括摩相人和创世人,会怜悯公民。他们的父母亲,怀着必死的决心,想改变这个局面,可是不过是以卵击石。”

时间如湍急流水,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我不知道阿冷是什么人?每个人都有想要埋葬的过去。在一次任务时,他的身手矫捷,我以为,他是“器”人。

我时常在孤儿院里看见他,孩子们很喜欢这个长得好看的大哥哥。

有一次,他问我,“为何你们只杀那些人?这样做对吗?”

我知道他刚开始会因为一个生命在手上流逝而迷茫。

“阿一有分寸,那些高位者都是奸恶之徒,压根德不配位。”

他逼问,“高位者不自居,公民不臣服,到底血缘和身份如何界定?”

我没有犹豫,“都是人。都会死。”

他惊愕的盯住我,我继续说,“从一生下来就根据血缘判断身份,注定判若云泥的人生。凭什么?都是人啊。”

他没说话,我想逗逗他,“所以我们影客专门做这些交易,我们替那些人积一些功德,看吧,做影客其实挺大义的,小伙子,你做的事情没有错的。”

于是这个小伙子开始粘上我,起初原以为他刚来,不懂很正常。可是等到他连出门买个菜都拉我去时,阿七调笑我说,不会看上我们阿六了吧。

我没理会,可阿一竟将他和我组成一队,让我出任务带着他时,我不敢逃避了。

这个帅哥该不会是因为我救了他一命就想以身相许吧?我阿六还是个纯洁的小姑娘呢!

意识到这点时,他平时的刻意举动和装傻行为便行的通了。

我明示加暗示双重齐下过,让他别费心,我就是个只想安安稳稳和阿一她们永远在一起,从未想过这一辈子还会有其他重要的人。

可他一言未发,只递给我最喜爱的烤番薯。如此,我能怎么办,只能吃了。

我万万没想到,有些事情竟还是脱离我的意志自行改变轨道。

阿一让我去刺杀一个“户”时,作为本身有血缘优势的我,武力各值是蹭蹭的,本不需费心,无奈有一个阿冷。

本来事情很顺利的进行,我只需乔装打扮成妓女,在夜店里勾搭那个“户”人上床后一刀结果了他就行。可是阿冷死死拉住我,不准我穿上如此暴露的衣服去勾搭他。我用力挣扎,“阿冷!大哥!这是任务!任务!”无奈此人不管什么,就是拉住我。看着他微微透红的脸颊,我生气不了,这死孩子,心眼真多。

后来和他好好商量,只能折中选择一个风险较大的办法,酒里下毒。

事实证明,的确危险。没想到一下毒成功后,他身边的保镖发现他不对劲,连忙开始追查。

眼看着保镖追上,我让阿冷先走,我能应付。可是他死死拽住我的手臂,说,要走一起走。

我拗不过这个死心眼儿,于是只能一起。眼看追不上,那些人只得开始给枪上膛,想要射杀我们。我原想提醒阿冷注意,因为我习惯了,知道怎么躲避,没想到这个傻孩子,竟生生的为我背部挡了一枪。

可是他没有停下脚步,忍着剧痛熬到了阿一他们的救援。

我没想过竟会有人替我做到这个地步。明明阿五说了他没事,只是需要休息,可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意坐在他床边熬了几宿。

他醒来时看到我猩红的双眼,着实吓到了。让我去休息,我死活没移动一毫。

玥亮
玥亮  VIP会员

风雪祭归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