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合伙人之曙光

2020-03-12 16:43:45作者:君子端方

自从那场车祸以后。我被继父和我妈逼到了生命的死角。所有的自由、向往都陷入了黑暗中,任其扭曲挣扎。再也看不到曙光。

我以为我逃出了那个没有人权,没有自尊的家。却不料它一直牢牢的锁着我。

那场车祸让我失去了领养女儿,失去了本该平静幸福的生活。哪怕是假的也甘之如饴啊。

我慢慢变得意志消沉,不爱说话,经常加班加到半夜。其实我是害怕回到那个曾经有暖暖的家。

刘枫看我的眼中多了思量,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宽心。

我的心确丝毫不敢起涟漪。我想解开身上的层层枷锁,独自承担。我想放开他,他确想牢牢抓住我。

当一份快餐送到我手里又被我转身丢到垃圾桶里的时候。

“你到底要怎么样?”刘枫问。

“……”我低头剪辑着电影视频没理他。

“张婉婉,你说句话啊!”

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刘枫红着眼挡在我面前,恨不得在我脸上盯出个洞来。

“拿着钱。离婚吧。”我把一万块钱往前推了推。

“……”刘枫盯着我看了半天不语。

最终刘枫摔门而去,这是刘枫第一次对我发脾气。

寒冷的黑夜只留下自责的我从垃圾桶里翻出快餐边掉眼泪边吃。

我不能心软,否则我们都将万劫不复。上门女婿不是说说就好的。

自从继父和我妈看到那样的失态我。那么奔溃,那么疯狂。对生活毫无眷恋,满眼死寂。终于松口说:“回家”。

走之前就只留下一句:“你以后爱怎样便怎样吧,我和你妈再也不干预你的生活了。”

我和刘枫说了离婚的事,他一口回绝。

那天刘枫说:“他愿意娶我”当真把我惊呆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拉下水,活在那个毫无尊严的家里。所以就坚持了离婚。也就是所谓的散伙吧!

不论他对我如何体贴入微,关心照顾。我都不予理会,只等他放手。

平心而论,这四年他尽职尽责的做着为人夫,为人父的角色。就好像生活原本就是这样子的。没有争吵,没有埋怨,其乐融融。他那么好,那么优秀,有时想想真叫我舍不得放手。

只能对自己狠一点,放他高飞。

刘枫带我去公园里散心,我把他一个人丢下;请看电影我放他鸽子;买礼物送东西转身扔进垃圾桶。只为能给我和他留一丝退路。

半夜的时候刘枫回来了,喝的有点大。使劲地拍着门:“张婉婉,你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张婉婉,我早就喜欢你了。你怎么能不知道?”

“你不就是没有安全感吗?我给你啊,你可以拿着肆意挥霍的……”刘枫有些微醉了。

“先进来,吵到邻居们了。”我把刘枫拉进沙发里。刘枫拉着我不停地说话,我沉着脸默默不语。

“张婉婉,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择和你在一起吗?因为你和我妈有着一样冰冷的眼神,她拿着我爸的辛苦钱走的决然,都愿意不回头多看我一眼。”刘枫哽咽地说着。

“我本以为我和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后,感情路就可以无忧了。可我发现我爱上你了。你说我是不是很贱啊?”

我都不知道当初他还有算计在里面,我以为除继父外的男人都应该是好的。

默默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要散伙了,无所谓的吧。一个离过婚,死过孩子,还有父母要养的女人不会有人再来算计我了吧!心里默默数着自己的不堪。

“婉婉,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对你的好你都当垃圾扔了,我在你眼里就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了吗?”刘枫不甘心地追问着。

“洗洗睡吧,你喝多了。”我无奈的说。

“我不会放手的。是我先对不起你的。”刘枫喃喃地说着!

“刘枫,是你强要了我,你不讲道理。你还想让我心甘情愿爱你吗?”我激动地刷一下站起来。

心未痛,泪先流,在刘枫面前我从不委屈自己的。

“对不起,婉婉,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心里的想法。”刘枫的酒登时醒了大半,他慌乱地跪在地上死死拉着我的手。

“是你保证再不踏进我房间半步的。”我咄咄逼人地看向他。

“你起来,别这样。”我挣不脱他的手。

“对不起婉婉。是我混蛋,你打我骂我吧!我绝不还手,只要你能出气。”那祈求的眼神刺痛了我的心,如那天一般。

“既如此何必纠缠不清?拿着钱,离婚吧!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对不起婉婉。假结婚一年多我们没有红过脸,你上班、做饭、收拾家,帮我洗衣服,还在冰箱里总是放满冰可乐。让我觉得婚姻本该如此。”刘枫不停地说着我们的过去。

“我没有忍住,就想对你好!我不想骗你,帮你整理房间时不小心偷看过你日记。”刘枫越说越小声。

“后来才想到用那个孩子来解开你的心结。让你看看我会不会抛下你和孩子,其实就想让你好好的啊。你怎么不明白呢!”

忽如其来的‘真像’如此惊心动魄。

“为何?”我盯着他看。

“没原因,就想对你好。”稳稳的陈述句。

“你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却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喝醉酒强要了你是我混蛋,我欠了你一个心灵的栖息地。你想怎样都行啊,只求你别离开我好吗?”

“我发誓,没你同意,我决不碰你一下。

婉婉行吗?”

刘枫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婉婉,你别赶我出门好不好?”

“……”

长久的沉默之后,我率先开口:“我们试试吧。”

“真的?”刘枫激动的抱住了我。

“我就知道我的努力不会白费,我的真心终究换来了你松口。”刘枫红着脸,揉着膝盖笑的懵里吧叽的。

凌晨两点多了,我困的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刘枫坐在我旁边痴痴呆呆地看着我。

“婉婉,天晚了,你回房睡吧!”我裹紧了睡衣站起身。

刘枫张开双手又放下,把公主抱的想法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边又停了。因为他害怕他的触碰引起我触电般的反应。

走到卧室门口刘枫说:“能让我看着你睡觉吗?”眼中闪过期待。又立马举起右手三指像我保证:“你睡了我就走,绝不在你睡着时碰你一下。”

我轻轻点头,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困意来袭。可看着刘枫可怜兮兮地蹲在床前,就没忍住告诉了他一件——他不知道的事。

“其实,我知道那天你没喝醉。”我刚说完,刘枫就一个激灵吓的摔倒在地

上,不敢看我。

“继父经常酗酒,醉没醉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那你……那你为何没有推开我?”

“因为……你猜?”我把头转到床里侧,捂着被子闷闷地笑。

笑够了说:“因为我也喜欢你。”留下刘枫一个人蒙圈。

”婉婉你……”

我回头看到刘枫用手愤怒地指着我。我不明所以,他不是该高兴吗?

“那你跟疯了一样得吃避孕药?”妥妥滴质问。

“喜欢我还狂吞一瓶避孕药?你是疯子吗?看着你一把一把吃避孕药。我吓的小腿打颤扶着墙跟走。”

“那天我去上班,我偷偷跟在你身后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我的心被你凌迟了好几遍!张婉婉,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

“……我不是怕自己一时任性害了孩子一辈子吗。”我低低的解释道。

“那你都不看说明书?书都白念了。”刘枫没好气地说我。

“我怕,我怕吃少了不管用。”

“我心慌,我害怕。说到底还不是怪你。”我忽然大声说,怎么着也得找个理由责怪他,才能让我心安理得的。

“好!好!都怪我。都怪我。婉婉不生气了,婉婉睡觉吧!”

“就你这死犟死犟的脾气,没人让着你啊,总得吃亏!”刘枫无奈地摇头叹息。

三月桃花遍地。有了爱情的女人,无论何时,心情超级好。升职加薪外带国外出差,正在家睡时差觉的时候。‘嘘’其实在网站挣毛爷爷的时候,接到徒弟的电话哭诉:“有人挑刺呢,求师傅救急。”

穿风衣,蹬皮靴,挎包,锁门,拦出租。风风火火赶到影视公司,边敲门边闯进总监办公室:“总监,怎么回事啊?”

“桥段是他们编的,剧本是他们写的,剪辑好就是找我们的事了吗?”

“价了格是之前都谈好的,你们怎么能让他们把我徒弟骂哭了啊?”

一室寂静,叶落可闻。

“张经理啊!这是?”我看到他们一双双好奇的眼。

“对不起啊,我走错门了。”我呐呐地笑着退出去关了门,徒弟炮弹一样冲来拉我。

“感谢师傅救命之恩啊,我一着急就会哭,你教我其他的都忘了。”小徒弟不好意思说着。

“师傅啊!总监也是那样说的。”

“师傅,他们给钱了,还说下次合作呢。”

“师傅啊!徒弟自己完成单子了,有没有奖励呢?”

“当然有,下班师傅请牛排。”

“真的,太好了。多谢师傅!”

天刚黑,我带徒弟来到二号地铁附近的西餐店吃牛排。

看她别扭地拿着刀叉努力对抗牛排的样子,相对一笑。

“师傅,你也不会啊?”

“嗯,师傅要还债的,还很多。能省就省。”想到那还不清的债,心情瞬间低落到极点。

刚点的牛排吃了几口我就冲到卫生间狂吐不止,吐到脚都软的站不住了。

徒弟连牛排都顾不上了,扶着我去医院。在车上还给刘枫打了电话。

医院里,我耐心的听着护士交代的各种怀孕的注意事项,心都飘到九霄云外了。

平生第一次迫切的期盼着肚子里的宝宝,我要给他爱和幸福。

刘枫火急火燎的跑进来就问:“婉婉,你怎么了?”

“你要当爸爸了,我好开心。”我分享着自己的喜悦。

君子端方
君子端方  普通会员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家庭合伙人之曙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